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5 10:37:47  作者:湮叶

 

 
 
 
 
 
 
《不出国不许成精》作者:湮叶
 
文案
扶老爷爷过马路就能得到一份遗产?遗产的内容还是一家可以经营的超市和一座庄园??
真正得到这份遗产后,顾越看着破败的小二楼和长满枯草,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庄园别墅,仰天长叹:当初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负债累累的顾越不得不开始经营这件破产许久的超市,可无意中发现的一扇门却让他接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关乎自身的秘密!
 
凯亚斯:天凉了,让世界毁灭吧!(微笑)
顾越(眼角一抽):哈,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注意事项:
1:本文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米国只是和某国很像,然而并不一样!
2:作者君不是专业考据党,有什么错漏的地方,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大家就无视吧……
3:作者君的尿性大家都懂得,攻受配对一看自明。
4:大家不要掐架,不要人参公鸡,对作者君有意见可以提嘛,你不提我怎么知道你有意见呢。╮(╯▽╰)╭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越,凯亚斯·梅迪契 ┃ 配角:谭飞白,金嘉, ┃ 其它: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现代,日常小甜点
 
 
 
 
第1章 辞职
  “顾越,你看看你这写的是什么东西?简直是漏洞百出,我跟你说过你还年轻,还需要学习,你看看,小王经过我的‘指导’后,水平明显提升,前天不久接了个大单子。”一名斯文儒雅的中年人坐在暗红色的办公桌后,语气说不上严厉,可听上去却让人有种怪怪的感觉。
  “这样吧……”男人推了推眼镜,故作不经意道:“今天晚上你去我那里,我给你好好‘指导’一下,你觉得怎么样?”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似乎笃定他不会拒绝。
  青年男子,也就是他口中的顾越眼角抽搐了几下,手指连续攥紧好几次,似乎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最终,他没有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把儒雅男人吓了一大跳。
  顾越咬牙瞪着儒雅男人:“老子不干了!”转身便离开了办公室,留下儒雅男人一脸惊怒的看着他的背影。
  走出办公室,顾越的心中满是懊恼之情,暗自吐槽:有这么个会性骚扰下属员工的上司,这家公司吃枣药丸!!
  “呦,顾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心情不太好?”说话的男子很年轻,长得也有点小帅,唯一的缺点大概是长得矮了点,大概只有一米七出头的样子。
  顾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个说话阴阳怪气的男人就是刚才经理口中得到了‘特别指导’的小王,两人同期进公司,本来关系还好,可后来随着顾越的表现越来越好,这种‘友谊’就有点变味了。
  等后来李经理想潜规则顾越遭拒,小王反倒是趁机凑了上去,两人的地位瞬间颠倒。
  小王这人颇有点一朝得势便猖狂的意思,自打从了李经理之后,三番两次的给顾越找茬,当然,也有可能是李经理心里总惦记着顾越,他担心会‘失宠’所以才刻意针对顾越。
  顾越对这种人相当的不耐烦,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乐意卖身求荣呢?他冷眼瞥了他一眼,话都懒得说,出去找了个纸箱,把自己桌子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都打包起来。
  小王见状,两眼一亮:“哈,怎么不在这干了啊?那可太可惜了啊,这里好歹也算是五百强的企业呢,出去了再想找这么好的工作可就难喽。”
  顾越不搭理他,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小王更得意了,走到顾越身旁低声嘲讽道:“假清高!”
  顾越猛的站直身体,一米八七的身高极具压迫性的挡在了小王的身前,神情冰冷的怒视着他。
  小王咽了咽口水,仿佛这才意识到双方的身高差距,生怕他对自己动手,后退了两步。
  怂货!
  顾越嗤笑一声,把最后一点东西划拉进箱子里,把箱子往怀里一抱,和其他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后朝着大门走去。
  小王躲在一旁恨恨的咬牙,嘴里嘀咕着什么,不用听顾越都知道他肯定是在骂自己,他冷眼瞥了他一眼,小王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一下子被椅子绊倒了,跌坐在地上。
  周围的其他同事愤愤嗤笑出声,竟没人去主动扶他起来。
  也不怨别人看不上他,小王在‘得宠’之后,简直是一直在作死,顾越是小王的直接受害人,而其他那些人几乎都是间接受害人,被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恶心到的可不只是顾越自己。
  离开了工作了一年多的公司,顾越抱着箱子停在了大门口,回头看看那熟悉的大门,咂吧咂吧嘴,顾越难得的惆怅了一下。
  三秒钟后——
