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4 09:59:01  作者:某哈Hall

 《山间暮雨子规啼》某哈Hall

 
文案
腹黑贵公子帅攻x病娇小狐狸诱受
范三公子本是一个放荡不羁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儿,除了一副天赐的好看皮囊,其余一无是处。
某日听说他遭遇意外,在家里疗养大半月后才醒过来,张口竟然开始说胡话了。
范三非说自己来自未来,还抓着竹马冤家小作坊说是自己的爱人。
到底是又在整人,还是真的穿越了? 
 
  ☆、第一章  全民笑话范三公子
 
第一章 
『快来快来,茗茶居的说书先生要开讲啦。』
喧闹的集市里不知何处传来几声吆喝,几个不足十岁的孩童便兴奋地互相推搡着往那家有着金字招牌的茶居跑去。正在集市上闲逛的大爷大妈们听到声响,也循着人流走去凑热闹。
『诶?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如此热闹?』
旅人路过此地,不明所以地拉住过路的人问道。
『这位公子有所不知,茗茶居的秦先生是本地有名的说书先生,故事妙趣横生,是本县百姓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谈资。他每每开讲都惹得茗茶居水泄不通……哎,我不跟你说了,我也要去听听……』
路人回答完,便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上回且说到那韩三公子调戏魏员外家二闺女,半夜爬窗想要一探香闺,结果却被魏家的看家狗追着跑了几条街,在东二巷丢了一只鞋,在西码头落了条手帕……』
说书秦先生年纪看起来不大,讲话的神态语气却非常老练,惹得全场哄笑连连。
旅人好奇,又拉住身边听书的人问韩三公子是谁。
『秦先生说的韩三公子实际上是指代范家三公子,故意说歪了字音,权当给他留一分面子。但其实我们这儿的大家伙都知道,范家三公子就是一玩世不恭的小少爷,他吊儿郎当的故事是秦先生最爱说的书。』
『大半月前,韩三公子又跑去后山打野鸡,怎知反被野狼追赶,想爬树保命吧,结果树枝一折,从山上滚下来摔得一身伤,人呢,也直接昏了过去。这滚的劲头太大,把野狼都吓跑了,才没有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被叼走。』
明明说的是可怜的事情,不知为何被这秦先生一说就让人感觉逗趣,茶座上不时响起几声取笑,估计百姓们对这范家三公子的丑闻都是喜闻乐见的。
『这一摔不知道被哪块石头磕着了脑袋,韩三公子竟就这么昏迷过去了半月之久。哎,可怜鄙人都差点找不到说书的素材了。』秦先生把手上的纸扇打开,悠闲地在台上踱着步,『还好还好,韩三公子昨个儿终于醒了过来,开口便不负众望地胡话连篇。』
『什么胡话呀?』
『秦先生您别卖关子了,快说啊。』
台下的人跟着起了哄。
『韩三公子啊……』秦先生拿纸扇遮住了嘴,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失忆了!韩家上下都不认得了。那个爱整奴才的少爷竟把端茶的小斯认作兄弟,以前素来喜欢调戏美人,现在却不肯让丫鬟近身……他还说自己是从千百年后而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怕不是被韩老太爷罚,特地扯的谎哦。』
『就是,千百年后而来,难不成是桃花源记?还不如说自己是天神下凡呢。』
『哈哈哈哈。』
『这三公子是坊间有名的纨裤子弟,除了那副皮相以外一无是处,这一摔若是能重新做人,不整奴才,不调戏美人了,也不失为好事啊,你说是不是?』
『老爷所言极是哈哈哈哈。』
茶客们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范家三公子的事情,没几个人留意到,茗茶居二楼的贵宾座上那名风度翩翩的公子悄然离开了。
旅人掺和不进讨论,多眼一看,便见公子气宇轩昂,眉宇间英气凌人。即便不是本地人,他也能大概猜到这位估计是当地某名门望族家的少爷。
『少爷,』贵公子身后跟着一名年若十六的小书童,正有些遗憾地一步三回头,『难得今日路过听到范三少爷的趣闻,怎么不多待一会儿再走呢,我还想听听他还干了什么蠢事儿呢。』
『放肆。』贵公子头也没回,语气温和地呵斥到,『范家与我萧家素来交好。此次也是因为听说范公子终于醒来了,家父正好外出,我代为探望,怎能流连茶居打听范家丑事。』
『是,少爷说得对。』小书童语言上附和着,却在少爷背后偷偷吐了舌头。
『况且,』谁知贵公子突然转身,把他的鬼脸看了个正着,『墨桐,听来的笑话总不如看来的好。』说罢也没有计较小书童的不恭敬,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继续往前走去。
墨桐小书童心里了然,开心地跟上自家少爷看笑话去了。
却不料这一去,反而是被人看了笑话。
 
