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5 10:19:56  作者:洞火

 《望月之始》作者:洞火

 
文案
 
疏朗少年小受整天被嫌弃的日常——
“你身上怎么这么脏啊”
“睡睡睡,我是猪吗?”
“您当真是没心没肺吗?”
被撩的日常——
“今天晚上,不好和哥哥做什么了。”
然而就是这个聪明又滑头的温顺妖孽,竟然有着这么一段黑暗的往事。
“你知道我的,往事我们不回头。”
“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朗歌、清风 ┃ 配角:江索、宿骨、卫金淮、渡爷 ┃ 其它:望月之争
 
 
第1章 少年
明月当空,骨庄外面显得特别寂静,黑鸦宿在枝头,里面却是灯火通明,楼阁林立。
明月下,朗歌身穿松绿绸衫,身段高挑,清朗的面部线条,分明是一个得意少年,行走在骨庄,尤其惹眼。
黑暗中静悄悄站着一个人,在观察着朗歌的动向,只见此人身着松黄绸衫,一副乖巧的模样,面目清秀,身段瘦长轻盈。
“朗歌,暂时不要去找骨哥哥”,在黑暗中的少年叫住朗歌,声音也是难得的甜软。
“清风?你管我?啊”?朗歌明朗笑着朝那人走去。
“不是,啧,江索在骨哥哥房间里”,若不是仔细观察,定看不出清风此刻面色有些羞红。
“诶!那有什么啊真是”,一向心细的朗歌此刻没有注意到清风羞红的脸,说罢头也不回朝楼阁明亮出走去。
“朗歌!朗歌”!清风也叫不住朗歌。
只见门口紧闭,四周无人,朗歌走近,听见里面传来低低的呻|吟声。
“江索,你,你不要这样”,略微沙哑的声音伴随着窸窸窣窣衣服的摩擦声。
“嗯?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是江索那极低有颗粒感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性感。
·········
朗歌想要推门的手停在半空,过了一会,恹恹收了回去,往回走。一个人在空旷的回廊,稍显落寞。
朗歌和清风一样,都是骨家庄庄主宿骨收留的少年。
清风是家境贫寒,父母早逝。
朗歌却从不主动向别人提他的过去,若有人问起,他便回:“我的过去都是不好的,提起来也没意思”。
别人只知道,宿骨遇见他的时候,他穿着破旧的绸衫,在寒冬的街头,被饿的冻的有些神志不清。
宿骨当场把他抱上了马,回到骨家庄,用暖炉暖了好长时间,又喂了姜汤,才缓过劲来。
宿骨看他神采疏朗,眼神明亮,散发着逼人的少年气,故取名朗歌。
————
朗歌走回房间,推门进去,清风正在脱衣服准备睡觉。
“都告诉你不要过去了,你这人真是,犯起傻来,九头牛都拦不住”,清风轻声抱怨道,脱下松黄的外衫,露出洁白的内衬,一如既往的干净。
“哎呀,好啦,你这个弟弟”,朗歌皱着眉头不耐烦,坐在床边,其实按照年龄来算,朗歌比清风小好多,只不过清风性格内敛乖巧一点。
说话间,朗歌闻到清风身上甜腻的香味。
“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像个女人似的”,朗歌皱着眉头道。
清风听罢闻了闻自己身上:“没有味道啊。”
“哎呀算了,不说了不说了睡觉”,朗歌躺在床上。
“喂,你这个人,睡觉的话,好歹把外衣脱掉啊,真是”,清风把床上的朗歌扶起,匆匆给他脱了外衫。
第二天一早,清风和朗歌起床去吃早饭。
宿骨和江索已经在饭桌上坐好了,朗歌心细,看出两个人都有些疲惫。
宿骨依旧是浅白外衫,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宿骨佛青的披风。
