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5 10:25:40  作者:一苇以渡
 
《道系大佬》作者:一苇以渡
 
文案:
临河镇清河村山上有一座破旧的道观,住着一个好看的小道士
小道士可以说是非常的道系
然而道观的香火却越来越旺,往来行人络绎不绝!
小道士死死的按着门板哭着说,“麻痹,老子只想成个圣啊!”
其实这是一个洪荒大佬非要装萌新的故事!!!
 
内容标签: 洪荒 打脸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道真 ┃ 配角:鸿钧,三清,各种神仙 ┃ 其它:洪荒大佬,神话,道士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道真是破旧道观里的一名小道士,一心想要成圣,然后悠闲度过余生。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在人间开的道观麻烦不断,时不时还要与幕后黑手来一场斗智斗勇的角逐,顺便打脸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键盘侠。结果,一不小心就声名远播,香客不绝……这是一个洪荒大佬非要装萌新的故事!作为洪荒大佬的道真,一心只想低调做人,安静成圣。可道观却在经历各种各样的事件后,越来越火爆。到了最后,这个道观逐渐成为所有人心目的圣地。
 
                                                                                   
 
第1章 这个道观1
  临河镇是S市的一个偏远乡镇,这里并不大,虽然下辖十几个乡村但是在S市看来并不是一个大的城镇,更何况S市不过是龙省的一个地级市而已。华国地大物博,自从建国以来将整个华国划分为三十多个省市。而S市并非是龙省的中心城市,但依托华国近些年的发展,S市也渐渐地开始发展了起来。
  临河镇也不例外,原本老旧的道路焕然一新,原本盘山公路走向临河镇,但雨天路滑,又是老旧的泥土路,许多时候想要回临河镇的游子都祈盼着不要下雨。因为,一下雨整个道路就会被封锁起来。
  今时不同往日,宽阔的盘山公路竟然是用沥青做成的,即便是下再大的雨,只要司机小心行驶都会没有什么事情。大巴车缓缓地在雨天中的盘山公路上行驶着,车内一片安静沉寂。时常有人打着呵欠,一个穿着印有红色碎花衣服的大妈披着一条围巾看向窗外。豆大的雨滴拍打在窗户上,雾气慢慢地升腾着。
  这临河镇若说要有什么名山大川,却是没有。不过那临河镇的清河村是一处风光秀丽的好地方,大妈是S市的本地人,有一个当刑警的儿子。她的老伴儿去年刚走,如今她想要去清河村的清河道观上一炷香,求个平安符。听闻清河道观的观主清风道士是一个道法高深的老前辈,听左邻右舍提及之时,这清风老道士仙风道骨,就像是仙人一般。
  大妈的手紧紧地捏着,这是她第一次来这么偏远的地方,她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如今都已经快要二十八岁了,依旧还是个单身汉,没日没夜的泡在警队里,算是彻底的以队为家了。而她的小女儿是省城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经常会外出采访,也是许久没有回过家了。大妈虽然和自己的小女儿打了电话,但依旧不是很放心。
  这清河村她早在年轻时就听说过了,据传闻那里穷得很。倒是因为那里的河水清澈树林茂盛,噢,对了,听说那里还有一座极为庞大的原始森林呢。山连着山看上去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深渊,将清河村的村民们祖祖辈辈都滞留在了这里。
  望向远处,旁边的大爷正在说,“你看那边,这位大姐,那边就是清河村的原始森林了。”
  大妈愣了一下,她目之所及看见一片葱茏苍翠。雾气朦朦胧胧的盘绕在无数的青山之上,大妈从未见过如此的景象。S市很怪异,它的周边都是平地,只有这临河镇却是在山中,这清河村还要翻过几座山才能够到达。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S市的地形,她这个S市的本地人似乎有些呆滞。
  旁边的大爷笑了笑说道,“我当初从临河镇出来的时候,也才知道S市是一块儿平地。我就纳闷了这临河镇为什么会是一座高山呢,你看从S市到临河镇途经几个乡镇都是平地。唯独到了这临河镇的山脚开始,这地形都快改变了。倒也是稀奇,以前老人们常说,这临河镇原本是一座仙山,那片原始森林都是仙人居住的地方!”老大爷讪笑了一下,看着昏昏欲睡的大妈,“大姐,对不起啊,打扰你了。”
  “没,没事!”大妈笑了笑没有在说话。看着远处的雾气,大妈心中有些提心吊胆了起来,最近这S市出现了一起恶劣的犯罪。甚至连派出所的警员也给伤到了,虽然没有伤及筋骨,但是大妈并不放心,于是她到处打听想要给自己的儿子求一个平安符。
