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4 10:00:00  作者:凰离梧桐

 

 
 
 
 
《归否》作者:凰离梧桐
 
晋江2018.10.7完结
 
文案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世间若无双全法,宁负如来不负卿。
当年他在天地前宣告“你若辱他,我就废你身魂;
你若伤他,我就问鼎弑神;
你若杀他,我则血洗天下人”
多年后他在他耳边呢喃“他若辱你,我就废他神魂;
他若伤你,我就问鼎弑神;
他若杀你,我则血洗天下人”
凤离九天,凰离梧桐,倾覆天地,离凰为谁,堕天轮回,只是一句:
为君甘堕轮回,愿卿不求来生
耽美向,冷受虐恋,欢迎前往阅读、指正。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凰,留凮,影朔,离陌 ┃ 配角:红芍,鸢尾,蝶舞,燎原,霜华 ┃ 其它:耽美,虐恋,悬疑,奇幻
 
晋江书号:2870716
 
 
 
 
 
第一卷 凤影魅凰 紫鸢红芍 
 
 
第1章 一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烽火漫天,残阳未灭,斜照高楼,断垣残壁前,一张牌匾“机关世家”泛着昔日繁华的色泽。一个幼小的男孩站在牌匾前,连流泪的心情也没有。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一阵琴音翩然入耳。只见一袭素衣拂面而过,宛若游龙却不乏惊鸿之姿,仿若洛神重生。琴音乍停,一人落在他面前,面容俊秀,不施粉黛,绝色如此,不染阡尘,他隐居多年,名唤离凰。
  那双纤细的手拉起那孩子,神色复杂,相视一会儿:“你做我的徒弟吧,我教你读书写字,习武练剑,可好?”
  那孩子抬起头,看着那声音的主人,颤微地叫了声“师父”似乎还未从刚刚的屠城与那人的清妙身姿中缓过神来。那人蹲下,赠予了他一块玉玦“这叫凤玦,从此你便是我徒弟,你姓陌……”犹豫半晌,“名留凮(feng)”
  男孩接过凤玦,喃喃地重复“陌-留-凮”凤玦散发出青绿的色泽,笼罩住男孩,离凰微笑着,本已退却的晚霞重新包裹住夕阳,霞光围绕在离凰身上,又渐渐渡到了男孩身上,“忘却俗世,浴火重生”。转眼,青光淡去,霞光也缓缓消逝,男孩抬头“弟子留凮,愿一生一世跟随师父,不背不弃,不离不怨!”
  “好”刚要起身,那人的衣角便被一双小手拉住,他低头,只见一张通红的小脸低垂着,隔了好久才问:“师父的名讳是……”他嫣然一笑,“我叫离凰。”
  “那师父,是男子吗”小脸憋得通红,才冒出这么一句话,离凰愣住了,笑容有一丝僵硬,“是。”“那么那首曲是?”“凤求凰”“那师父等我长大能教我吗”离凰犹豫了,但抵不住那清澈的眼神,“好……”
  承诺轻飘飘的,正如他带他飘然而去,扔下一地余晖微暖。
  他不知这是新的开始,还是另一个末世的轮回,他浅笑,“算了,先安顿这小家伙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还请大家指正,还请多多推荐。
  开始修文啦,前面的作者有话说,凰离不删,这是当初的心情,值得纪念。
 
 
第2章 二 鸢尾花开,不可缓归
  离凰带着留凮穿过了竹林,来到了一方世外桃源,方圆千里竞相种满翠竹,一路走来,从潇湘竹林进入,“师父为何潇湘竹上有这么多泪渍啊?”拉着离凰的小手拽了拽衣角。“情之所钟,却不得果罢了。”离凰解释着,留凮问“情为何物?”离凰愣了一下“世上最缥缈之物”“师父有吗?”
  “此生不想有”相对无言,留凮有些扫兴,看着离凰清冷的面庞,有些发呆,完全不注意脚下的竹笋,绊倒了几次,狼狈不堪。
  沿着溪流缓步行走,走到一个水轮前,溪水从水轮间穿过,水轮边栽着一株株翠绿的金丝竹,摇曳生风,来不及欣赏,便紧跟着离凰,穿过一个雅致的楼阁,镂金的字体“缘来未至”,楼阁边,只见一片紫花开得正艳,留凮俯下身“哇,师父这是鸢尾花吗?真美!我能不能……”“不能!”离凰冷冷地打断。
  “铛!”两剑相交。离凰凤眼轻眯,冷言呵斥“住手!”留凮一屁股坐在地上“师……师……师父”“站起来!”离凰命令道。那攻击的人收起剑“失礼了……主人。”同样的冰冷语调,“主人,这个小子是谁?为何称您为师父?”眼睛微眯,冰冷的声音“还是说别有所图?”手放到了剑柄上,刚出鞘,却被离凰一袖子挡了回去。“这不是你该管的,鸢尾,你只是我的仆人,管好你份内的事。”没有感情的语调,透过薄唇散发出寒意。
  僵持着,鸢尾低头,“是”不知为何,留凮竟听出了几分悲凉。“她掌管我地的一切景致与花木,只是个仆人,你可直呼她鸢尾。”说罢拂袖而去,鸢尾依旧跪着,留凮一边走,一边回头“整日与花木相伴,也会寂寞吧?”
  直到离凰走远,鸢尾才缓缓站起“主人,有人陪你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鸢尾与离凰有什么关系呢?只是主仆吗?大家猜猜看
 