  惆怅完毕,顾越重新打起精神:“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不信到处都有这样恶心的变态!”
  话音刚落,兜里的电话便响了,顾越拿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大学室友兼好友谭飞白。
  谭飞白是个正经的富二代,他老爹的家财是以千万计的,他为人爽朗,性格大方,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可偶尔一抽风,做出来的事情让人特别的无语。
  顾越和谭飞白第一次见面,看到的就是差点被饿死的谭飞白……
  当时顾越才推开宿舍的门就看到一个黑影扑到自己脚下,他差一点就抬脚踹出去了,好在对方及时开了口:“哥们,有吃的吗?”说完眼巴巴的盯着顾越的手。
  拎着一碗喷香牛肉面的顾越:……
  作为一个三观正的不能再正的好青年,眼看着自己的室友要饿死了,顾越能怎么办?
  当然是拯救他啦!
  凭借着一碗牛肉面,两人迅速拉近关系成了好朋友,后来得知谭飞白的身份后,顾越只有一个想法:我一定遇到了一个假的富二代……
  “喂。”
  “顾越,晚上有空没?出来玩啊?”谭飞白那富有朝气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听上去心情很好。
  “有,我现在太有空了。”顾越看看怀里的箱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嗯?”正在打游戏的谭飞白从顾越的语调里听出了不对,放下手里的鼠标问道:“怎么了?”
  “不算大事,就是我把老板炒了。”顾越不是那种伤春悲秋的性子,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谭飞白十分惊讶,不顾队友的大骂,直接关闭了游戏:“等会……我记得你上个月跟我抱怨过你们新来的经理……”
  “没错,就是那个混蛋,这家伙骚扰不成改威胁了,把我的文案批的一钱不值,还想要给我特别‘指导’,真是日了狗了。”顾越左右看了看,走过马路,公交车的站点离他们公司有点远,溜达走过去也算是换换心情。
  “不是……”谭飞白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了:“说真的,要不是我跟你关系好,我都要怀疑你也是GAY了,不是都说什么GAY之间有雷达的吗?会不会你是个隐形的GAY?”
  “对了。”谭飞白把电话换了个肩膀,打趣道:“你上学那会可就被男人追过,而且当初系花的追求都被你拒绝了,我说老顾啊,真是GAY的话不用藏着掖着,哥不歧视你,当然,你要是觊觎我健美的肉体就算了,我是不会从了你的!”
  顾越拿着电话翻了个白眼:“放心,就算我真的喜欢男人,肯定也不会喜欢你这种,六块腹肌了不起啊,我也有的好吗!再说,GAY不GAY的跟这没关系,我不反感GAY,如果我是的话也不会故意藏着掖着,但我确实对男人没感觉啊。至于系花,怎么说呢,人是挺漂亮的,性格也不错,可还是那句话,真的没有动心的感觉。”顾越嘴角一抽,长到这么大连个动心的对象都没有,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谭飞白往沙发上一靠:“系花都没感觉?那你要求还真高。那个史光熙长得也挺不错的,对,就连你们那个经理其实也算是水平线以上嘛,不得不说,你招惹的人都有一副好相貌呢。”
  “人家史光熙可是正正经经的追求我,我拒绝他之后,他就没再骚扰我了,哪像那个经理,言语调戏各种暧昧,还特么想要摸我屁股,简直恶心死了。”顾越可不同意,当初的系花是个温柔的妹子,史光熙也是个清隽的帅哥,唯有那个经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和前两者根本没法比!
  “噗……不是吧。”谭飞白正好喝了一口水,听说顾越差点被摸屁股,直接喷了出来。“你们那个经理胆子也太肥了吧?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他好像才一米七十多?跟你这一米八七的大个头相比,他就不怕你揍死他?”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顾越郁闷道:“说起来……那家伙几次三番的暗示……我听着那意思好像是让我在上面?”
  “啊?”谭飞白一脸呆滞:“呃……好像还真是,我记得,GAY之中好像小受,就是0号比较多。”
  “等会儿……你为什么这么清楚GAY的事?”顾越狐疑的问道。“该不会你是……”
  “哈。”谭飞白干笑一声:“那什么,我们是铁哥们对吧,你当初被史光熙追求,我担心你一不小心被骗,就查了点资料……”
  顾越的脚步一下子慢了下来,他没想到当年看似大大咧咧的谭飞白竟然心思那么细,还为了他专门去查资料,感觉心中一股暖流涌动。
  “当然,后来你拒绝他之后我就没再查了,不过说真的,GAY这个群体还真挺乱的,从你们那个经理那儿就能看出来,你可以说我有偏见,不过我觉得还是离他们远点好。”谭飞白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却越说越顺畅。
  “谢了,兄弟。”顾越轻声道。
  “嗨,说这些干嘛,不提那些事儿,你这辞职之后打算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找工作呗,这份工作没了自然要找下一份,总不能坐吃山空,就算我想,我老妈也不让啊。”顾越已经彻底摆脱了之前的情绪,完全放松下来。
  想开点,人这一辈子谁还能不碰上几个人渣呢!
  虽然对顾越来说,他碰到的这种人渣比较奇葩。
  就在顾越和谭飞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的功夫,他无意中一瞥,正好看到一辆跑车从远处歪歪扭扭的开了过来,隔着玻璃看不清驾驶员,可车速极快,眼看就要撞到一位正在过马路的老者。
 
