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5 10:23:23  作者:一尽寒宵

 《青灯债(重生)》作者:一尽寒宵

 
文案
 
重云上辈子喜欢一个和尚,那个和尚肤白貌美,可惜就是不懂情爱,重云还没把人追到手,自己就先死了。
 
重活一次,重云躲了这个和尚七年,没想到因缘巧合又遇上了,这次重云才知道,原来和尚上辈子就喜欢上自己了。
 
ps:文案≠内容。段尘(高岭之花和尚攻)×重云(温润小少爷人7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重云,段尘 ┃ 配角:柳寒衣,龚如雪,等 ┃ 其它:
 
 
第1章 争执
    昏暗的房间里,烛火忽明忽灭,跳跃着暗淡的光。床上着黑衣的青年和衣而眠,灯火映照出他秀雅的半张脸,长睫在光洁的脸上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
  
  不久,房间里传来脚步声,侍女摇曳着如水的裙摆走近,微俯身在青年的床前柔声道:“公子,该起了。”
  
  青年的睫毛应声颤了颤,双眼缓缓睁开,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来。他坐起身,望了眼窗外已然如墨的夜,随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未时了。”
  
  重云有一瞬怔然,随即才意识到,这鬼界的天与外界是大不相同的。他接过侍女递来的外衣,边穿上边听侍女说:“吴大人带着人在中堂里候了有半个时辰了,看那神色,这次外出的任务恐怕是不太轻松呀。”
  
  “那怎么不早些叫我?”重云反问道,话语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他整理好衣服走到一面铜镜前坐下,侍女自觉地走到他的身后,替他束起了头发。
  
  侍女在身后悠悠道:“这世上又有多少事是能难倒公子的?吴大人若是着急就让他去急好了,我可不愿因为些小事就打扰到公子休息。”
  
  重云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抱月啊,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
  
  “公子可是连风使、雷使合力出手都能立于不败的人,在抱月的心里,可一直是把公子当做这世间最强的高手来看待的。”飘飞的朱红发带在一双纤巧的手中被扎成一个精致的结,抱月收起手,“好了。”
  
  重云伸手摸了摸头发,转身冲抱月笑道:“抱月的手越发的巧了,我倒是好奇以后谁有那个福气将你娶回家去。”
  
  抱月肤白若雪的脸上殷红一瞬,嗔道:“公子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吧,抱月也很好奇有哪家的小姐能看上公子呢?”
  
  重云被她的话噎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小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抱月捂嘴偷笑,随即才想起还有要事,立马正色道:“公子快出去吧,别让吴大人他们久等了。”
  
  重云睨了她一眼,打趣道:“你现在知道别让他们久等了,早干嘛去了?”
  
  说罢,重云举步从她的身边走过,手指在抱月的肩上随意地一点,刚才还巧笑嫣然的少女便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房间里。
  
  ……
  
  吴西带着几个鬼差候在中堂里,见一道纤长的身影由远及近,立马迎上前去,恭敬的行了个礼:“见过云使。”
  
  “在我这儿这些虚礼就免了罢,”重云见吴西面有急色,认真道,“抱月让你们在此等候了这么久,那丫头调皮,吴大人不要见怪。我们先出发,有什么事路上再说。”
  
  他甚至不等吴西客套两句,就先一步朝屋外走去,吴西面上顿时一闪而过的尴尬,与一旁的鬼差对视了一眼,便亦步亦趋地跟在了重云的身后。
  
  府外,车夫已经驾着马车候着了,两匹高大的雪云驹被缰绳栓着,安静地伫在原地。车夫见众人出来,连忙行了个礼:“云使,判官大人派我来送几位大人前去槐州。”
  
  重云点了点头,弯腰正欲登上马车。
  
  “公子且慢!”只见刚才已然消失的抱月正抱着一把油纸伞从中堂里追了出来,将伞递给了重云,“公子忘记带伞了。外面可不比鬼界,公子一定要多注意身子。”
  
  “知道了,还是抱月贴心,”重云笑着接过来,嘱咐道,“快进去吧,外面风大。”
  
  一切都已妥当,吴西等人随着重云进了马车,车夫一甩鞭绳,雪云驹便带着众人朝槐州而去。
  
  ……
  
  “现在可以说了,吴大人。”重云靠在马车厢的软枕上,给吴西使了个眼色,“这次的任务这么着急,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吧?”
  