 
第3章 三 风乌弄影画船移,影过秋千
  留凮还在想鸢尾时,被一棵竹笋拌住了脚,往前一栽,撞上了离凰,离凰停下“走路要专心,这个地方竹笋多。”  留凮正暗自高兴师父的关心,又听见离凰开口“踩坏了竹笋太可惜了”留凮的表情僵住了,小嘴一瘪“哦……”
  留凮低头继续往前走,只见一处别致的亭台,留凮抬头念出匾额上刻的字“有凤来仪”留凮往里迈了一步,一张古琴放在白玉桌上,光滑的琴身,却依稀有拼补的痕迹。留凮忍不住想用手抚摸琴身,一阵黑影掠过,留凮再看时,手臂已不能动弹,桌上也已空空如也。
  “何人擅闯凤仪亭?”一声呵斥,只见那人一身黑袍,用面具遮住了半边脸,另一半脸俊美程度不亚于离凰。他视这琴的目光如水,将琴藏在身后,右手紧握,紧盯住留凮,留凮注意到他的右手缠着绷带“你的手,受伤了?”
  “影朔,退下吧。”从后面走来的离凰轻声说道。“您的客人?”影朔听到熟悉的声音,背对着离凰问道。“不,是我的徒弟”“徒弟?!想不到你会看中这种小孩子做徒弟。”影朔缓步走到留凮面前,“你的名字”“啊?哦,我姓陌,叫……”“你姓什么!”留凮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了,影朔一脸杀气,离凰连忙上前一步,留凮一脸求助的看向离凰,“师……师父”
  离凰将他拉到后面,轻描淡写“陌上花开的“陌”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吗?是真名吗?还是......”影朔逼近离凰,眼睛直视离凰,仿佛想将他看穿一般,离凰却依旧淡漠,“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他是我徒弟,将来也是!”离凰拉着他准备走“你看守绕梁琴很尽职,把它收回藏月阁中吧,或是,带回你的幻翎轩看管。”“真的吗?这么珍贵的绕梁琴?”影朔有些不敢相信。“反正我早就送给你了,要不要是你的事,留凮,我们走。”
  “师父,我的手……”留凮举起麻痹的手,有些难过“不会废了吧?”“呵,这孩子还真是柔弱,看来您得费心了”影朔笑出声,“你的手没事,不会那么容易废,只是暂时麻痹”影朔收敛笑容,“希望你好好得你师父真传,别辜负他的苦意,就当打发时间吧”
  “他此生是我唯一的徒弟,不是打发时间的工具,你的言辞,放尊重些。”离凰冰冷的声音,影朔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我的主人......”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影朔苦笑,能让你用绕梁转移注意力,这小子,不简单,却又自嘲的冷笑“离凰,你很在乎他呢,我也是会吃醋的”看了一眼绕梁,“算了,顺其自然吧”
  影朔第一次将绕梁带回了幻翎轩。
  作者有话要说:
  影朔和鸢尾,同为仆人,待遇不同,大家认为谁对离凰有意思
 
