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29 07:50:18  作者:佐田三季

 《他听到死者声音》

原作:佐田三季
翻译:浅羽月
 
作者: 佐田三季 / 梨とりこ 
出版社: 心交社
出版年: 2013-3-10
页数: 447
定价: JPY 950
装帧: 文庫
ISBN: 9784778114404
 
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ナーの斎木が取引先で紹介されたのは、画家として成功した幼馴染みの神成だった。斎木が羨望してやまない才能を持ち、今は亡き斎木の姉・朋と魂で_がっていた男。朋の死は斎木に罪の意識を、神成には斎木への憎悪を植えつけていた。そして死者が見える斎木の左肩には、今もなお朋がいるのだ。十年ぶりの再会は、斎木を過去に――まだ神成が斎木を慕い、姉が生きていた葛藤の日々へと引きずり戻していく――。
 
 
 
序章
虽然进入了三月,北东北的春天还很遥远。五天前下的雪像结冰一样坚固地残留在道路两旁。
今年八月就十岁的斋木明史,背着黑色双肩包,小心翼翼地走在没有积雪的柏油路上。
穿着没有任何加工的橡胶底运动鞋,无法快步走在雪路上。会滑倒的。一起放学的两个同学倒是穿着防滑运动鞋,丝毫不在意步伐。
斋木也跟两个同学一样有防滑运动鞋,但因为实在是不喜欢颜色和设计而不愿意穿。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买的东西一直很丑。
跟小学的两个同学聊着游戏离开学校。
矮胖子佐藤挥舞着装着体操服的袋子,开口说道。
「所以说那里就要恢复HP。不稍微提升等级的话,不管怎么做都没办法的哦」
另一位友人、仲川面对着佐藤,很认真地点点头。
「嗯、那个我知道。可是比起游戏,不是有件不得不做的事吗。三年级的总结壁报。怎么办?是去我家做?佐藤家?还是说、去斋木家?」
被仲川的下垂眼看着,斋木摇了摇头。
「我家不行。我爸爸开了绘画教室,来了非常多的学生。奶奶也很啰嗦」
其实是因为别的原因不想招待同学来家里。可是,关于那件事没法说。就像是暴露弱点一样,不想说。
佐藤嘟着嘴。
「诶、不能去斋木家啊。想去斋木家啊。因为是从东京来的,期待能端出上档次的甜食啊」
「已经跟东京没有关系了。再说,什么叫上档次的甜食啊」
「就是、东京的甜食?」
什么是东京的甜食。是小鸡果子、还是说东京香蕉蛋糕。
对佐藤所说的话,斋木些许脱力了。再说,从东京搬到这里已经有一年了。事到如今,还提什么东京的话题啊。
侧目看着脱力的斋木,仲川说道
「来我家也可以啦。不过拿出来的甜食只有雁月。今天妈妈也会做的吧。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直做那个」
当地的乡土甜食,雁月是蒸包的一种。
是因为出现了妈妈这一词汇吗,佐藤盯着斋木的脸。
「其实啊、是想看看斋木的妈妈啊!一定是个美人吧。斋木的脸很漂亮,女生都在尖叫」
斋木脑海中浮现出妈妈的脸。虽然周围的人和亲戚都说他们很像,但妈妈就是妈妈。并没有在意她的容貌。微微歪着头,仲川把双肩包放在座椅上。
「斋木,你有姐姐或者妹妹吗」
……姐姐。
斋木皱起眉头。不想被看到稍微歪曲的脸,斋木低下了头,「啊、要不我把书包放这,先回趟家带点点心过来吧。家里应该有的」
绘画室的学生会送给爸爸特产,所以家里总能看到高级的点心。
「真的吗?哪里的?」
「不知道,不过看包装纸……」
说出地名后,佐藤咧开嘴笑着说「好期待!」
仲川突然抬起脸,看到什么小声「啊」了一下。斋木感到奇怪,看着仲川的脸。
「什么啊」
仲川用下巴示意。
「看,那个家伙,二年级的神成静彦。 ……真好啊,明明很精神,却可以不用去学校。这么悠哉地玩」
十岁左右的微胖少女,和比她体格小一些的细高个子的瘦弱少年牵着手,穿过人行道,朝着斋木他们走来。
见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斋木感觉到腹部底下在沸腾。就像是那里的血在逆流一样。
「是不去上学的人吧」佐藤嘲笑起来,「我啊,跟那个家伙在同个幼儿园。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一直是一个人。老师说的话他都不听的哦?说是头脑不正常」
仲川把手腕搭在斋木双肩包的背带上,「呐、跟神成牵着手的那个女的,头脑很奇怪吧?傻笑着,很不正常吧?总觉得很恶心」
少女做出比她年龄要幼稚的举动,挥动着跟神成牵着的手,「啊、啊、啊」发出不可思议的欢呼声。
斋木青着脸,只把视线投到来时的路。
就说遗忘了东西,回去学校。
「我、我」
落下了东西、嘶哑的声音说到一半,就被大大的欢呼声给打断了。
「啊!」
