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29 07:42:09  作者:花怀朝

 

 
 
 
《他似昔人,不是昔人》作者:花怀朝
 
简介
一个痴心天帝追凤凰的故事,互攻 
 
天帝小时候喜欢过一只凤凰,可凤凰嫌他是个哭包。
天帝改了,可凤凰把他忘了,还喜欢上了他哥哥。
多年后凤凰爬了天帝的床。
天帝憋了许久,憋出了一句话:
“你下去。”
 
夫殷x泰恒
《仙界那对知名情人闹掰了》里的天帝与凤凰那一对哟
 
1、互攻,不喜勿入
2、有渣出没
3、这只天帝非常非常非常纠结,请看在他表白多次均未成功的份上,不要抨击他的别扭和脆弱心灵
 
 
 
第1章 
  天帝有个喜欢的人,还有个讨厌的人。
  喜欢的人为了躲他,几乎不住自己的三霞宫,成天的抱着猫云游在外;讨厌的人莫名其妙的和他最欣赏的部下搅在了一处,谈起了恋爱。
  “唉。”
  天帝批奏章的心情都没了。
  他问侍女木兮:“我特意培养了檀微来对付霖止,檀微不跟他掐架也罢了,怎么还送上门去给人暖床去了?”
  木兮一脸理所当然,“那当然,霖止仙君仙界第一的厉害,长相也是一等一的好,自然讨人喜欢。”
  天帝撑着一边脸,忧伤道:“可他是男人,檀微也是男人。”
  木兮翻了个白眼。
  天帝不满道:“你这是何意?”
  木兮道:“陛下您也是男人,您喜欢的那只凤凰也是雄的,作甚还拿这点来说人家仙君。”
  她向来不待见天帝暗恋的人,提起来总是那只凤凰那只凤凰的,天帝起先还会纠正她,这么多年下来没成功,后来也就懒得再在意了。
  天帝掩面,“可檀微从前喜欢的都是女子,你说,若是我送一百名美人去檀微宫里,他会不会回心转意?”
  木兮几乎想叹气了。
  “陛下,您后宫那么多美人,您夜里叫唤的不还是那只凤凰的名字?”
  天帝一愣,脸瞬间涨红,“谁、谁夜里叫唤了!”
  木兮轻哼一声,细声细气的叫了声,“泰恒,泰恒……”
  天帝听出她这是在学自己,脸上红得几乎要滴血,他将毛笔朝木兮一扔,恼羞成怒道:“滚出去!”
  木兮轻飘飘出去了,脸上还带着笑。
  天帝深呼吸几口气,恼恨的一埋头趴在了桌上。
  天帝名唤夫殷。
  他还不是天帝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一只叫泰恒的凤凰。
  当时他还是个皇子,不足百岁,因着霖止在同辈中名气最为出众,便时常跑去找霖止的麻烦。泰恒和霖止那时已经交好,这两人掐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泰恒最常做的就是在旁边拍手叫好。
  夫殷跟泰恒表白后,泰恒愣了很久,反问一句:“你喜欢谁?”
  “你啊。”
  “不是霖止?”
  夫殷嫌弃撇嘴,“跟那个讨厌的家伙有什么关系?”
  泰恒十分坦诚的回答:“你跟他接触比较多。”
  夫殷对泰恒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行为感觉很焦躁,“你呢,你怎么想?”
  泰恒笑了笑,拿出一张纸,“写两个字。”
  “什么字?”
  “夫殷。”
  夫殷乖乖写了。
  泰恒看着那歪七扭八的两个字乐了半天,夫殷臊得慌,想抢回纸,被泰恒轻易躲了。
  “你想说什么?!”他恼羞成怒。
  泰恒摇头,“不好。”
  夫殷眼睛闪了闪,像是要哭,“为什么?”
  泰恒那时不知道他身份,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一弹纸,说了句,“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我做什么要喜欢你呢?”
  夫殷眼眶一红,转身跑了。
  梦到往事的夫殷从沉睡中惊醒了。
  木兮和君兮坐在一边,正边咳瓜子边八卦,两人还没有察觉卧在塌上小憩的天帝已经醒来。
  “这回陛下睡着都要笑醒了。”
  “对啊,陛下想整霖止仙君想了那么多年,这回霖止仙君栽了个大跟头,想想都知道陛下有多高兴。”
  “你说霖止仙君那么好,咱家陛下怎么偏偏喜欢那只没什么用的凤凰,就是看不上霖止仙君呢?”
  “大概是小时候被霖止仙君揍了太多次?”
  越说越没规矩了。
  夫殷板着脸,重重咳了两声,木兮和君兮吓得手一抖,手里的瓜子壳掉了一地。
  许是夫殷天天念叨着自家养的白菜被霖止这头猪拱了,念得老天都烦了,身为白菜檀微仙君终于捡回了自己的风流属性,和霖止仙君闹了分手,还抓着霖止仙君的错处参了霖止一本,让夫殷终于得了机会,罚了死敌一百年的禁闭。
