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01:14  作者:极慕

 《轻狂》作者:极慕

 
文案
 
年少风雅,鲜衣怒马,也不过一刹那。
上辈子谢宴拼了命地想捂热一个人,只换来那人四个字:痴心妄想。
再世为人,谢宴躲都来不及,那人却又来招惹他了。
谢宴表示:师兄,谈感情伤修为。
简素虞:……我修为够。
看穿一切的吃瓜组:好了我们都懂。
追八卦追得开心的天都云海众人:他们俩成了没有?
离八卦一步之遥的玄音派众人:怎么肥事?他们不是他们没有别乱说啊。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宴,简素虞 ┃ 配角:蒲新酒,柳孤灯,月黄昏,岚月时 ┃ 其它:
 
 
第1章 重生遇狗
  谢宴是被脸上一阵莫名的湿润惊醒的。
  下意识地想喊声下雨了,就感觉温热湿润的东西在他左脸颊上扫了一下,还冒着热气。
  要命!他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就听见一声雷鸣般的“汪!”炸在耳边,轰得他半天才回过神来。
  左手使劲一扫身上的重量,右手顺手抓起离自己最近的东西,也没看清是什么就冲着摔在地上的畜生就扣过去。
  “汪!!!”比刚刚更响的狗叫声,凄厉得让人不得不捂住耳朵。
  拂开挡在眼前一看就很久时间没有清理过的小碎发,谢宴揉揉眼睛,眼前逐渐清晰起来,只见满是杂草的地上蠕动着一只土黄色的狗,狗头上还扣着一个看不出本来颜色的香灰钵,正气急败坏地颤动着四肢想把头上的东西挠下来。
  似乎很久没有听到过什么声音了,他脑子里一直嗡嗡地回荡着小黄狗沉闷的呜呜声,有点头疼。
  破败到仿佛一下雨就要倾塌的屋顶,四壁透风,一尊表面积攒着厚厚灰尘还带着一丝不明微笑的大耳铜佛,怎么看都是很普通的一间废弃寺庙——只是除了身侧一具具摆放的方方正正的棺材,在寂静的傍晚时分,显得尤为诡异。
  这是哪?
  我怎么在这?
  等等,我是谁?这个问题肯定比前几个更惊悚,谢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白皙细长、骨骼分明,就是自己熟悉的双手。他又难以置信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抹了一脸的灰也毫不介意,看样子容貌也是本尊,好像没什么问题……不对,没问题才是问题。
  谢宴抬头望天,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又花了一炷香的时间,谢宴终于确认了自己确实活着——连肉身都是本体。
  一阵穿堂风吹过,谢宴忍不住抖了抖。
  虽说也曾是修道之人,度化的鬼怪也不少,但是一醒来眼前一群尸体,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哈,以往对于大街小巷流传的关于借尸还魂的志怪小说,谢宴也曾有涉猎,但是人家回来都是亲友团圆大结局,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了从尸体堆里醒来还和一只狗大眼瞪小眼?
万万没有想到,他被只狗闹醒了。
  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总不该是被一条狗招魂招回来了吧。
  谢宴头又疼了。
  实在是听不下狗的惨叫声,谢宴探出身伸手——香灰钵自动从狗头上飞了了出来,还了自己一片耳边情景,只是得到自由的狗,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一双乌黑的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得盯着,全身紧绷,时刻戒备着。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体力尚有灵力——竟然是灵力,谢宴望着食指尖一团清澈柔和的光芒。
  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啊。谢宴眉毛皱了皱。
  似乎感觉总有一个什么像是木棍一样的东西磕着自己的腰,有点难受,他往旁边挪动了几下,感觉还是被磕着,于是只好伸手探了探,触手一片寒意,手感细腻。谢宴怔了怔,仔细一瞅,一只雪白通透的笛子,外层光晕带一层淡淡的青色,似是氤氲着一层淡雾。然而这样仙气逼人的一只笛子的末端,束着一条惨不忍睹的剑穗——丝倒是上好的天蚕丝,就是颜色花花绿绿,还留有线头,硬生生是为这笛子添了些烟火气。
  认出这惨不忍睹的杰作就是出自自己之手,谢宴不好意思地耸耸肩:“碎冰啊……”
  思虑着放到唇边吹几下庆祝一下自己活过来,又想到自己神奇的五音天分,算了估计也不会比狗叫声好听多少,还是看着过过瘾吧。
  饶有兴趣地把玩着手中的笛子,慢慢的,指尖的光晕变得稀薄,然后彻底消失。
  谢宴终于认识到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饿了……
  想他曾经堂堂一个魔道中人,一朝还魂法力尽失,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就看见只瘦骨嶙峋的狗,难道就要惨无人道活活被饿死在义庄?
  “汪!”耳畔又响起了被忽略许久的狗叫声。
  “知道了,以后就喊你二黄吧,念你把本少——”许久未曾开口,他话都说得不太利索。“唤醒,以后就跟着本少吧,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谢宴大发慈悲地拍拍胸脯。转头一看,小黄狗不知道从哪里叼着一只脏兮兮的苹果,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怯怯地望着他。
   “咦?”想不到这畜生还挺懂得知恩图报的啊。“祭祀用的水果?”谢宴也不客气,操起一个就和狗一起咔哧咔哧地啃起来。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是可以放慢了步子,听起来倒有几分急促。