  这平安符可不好求,若是往常随便在S市找一个庙会。外面那些和尚道士都有卖的,可惜今年S市正在严打这种封建迷信的行为,而大妈也信不过那些游方术士。对于他们嗤之以鼻,倒是让她的刑警儿子纳闷了许久。他妈又对那些骗人的家伙嗤之以鼻,又是深信不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当汽车爬上峰顶的时候,临河镇匆忙的人群正在走动着。这临河镇也是趁着S市发展的时机,大力开发旅游业,整个镇上都焕然一新,看上去多了几分现代化的气息。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拿着一把雨伞在临河镇的街道上慢慢地走动着。
  临河镇的街道刚建成没有多久,还是属于新街道。看上去一尘不染,没有大妈心目中坑坑洼洼肮脏得要命的乡镇形象,一栋栋雪白的双层房屋在街道上竖立着,看上去很新,怕是刚建成没有多久。大妈走在整洁宽阔的人行道上,心中松了一口气。她慢慢地走向售票处,低着头问道,“售票员,我要一张去清河村的票。”
  那售票员点点头,“清河村的票是下午两点钟的,您确定要吗?”看着售票员的态度很好,大妈对于乡镇的印象极为改观。她恩了一声,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售票员,售票员娴熟的操作电脑,不一会儿就将车票以及找补的钱递给了大妈。
  正当大妈要转过身的时候,售票员说道,“大妈,那个清河村到临河镇的末班车是晚上六点钟,你是两点钟的票,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到达呢。我看您不像是清河村的人,那里又没有旅馆,您得看好时间才行!”大妈心中一暖,这售票员多好,还提醒自己呢。大妈轻轻地恩了一声,道了谢谢走向车站外。
  车站是新修成的,座落在临河镇的中心地带。旁边就是一些小食摊,大妈随意挑进了一家,刚走进门一个女人就迎了上来,“哟,老姐姐您是来吃饭的啊?”那女人会说话,看上去不过三四十岁的模样,一张嘴就叫大妈姐姐,叫得大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点了菜,这会儿餐馆并没有什么生意。女人和大妈拉起了家常,说到大妈要去清河村的时候,女人哎呀了一声。
  “老姐姐,你是要去那个清河道观吧?”女人的眼睛眨巴了几下,“那清风老道士已经不在了,就剩他那个徒弟还在道观里。我也是那里出来的人,不过他那个徒弟啊……”说道这里,女人往四周环视了一下,压低声说道,“我看着有些古怪?”
  大妈愣了一下,“有,有什么古怪的?”大妈心中暗道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听这个女人的意思,这清风道士是前些日子刚去没有多久,他那个徒弟并不大。也不知道将清风道士的本领学到一分半分没有,她失望于自己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若是求不到平安符,她心中也难安心。说穿了,求平安符也就是求个自己安生而已。
  “那小道士,是几年前被清风老道士捡回来的!”女人低声说道,“他和清风老道士住在道观里,那道观又破又小,还在山上。冬天啊,冷得很。你说那小道士怪不怪,村长让他去上学,上山抓了他许多次。他偏不去上,天天都念叨什么他要修道成圣。就连清风老道士都劝不得他,这清风老道士好歹也是他师傅是吧。”
  “还有这种事?”大妈有些愣住了,这小道士还是上学的年纪,怕是没有多大吧?她来这一趟可不就是白来了吗?女人抿着嘴唇看着大妈惊异不变的年色说道,“老姐姐,那小道士道经倒是读得好,大道理也会说。我这个乡野人反正是说不过那个小道士的,我还跟着村长一起去山上劝过那个小道士上学呢,被他说得晕晕乎乎地就下山了。下了山才想起,自己被那个小道士给绕晕了。”
  “清风老道士说啊,这个小道士天生就是修道的胚子,还说是活神仙呢。”女人笑了笑,“不过,那清河道观虽然破旧,但还是很灵验的。那小道士吧,怎么说呢。有时候挺好说话的,有时候又冷言冷语的。问他一句话,半天都不说。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我,我给忘了!”女人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似乎正在想着什么。
  “喜怒无常?”大妈终究是文化人,她是高中老师,自然是读过大学的。
  女人轻轻点头,“对对对,就是喜怒无常!”笑着说道,“就说今年吧,我那个小儿子高考前去道观上香,那小道士看了我这个儿子一眼冷言冷语的说,我小儿子今年铁定考不中。要不是村长就在当场,我那个男人非把小道士的皮扒了不可,你说多气人啊,咱就图个喜庆,他非来泼一盆冷水!”
  大妈愣了一下,嘴角有些抽搐,听这女人的描述,这小道士倒真是有些特立独行。但也不排除是骗钱的手段,毕竟现在满大街的道士都在说‘你有血光之灾’,能骗一个是一个。
  “后来啊,我那个小儿子还真没有考上。就差那么一分!”女人叹息了一声,“村里人都说这小道士把老道士的本领学了个十成十,还那个什么来者?”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妈很顺畅地接了下来。
  “对对对!”女人轻轻点头,“老姐姐,我看你这么有学问,你也信这个?”女人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疑惑,似乎正在打量着大妈似的。
 
