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25 08:59:16  作者:生悲死喜

   《[综]带着百鬼穿聊斋》作者:生悲死喜

  身为收集控的徐航刚把阴阳师里的式神全图鉴集齐,他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他最先落地的世界貌似是……聊斋?
  【阅读提示】
  ①主攻,主角是攻没错,感情线随缘
  ②开篇是聊斋,后面会穿其他世界,本质是大杂烩
  ③为了圆剧情会各种瞎扯,认真你就输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种田文 异能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航 ┃ 配角:玉藻前 ┃ 其它:主攻
  “次元壁”征文活动优秀作品
  ======================================================================
 
 
第1章 穿越到聊斋
  江南的四月总是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中,空气里都充斥着水汽,让人有种浸泡在水里的错觉。
  今日的空中依旧飘着毛毛细雨,距离李家村二十里外的郊外,有个男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正行走在土路间。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男人的蓑衣下,他身后背着件大型物体,那是个宽约一米二的画卷,画卷极厚,想必分量不轻。
  徐航看了看天色,距离太阳下山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任谁都不想在这种天气露宿野外,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想尽早赶到村镇的客栈落脚,喝碗驱寒的姜汤,洗个热水澡早早休息最好。
  想到这里徐航就露出苦笑,本来从镇上出发时是预好了时间,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半路上忽然雨势加大导致迷了视野,等发现时已经走错方向了。
  看样子天黑前是不能抵达李家村了,徐航考虑了一下后,来到一棵大树下,然后把背上的画卷打开。
  随着画卷展开,只见上面赫然绘着的是一个个相貌各异的妖魔鬼怪,有的美若天仙,有的面目狰狞。画卷的创作者绘画水平应该相当高,因为这些鬼怪们都画得活灵活现,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画卷里跳出来似的。
  事实上,确实出来了。
  当画卷打开到一个飘在灯笼上的小鬼时,徐航就停住继续展开画卷,并喊道:“出来吧古笼火!”
  画卷里原本绘有古笼火的图像颜料似乎变得暗淡,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眼前半空中突然多了个小鬼。
  “航大人,你又迷路了吗?”
  徐航窘迫地摸了摸鼻子:“麻烦你能不能带我去最近的农家。”
  “包在我身上!”
  古笼火嬉笑着隐去了身形,徐航知道他是去探路了,把画卷重新卷上然后背回身后。
  说来也奇怪,明明即使在树下也是不时有雨水滴落,但画卷莫说被打湿一两块地方,上面连滴水都找不见。
  不过徐航看样子已经见惯不怪,想想也是,毕竟在他身上连穿越这种事都发生了,再来点不科学的事物似乎也变得没什么大不了。
  至于穿越一事,大约还得回到半个月前。
  徐航是个不折不扣的收集控,平时玩游戏不把成就都打通就绝不罢休,后来玩了卡牌游戏后,更是致力于集齐全图鉴。
  而半个月前,被网友安利了阴阳师这游戏,经过三个月时间,好不容易把所有式神都集齐的徐航,看着已经全部点亮的式神图鉴,心满意足正要领取成就时,没想到手机屏幕突然一黑,同时双手感受到电流流窜而过,紧接着便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等到徐航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望向窗外,哪里还有现代的高楼大厦,都是木头和瓦片为主的低矮楼房,街上行人也皆是束发戴冠。
  看见此情此景,徐航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遇上传说中的穿越了。所幸的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失去意识前刚收集好的式神全图鉴,居然以画卷形式跟来了。
  在红旗下长大,接受马克思主义熏陶,原本坚定着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如今被打破,初时徐航不可避免的感受到极大冲击外,也十分惶恐不安。
