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2 09:39:01  作者:奈晚歌

 

 
 
 
 
《[综英美]到底谁是我爸爸》作者:奈晚歌
 
文案
我,乔伊斯,世界上最英俊的小可爱。曾经的嗨爪苦力,如今的反派噩梦。
今天也在为拆掉所有八腿儿章鱼的老窝而努力。
我有着,和队长一样蓝中带点绿的眼睛;
雷神一样灿烂到像狗毛的金发;
以及一条炫酷的金属手臂,常年反社会,偶尔恶作剧,做梦都想增高,生气还会变绿。
某个紧身衣贱人还说我笑起来像鲨鱼。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在给嗨爪打了这么多年黑工之后。
你们,到底,谁是我那个,管生不管养简直日了狗的亲爸爸?
————————
食用须知
*这是一篇大型的、理智的、用生命胡说八道的严肃正剧。
*非典型性寻亲
*CP随缘。
*设定同影视,时间线剧情被作者嚼吧嚼吧吃了,请当成平行宇宙来看。
*放飞自我之作,OOC永远属于我。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励志人生 超级英雄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伊斯 ┃ 配角:一群懵逼的超级英雄和反派 ┃ 其它:超级英雄,英美剧,放飞自我
 
 
 
 
 
 
第1章 乔伊斯
  这是他从九头蛇基地逃离的第二百四十七天。
  纽约从来不是个适合流亡的城市,乔伊斯向来清楚。它繁华而伟大,经历无数外星和地球本星的拆迁洗礼依然坚强地活着,也诞生了太多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在这种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了八辈子霉的地方,可能你随便去的哪个星巴克里就坐着七八个认识并且对你不怎么友好的正义人士,更别说隔三差五还有一些没什么脑子的反派在大街上搞事,将你的脸卷入手机闪光灯和ins直播首页的狂欢中,然后你那有九个头嗅觉无比敏锐的老东家就会在半夜破门而入,毫无愧意地用炸/弹和子弹扰人清梦。
  但总的来讲,这从来不是乔伊斯的困扰,毕竟迄今为止还没有谁能在他头上撒野超过十分钟。相比起愚蠢的九头蛇特工,事实上,他在这个城市里一直都有更加重要的东西需要费心。
  比如他那个常年放浪形骸的操蛋室友。
  再比如门外定时定点、比室友更加操蛋的人工催款通知。
  “乔伊斯·菲利劳斯!如果一个星期之内你再不交房租,我就叫人把你和你男朋友扒光了扔到大街上去!!我是说真的!!!”
  女房东刺耳的尖叫似乎仍旧萦绕在空气的每个角落,像是半夜垃圾桶里濒死的流浪猫。而在乔伊斯来得及第十七次声明那只是室友不是男朋友之前,对方就已经把催款单气势汹汹照脸砸了过去,顺便体贴地替他甩上了门,差点让木板和鼻梁骨来一个充斥着断裂和挫伤的亲密接触。
  “……”
  ——所以这才是他讨厌纽约的最大理由。
  看着账单上欠下的令人眼晕的数字,乔伊斯面无表情地想。天价的房租,无聊的水电费,还有各种意外非意外的日常开销,对于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逃亡者而言,足以在每个月末掏空他的钱包。
  罪恶的资本主义世界。
  站在工作台边捞起空咖啡杯晃了晃,用力将它扔进墙角已经堆满了的废纸篓里。乔伊斯随便在桌上摸了几把,确定自己没有摸到任何坚硬的、圆形的一般等价物,脸色不变,冷静地拉开大门,看向对面紧闭的3A室公寓。
  基本上,乔伊斯从不否认自己居住在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在决定安顿在此的第一天,他就已经摸清了即将和自己共享同一栋公寓的邻居们的各种怪癖。比如楼下的瘾君子每隔几天就会磕嗨一次,并且在凌晨吟诵半本莎士比亚戏剧选集;隔壁明明入住却从来没被看见过的活鬼魂总是偷用他放在走廊的洗衣机,甚至压根没考虑过遮掩里面残留的火.药味;而他对面终日酗酒的独居寡妇永远都学不会锁好门,每天都让自己养的猫从门缝里逃走,然后就在门外挂上一张钞票,等着谁心血来潮(或者闲得无聊)拿走,帮她把猫从楼下哪个脏兮兮的垃圾桶里翻出来。
  一般来说,这份报酬很少,顶多能在星巴克买杯最便宜的咖啡。因此出于对美元的尊重,从门上拿了钱,活鬼魂会把猫给寡妇扔进门,瘾君子会把喝完的咖啡杯扔进门,乔伊斯的混账室友会把猫挂在门上。而乔伊斯则集合了以上三人全部的优点:他会把猫扔进去,然后再把喝完的咖啡杯挂在门上。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一手端着自己喜欢的星巴克,一手拎着邻居家那只再度离家出走的猫咪爱丽丝。乔伊斯喝了口还有点烫嘴的咖啡,感受着口腔味蕾爆炸的满足感,丝毫不介意右手里那团毛茸茸的麻烦已经伸出肉垫,在自己手背上自来熟地磨起了爪子。
  “如果下次不想被抓住,你应该跑到比一个街区更远的地方去。”
  被猫咪爱丽丝划拉过的皮肤没有半点痕迹,只是发出一种奇怪的金属摩擦声,就像有人在用尖锐的东西刮擦着铁片。乔伊斯瞥了眼手里整栋公寓的咖啡供应来源,随手将它托上肩膀,在耳廓边留下一串有点发痒呼哧声。
  “听着,我不会让你继续把我的胳膊当成猫抓板的。”
  脸颊朝一边侧了侧,躲过爱丽丝有些冰凉的鼻尖。乔伊斯目光划过右手与寻常肌肤并无二致的手背,又抿了口咖啡,迈步两栋之间通往公寓的小巷:
  “即便是我,修好一个立体虚拟传感器也很费钱。而我这个房租还没有着落,下一杯咖啡也不知道在哪儿,我不能让你造成额外的非战斗损失。”
  “喵。”爱丽丝拍着尾巴回答。
  “不,在我头上磨爪子也不行,这是真的人皮。”