 
第2章 这个道观2
  大妈的脸色有些尴尬,她干笑了一声,“你也别叫我什么老姐姐了,我看你也才四十多岁吧,比我小多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阿姨,我姓陈,叫我陈阿姨就是了!”说道这里,大妈左右看了看。透明的窗帘之外,行人匆匆而过,‘嗒嗒嗒’的雨滴声不停地滴落着。
  她的脸色有些红,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儿子吧,他那个行业有些危险。我,我就是听说清河村的道观很灵验,所以就……”说道这里,大妈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都已经进入现代化社会这么多年了,她一个老大学生竟然还这么迷信。
  “哎呀!”女人似乎有些吃惊,“老……陈姨,那你可就去不得了。”女人的眼珠子嘀咕嘀咕地转动着,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似的。陈姓的大妈听见之后有些吃惊,看这大妈穿着得体像是城里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说自己的儿子是个危险的行业,谁知道是什么行业呢。万一要是犯法的事情呢?那不是冒犯神明了吗。
  大妈看见女人转动的眼珠子,就知道,这个女人似乎已经误会了什么。她站起身干笑着,“大妹子,你误会了,我那个儿子是警察。你说他天天都抓犯罪分子,我能不着急吗?眼看着都二十八岁了,一个对象都没有……”
  女人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哟,陈姨你可是吓死我了。若是警察,那神明一定是保佑的,不过你若是想要姻缘的话……”女人笑了笑,接着说道,“那恐怕就是求不得了!”摇了摇头,女人唉声叹气地不说话。
  面前的大妈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为何求不得了?”大妈很是不解,寻常道观里不都有求姻缘的月老和求平安的神仙吗?为何这座道观里求不了姻缘?这倒是很稀奇的。
  女人拍了拍大妈的手,“陈姨,不是说这个道观不让你求,实在是——唉,道观太破旧了。这道观是在建国之前就存在的,这些年下来,道观破旧的不成样子。清风老道士还在的时候,他就说了,道观破旧供不起太多的神仙。只能供得了那个叫做九天什么天尊的来着,反正啊,是保平安的。”
  说道这里,女人四周环视了一圈,发现没有人这才说道,“陈姨,你可别说。那道观里的神像啊,可灵验了,我听说上次村口的那家人拜了之后——他家着火了,愣是一个人都没有伤着,就他那个小孙子,才几个月大,那么大一块儿泥石,你说朝着婴儿的方向砸过去,愣是没有砸到婴儿。”
  女人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听得大妈一愣一愣的,心道这个道观真的有女人说得这么神奇吗?她不过是图个安心,而且还是从清河村搬来他们小区的邻居再说。
  听小区里的人说,那邻居的儿子是个开货车的,有天晚上走夜路,不知道怎么就出了事。在外省的盘山路上连人带车地堕落,消防员将这邻居儿子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愣住的。汽车已经变形了,甚至都着火了,这小子竟然只是轻微的擦伤,修养几天又生龙活虎的。小区里的人都说她儿子不知道走了什么运道,就她神神秘秘地说道,她在来城里之前在他们那里的道观拜了神仙,是神仙保佑她儿子的。
  她就这么一说,大妈也就真信了。大妈的儿子是个有拼劲儿的刑警,受过伤,差点儿就没救过来。自从那以后,大妈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心中不是滋味。听见邻居这么一说,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直愣愣地跑了过来。
  现在回过味儿来,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大概是自己太冲动了,但是来都来了,总不可能无功而返啊。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大吹特吹的模样,大妈心中有些狐疑。
  这女人怕不是那个道观来拉客人的吧,女人喋喋不休地说了许久。什么东家长西家短地,将清河村的事情像是倒豆子似的,一股脑儿的说给了大妈听。大妈总结了一下,她得到了三条消息:
  一、清河村的道观很灵验,但有且只有一个神像,只能够保平安。
  二、道观的观主是一个极为年轻的小道士,听说道学修为高深,但是不知道真假。
  三、清河村现在被列为了旅游开发乡村,整个乡村都在改造中,比以前好了许多,但要是想要上山的话还需要叫上村长,否则容易迷路。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大妈也不敢耽搁,她付了钱,对喋喋不休的女人说道,“我先走了啊,不然啊,我待会儿就得耽搁时间了。”女人笑眯眯地点点头,收了钱又找补了零钱给她,并且嘱咐大妈一定要找村长一起去那座山,否则会迷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