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5 10:37:05  作者:妾在山阳

 

 
 
 
 
《满朝文武尽折腰(系统)》作者:妾在山阳
 
文案
一个凭美貌霍乱朝堂(其实也没有)的故事
娘是当朝长公主,爹是镇国大将军。
兄长少年得志,阿姐艳冠京华。
这一出生便是人生赢家的设定,超爽der,当然,如果没有这个垃圾系统布置一堆莫名其妙的任务的话,会更爽。
收到任务后,徐禾疑问:你们这任务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啊?
比他更崩溃的是系统:我们的任务不奇怪!是你完成任务的方式奇怪啊哥!你到底是点亮了什么属性——为什么、你明明、每一步、都走得勤勤恳恳、但就是、能巧妙地、把所有人、掰弯呢?
 
徐禾:……可是我只想安安静静搞发明啊。
 
大概属性:
美而不自知的受X不明属性的攻
 
ps:
1、不np。重复三次,不np!不np!结局过程都不np~但一定是he
2、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历史,架得非常非常空,一切全靠我瞎编,别考据,么么哒
3、金手指开的非常大~~受会慢慢成长的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禾 
 
 
 
第一卷
 
 
第1章 乍见之欢
  徐禾穿越了。
  上一秒他还满嘴骚话在游戏里逼逼不停,下一秒就被系统拽进了异次元空间,穿越成了将军府的小公子。
  小孩子不能说话,他一口气生生憋在胸腔,差点被人认为癫痫。
  “咿咿呀呀咿呀——”
  妈卖批放老子回去!
  回答他的只有系统冷冰冰的声音。
  系统说他是天选之人,只有完成所有任务才可以回家。
  经历一番折腾、崩溃、讨价还价后,徐禾选择屈辱认命。
  而第一个任务冒出来,他就恨不得把自己重新塞回娘胎。
  【一、十五岁那年,穿一年裙子】
  穿、穿裙子?
  徐禾:“……”
  穿你妹啊!
  要不要再涂点口红别朵花啊!
  只能说这个时候的徐禾对“丧心病狂”四个字了解得还不够清楚。
  穿裙子吧,是一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的事——难就难在他要怎么让他的父母接受儿子是个女装癖的事。
  而这一世,徐禾的父母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物,父亲是将军,母亲是长公主,一个久经沙场,一个宫闱多年。
  更恐怖的是,他爹是个糙汉,对于娘炮这种形象深恶痛绝,一点都不会欣赏男子的柔弱美,他要是敢穿件大红裙子到他爹面前,他爹能把他一拳头抡得粉身碎骨。
  靠,想想就瑟瑟发抖。
  所以今天的徐禾也在为不能穿裙子而苦恼着。
  *
  徐禾十岁那年,长公主带他入宫去拜见他的外婆,也就是当今的宣德太后。
  春三月草长莺的季节,宫墙上爬满了地锦,他顺手采了一朵艳红的花,送给他娘。
  长公主接过他的花,低头笑道:“送给我的?”
  她眉心桃花作妆,这一笑甚是风雅,迷得徐禾都一愣一愣。
  等他愣完后反应过来,长公主已经把花插在了他的头上。
  长公主左看右看,细细打量,最后忍俊不禁道,“这么看,竟比姑娘家还要好看,倒像个小花神了。”
  徐禾黑着脸抬手要把那花取下来,被长公主阻止,“诶诶,别拿,就这么戴着,给你外婆看看。”
  宣德太后见了他这模样果然也是乐得前仰后翻,擦着眼角笑出的泪,拉他到跟前来:“这是你娘弄的吧。”说罢佯装责怪地瞪了长公主一眼,“都嫁了人了,玩心怎还是那么重。”
  长公主哭笑不得,“母后,你这可冤枉我了。”
  长公主有些话要和太后说,不方便徐禾听,便将他托付给了太后身边的一个宫人,引他出去玩。
  出了门,徐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花从头上扯了下来,塞进嘴巴,吧唧吧唧嚼了个稀巴烂。
  宫女被他吓了一跳,担心那花有什么不干净的,一直央着他吐出来。
  徐禾满脑子都是怎么成为女装大佬走上人生巅峰,没啥空听她一惊一乍,迈着他的小短腿就往前走。
  从太后的寝宫出来,绕几个圈,到了一个院子里。
  宫女跟他在后面,一脸焦急。
  院子的入口栽了好几棵芭蕉树,除了芭蕉树外,还有很多徐禾不认识的树。
  他还没进去呢,就听到了一群少年嘻嘻哈哈的声音。
  往前走了几步,徐禾看到一群小屁孩在欺负另外一个小屁孩。
  被欺负的小屁孩脸上脏兮兮的,头发也乱七八糟,骨瘦如柴、面黄肌瘦,背上托着一个大胖娃。
  脏小孩在地上爬,手掌不小心按着了一个尖锐的石头,痛得他手臂一缩,把他背上的那大胖娃摔了下来。