  把甜丝丝加了双倍奶和糖的咖啡.因倒进嘴里。地平线落日的余晖从大楼之间摇摇晃晃冒出头,很快消失在扑面而来的夜色中。距离房东给出的最后期限还有两天,而他据说去是去找工作了的室友仍然死不见尸。虽然乔伊斯事实上也从没指望过对方能在眼下尴尬的情景里派上什么正经用场,但他堆满半个客厅的工具确实需要有人来帮忙收拾……如果他们真的因为交不出房租而需要跑路的话,乔伊斯确定不可能仅凭自己就把那堆东西抗走。
  或许下次他们可以去找个废弃的安全屋,或者用集装箱改造一间公寓,或者想个其他不用因为房租问题而被人赶出去的点子。他也不必担心自己摆弄那些迷人的小玩意儿的动静会让整栋楼都来哐哐砸门。
  要不干脆直接找九头蛇抢一座基地算了。
  多少带着点恶意地这么想着。乔伊斯咽下一口咖啡,漫不经心躲避着猫咪爱丽丝打招呼的利爪,脑中充满了思绪。
  所以,当感觉到一根铁管带着风声劈头盖脸砸来的时候,他非常意外。身体的本能比大脑更加迅速地作出反应,当乔伊斯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抬起了右臂时,他已经将那该死的凶器牢牢抓进了掌心,发出“哐当”一声决不可能是金属和血肉碰撞的声音。
  大概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有那么几秒钟,空气陷入了一片谜一般的沉默之中。
  袭击乔伊斯的人很壮,穿着暗色衣服,胡子邋遢眼神浑浊,一看就是磕高了的模样。鉴于没有九头蛇探员会绝望到拿可笑的水管袭击他们的前杀手,乔伊斯很确定,他只是非常不凑巧地被人当成软柿子,心血来潮准备当街抢个劫。
  太不幸了。
  他指的是这些瞎了眼的傻缺。
  “挺特别的招呼,嗯?”
  猫咪爱丽丝在他抬手的瞬间就已经从他肩膀上跳下,撞洒咖啡之后溜进了阴影里,再找出来肯定又要花费一番不小的力气。而更令人恼火的是,托这个蠢蛋的福,乔伊斯已经能感觉到胳膊上的立体虚拟传感器在突如其来的重击下开始罢工,发出“丝丝”的电流声,将原本完美无缺的伪装破坏殆尽。
  就像是被干扰的电视画面,在宛如水波晃动的虚影过后,乔伊斯握着水管的右手变成了闪着寒光的银色金属。
  “你……你是什么人!……”估计是被骇到了,那人一出口声音就在发抖。
  哦呦,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是什么人吗。
  在壮汉惊恐的目光中,他冷笑着慢慢扭弯了那根可笑的铁棍。又稍微一用力,把这团麻花挥到旁边敢拿刀指着自己的同伙脚下。
  入地三分。
  那位同样壮实的同伙当场吓软了腿。
  如果单看这个场面,倒比较像是乔伊斯在凌霸两个劫匪,但这种碾压式的战斗力完全不能让他的火气平复半分——猫跑了,他还要在垃圾堆里再找一次;传感器坏了,他还要从房租的巨大阴影中扣出钱来修;咖啡洒了,他没能喝到最后最甜的一口,而下一杯这样温度甜度都刚刚好的摩卡还不知着落在哪里。
  更重要的是,毁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连九头蛇都不是,只是两个磕了药的、愚蠢的、没有一丁点脑子的抢劫犯。
  去他妈的抢劫犯。
  “如果你们现在给我把猫找回来,我可以考虑给你们留口气。”
  乔伊斯觉得这个交易很公平,甚至对方还占足了便宜。毕竟如果将他的怒火分个等级,那这两个蠢蛋已经足够他毫不犹豫地毁尸灭迹,而九头蛇前杀手也不是每次都能好心给惹恼自己的人指个活路(关于这一点那些被一枪崩下地狱的九头蛇特工们应该会很有话说)。但这里面的问题就在于,根本感觉不到乔伊斯难得的善意,被他给足了面子的劫匪先生们显然并不打算接受这个完美的、对双方都好的和平方案,非要用一些不那么理智的方式解决问题。
  “别……别以为我们真的会怕你!!”
  大概是因为自带越恼火表情就越平静这种技能,觉得乔伊斯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恐怖。用铁管行凶未遂的劫匪先生朝同伴使个眼色,挥起拳头,摆出了要死磕到底的架势。
  你们真应该怕我的。
  再度意识到安逸生活与保有超级威慑力之间的悖论,从九头蛇跑路很久的前杀手同学一时有点忧郁。但看着对方像一辆坦克般气势汹汹冲来,他内心根本没有丝毫波动,连枪都懒得掏,只是动了动胳膊,让右臂的金属页片从上至下发出愉悦的校准声。
  他看着铁管壮汉怒吼着扑过来,在眼中迟缓得就像是播放了慢镜头,兴致缺缺撇下嘴角。
  而下一秒。还不等那人碰到乔伊斯半个衣角,他就被某个从天而降的巨物砸中,哐当一声啪叽在了地上,瞬间不省人事。
  “……”
  这真是个谁都没预料到的场面。
  “哇喔,好久不见了,哈尼。你出来找猫吗?我刚刚是不是砸到了什么?”
  鉴于不是所有高空坠物都这么恰巧,能在你出手的前一秒完美地降落在你的对手头顶,没有人会为它是个人形的红黑色玩意儿而感到诧异。目光在周围晃了一圈,精准定格在嘴角抽抽的乔伊斯脸上,人形坠物很快这么开口。红黑色的紧身衣上带着灰尘,声音则是某种奇异的愉悦,最后甚至还若无其事伸出手,极其风骚地给前杀手比了个完美的哈特。
  乔伊斯眼皮不详地一跳。
  “你亲爱的室友回来了,甜心你有想我吗?”
  那人张开双臂,作势要抱。却在飞扑过去的前一秒,被一把小刀差点怼在脸上。
  “没有。”握着刀柄,乔伊斯冷酷地回答:“把你的手放回该放的地方,韦德。”
  显然是经常被人这么嫌弃,这位从天而降的巨物,学名为室友的死侍先生压根没往心里去。他太了解乔伊斯了,语死早,口不对心重症患者,表面像魔鬼,内里如天使的小可爱。那些凶狠和冷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实际上比谁都善良纤细,比谁都需要爱的浇灌。
  就让你唯一的室友来给你人生的温暖吧!
  于是,果断无视了抵在眉心的刀尖。丝毫没意识自己正在ooc的死侍先生扭了扭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直接伸直胳膊给乔伊斯来了个密不透风的熊抱。
  “我也想你,亲爱的。”
  “……”
  然后他就毫无意外地被捅了。
 