 
第2章 来客
  顾越大喊一声:“小心!”
  老者茫然不知所觉,听到顾越的声音才猛地抬起头,顿时满脸惊骇。
  那辆车的驾驶者可能是喝多了,眼看着老者就在不远处却没有丝毫的减速。
  顾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辆车高速撞向老者——他离得太远了,根本救之不及……
  眼看一场惨祸就要发生,在那紧要关头的一瞬间,老者竟然硬生生扭转身形挪动了一小步。
  就这一小步的就是生与死的距离,老者擦着车身错了过去,总算是逃过一劫。
  路上的行人都被刚才发生的事吓了一大跳,不少人掏出了手机报警,还有一些人开始拿出手机录像。
  顾越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马路中间,询问那位老者有没有哪里受伤。
  老者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仿佛没听到他的话。顾越也不着急,又重复了一次,老者才缓慢的摇了摇头,随即露出痛苦的表情。
  “脚……可能是扭到了。”老者皱了皱眉。
  顾越查看了一下,没出血,也没骨折,只是老人家岁数大了,紧要关头虽然做出了规避的动作,可到底还是扭到了脚。
  “大爷,你还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吗?”顾越毕竟不是专业医生,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检查一定没错。
  老者摇了摇头,顾越笑了笑,轻声安抚道:“大爷你别担心,已经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了,你给你子女也打个电话吧。”
  老者点点头,十分感激这个助人为乐的小伙子。
  他给自己儿子打完电话,这才有空端详一番。
  顾越生的极为英俊,集合了他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一头短短的板寸,衬着他高大的身形和年轻的脸庞,给人一种极度阳光的感觉,就仿佛这个人的脸上永远不会出现沮丧失落这种表情。
  ……当然,这也只是老者的错觉,就在几分钟前,顾越还在因为失去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而郁闷了三秒钟。
  “怎么样,大爷你能站起来吗?我先扶你到路边坐一会儿吧?”顾越看了看老者的脚,决定一会儿老人要是站不起来,干脆直接把他抱过去。他估算了一下,以老者的身形顶多也就是一百来斤,公主抱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要不然我直接把您抱过去?”顾越问道。
  “不用,你扶着我就可以了。”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顾越的险恶用心,老者果断拒绝了他,坚持着自己站了起来,被顾越扶着,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马路边坐下。
  在这个过程中,顾越没发现,或者说在场所有人除了那位老者外都没发现,在老者的胸口,有一抹红色的流光飞了出来,直接融入顾越的身体。
  顾越把老者放下后,回头去找自己的箱子了,虽说都是些办公用品不值什么钱,好歹是自己用惯了的,能不丢还是不丢的好。
  他根本没注意到,在他转身之后,老者脸上露出的震惊,疑惑,嫉妒等等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情,而最终,这种感情变作释然。
  拿着箱子重新回到老者身边,顾越打算向老者告辞,刚才他注意到老者已经打过电话了,估计他的子女一会儿就能过来,不需要他再做什么了。
  “小伙子,你叫什么啊?今天可多亏了你了。”老者似乎从惊骇中回过了神,对待顾越的态度极为热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