“嗯······虽然昨天已经见过了,但是还是要介绍一下,江索”,宿骨修长的手指拿着筷子,眼睛无焦点盯着饭桌,后转头看着江索,缓缓道。
“知道啦,江索嘛,前几届望月之争的鬼王”,朗歌双手交叉托着下巴,看着江索道。
“江索哥哥好”,清风笑盈盈对江索问好,江索也付之温柔地一笑。
“还有,这次的望月之争,江索将和我们,所以以后江索也是你们的兄弟了”,宿骨拍了拍江索的肩膀。
“嗯,这次的望月之争,我会协助你们的”,江索依旧是低到有颗粒感的嗓音。
“知道啦,是兄弟,吃饭”,朗歌拿起筷子爽朗笑道。
望月之争是四年一次的高手争霸,一直以来都是各路英豪都踊跃参加的比赛,若是坚持到最后赢得名次,便载入江湖榜单,便有无数的荣耀与名声。
这场争霸分为两个队营,分别为“鬼”和“人”,“鬼”为守,“人”为攻,前几届一直都是“鬼”赢,江索便是前几届的鬼榜第一,别称鬼王,但是由于年代久远,很多人都没有记忆。
所以当朗歌说出江索是鬼王时,宿骨还是有些惊异的。
早饭过后,便有人到骨庄送来情报。
宿骨慢慢打开,“这次我们要挑战的鬼就在,骨庄前面的闹市”?
“闹市?那打斗起来不是很不方便吗?而且会打扰到百姓啊什么的”,清风道。
“暂且不要担心这么多啊清风,到时静观其变就好”,朗歌喝着清茶漱口。
“嗯,不错,那准备好了就去逛逛吧”,宿骨起身。
四个人走出骨庄,来到闹市,依旧是熙熙攘攘,四个人都相貌出众,神采奕奕,走在街上,路人就不由自主多看他们几眼。
朗歌趁着宿骨和清风不注意,把江索拉到了烟花巷里。
“哎呦,朗哥哥,这么长时间不来了,妾身等你等的好辛苦啊”,一声声细软的声音,叫的人骨头都酥了。
朗歌身边顿时围了不少莺莺燕燕,和江索挑了一个藤椅坐下。
“拙劣”,朗歌坐稳后,脱口而出两个字。
“怎么”?江索看着袅娜的女子,淡定问道。
“我从未来过烟花巷,怎么弄得我和熟客一样,这个“鬼”的演戏可真的是很拙劣了”,朗歌小声道。
“哦?”江索挑眉,随后低低笑起来。
“真的,不能看我长得好看就断定我是那种人啊,可是江索,你看这里的女子,一个个的腰多细,多软,嗯?”,朗歌对江索坏笑道。
“不感兴趣”,江索面无表情看着身边拥簇的女子。
“嗯?难不成江索有龙阳之好”?朗歌凑近江索,在他的耳边低声道。
“是”,江索依旧淡淡说出口,没有任何情绪,仿佛是在说一件和吃饭睡觉极其平常的事情,反而让朗歌觉得没意思。
两个人低声说话间,传来阵阵奇香,和清风身上的清爽的甜香味不同,朗歌闻着这味道,有些令人作呕。
“什么东西,臭死了”!朗歌挥袖,要驱赶这种味道。
“朗歌,你看”,朗歌听见江索的声音,抬头看去,一间间闺房,竟都化成了一只只蜘蛛,那廊柱,就是蜘蛛的腿。随后传来一声声男人的惨叫,女人笑的愈加肆意,客人们就在这里,断送了性命。
身穿透明薄纱的女人嬉闹的声音越来越大,若是正常人,肯定会迷了心智。
“啧”,朗歌一脸厌烦,“这次巧了,原是碰上‘美人关’了啊,可真是巧了啊”,朗歌笑道。
“只要把这些蜘蛛解决了就好了是吧”?江索坐在藤椅上,看着眼前的景象问道。
朗歌看着江索,想着这男人的想法真的是简单粗暴。“眼前有蜘蛛,不久解决蜘蛛吗”?朗歌反问。
“哦?不用你先解决女人吗”?江索挑眉问朗歌,随即低低笑起来,有些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朗歌发觉是中了了江索的套,又好气又好笑:“怎么,我也不感兴趣,不行吗”?
“行啊,那就好办了”,说话间江索从藤椅上飞身出去,用短剑狠狠插|中最大的狼蛛的眼睛,这个男人一连串的动作快准狠,简单粗暴,充满了致命的力量的美感。
“难怪骨哥哥会喜欢你他”,朗歌心里想道。
朗歌也不闲着,拔出腰间的佩剑,划开了狼蛛的腹部。
两个人配合默契,其他来攻“鬼”的人都看呆了。只可惜了几个贪图美色的人一命呜呼。
 