  罚人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夫殷这两天没少听自家两个侍女在背后念叨自己,字里行间说得自己跟个天天想给人穿小鞋的小人一样。
  虽然他的确做的梦一半是怎么追泰恒,一半是怎么整霖止。
  “去,将奏章准备好。”夫殷道。
  木兮侧头对君兮道:“你看,自从霖止仙君走了,陛下都有心思批奏章了。”
  君兮一乐。
  夫殷不满道:“成日里尽胡说。”
  木兮撇撇嘴,“陛下心里清楚。”
  夫殷一时有些心虚,冷哼一声,不再与她争辩。君兮出门去取奏章,木兮靠近来伺候夫殷换衣服,换至一半,夫殷忽然问道:“今日可有人来仙宫?”
  木兮摇头,“没有。”
  夫殷安静一阵,脸上神情落寞了些。
  木兮看在眼里,心中一叹。
  “陛下,他不过是个凤族族长,你若想见他,直接召他来便是,何必如此患得患失?”
  夫殷被木兮看穿心思,一时间脸色难看许多,却也没说什么,待衣物更换完毕,他低头去理自己的衣襟,才轻声答了句:“你不懂。”
  木兮道:“奴婢的确不懂,陛下既然喜欢,为何总是不去争取,既不想争取,那为何还要偷偷喜欢人家这么些年?”
  夫殷没回答。
  他将手按在木兮手上,推了木兮的手,“我自己来。”
  他整了整头上帝冠,昂首阔步走出宫去,脊背挺得极直,宛如孤山之松。
  檀微和霖止的事传了很久。
  夫殷渐渐习惯了每天批奏章的时候听自家俩侍女在阶下唠叨这两人的八卦,起初他还不在意,毕竟檀微风流惯了,霖止再好,也不过是檀微走马途中遇见的一朵花,拦不住檀微向前的脚步。
  后来听着听着他就淡定不了了。
  他把檀微找来,檀微跪在阶下,身姿笔直,表情肃穆,与往常并无二样。
  夫殷道:“听说你近来精神不佳。”
  檀微道:“并无此事。”
  夫殷不理他解释,径直问:“因为霖止?”
  檀微摇头,“不是。”
  口是心非。夫殷一眼看出,恨不得冲过去狠狠摇摇自己费尽心思培养起来的部下,大吼一句“你清醒一点”。
  偏偏他还得稳住自己的形象,只得沉声说了句:“莫要让私情扰了你的心思。”
  檀微俯首应是。
  君臣聊了一阵,夫殷明里暗里说了一堆不许檀微再和霖止有牵扯的话,檀微走后,夫殷还是坐立不安,他找来木兮,道:“你去找找,仙界中可还有能配得上檀微仙君的仙子。”
  木兮一脸难以置信,“什么?”
  夫殷道:“找个人,让檀微分分心。”
  木兮定定看了夫殷许久,答:“陛下,拆人姻缘是会有报应的。”
  夫殷哭笑不得,“谁说他们两人间有姻缘了?”
  木兮一哽,只得不情不愿的接了这个差事,寻觅适合的仙子去了。
  只是没等木兮找到人来分檀微的心,霖止那头便出了大事。
  霖止仙君私闯禁地屠杀上古凶兽,散尽一身仙气堕落为魔,震惊了整个仙界。
  夫殷惊得下巴半天没收回来,眼前一抹黑的去了仙宫正殿,勉强撑着精神按律例重判了霖止,回来就一倒头趴在塌上睡死了过去。
  再睡醒外面天已经黑透,夫殷抱着被子在床上呆坐了好一阵子,满脑子都是霖止现在已经被削肉剔骨打入轮回,等泰恒云游回来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想自己云云。
  夫殷觉都睡不好了。
  他睡不安稳,白日里恹恹无神,翻着奏章也能发起呆。
  木兮用扇子在案上一敲,引回夫殷注意,“陛下!”
  “……木兮?”
  木兮问:“陛下在怕什么?”
  夫殷摆手,回神看奏章,“无事。”
  木兮撇嘴,“陛下这几日的模样,不晓得的还以为陛下您终于转性不喜欢那只凤凰,改喜欢霖止仙君了呢。”
  夫殷喝道:“瞎说什么!”
  木兮一收扇子,丝毫不惧夫殷怒火,“陛下成日里神不守舍,也该有个尽头,奴婢打听过了,泰恒仙君已云游归来,想必已知晓霖止仙君被罚一事了。”
  夫殷心猛颤了颤,面上还撑着:“他知道又如何,霖止私闯禁地,甘堕为魔,我秉公办理,他敢说我不是?”
  木兮哼了一声,心里骂了句死鸭子嘴硬,夫殷板着脸盯着奏章看了一阵,到底没看进去几个字,将奏章一摔,起了身,“回寝宫。”
  夫殷爱慕泰恒一事,在亲近之人的眼里早不是秘密。他爱而不得,千年来便只能闲得去找霖止麻烦,如今霖止当真犯了大错,夫殷秉公重罚霖止后,倒是心虚了起来,生怕别人以为他公报私仇。
  可惜纸包不住火,夫殷惴惴不安了这些天,泰恒到底回来了。
  夫殷一边害怕一边想,泰恒这千年来都对他避而不见,上次霖止被关禁闭也不见泰恒来打抱不平,这次霖止出了大事,不知泰恒会不会来发难,又会以何种方式来寻他麻烦。
  他回了寝宫,一进殿门,就见里面坐了一人,白衣青纱,怀里抱了只猫儿,正低头逗着猫。
  夫殷猛的后退一步,差点撞到木兮。
  里面的人听了动静,抬眼看向夫殷,见夫殷绷着脸站在殿外,展颜一笑,“臣泰恒参见陛下。”
  夫殷扭头要走,便一头撞上了身后再没能避开的木兮。
 