有人来了!也不管嘴里塞满了果肉还没来得及下咽,谢宴第一反应就是扔掉苹果握紧碎冰躺回棺材里,露出个生无可恋又略带肉痛的纠结神情,继续挺尸。
脚步声越靠越近,只是推推这个棺材,移移那个棺材,倒是没发出什么其他的声音,似乎只是寻常的视察。
  然而棺材里谢宴正心情复杂。
  自己又没死,为什么要下意识地躲起来?
  还有为什么要手快,才吃了一半的苹果啊……
  “咦?”
  听声音似乎是个壮汉。
  谢宴差点喜极而泣,人声!
  “这土狗,天天来义庄里偷祭品!去去去!到别处去!小心冲撞了神灵!”壮汉的声音变得不耐烦,挥舞着鞭子驱赶着瘦骨嶙峋的狗。“有我在这,你就是饿了吃尸体,也别想动这些祭品!”
  这话犹如当头一大盆冰水,直接浇灭了他心头的喜悦……谢宴不服。吃了苹果怎么了?难不成几个人哪怕是死了,还没几个苹果重要吗?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感觉到自己被两道灼灼的目光注视着,谢宴几不可察地放慢了自己的呼吸,过一会有人来掰自己的手指。
  “……握得还挺紧。”壮汉嘀咕了一声。
  喂!!谢大少内心不甘地咆哮着。不尊重死者也就算了,连死人的东西都抢吗?感情这家伙是来搜罗陪葬品的?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想要拿走碎冰,问过我了吗?
  谢宴只觉得一股气从脚底冲到天灵盖。
  王大壮一看,眼前好好躺着的尸体蓦然坐起身来,一张灰白干枯的脸,眼皮飞速地翻动着,眼里只有大片的眼白,长长的红舌头,仿佛被开水烫了般收回自己的手,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脸色铁青,瑟瑟发抖着:“鬼、鬼——鬼……”
“我——死——得——好——惨——啊啊啊啊啊——”为了烘托诈尸的气氛,谢宴觉得还是应该嚎一嗓子。
  嗷,反正自己五音不全,再配上这干涩嘶哑的嗓子也能让人毛骨悚然。
  “其实不擅音律——也有一定的用处吧。”谢宴轻巧地从棺材里跳出来,摩挲着碎冰,望着风一样窜走的背影,无奈道。
  就这么个胆子就敢偷陪葬品,谢宴心里暗暗鄙视。好歹是自己活过来见到的第一个活人,还没来得及问问,就差点被他活活吓死。
  瘦骨嶙峋的狗趴在他鞋子上,边咔哧咔哧欢快地啃着苹果,边满足地摇着尾巴。“呜——”
  谢宴举着双手,看了看自己身上这破破烂烂还散发着霉味的行头,说不出的嫌弃,倒真像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鬼魅。
  想他谢大少,邺城上下,修仙中人,名满天下,再多的玉树临风,也架不住这身破烂粗布麻衣这样糟蹋啊。谢宴揉着满头乱糟糟鸡窝一样的头发,多少次“岂有此理”都没法表示出内心的郁闷。
  他确实闻名邺城的,只要是姓谢的,在邺城都是人人喊打,无非是“勾结外敌”“通敌叛国”之类的俗名,没错,俗名,谢宴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也确实是名满整个修仙界,谁提起谢宴不会加上几个“欺师灭祖”“人神共愤”的前缀,这样的自己竟然没死——
  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
  明显刚刚啃的半个苹果完全不够。
  做人就是麻烦啊。谢宴心里暗暗感慨道。
不过说起来,记不清是多久没有感受过饿的感觉了。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在哪,找个地方弄点食物,休息一晚上,再去考虑一下今后的打算好了。
  “各位大师、仙人,就是这个庄子闹鬼!刚刚那个鬼没有眼睛,舌头比我手臂还长——”那边熟悉的壮汉音用他夸张的语气正在描述自己的撞鬼精力,“夜黑风高,道长们小心脚下,这边走——”
  谢宴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哟,还请救星来了是吧?
  虽说魔性被人散去了,但灵力尚在,凭借微弱的灵识,感受到刚刚吓得屁滚尿流的壮汉似乎是找到了一群专门降妖除魔的修道中人。
  让他有些惊讶的是,手中的碎冰,发出了淡淡的荧光。难道说——
  “大叔不必客气,度化怨灵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分。”一个柔和的声音,回答道。
除了棺材又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身,谢宴索性牙一咬,心一横,冲着第一个迈进门的大腿就抱了上去。
  “呜呜呜呜——仙人救命!这里有鬼要杀我!有鬼、鬼、鬼要杀我!”将一脸的灰尘污垢和勉强挤出来的几滴眼泪都蹭在了人家月白色的外袍上,心里忍不住赞叹对方的好修养。
  只见进门来的几位少年身负长剑,衣袂偏飞,的确是一派仙气凛然的气势。
  咦?月白色衣袍,玄音派的人——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难怪碎冰有感应……谢宴眼里的情绪明灭不定。
  几个少年都给他吓了一跳,后面的两个甚至被他一嗓子嚎得直接躲在了他面前这个少年的身后。
  一行少年眉清目秀,眼神干净,谢宴扫视了一遍,飞速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阵,也没有匹配出任何相似的面孔,于是他暗地里吁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没事的。”许是,看他被吓得不轻,为首的少年替他拣去了发间的杂草,用轻柔的声音安慰道。
  “求大仙大发慈悲!刚刚那个鬼吐着红舌头要生生吃了我和我的狗!哇——”谢宴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终于酝酿出情绪,嚎啕大哭起来,随后顶着惨不忍睹的鸡窝头,拎起还一副事不关己默默在地上啃苹果的狗,就冲外面风风火火地跑去。
  “呜呜呜还请仙人们在此做主!我等肉体凡胎就不在此叨扰了!”
  “汪呜——”
 