  ☆、第二章  竹马冤家突变AO情人
 
第二章
『走开!你不要碰我!』
萧家少爷此时正在大厅里代表萧家跟范老爷互相寒暄着,却被一阵吵杂声响打断了。
『伯父,这是……』萧家少爷微皱眉头,表情十分担忧,『弘轩吗?』
『哎……』范老爷长叹一气,无奈地摇着头,『自打弘轩醒来,便一直如此模样,连我跟他娘都不认得了。佐凡你跟弘轩二人自幼一起长大,交情自然是不用说的……你快去看看他吧,兴许他能想起你来。』
『是,范老爷请放心,佐凡此次前来受家父多番嘱咐,要我一定好好替他看看弘轩,若能帮上忙自然是最好的。』萧佐凡少爷低头微一作躬,便往大厅外走去。
墨桐小书童跟在他身后,默默回想着范老爷那句『交情自然是不用说』,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老爷们不知道,但他是很清楚的,萧范这两位少爷从小就水火不容,萧少爷看不惯范少爷吊儿郎当不干正事儿,范少爷老嫌弃萧少爷假正经真腹黑,真要说什么交情,怕就只能数数两人儿时打过的架和成年后互相暗自较过的劲儿了。
『少爷……奴婢是要为您沐浴更衣啊,您快过来吧……小马、你、你快让开!』
刚踏进院落,萧佐凡便看到一个侍女手里握着半截衣服,着急得快要哭了。她的跟前数尺处站着一个小斯,左右为难着不知道该走开还是站着。
而小斯背后的那个人,肤白体柔,正瞪着水灵的大眼,咬着朱红的嘴唇,一副可怜兮兮的美人被欺状。不是坊间有名的范三少爷还能是谁?
只见范弘轩披散着头发,身上的外衣剩了半截,似乎是在拉扯中强行扯断的。
『小马你要保护我啊,我们是好兄弟是不是?昨天你才跟我学了黑人兄弟打招呼的礼仪,答应我说会保护我的……你一定不要让这个女人靠近我啊,我害怕咳咳咳咳……』范弘轩躲在小斯后头兀自说着,话音未完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范三别闹了。』
萧佐凡看了一幕意料之外的喜剧,心想果真如说书先生所言,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地说道。
家中长辈不在场的时候,萧少爷会管范少爷叫范三,总能惹得范少爷生气。墨桐抓脑袋想不通,少爷明明平常待谁都那么温和有礼,却偏偏对范三少爷特别苛刻,惹了范三少爷生气反被报复,回头又更是闹心,这是何必呢。
范弘轩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是萧佐凡,立马喜上眉梢,就往这边跑了过来。
『佐凡你怎么也来了!』
萧佐凡一瞬间因听到如此亲昵的称呼而怔住了。要知道范三从小到大都只叫他『小作坊』来取笑他的。
在他怔住的期间,范弘轩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跟前,一把抱住了他,还把头埋在了他的颈脖处哭诉了起来。
『这个世界好可怕啊,一堆不认识的人说是我的爸妈亲戚非让我认。还每天灌我喝中药,苦死了。这里又没有通讯器,没有飞行器,真不知道这些古人是怎么活过来的。哎我好想你啊,可是我也不想你到这里来跟我一起吃这些苦,所以我还在努力找穿越回去的方法,我正准备逃出去做一个氢原子动力器来着,你怎么就来了?哦……我知道了,你也很想我对不对……』
范弘轩似是停不下来的车轱辘,一溜嘴便说了一大堆话。
等等等、等一下!!
这个范三到底在胡说些什么鬼话?!
纵使萧佐凡已是独当一面的萧家继承人,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此刻也不得不僵硬在范弘轩的怪异举动之中。
墨桐跟在萧少爷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萧少爷这番模样。看来范三少爷这一摔,要么是真摔重生了,要么就是把整人的功力更摔一层楼了。
萧佐凡好不容易控制住脸上的表情,英眉一横,把范弘轩从怀里拉了出来,厉声呵斥到:『范弘轩!你又在胡闹什么!』
范弘轩像是被这一声惊吓到了,眼里瞬间涌出了泪水。他伤心地看着萧佐凡,抽泣着说:『佐凡你怎么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凶……你明明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墨桐夸张地拍掉自己手臂上硬生生长出来的鸡皮疙瘩。
『范三少爷,您不是失忆了吗,您知道自己是谁,我家少爷又是谁吗?』
『我叫范弘轩,他叫萧佐凡,我是他的Omega,他是我的Alpha啊。』范弘轩回答罢了问题,又埋头进萧佐凡的胸膛,贪恋似地呼吸着。
然后又像是情动了一般,趁着萧佐凡还在僵硬着,抬头就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吻罢满足地说道:『虽然佐凡的信息素在这个世界里淡了好多,不过我是不会认错的。』
墨桐呆。
藕蜜尬是什么?
啊法是什么?
心息树又是什么?
等一下、他刚刚是不是对我家少爷做了什么?
 
