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02:28  作者:三月冬青

 《温柔的夏夜》作者:三月冬青

 
 
文案
 
蝉鸣似雨的八月,分别五年后的重逢,几分落魄的旧时恋人。
 
再见时如同久夜终明,寂静多年的世界里,仿佛再次有了声音。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破镜重圆的小短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屿,刘雪杉 ┃ 配角:陆子锐,何彦,韩默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蝉鸣声如雨,又是一个闷热得令人难以呼吸的夏季。
 
A国L市笼罩在低气压造成的层层密云中,如同被严丝合缝地盖上了锅盖的蒸锅,蒸腾的热气弥漫淹没了整个世界。
 
陆屿一身正式的深蓝色西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站在安全通道的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
 
窗外建筑高耸入云,仿佛钢铁怪兽似的黑压压一大片,压抑在低沉的黑云间,像极了末日场景。
 
室内没有开空调,他推开窗,热风并没有带走室内的热量,沉闷的热浪扑面而来,反而更令人窒息。于是陆屿脱下外套,伸手松散领带,解开衬衫的两颗纽扣,靠着微开的窗轻轻呼出一口气。
连呼出的气都像是着火了一般滚烫。
 
在这最闷热的季节,陆氏集团大楼的中央空调系统很不合时宜地罢了工,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没能修好,工作一会儿又断断续续地接着挺尸。大楼里几乎所有人都到了忍耐的极限,已经有两名员工出现了脱水的情况而被送去就医观察,再下去可能会有更多人倒下,高层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临时停工了。
 
平时陆屿鲜少来集团,他是陆氏的董事,但也不过在董事局里挂个名而已。既不分管集团业务,也没参与哪个分公司的管理。主要工作也就是在董事会时举手投个票,或者作为代表出席公务活动,称得上是集团上下最有权同时却也是最悠闲的人。
 
今天是要召开定期的董事会会议,原本他想直接翘掉,前一天他的舅舅特地给他打个电话,要求他准时出席,所以他才不得不来公司。 
 
“陆屿董,”身后有人喊他,来人是他的秘书罗曼,在炎热的天气里,因为要召开董事会,她穿着正式的西装四件套,浑上下被闷得汗涔涔,脸上妆全部化开了,却没时间补。
 
她匆匆走过来,说道,“董事会马上开始,您可以进会议室了。这是今天的材料,您要现在过目吗?”
 
陆屿接过那沓材料粗略地翻看,挑起眼来看她,问道,“空调又坏了?”
 
罗曼对上陆屿那双深邃如深海的眼睛,脸咻地红到耳根,脸红归脸红,说话依旧利索,“目前空调系统还在修复中,总务科的人准备了几台无叶风扇。就是辛苦各位董事了。”
 
也是好笑,罗曼都当他秘书好几年了,见到他依旧容易脸红。托他那从未谋过面的意大利老爹的血统所赐,加之完美地综合了他母亲的典型东方美貌,陆屿混血混得很成功,从小到大,从幼儿园到工作后从来都是迷倒一票人。
 
特别是那双深邃如苍穹的双眼,陆屿的母亲说和他父亲简直一模一样,即使面无表情地看着你时,也像饱含等候了几个世纪的深情。
 
可罗曼总觉得,这深情却时常带着挥之不去的寂寥和阴郁,就像公司某个八卦群里的小伙伴们说的,陆屿董就像是一头在深海独行的座头鲸。
 
陆屿合上材料还给罗曼,走廊那头的会议准备室里已人头攒动,来自总部和分公司的各级高管坐立不安地在等待汇报,陆屿说,“今天人这么多啊…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你也稍微休息一下吧,妆都花了。”
 
罗曼点点头,抱着材料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他穿上西装外套,整理好领子后才悠悠走向会议室。
 
几个小时的董事会,忍一忍便能过去,开完会了他立刻能走人,但是公司的普通员工则没有那么幸运了。
 
陆氏集团很庞大,经营业务范围上至发动机,下至圆珠笔的笔芯均有涉猎。
 
又因为是家族企业,董事局里几乎都是陆家的人。
 
陆家直系传下来是陆屿外公,外公只有两个孩子,分别是陆屿的母亲陆子潇和舅舅陆子锐。
 
令世人奇怪的是,两个人的人生经历惊人地相似,例如在十几岁青春期中二病犯病后早恋生子,例如时至如今两人都不肯结婚,再例如两人的在外风流皆是男女荤素不忌,花名在整个A国商圈甚至娱乐圈都十分有名。再再例如两人即使花名在外,却不是纨绔子弟,相反都是商业上的强人,不仅没败光家产,反而使陆家的发展越来越好。
陆屿的母亲陆子潇继承了外婆的美貌,却也仅仅是外表,外婆是出身于名门大家,为人老派正直,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这些她则一点儿没继承到,从小便桃花不断,中学时和一个到L市念大学的意大利人谈了几年恋爱。
 