听到少女开心的声音,斋木吓得颤抖了下。少女直直地看着斋木,脸笑嘻嘻的。仲川睁大眼睛,窥着斋木的脸。
「你认识她?」
「不认识。我、落了东西!」
快速地丢下这句话,斋木慌乱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小明!」
少女的声音自背后追来。
糟透了……
强烈的羞耻感和无地自容感混合在一起,胸口一团乱。除了逃跑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斋木没有回头,径直走向学校。无法回头。
穿过民家街区的拐角,逃到他就读的小学,斋木才终于停了下来。哈哈地喘着粗气,颤颤惊惊地回过头。谁都没有追上自己。斋木越过围墙眺望着学校,背过脸不去看放学的高学年的儿童。
刚刚的少女是斋木的双胞胎姐姐、朋。不是跟斋木上同所小学,而是上养护学校。在那所学校朋也是说「有欺负我的人」,因而不愿去上学。
在父亲的绘画教室上课的神成跟朋组成不上学同盟,一整天都在一起。
「可恶、朋那家伙」
都跟她说那么多次了,在外面见到了也要假装不认识别来跟我说话,可她轻易就忘记。就是这样才、笨蛋!
斋木咬着嘴唇。
朋友的那句「好恶心」在耳中回响。
斋木扭曲着脸,踢飞脚边的积雪。接下来还要去仲川家做壁报。心情非常沉重。
现在不想跟神成、朋、佐藤和仲川见面,于是就绕远路回家。
人口未满三十万的省会,斋木就住在郊外的新兴住宅地里。
宛如B级电影的布景,住宅街整洁安静得不像是真的,但稍远一点的地方却伫立着极具存在感和压迫力的巍山和人造湖。
跟一年前所居住的东京练马区不同,这座城镇的人行道和公路都很宽敞,由于没有高楼,天空也甚是广阔。
斋木抬头看着天空。晴朗的、澄澈湛蓝的青空。可是,气温大概是七度左右吧。斋木颤抖了下,往夹克衫领口缩紧了脖子。
父亲卖掉了车站附近的祖父母的房子,购买了这个7LDK的二手房,重新装修了。除了停车场,还有庭院。住起来非常舒服,跟在练马区的2LDK的狭小公寓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而且还有自己一直想要的个人房间。但是说实话,狭小也好,想回到住得轻松的练马。
来到这里后一起居住的祖母对一些小事非常的罗嗦。好烦。冬天异常寒冷。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就是冰点以下了。好烦。
老人们说话有不可思议的口音,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原本就是当地人的父母跟他们说话的时候犹如在说天书。你来我往的方言让自己有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好烦。
所有的一切,都好烦。
斋木黑着脸看着自家房子。都已经住了一年了,但依然没有是自己家的实感和爱恋。
邻家是乔治亚州风格的大房子。小小的古铜色炼瓦覆盖着外壁,屋顶上有黑色的烟囱。是神成的家。有传言说神成的父母是有钱人。
「小明」
被少年的声音吓了一跳,斋木朝声音的方向投去视线。在常绿针叶金钟柏的树篱阴影下,站着神成和朋。两个人从金钟柏的阴影下走出来,来到斋木面前。
神成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的孩子。
从服饰和容貌都透着一股穷酸味。那一头黑色卷发总是很奇怪的蓬乱着。非常消瘦,单眼皮透着一股刚劲。
斋木看着他的单眼皮,神成难堪地低下头看着地面,问道
「为什么要逃呢」
口吻听起来不像是责备,而是真的根本不知道。
斋木没有理会神成,而是直盯着朋。
「朋、我跟你说了在外面不要跟我说话了吧!」
朋说着「因为啊……」闭上了嘴。神成接了下去,
「为什么?小朋可是小明的姐姐啊」
「烦不烦啊。你就给我一旁呆着。朋、听好了,下次绝对不准在外面跟我说话」
听到这强调的语气,朋的眉毛皱成了八字形,默默点点头。一点头,双下巴的肉摇晃着变成了三下巴。
斋木啧了啧舌。明明说了想说的话,但一点都不痛快,胸口不知为何郁郁不快。
从泪眼汪汪的朋身上移开视线,注意到了某件事。神成的手拿着玻璃纸,上面是喷雾式菊花花束。
「那花是什么」
被问及的神成稍微扬起了花束。
「刚刚在超商买的。NANA的骨头埋在庭院里,这是供品」
「哦……」
NANA是神成出世前,他父亲就在饲养的牧羊犬。
斋木所知道的NANA是很温和的狗,是因为年老了吧,一直在睡觉。散步的时候走得很慢,让人烦躁。
她是在两周前死的。情同兄弟的神成,三天都没有吃饭,也没有开口说话。
「小明也要去祭拜吗?」
刚被发完脾气的朋,以窥探但又是很明朗的语气问道。
不得不放下双肩包去仲川家。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说明才好。现在非常不想去。
「啊啊、嗯……」