 
 
 
 
 
 
 
第2章 义庄插曲
  把义庄里不安分的尸体丢给这些小辈超度,年轻人嘛,总要历练一下,谢宴美滋滋地想着,然后自己找个地方凑合一下,整理一下仪容,弄点吃的——
  然后他满面春风地穿过院子,脚步却停在了门口,再没法迈出半步。
  结界。
  肉眼难见的灵力丝线密密麻麻地笼罩在这个宅子的四周,将这个空间如茧般束缚起来。
  小心环顾四周,尤其向身后瞥了几眼,确认没人后,他闭上双眼,集中精力,掏出腰间已经感受到灵力而蠢蠢欲动的碎冰,将灵力集中在笛子顶端,向结界戳去——
  “咔——”听到了一声脆响,交界处出现了一道裂痕。
  这类镇魂祛邪的结界本就趋于防守,也脆弱,谢宴的嘴角牵起一个弧度,印得鬼魅般面孔都有了一丝人气。
  灵力不纯,这几个后辈还是要好好修炼啊。
  几乎是立刻的,结界又补了回去,原先的裂痕消失了,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要不要这样啊,突然在这么个破地方醒来,没人嘘寒问暖没有什么山珍海味甚至残羹冷炙也就罢了,还被个不起眼的破结界困在这么个阴气森森的地方。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一个大魔头也有这么落魄的时刻。
  虎落平阳被犬欺。
  谢宴脑海里第二次蹦出这句话,无语望天,像是转毛笔一样地转了转手中的笛子,也不管笛子下粗制滥造的剑穗又揉成了一团线。
   再说——好歹本大少现在不是魔啊。
   这个破结界到底是怎么感应阴邪之物的啊……
   玄音派的人这些年好歹好好教导一下自己的后辈啊,误人子弟……谢宴低下头,恶狠狠地瞪着门口左手边那只咧着血盆大口的一脸得意看着他的石狮子。
  血盆大口?谢宴眨了眨眼,视线又移到了右边的石狮子,才发现自己确实能清晰地看到这对狮子的正脸,甚至每只狮子的嘴里都空空荡荡的。
  普通的石狮子的摆放,以家宅的方向为指标左雄右雌,背靠大宅面朝宅外,以自己威武雄壮的脸对外,一双兽眼虎虎生威。民间习俗常在每月十五号,按时用寺庙里开过光的清水调和御守盐,擦洗眼睛,看清作祟小人和妖邪之物并吞吃低级的魅怪,祛邪镇宅,逢凶化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