 
 
 
 
 
 
 
 
 
第2章 遇鬼
迷惑心智的美色对于朗歌和江索都不起作用,对付这种怪物只需要找准弱点,接着使用蛮力即可。只是最后江索和朗歌的衣服都有着一种腥臭味。
解决完了,两个人出了烟花巷,正碰见要进来的宿骨和清风。
“听闻这里有动静我们就赶来了,你们果然在这里”,宿骨看见朗歌和江索安然出来,松了一口气。
“朗歌,你怎么这么臭啊”!清风捏住鼻子。
“你懂什么,啊?我是去杀‘鬼’了,你真的是个菜”!朗歌起劲往清风身长凑,清风便躲。
“干嘛啊”!清风躲不得,有些着急了。
“干嘛?你说我干嘛!叫哥哥”!朗歌像个顽劣的孩子一般和清风玩闹。
江索看着两个少年,目光也变得无限温柔起来,一旁的宿骨也无奈看着他们两个,接着宿骨和江索两个人的眼神相对,“真好”,宿骨罢了看着清风和朗歌,宠溺笑道。
“这只是望月之争的一次小打小闹而已,到了最后,是很残酷的,不要轻敌”,江索对玩闹的两个人说道。
“罢了罢了,你说了他们也不会听,快回家吧,换身衣服”,宿骨道。
“骨哥哥,没那么简单,这次闹市的‘鬼’肯定还没完”,朗歌道。
宿骨扶额:“不着急这一时半会,乖,回家”,说罢伸出手。
“宿骨说得对,望月之争要的是留在最后的人,远没有那么简单,先回去吧”,江索道。四个人正欲往回走时,烟花巷里的蜘蛛爬了出来,依然可见被戳瞎的一只眼睛,腹部还流着脓水.
“哎呀,真丑。我掩护,你们先走”,清风道,说着在地上捡了个石子,口中念念有词,刹那间一阵萤火飞来,闪烁着美丽的光芒,接着按照清风的指使,飞向那个蜘蛛,纷纷窜进伤口,嘴巴和眼睛,美丽又诡异。
蜘蛛估计是忍不住痛苦,倒在地上挣扎着,“就这样?啊?这也太没水平了吧”?清风摇摇头,步伐轻盈追上他们三个人,回骨家庄去了。
朗歌回去先泡了个澡,清风替他找好要替换的衣服,墨绿的软绸轻轻放在外面,然后就要踱步出去。
“清风,别走”,朗歌泡的正舒服,听见脚步声,迷迷糊糊道,嗓音透着慵懒。
“怎么”?清风停下脚步。
“你香”,朗歌依旧闭着眼睛,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拉得很长很长。
“惯得你”!清风佯装气恼:“怎么惯得你这个臭毛病,啊”?
朗歌轻轻笑了。清风在旁边坐下,“朗歌”。
“嗯”?
“我最近在想,望月之争可能就是一场阴谋”。
“怎么说”?
“只不过是利用这场比赛,杀掉一些高手和杂碎,最后留下一些顶尖的人才,再为朝廷所用,只是猜测,我也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清风语气仍轻轻的。
“嗯,那又怎样”,朗歌闭着眼享受着,语气慵懒的像是快睡着了。
“你这个人,真真是个木头”,清风掀开浴帘,弹了朗歌一个脑崩儿。
“可是快些开点窍吧,诶,我出去转转,你好好洗”,清风道,然后掩好帘子,出去了,清风的脚步声远了。
朗歌也慢慢睁开眼,眼睛里氤氲着一层水汽。
————
“这里有一个消息,卫家的小公子卫金淮被闹市的‘鬼’抓住了,谁若是能救出,悬赏百金”,四个人在骨庄的竹亭里乘凉,宿骨道。
“不会吧,烟花巷”?朗歌惊异,随后嗤笑道。
“不,是在赌场,据消息说,小公子看得别人赌博看入迷了,‘鬼’出来时没来得及逃跑”,宿骨修长的手指握着一纸情报。
“哦,那简单啊,那我和清风去看看啦,打探一下情况”,朗歌道。
“你们两个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到时候见机行事,知道吗”宿骨道。
“当然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朗歌道。
两个人收拾妥当就去赌场了,赌场的大门远看略像一个大狮头,张着大口。清风和朗歌走进,里面没有多少赌徒,只听见男人打闹的声音。
“啊,渡爷,放开我,我要回家”,一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人是很年轻,怒腔里带着些撒娇的语气。
“放你?想什么呢,淮淮,求我,嗯”?声音是有磁性的公子音。
“啊啊啊,那先放我下来~”朗歌听出,这次是略微带了一点哭腔了。
带着好奇,朗歌顺着声音走去,掀开帘子,便看见两个人似是在打闹。认出来被抱在怀里的穿金色衣服的事卫家小公子卫金淮,那身穿绛紫披风的便是赌场的老板渡爷了。
两个人往清风和朗歌的方向看去,渡爷的眼神中带着打扰了两个人兴致的不满,“这是被‘鬼’抓住了?卫金淮明显没事好吧,闹得是哪一出”?朗歌心里想道。
纳闷间,只听见“砰”的一声,缓过神来,清风和朗歌已经被困在一个铁笼里了。
“哇,渡爷,天下第一诶”,卫金淮也看向清风和朗歌方向说道,随即看着渡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