 
第4章 四 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穿过如魅影一般的幻翎轩,留凮才开口“师父,他是……”离凰向前走着,回答“他叫影朔,是我早年在潇湘竹林救回的一个侠士,他脸被……被一个世族子弟炸伤,我给他治伤,不知为何,只治好了半面脸,他便放弃了,自己做一块半面面具,也不再提治伤,只想要弹一次绕梁琴,我便赠给了他,只是他不愿接受,却日夜守护绕梁。”
  “那琴为何叫绕梁?”留凮好奇地问。
  “你是否看见上面有很多裂痕?”离凰问。
  “是,是谁如此对待古琴?”
  “绕梁,乃是春秋时期,楚庄王的心爱之物,因此琴弹出声音比一般琴更为细腻,更为令人沉溺,并且琴音数日不散,直绕心间,导致楚庄王不愿上朝,日夜守着绕梁,最后,经樊姬说服。”离凰满怀惋惜地停顿,“将其砍断,只因一位工匠不忍,将其修复,却在连年战火中遗失,在秦始皇时期,被我的……我的一位朋友所有,便送与了我。”离凰停在一座桥边,桥边芍药丛生,红艳如火。桥身是仿照扬州二十四桥所建,每到月圆,月亮都会倒映在桥与桥影的中间,此桥名曰:箫月桥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离凰不再念下去,突换声调,冷言“出来!”留凮迷茫地张望。“师父!”一声尖锐的女声响起,从桥的另一边奔过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在空中划过一道红色的身影,朝离凰扑来,离凰拉着留凮向旁边一让,那小女孩便栽在了地上,“师父……哎呦喂,师……师……父”奶声奶气的声音透露着不悦。
  “红芍,我不是你师父!你还要我说几遍!”离凰拉着留凮就走,“师父,她是……”留凮回头看着那个一身红衣的小姑娘。“师父!”谁知那小姑娘一听这话,从地上爬起,抓住留凮的衣领,“你叫他什么!”“师父啊?”留凮不过五六岁,反抗不过,只得试图将女孩的手瓣开。
  “师父……你不是说不收徒吗?怎么出尔反尔?”红芍将留凮扯到离凰面前。
  离凰斜视一眼“我只是说不收你为徒,现在没有出尔反尔,以后也不会。”
  “可我父亲是您的…………”红芍想再说什么,却被离凰一口打断,“住口!你只是暂居我处,我收留你也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别用他来压我,他没这个能耐!”
  留凮愣住了,他没想到如此淡漠的师父,会对这个小女孩发这么大的火,他也不敢吱声,察言观色着,小女孩维诺地答应了句“是”就哭着向远处跑了。头上的芍药花簪闪烁着,在夕阳下,远去了“师父”隔了半晌,他才试探地叫了句师父,离凰头也不回,“走吧,带你去看别的地方。”
  “是”留凮连忙跟上,却放心不下那个小女孩“她没事吧?”离凰皱眉“只是闹脾气,过阵子就好了”留凮看了一眼开的艳丽的芍药。
  趁离凰转身,轻轻折下一株“我才是师父唯一的徒弟!”
  作者有话要说:
  红衣小姑娘,人比花娇,正反派还未决定,大家建议建议呗
 
 
第5章 五 凤栖梧桐 盼凰不归
  不知走了多久,留凮已疲惫不堪,却突然大喊一声,“哇塞!”留凮一下子跑到前面,“师父,这……这里是谁住的?好大好漂亮!”
  离凰走上去,留凮轻念“梧桐阁”屋子不算豪华,却处处体现主人的尊贵,这里只有进门的地方种着凤尾竹,四面山青水秀,远处有一个小阁楼“绿琴阁”
  留凮进入屋内,好奇地四处张望,只见室内宽敞明亮,正厅放着两张桌子,靠窗的桌上放着一卷书卷,一杯已凉透的香茗。而另一张桌上,却放着一把比绕梁还为精致的古琴,留凮见师父在后院,不禁抚摸着琴弦,“真美。”正陶醉于这把琴的精巧,只觉耳边一阵风,身体一轻,自己便被打出正厅,“师父……”留凮看清出手之人,捂着胸口喊道。
  “谁准你碰它的!”离凰秀眉紧锁,赶快去查看绿绮琴,面露担忧,“幸好无事,你第一天来就乱动师父的东西,念你是初犯,不与你计较,其他东西我可以不计较,可是绿绮,绝对不能碰”离凰袖子一甩,“影朔!”
  “是!”转眼间,影朔便如夜魅般来到面前,他看了看离凰大怒的样子,又看了看桌上的绿绮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子,第一天就犯了他的大忌,你还想不想活了?”影朔低声警告道。留凮不敢吱声。
  “主人,出什么事了?”是鸢尾的声音,低头不敢直视离凰,见到绿绮琴与勃然大怒的离凰,便知这小子拂了他的逆鳞。“主人......”鸢尾刚想开口,“没你什么事,下去”
  “是,主人。”鸢尾后退几步,见影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回去,才转身告退。
  “今日我不追究。”渐渐平息下来的离凰,席地而坐,“留凮,你的住处在梧桐阁旁边的陌离居,你先住那,每日卯时去藏书阁看书”离凰示意影朔带他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