  吴西闻言,面上有些为难,随即他伸手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符纸来,澄黄的符纸上并没有画上符印,而只是留下一行娟秀的字迹——速派云使前往槐州,捉拿十五夜叛逃妖鬼。
  
  十五夜……?重云看到这个名字,眉心轻轻皱起来,怎么会是十五夜?
  
  “判官令呢?”重云问。
  
  “在这里。”吴西从怀里拿出一面漆黑如墨的兽头形状的令牌,递给重云。
  
  重云瞧了一眼,确定是真的后,便叫他收起。
  
  “我这次出来只负责捉妖,其他事务由你安排。判官令就放在你那儿,若是丢了,唯你是问。”
  
  吴西顿时一头冷汗,他连忙点头应着,小心翼翼地将判官令收了起来。
  
  雪云驹的脚程很快,腾云驾雾半日,便来到了槐州地界。马车停在槐州北部的鹿台山山脚。车夫同众人道了别后就驾着车离开了。
  
  已近傍晚,夕阳隐在层层叠叠的流云之后,折射出醉人的流光溢彩,挣扎着往人间撒下最后一点光辉。眺目远望,鹿台山的山峰隐没在一片缭绕的云雾间,流云下,苍翠的山体在璀璨的日光中尽显雄伟。
  
  重云瞧了眼天色后吩咐吴西道:“现下还早,去找间客栈住下,我们晚上再行动。”
  
  ……
  
  拢悦楼里,王掌柜坐在柜台后面看着账本发愁。
  
  拢悦楼处在槐州城外、鹿台山下,可谓是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无论是要进出城的人,亦或是来鹿台山游玩的人,都少不得要经过这里,是以行人往来络绎不绝,拢悦楼的生意也向来红火。
  
  只是近来,鹿台山不知怎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吃人的妖怪,扰得附近的百姓人心惶惶,再无往日的平静。鹿台山无人敢去,进出城的人也尽量绕远,拢悦楼江河日下,依稀来几个客人也只是匆匆聊两句,吃了饭便离开,绝不住店,拢悦楼再不复往日的光景。
  
  王掌柜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再这样下去,拢悦楼就只有倒闭关门的份了。
  
  他忧心忡忡地望着大堂里零星几个喝茶吃饭的人,有些头痛。就听见店小二高亢的声音传来:“几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一道清亮的声音紧随其后:“住店。”
  
  王掌柜眼睛一亮,望向门口,只见一群身着灰袍的修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锦衣华服的俊雅公子,长身鹤立,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面容上,一双眼睛黑且亮,似有星辰光华流转。他进门就将手中的伞收起,惹得王掌柜还往外瞧了两眼,这……也没下雨啊?
  
  但这并不影响王掌柜见到贵客的好心情,他从柜台后面出来,迎上前来问道:“几位是要住店?”
  
  “正是。麻烦安排两间上房,房间要挨在一起。再弄些小菜送来。”说话的人,正是吴西。
  
  掌柜的连连答应,就听见重云摆了摆手:“不用。我们就在这里吃,不必送去房间了。”
  
  吴西对他的安排自然没有异议,吩咐王掌柜照重云的意思做,他们则选了大堂里一个角落坐下。
  
  这样一行人自然是引起了大堂里其他人的注意,坐在隔壁桌的一个男人凑过来,故作神秘地问道:“诶几位兄弟,这是来夜猎的?”
  
  重云挑了挑眉,与吴西对视了一眼,意味不明地道:“怎么……你也是?”
  
  “哪能啊,我就一普通小老百姓。”那人摆了摆手,顿了顿道,“你们是哪家的修士?怎么敢来槐州?”
  
  “我没有门派,听说这里跑出来一只妖,就招了些人一道来看看。”重云道,“怎么?这槐州来不得?”
  