斋木犹豫地点点头。
朋绽放笑容,边说着「这边、这边!」边跑向神成家的庭院。斋木正要过去的时候,「小明」神成拉着斋木外套的衣袖。
回过头,神成急切地看着自己。
「干嘛」
「那个啊、NANA现在也是在我身边吗?」
听到这个问题,斋木的视线落在神成的腰旁。
「在哦」
巨大的白色影子像是紧紧跟随神成一样,贴近在他旁边。舍弃掉又老又笨重的身体,白色影子显得年轻轻快。      
NANA死后,神成没有开口说话,东西也不吃,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断画着NANA的画。
不管神成的父母怎么安慰,神成都听不进去。想着如果是朋友说的话应该会听,就拜托了邻居家的姐弟。
进入房间后被散落一地的绘画用纸吓了一跳。全都画着NANA。
下巴靠在抱枕上的NANA、走路的NANA、吃饭的NANA、蹲坐的NANA、摇晃着尾巴邀请「一起来玩」的NANA……摆着各种各样姿势的NANA。
这些画就像是要动起来一样。就连在毛皮内跃动的筋肉都清晰可见。并不是只有八岁小孩的画功。
自己是无论如何都画不出来的。每次看到神成的画,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就很是焦躁。
朋「哇」地欢呼起来,别说安慰了,她还跟就像被附了身的神成一起画起了画。
累了的朋躺在床上睡觉,斋木出于被父母拜托的义务感,交代好「不要跟任何人说」就告诉了他自己看到的东西。
「NANA它在你的身边」
一进入房间就感受到了NANA的气息。 只用左眼盯着,就模模糊糊地看到NANA紧贴在神成的旁边。告诉他这件事后,神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就像是终于意识到有人在身边一样,呆呆地向上看着斋木。
「小明!小静!快点!」
庭院里的朋欢叫着。
斋木轻轻挥掉拉着外套的手腕,弹开神成的手,
「你绝对不能说出来。说我能看到那种东西……不想再被人叫成骗子了。而且,如果被知道跟你说了这种话,一定会被妈妈骂的」
「嗯、我知道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神成很开心地笑了。
「昨天梦到NANA了。醒过来时候,真的是醒来的时候,听到了NANA喊了声『汪』。我虽然不能像小明那样看到NANA的样子,可是,我能听到声音哦!」
说完,神成啪嗒啪嗒地跑向庭院。白色的影子也跟着神成过去。
斋木也想走过去,但是走了几步后就停下了脚步。
感受到全身波动而来的颤抖。
在金钟柏的缝隙中有某种气息。因为至今为止都没有注意到,所以可能是刚刚才来的。斋木慌忙地想捂住左眼。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右眼,左眼能更清楚地看到不想看的东西。
虽然是想捂住,但是手非常的沉重,来不及了。
是个一直低着头、穿着睡衣的非常消瘦的老人。他慢慢摇晃着、抬起了头。眼睛仿佛只是开了洞。那双虚无的眼睛一直盯着斋木。老人张开满是皱纹的嘴。好像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声音无法传达给斋木。
脚就像缝在了地面一样,无法动弹。身体僵硬。想喊救命,但是声音冻结在了喉咙里。
「静……」
好不容易转动了眼珠,看向神成他们。
花楸摇曳的树木下,神成和朋情绪高涨地欢笑着,把花放在NANA所沉睡的树根底下。他们沐浴在阳光下,没有注意到这昏暗的阴影。
小静!
斋木用无法成声的声音呼唤着神成。
被阳光笼罩的神成和朋就在眼前。然而,自己却无法逃离出这片黑暗……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总是遇到这种事……
畏惧于老人的影子,斋木像木棒一样呆呆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第1章 警笛
注意到所乘坐的山手线电车已经绕了一圈,是在过了高田马场之后。
车内传来无机质的女播音员的声音。
「下一站是新大久保,请在右门下车」
斋木明史慌忙抬起头,看向车辆行驶方向的右侧窗口。窗口外面高田马场的站台一晃而过。
觉得不可置信,又看向了左侧窗口。结果只能愕然地看着西武组织运营的购物中心『BIG BOX』……如名字所示的巨大的箱型建筑物和各种各样的街道飞逝而过。
看向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搭乘电车是在差不多三点的时候。从池袋车站到距离四个站的新宿车站,应该不用十分钟就能到了。手表是电波时针,是不会出故障的,但还是无法相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