  不过在发现画卷里的式神能够召唤出来,自己能够命令sr级以下的式神后,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至少有了保证个人安危的手段和底气,徐航就淡定下来并开始去了解适应当下的世界。
  徐航的父母本来就是年轻时奉子成婚,双方都还没玩够收心养性,所以婚后不久就爆发矛盾经常争吵,并开始各玩各互不干涉,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在徐航十四岁时终于结束。徐航的父母当初结婚本来就不是心甘情愿,因此对徐航态度也十分冷淡,平时倒没有虐待,但也不怎么搭理和管教,就是每个月给够生活费然后任其自生自灭。也好在徐航本身品性不坏,这样放养的环境下才没长歪。
  随着父母离婚并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徐航就仿佛成了多余的人。他天性喜静,本身也不怎么爱说话,除了喜欢收集成套的东西外,对别的事物都很淡漠,除工作外会联系的朋友几乎没有。
  刚穿越时徐航还想过要回去,但后来想了想,他在现代也没多少牵挂后,徐航很快就既来之则安之,干脆在这里生活了。
  穿越后大概有一个星期,在徐航了解到自己竟是穿越回五百年前,疑似历史上的明朝但又些地方显得违和时,他脑海中就出现一把机械音。
  【请完成民间异志怪谈的收录】
  徐航当时闻言一愣,脑子里那机械音又重复陈述了一遍。
  徐航穿越前也看过不少网文,很快反应过来,这大概是系统之类的存在,通常当宿主完成系统的要求时,就能开启下个任务,也能借此推断出更多信息。徐航本来也有收集的癖好,所以当即愉快的接受了这任务。
  有百鬼绘卷在手,徐航许多生活上的难题都能迎刃而解,也基本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于是他就干脆一路走走停停,打听到哪里有怪事就往哪里去。
  前段时间,徐航在茶馆里听闻李家村附近有年轻男子被开膛破肚掏心而死,传闻是恶鬼作乱,也有说只是被迫害。
  见识过自己那百鬼绘卷里的式神是真能被召唤出来,徐航对恶鬼作乱的说法持保留态度。为了一探究竟,徐航干脆就前往李家村。
  …………
  ……
  徐航在树下等了约摸五分钟,古笼火探路回来了。
  “航大人,往前再走两千米就有户农家了。”完成徐航的嘱托,古笼火雀跃的在半空中转来转去,“让我给你带路吧,航大人要是再迷路天黑就没地方住啦!”
  徐航无奈道:“别说得我好像经常迷路啊……”
  古笼火捂着嘴嘻嘻笑起来。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你了。”
  “好咧!”古笼火高兴地应道。
  野外的路上,年轻的旅者再度启程赶路,但这次不再是只有他孤身一人,若此时有开了阴阳眼的人在,就会看到他前方有个坐在灯上的小孩飘在半空中。
  这回走了快有半小时,天色已是渐渐变暗,徐航终于见到古笼火说的农家。
  “这次真是谢谢你带路了。”徐航微笑着对古笼火说,“之前的小镇上买的糖果,味道不错。”
  徐航随手从袖中拿出一小包酥糖。
  古笼火顿时嗷的一声,明明一边高兴地立马抢过糖果来,嘴上却又欲盖弥彰地别扭道:“真、真是的,航大人干嘛这么客气!你快去敲门啦!”
  说着就原地消失不见,徐航知道他是回到画卷里了,笑着摇摇头,然后朝那农家走去,上前敲门。
  “请问有人在吗?”
  屋里传出响动,很快,就有个黑瘦的中年汉子过来开门。
  徐航立马礼貌地笑道:“这位大哥,我之前因路上耽搁了时间,如今天色将黑,脚程已来不及赶到附近的村落,请问能否让我在此住上一晚?”
  听到徐航的请求,中年汉子面露难色,有些为难道:“小兄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近日这附近一带都不大安宁,我在这荒郊野岭也就一个人住……”
  不等他说完,徐航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有些失望。
  中年汉子说着忽然留意到徐航是一头短发:“哎!原来你是位行者啊,那就正好了,离我这东边不到五百米处有座寺庙,不若你到那里去投宿吧!”
  被人误会自己是出了家但还没剃度的僧人对于徐航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谁叫他从现代穿过来是一头短发呢?古人向来讲究身体须发皆受之于父母,除了出家人,普通人通常都不会把头发剪得这么短的。
  “多谢指引。”
  徐航也懒得澄清,免得还得多做解释。
  既然对方不愿招待自己,徐航就不强求了,还是去对方说的那座庙吧。
  问清了方向后,徐航就立马赶去。
  总算在天色彻底暗下看不清路前,徐航见到了中年汉子说的那间庙。
  只是等他走近来到庙门口,看见破败的牌匾上“兰若寺”这三个大字时,徐航脸上忍不住露出一道苦笑。
  真是万万想不到,他穿的居然是聊斋啊!