  “倒也不是来不得,只是……”那人面上有些莫名,说不上是恐惧还是敬畏。
  
  另一个男人也凑过来,接着道:“只是这槐州是龚家的地盘,仙门世家之间有约定,有主的地界,若非家主应允,一般仙门世家子弟不得随意插手其中。不过你们既然是散修,倒也不用守这些规矩,只是有可能会因此得罪龚家。”
  
  一个不屑的声音穿插进来:“哼!得罪了又如何?龚家现在的所作所为,可还有一个仙门世家该有的担当?任由妖物作乱却不管不问,其他世家子弟要出面除妖他们也拦着不让,这样的仙门世家,要来何用?说不定,这妖怪就是他们放出来的!”
  
  店小二送来饭菜,听到这一句,吓得脸色都变了:“哎哟客官,这话可不能乱说,这要是被龚家的人听见了,可吃不了兜着走。”
  
  重云若有所思:“这龚家这么霸道?”
  
  “可不是!以前龚家还有一个龚如雪还算是有些胆色,他人虽有些傲气,但对百姓却是有求必应,请他缉妖捉鬼从不推辞。现如今,他也完全成龚家的走狗了,没有龚家人的命令就不肯出来。这鹿台山妖怪作乱许久,也不见他出来过问一下。”
  
  “你懂什么?!龚家现在乱着呢,龚如雪能独善其身就不错了,哪还有闲情管这些事。”
  
  “龚家怎么了?”又有一个人将话头插进来。
  
  “你是不知道,前段时间龚家家主仙逝了,死状那叫一个惨,龚老夫人严防死守不让消息传出来,我还是听我一个在龚家做工的表哥说的。”那人神情得意,好似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龚家几个少爷在忙着争家主那个位置呢,过几天龚家还要办重华宴,现在整个家族乱成一团,勉强维持现在这个表面平静的样子就不错了,哪还管得着外面人的死活?”
  
  “那难道就任由这怪物祸害百姓?这也太过分了!”刚才骂着龚如雪的人顿时忿忿不平,拍桌喝道,“就算要争权也不应该置百姓的性命于不顾,这样的龚家又怎么担当得起仙门世家的称号?!”
  
  重云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中茶杯里的水洒了出来,在他的虎口处烫了一片红。
  
  “云……公子!”吴西见了,连忙掏出一张手帕替他擦拭。
  
  重云摆了摆手:“没事。”
  
  吴西犹有些不忿,朝那人沉声喝道:“我看这位小兄弟说得这么大义凛然,不如你亲自去捉那怪物如何?毕竟你如此替老百姓着想,舍身取义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吧?”
  
  那人还有话没说完,就被吴西一通夹枪带棍的指责给堵在喉咙,周围人看戏的目光纷纷落在那人身上,让那人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我……我并非修士,如何能捉妖?”那人寻了个措辞,梗着脖子对吴西吼道,“你让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去捉妖,不就是平白让我去送死吗?你这是何居心?!”
  
  “哼,你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吴西也不甘示弱,“修士帮你们除妖你觉得是理所应当,因故不能出面还要被你编排诽谤,就你这样不知感恩不识好歹之辈,遇上那怪物,也是活该!”
  
  “你……!”
  
  “我如何?”
  
  “太吵了,住嘴。”重云终于出声制止了这场争吵。
  
  那人愤恨地瞪了重云一眼,他也不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重云刚好在吴西说完后才出声制止,自然是帮着自己人的。
  
  “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不同你们计较!”那人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恨声道,“看你们这装扮也是修士,却做出欺负我这种普通老百姓的举动,真是难看得很!”
  
  他说罢,甩袖便走。
  
  客栈二楼上,两位锦衣公子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一位正襟端坐,白衣胜雪,面容俊美清秀,眉宇间尚存着少年人特有的英气;另一位斜靠在桌子上,自成一股慵懒之意,他一身青衣若竹,眉眼温柔,眼尾梢微微向上翘,不笑都自带三分笑意。
 
  “最近鹿台山热闹啊,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来了。”青衣公子柳寒衣摇着折扇,轻笑着望向身旁的人,“你说是吧,阿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