  大胖娃摔痛了,气得不行:“好啊!你个狗东西!居然敢陷害我!”
  脏小孩脸白了:“我没摔着您吧。”
  大胖娃痛得呲牙咧嘴,怒吼:“你说呢!”
  脏小孩忙浑身颤抖,眼色惊惶,他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用手扇自己耳光,一遍遍重复:“奴才的错,奴才的错。”
  大胖娃气不过,想踹他一脚,但不小心踹到了石头,痛得嗷一嗓子坐下,又抱着脚鬼哭狼嚎起来。
  旁边看热闹的众人放肆大笑。
  鸡飞狗跳,十分热闹。
  徐禾嚼着嘴里的花,面无表情看戏。
  在徐禾后面的宫女气得眼角抽——若是平日里发生这种事,她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了,可今天是她旁边跟着太后最喜欢的小外孙。她现在真想把这群混世魔王都给扔出去。
  宫女阴森森道:“你们在干什么?”
  她这一出声,吓得大胖娃立马屁滚尿流从地上站起来,其余的小屁孩也都瞬间止住了笑声,纷纷站好,完全没有刚刚欺负人的威风,乖乖喊了一句:“素羽姑姑。”
  脏小孩懵了,局促地和众人一起往前看。
  徐禾的嘴因为花汁缘故,显得有点不寻常的红。
  他今天心里烦躁,所以对这群小屁孩没什么好脸色,眼眸子冷冰冰的,但是年龄太小,没有气势,所以大而漆黑的眼有了一种静水流渊的感觉。
  春光半浓,将绿未绿的芭蕉叶垂下,光落在徐禾的眼角。
  脏小孩一瞬间自卑得无以复加,他把手往后面藏,不想被他看到衣袖上的补丁。
  素羽道:“你们要闹到别处闹去,在这里扰了太后清净。”
  居然没被骂?小孩子们松了口气,嘻嘻笑笑,一哄而散。那个脏小孩也不敢一个人留下,用衣服弄干净手上的血后,忙跟上众人。
  徐禾有点纳闷地看着他,这小屁孩跟上去干嘛?受虐狂呢。
  不过回想了一下刚才小屁孩那恨不得把脸凑上前让大胖娃扇两巴掌的卑微姿态,徐禾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了真相。
  徐禾也没在宫里逛多久,他走下长廊,穿过花墙,就遇上了正寻他而来的长公主。
  长公主心情很好,边走边问道:“今日有没有遇见什么人?”
  徐禾:“有。”
  长公主牵着他的手上轿,笑:“嗯,都有谁?”
  徐禾想了想:“就记得两个,一个脏得不行,一个胖得不行。”
  长公主拍了下他的头,“好好说话。”
  徐禾:“……”这还要怎么好好说话啊。
  见他一脸懵逼,长公主笑起来,鬓发钗微动,晃得人眼花,她修长的食指一点他的眉心,道:“不可以在背后对人家的模样说三道四,明白了?”
  徐禾:“……哦。”
  徐禾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得找个机会跟他娘说一下女装的事情。
  他机智地找个话题插入这个点。
  “娘,你这身打扮真好看。”
  长公主啧了一声。
  徐禾腆着脸:“娘你穿上这衣服,跟从天上下来的仙子一样。”
  长公主听到儿子这么夸,自然心情好得不行,“是吗?”
  徐禾:“那可不,爹娶了你,定是修了几世的福分。”
  长公主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差不多就行了。”
  “还差得很,对娘的美貌,我说到太阳落下去都说不完,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足以形容。”
  信手拈来了几句古诗成语后,徐禾说出了最终目的。
  “娘穿这衣服那么好看,我也想穿。”
  一脸的期许。
  “……”
  长公主的笑瞬间就止住了。
  她用手揪着徐禾的耳朵,自言自语道:“你真是一天到晚没事干,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是该把你送进国书院了。”
  徐禾:“……不要。”
  长公主道:“娘那么好看不是衣服的功劳,是娘本来就那么好看。”
  徐禾:“……”
  长公主继续:“而且你一个男子汉,要什么好看。你要是敢穿这种衣服,我和你爹就敢把你的腿打断。”
  徐禾:“……”
  他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连新手任务都完成不了的人?
  太丢脸了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放飞自我,一苏到底。
  因为我呢,是坚定的1V1党,就是那种如果攻受两情相悦,基本上男配都可以gg的。
  所以,为了这篇文,完美的修罗场,完美的苏下去。
  小受,一“直”到底 = ̄ω ̄=
 