  徐航前所未有的庆幸自己不是白丁一样穿过来,摸了摸身后的画卷,他上前去叩动门环,过了会儿,里头无人应答,徐航便直接推门进去。
  以防万一,徐航把画卷拿在手中。
  进到庙里后徐航见四周都积满了灰尘,不像故事中描述的那样仿佛还有僧人居住,想了想,徐航把灯笼鬼和帚神叫了出来,前者安排守夜,后者则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第2章 穿越到聊斋
  是夜。
  兰若寺的大殿里点起了一丛篝火,徐航在火边正拿出干粮和水食用,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望去,原来是位赶夜路的书生。
  书生样子看起来忠厚老实,他放出的两只小妖也没有发出警报,估计对方是个普通人,徐航就不大去搭理了。
  那书生进到大殿后,见到篝火旁的徐航。
  因为在室内,所以徐航的斗笠和蓑衣都脱下放一旁,那头才勉强及后领的短发就变得明显起来。
  书生以为他是兰若寺的僧人,就好声好气问道:“天黑了,附近的人家不肯收留,师傅可否行个好,让小生在这歇上一晚。”
  兰若寺原本就是已经荒废无主的地方,徐航道:“你自便吧,我也和你一样是途径此处,并不是寺庙的主人。”
  书生顿时高兴地坐到火边,见徐航神色淡漠,堪称完美的面容印着火光,给人感觉有股莫名端严、不敢轻易冒犯的气势,原想聊上几句打发时间,顿时也不好与他搭讪,便自顾自的吃饱后就近搬了堆稻草过来挨着睡觉。
  因有旁人在,徐航虽然不大放心只有灯笼鬼一个小妖守夜,但也不好再拿出百鬼绘卷,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只能暗中盼望着这里此时还没被黑山老妖看上当老巢。
  临睡前再次用意念叮嘱一番灯笼鬼,如果发现异常就立马叫醒他后,尽管还是不大放心,但赶了一天的路,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已十分疲惫,徐航枕着画卷,到头来还是不知不觉地就熟睡了。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第二天天亮。
  地上的篝火已经熄灭,灯笼鬼也在太阳即将升起时回到画卷里,游戏里级别是n卡的小妖通常都惧怕阳光。
  徐航看了看四周,见庙里就和他昨晚临睡前一样,一切如常,甚至因为阳光的照入而驱散了夜色下的阴森气氛,此刻给人感觉就是个比较破败的寺庙。
  至于那书生还在蒙头大睡,嘴边不时发出一两句梦呓。
  没多久,书生被徐航收拾行李的动静吵醒,睁眼后迷迷糊糊地见到徐航已经是准备要走了,才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边叫道:“师傅你这么早就要上路了?”
  徐航回过头来:“我想尽早到李家村。”
  书生闻言忽然两手一击掌,高兴道“哎!师傅你也是去李家村啊?真是巧了,我是那里的人,不若等我一下咱们一同上路吧!”
  徐航觉得没什么所谓,就点点头:“好。”
  书生也赶紧拿上行李,然后两人就一并踏上去李家村的路。
  路上书生大抵觉得这一路无话的气氛着实令人拘谨,加上他本身性情豪放,喜欢交友,便自来熟地表示:“师傅如何称呼?在下朱尔旦。”
  徐航听到朱尔旦这个名字,脚步微妙的顿了一秒,很快恢复如常,并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一番后,礼尚往来,他也自我介绍道:“我姓徐,单名一个航。”
  接下来的路上,二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多半是朱尔旦起的话头,徐航应和上一两句,虽然对于徐航而言话题都不是太感兴趣,但这么一路下来倒是觉得时间好过了不少。
  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李家村的轮廓终于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前方。
  等到达村口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随着太阳高挂空中,温度回升,雾气也逐渐散去,看来今天是这些天来难得的好天气。
  来到李家村后徐航第一时间自是想找客栈。
  奈何这里不像之前的镇上有那么多客商来往,所以自然没有像样的客栈。
  得知徐航想找个暂住的地方,因着对他印象不错加上朱尔旦本身也有几分热心肠,就自告奋勇地带徐航到牙行。
  牙行便是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中介。
  朱尔旦向牙行的伙计大致讲解了下徐航的情况后,不料那伙计的注重点却放在他们昨夜竟是在兰若寺过夜上,伙计听到这话时两眼顿时瞪得和铜铃般大。
  “什么?!你们在兰若寺过夜?”伙计惊叫一声后,见引来旁人的目光,赶紧又压低了声音,“你两真是好大的胆子!”
  徐航心头一动:“此话怎讲?”
  “那兰若寺早在月前就传出闹鬼传闻,好些赶夜路的旅者进了那寺庙后便失踪,后来听有从那里出来的人说,是夜里有鬼怪作乱,失踪的人大概是被鬼捉走吃了!”
  朱尔旦嗤笑一声,不以为然:“昨晚我和这位师傅在那睡得可安稳了,哪来什么鬼怪。”
  被朱尔旦一开始时的介绍给误导,牙行的伙计也把徐航当作是还没来得及剃度的僧人,如今再听朱尔旦这么一说,更是把徐航看做是法力高深的高人,态度立马恭敬起来:“失敬失敬,原来是位大师。”
  徐航:“……”
  对于这些误会,徐航已经不知该如何吐槽了。
  面无表情.JPEG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