 
第2章 死侍
  “我刚从另一个片场过来,还没入戏,ooc是常规操作。而且这个作者对哥的魅力根本一无所知。”
  五分钟后,头上插.着一把战术刀,死侍在室友关爱智障的目光中喋喋不休。语气饱含极度的幽怨,就像对方刚刚掐死了他的狗一样,眼含热泪,企图用无穷无尽的自责和愧疚让他自杀:“你不能这么残忍地对待我。”
  “我当然能。”
  就看他一眼。乔伊斯从袖子里滑出第二把小刀,在死侍脑袋上面无表情地比划了下。
  “我还能给你插个双马尾。”
  “天哪,哈尼。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想插.入我的身体。”
  拖长音调“噢”了声。死侍低下头,意味深长看向乔伊斯的下半.身,隔着面罩都能感觉到他脸上的蠢蠢欲动:“那我们可以换个别的东西,你喜欢后入式吗?”
  “……”
  所以就是欠捅。
  懒得跟这家伙扯皮,乔伊斯翻个白眼,毫不犹豫地成全了他。
  关于一个九头蛇的前杀手为什么会跟死侍认识并且鬼混在一起,这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而如果有选择的话,乔伊斯很难说自己还会不会在那样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出门,去偶遇这个操蛋的神经病,但他总归也不曾后悔过。所以,这大概就是一种奇妙而意外的命运,你不太想要它,但真来了好像也没差。
  乔伊斯遇到死侍的时候,正计划着搞个大事情。他当时刚从九头蛇跑路没多久,整个人像被卡车碾过一样,除了跟追在身后的那群蠢蛋死磕之外什么也干不了。所以,为了转移老东家的注意力,顺便弄点资料,他决定去新泽西的军管区逛逛,顺便做掉科研部某位被宝贝得不得了的倒霉蛋。
  死侍就是这种情况下跟他在实验室外偶遇的。
  没有人喜欢自己的猎物被人抢走,也没有人教过一个杀手在他的任务目标屋外遇到另一个不速之客时的礼貌,尤其是这个不速之客明显要抢他的地盘制造案发现场。因此,虽然死侍实际上算是广撒网多敛鱼,打算把整个实验室一锅端了,和乔伊斯并没有什么非要你死我活的冲突,但他们还是在屋顶上大打出手,纠缠了整整半个小时,才终于在韦德喋喋不休毫无重点的废话、以及前杀手的沉默是金大法中意识到了这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