 
第2章 京城双姝
  徐禾的头上有一个姐姐,因为出生时天降异象,又深得皇帝宠爱,便被封为昭敏郡主,风光一时。
  昭敏郡主的模样和性子都深似其母,根本就闲不住,总想着要出去玩。
  他也因此得了福,每次都能屁颠屁颠跟在她身后,到外面透气。
  今日昭敏郡主是受三公主之邀,参加游湖。
  一袭浅青色春衫,袖口绣着蓝色牡丹,这么看秀雅又端庄,发髻上却是珠玉层叠,容颜艳若桃花,摄人心魂。
  他阿姐牵他手走的这一段路,路上的男人基本快要把脖子扭断了。
  昭敏郡主对这种视线熟视无睹,她牵着徐禾的手,兀自说着:“等下阿姐要带你去见一群女人,记住,她们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听听就行,别放心上。”
  徐禾:“为什么啊?”
  昭敏郡主道:“你到了你就知道了。”
  一艘巨大画舫上,皆是京中贵人,举止风雅不必说,妆容精致,衣衫华丽,争奇斗艳坐一起,艳煞了整个春天。
  徐禾一进去就被三公主拉到了身边:“哟,小禾都长这么大了。”
  徐禾真不好意思提醒她,上个月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样的,标点符号都没变。
  三公主看他半天,笑道:“奇了。小禾长的越来越像姑姑年轻时候了,比你姐生得还要像姑姑一点。”
  长公主年轻时可是公认的京中第一美人。
  昭敏郡主一口饮尽杯中茶,皮笑肉不笑:“是吗?我们全家都觉得小禾像父亲多一些,不知道你是从哪看出来他像我娘的。”
  其余贵女都不说话,低头各自做各自的事。三公主和昭敏郡主不对盘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她们早就习以为常。
  三公主一袭梨花白长裙,裙裾暗绣金色春藤,秀丽柔顺的黑发上斜插玉钗,不笑时眉间自带疏冷之色,这和昭敏郡主完全相反的气质。
  一个是人间富贵花,一个是天上谪仙人。
  三公主人畜无害地道:“可看这眉、这眼、这嘴,我倒是觉得你更像姑父多一些。”
  昭敏气得想手撕眼前这女人。
  徐禾:“……”
  他觉得还是要护着他姐姐的,于是脆生生开口:“不是啊,姐姐的眉眼都生的比我好看,像娘多一点。”
  昭敏扑哧一笑,满面得色,真亲弟弟。
  三公主也笑,柔柔道:“小禾可真个惹人疼,这性子也好得不行,你和你姐倒是完全相反了。”
  昭敏:呵呵。
  徐禾:“……”
  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吧。
  女人之间的腥风血雨真可怕。
  其余贵女对徐禾这样粉雕玉琢的娃娃都喜爱得不行,可劲地逗他,徐禾恨就恨自己还是个小屁孩,不然真是艳福不浅了。
  徐禾吃东西吃到一半,想自己一个人出去玩。
  昭敏郡主出行不怎么喜欢带丫鬟,一时找不到人照顾他,还是三公主借了人手,派她的贴身丫鬟跟着徐禾。
  三公主的贴身丫鬟名书墨,也是个气质温婉的古典美人。
  书墨笑容可亲:“小公子想去哪儿?”
  徐禾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就,随便走走吧。”
  三月里很多人来游湖,妖童媛女,荡舟心许。
  他沿途看到了另一群女子。
  人群正中心的一名杏黄衣服的女子对周围的人本来都是爱理不理的,一看到他,突然就眼睛放光,往这边走来。
  “这不是徐小公子吗,可还记得我?”
  徐禾:“……”
  大姐你谁?
  书墨不动声色地把徐禾往后拉,冷淡道:“苏小姐也来游湖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