 
第2章 
  泰恒向来喜爱在外抱着自家猫云游在外,这一趟游玩到一半,就听招待自己的东道主八卦起了仙界忽然传来的消息。
  他那好友向来待天帝忠心耿耿,一心维护仙界安宁,这次不知怎的,竟私自闯入了上古禁阵,甚至自堕成魔。
  消息听到一半泰恒就有了回去看一看的心思,正要与东道主作别,就听他说了句:“说来倒也奇怪,那霖止仙君分明是条青龙,行刑时现出的真身却像是个怪物,额上无角倒有双深红长翎,龙爪也十足的畸形。”
  泰恒正要站起的动作卡在一半,又不动声色的坐了回去,他摸了摸怀中的踏云山猫,问:“此话当真?”
  “我诓你作甚?”被质疑的人摆摆手,化出一张纸来,“你看,这不,还有图传过来了吗?”
  泰恒一见那图,眼神一凝,脸色眨眼间又变回原来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笑了笑,道:“那还真是奇也怪哉。”
  凤族世代栖息于篷梧岛,泰恒在回仙界之前,先去了趟族里。
  他向来只管云游在外,族内之事皆由长姐折岚代理,他乍一回岛上,折岚拎着刀就冲了出来,表情冷漠一身煞气,气势汹汹的要教训这个不长进的弟弟。
  泰恒将画着霖止真身的纸往折岚面前一抖,折岚的动作就停了。
  “长姐这反应,想来不是第一次见到霖止真身。”泰恒道。
  霖止堕魔一事在仙界闹得很大,折岚许是忙得狠了,丝毫不知霖止出事的消息,她看着那画怔愣了良久,久得泰恒都觉得不正常了,她才缓缓找回表情。
  折岚理理发鬓,道:“事到如今,我便不瞒你了。”
  泰恒原本只是想诈一诈反应不太对劲的姐姐,却没想到折岚竟然一副要告诉他惊天秘密的模样,顿时一本正经的端起了神色。
  “你说。”
  “霖止身上混有我的血脉。”
  “……”
  一夕之间朋友变舅甥,饶是泰恒向来不怎么正经,这次也愣住了。
  姐弟俩恳切的交流过霖止的事情后,泰恒尚沉浸在好友与自己竟是甥舅关系的巨大冲击中,折岚忽然按住他的肩,认真的说:“泰恒,你救救霖止。”
  泰恒无言许久,回了句:“天帝判他百世轮回后神魂俱灭,我如何救得了他?”
  折岚满眼希冀,“你可以。”
  “为何?”
  “天帝喜欢你。”
  “……?”
  “你云游在外,天帝偶尔巡游至此,都会问你可在族中,”折岚隐隐有些兴奋,“我还见过他偷偷跑去你屋外神游。”
  泰恒:“……”
  泰恒问:“长姐瞒了我多少事?”
  折岚道:“你若回来好好当你的族长,我便什么都不瞒你了。”
  泰恒摇摇头,“代价太大,罢了罢了。”
  折岚苦恼道:“你当真不愿帮帮霖止?我原以为你与他情深义厚,必然愿意帮这个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