  ☆、第三章  裸睡请回自己房间
 
第三章
范弘轩吻罢犹自满足地舔着唇,全然不顾身边四人全都呆滞住了。
这一幕恰巧就被赶来的范弘仁全看进了眼里。
本来他是刚从外头赶回家,打算跟萧佐凡好好寒暄一番的,听范老爷说萧佐凡进了内院去看望范三少爷,便跟了过来,谁知道却正巧看到了范三少爷亲吻萧少爷的那一幕。
『大胆范弘轩!还不快跟萧公子赔礼道歉?』范弘仁又气又恼,满脸红通,边说着边走了过来。
萧佐凡这才回过神来,再也绷不住他往日不苟言笑的脸,立马恼怒地把怀里的人用力往外一推,弱不禁风的范弘轩便摔在了地上。
『佐凡你干嘛推我,好痛啊……咳咳咳咳……』范弘轩以难看的姿势趴在地上,边抱怨着又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范弘仁大步走到他身侧,用手死命压住他的脑袋,向萧佐凡说到:『萧公子请息怒,舍弟昏迷半月,大病初愈,神志不清,不是故意冒犯萧公子。范某身为兄长,管教不严,在这里替他向你赔不是了。』接着又低头呵斥,『范弘轩!还不快向萧公子道歉?』
回应他的是范弘轩更加激烈的咳嗽声。
范弘仁是范家二少爷,自从范家大少爷不幸离世后,便一人挑起了家族重任,是范家的下一任继承人选。萧范两家既是世家,范家未来继承人也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素来温和谦让的萧佐凡不好发作。看着在地上咳得不能自已的范弘轩,心想今后有的是报仇的时间,先不着急这一时。
『弘仁兄言重了,佐凡明白弘轩身体不适,缺乏了些自控能力,自当不会怪他。看他咳嗽如此厉害,还是快点带回屋里去请大夫看看吧。』
范弘仁听罢,作躬谢过萧佐凡大量,吩咐侍女把萧佐凡主仆带至客房,便让小斯背起地上的范弘轩带回屋里。
『少爷,』墨桐看着范弘仁一行离去,走在萧佐凡身后悄声道,『范三少爷一贯与范二少爷不和,今日竟然肯乖乖让他又是呵斥又是按头,丝毫不见反抗,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啊。』
『哼。』萧佐凡微不可闻地轻哼,『范三个性诡诘,从来只有他整人的份儿,谁知道他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少爷说的是。』墨桐想到范弘轩刚刚的那个吻,心想自家少爷现在肯定气炸了,表面的不动声色也只剩那薄薄一层而已,便轻声安慰,『反正少爷在范府要呆上好几天,且看他还能闹出什么新花样吧。』
……
为替萧佐凡接风洗尘,范老爷设宴招待,范二少爷作陪,范弘轩却没有出现,听说是因为大病未愈,今天稍早时又在院中衣衫不整地追逐受了凉,现在正在房间内修养着。这晚宴少了他,倒是正常得有些无趣。
萧佐凡与范家长辈吃过饭敬完酒,便早早回客房休息,谁知打开房门刚踏进去,便瞧见床上躺了个人。
随意解开的青丝有些垂落到了地上,被褥只拉到胸前,微微露出一节白皙的脖颈。朱唇紧闭,羽睫微颤,似乎正在做着梦。
哼,又或者是在装睡。
萧佐凡从小被范弘轩骗过多少回,怎会轻易上当。
『范三,要睡回你自己房间睡。』
他沉着脸走到床边,稍一用力把被褥掀开,却发现被子里的人竟然没有穿裤子,两条修长白皙得不似男人的腿就在他眼前穆然出现。
范弘轩突然被掀了被子,便马上又受了凉,咳嗽着醒了过来。看见萧佐凡站在床边,他开心地坐了起来,边咳嗽边伸手拉住他的袖子。
『佐凡你回来啦咳咳咳,我、我今天还没跟你说几句话咳咳、就来找你、了……结果这房间里有一点你的信息素的残留,我闻着闻着就睡着了哈哈哈咳咳咳……』
『范三,你到底又在玩什么把戏?你说的话我半句都听不懂,还有……』萧佐凡心里默念非礼勿视,微微侧过了身子,『睡觉为何要脱裤子?』
『我喜欢裸睡啊。』范弘轩稍稍喘了口气,看他侧过脸不看自己,便手上用力把他扯了过来,『佐凡你真的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你怎么变得跟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古人一样了?你是不是穿越过来的时候撞到头失忆了呀?来来来我看看?』
没有旁人在场,萧佐凡大大方方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心想磕着脑袋失忆了的人是你好吗?
被范弘轩拉扯着,萧佐凡这才看清了他腿上未完全消退的瘀伤。
『范三,都说你是自己滚下山摔的,可为何你腿上的伤似乎更像是被棍棒殴打所致?实话说,你是不是在外头惹祸了?』
 
  ☆、第四章  你惹我发情了要对我负责
 
第四章
听罢萧佐凡的话,范弘轩微微抿唇一笑。
『佐凡你果然好聪明,我也正觉得奇怪,这伤痕看起来像是被人打的对不对?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经历过什么。刚穿越过来,睁开眼这副身体就是这样了。』
『……』萧佐凡熟知此笑容,每当范三打鬼主意时,他便会不自觉露出这样狡诘的表情。看来这次他是打定主意把失忆的戏演尽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