原本奔着高中毕业就结婚去的,意大利男友读完大学后却毕业谈分手,那时陆屿已经在他妈肚子里八个多月。男友的世家在意大利颇有名气,早就给他准备好了未婚妻,因此这人一毕业就坐着私人飞机回老家继承家族衣钵,别说娶陆屿他妈,连认陆屿的打算都没有。
 
陆屿母亲那时刚刚成年,尚有三个月才高中毕业。她挺着大肚子委屈地回了家,陆屿的外公一怒之下改遗嘱,把原本属于陆屿母亲的那份遗产直接全数转给了陆屿。
 
还特地描红加粗写上如果陆屿不继承,则将所有的遗产无偿捐赠。
 
因此即使陆屿挂名当个董事也没人介意,毕竟他继承下来的遗产仅次于舅舅陆子锐。陆子锐能坐镇董事局,也托了陆屿手上的股份的福。因此,陆屿算是名副其实的第二大股东。
 
而舅舅陆子锐,则是个百分之百纯血统的种马,三十七岁依旧不结婚,至今潇洒一人。八卦小报上说他情人遍布整个欧亚美洲大陆,从未有过固定的伴侣。看着这胡编乱造的报道,陆子锐还非常洋洋自得,对陆屿说他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死穴。
 
看商场上谁能斗得赢他。
 
陆屿也只是给他一个白眼,都是什么年代了还天天想着60年代黑手党式的商战。
 
在家族里,陆子锐同样算得上是相当的离经叛道。十几岁时就搞大同校妹子的肚子,妹子很傻很天真直到生产前一刻肚子疼得不行,以为只是吃坏肚子闹肠胃炎。因为疼得死去活来,吓得老师以为是阑尾炎,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岂料在救护车上这妹子直接生出一个婴儿,医生和老师面面相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女生怀孕时两人都刚好满十五周岁,不至于触犯刑法。
 
女生家在国内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出事后她的父母火速飞来A国,气急败坏地和陆屿的外公谈判。外公知道后再次得气昏过去,醒来后看着病床前的两个子女直摇头,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
 
后来陆家给那女生家里巨额赔偿金买断孩子抚养权,并把所有的消息掐死摇篮里。花费巨额将这件事彻底压下来,而那女生也被父母接走后再无音讯。
 
即使现在成为集团一把手的执行董事,他也依旧花边新闻不断,成日不是和哪个小明星出双入对泡夜店,就是跟哪个小模特携手共游欧洲。凭着一身成熟英俊的好皮囊,依旧在万花丛中混得如鱼得水,外号男女通杀的万人斩,作为商界人士却没少上娱乐版。
 
但多情归多情,此人相当有商业头脑,属于常在经济类报刊屠版的人物,也时常被称为是商业天才。他切换到工作模式后就变得异常认真,此时他正坐在会议桌的最前方,锐利的双目紧紧盯着大屏幕上的PPT,听集团总裁向他汇报事情,面上神情相当严肃。
 
陆屿听了不到五分钟就觉无聊透顶,他坐在末席本身离得就挺远,总裁那带着爱尔兰口音的英语就好像是从远方飘来的诵经声,他盯着对面墙边放着的风扇出神。这种无叶的风扇相当的安静,仿佛没有一点存在感。
 
令他想起小学时那在天花板上吱呀吱呀转的老式风扇。那嘈杂的风扇转动声,伴着窗外如雨的蝉鸣声和老师恹恹的讲课声,令人昏昏欲睡。
 
 
 
 
 
 
 
第2章 第 2 章
从陆屿十岁起,一直到五年前,他的人生一直在国内渡过。托从小带他的保姆的福,他刚回国时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口语,只是他连拼音都不认得,更别说汉字了。
回国后,只要上语文课,老师必点他起来读课文,而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能和语文老师大眼对小眼地干瞪,课本上方方正正的课文在他看来就像一堆蝌蚪在扭动,光看就头疼。
 
不仅是语文课令他难以忍受,那时换了一个完完全全不同的环境,实在难以适应。
 
曾不只一次在心里埋怨过,他的母亲但凡给他请个中文教师,好好学习下汉字,他也不至于要在S城的陆家老宅里渡过漫长的时间。
 
但如不在那里,他也无法遇见那个会在夏日炎热午后,拿自己一天的零花钱只为给他买碗绿豆糖水的小孩儿。他也不可能和那个叫刘雪杉小孩儿一起由孩童一路成长为少年,再到青年。由相伴到相恋,渡过了美好的年少时光。
那些时光弥足珍贵,是他人生中唯一的宝物。
 
可也不会有之后分别时的痛苦。
思来想去,却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年那个过于寒冷的冬日雪夜。他坐在温暖的屋内写着当天的语文作业,窗外雪安静地下,起先是轻盈地落着,悄无声息间覆盖了整个世界。
 
忽然阳台门被敲得咣咣响,他拉开窗帘后,意外地看见了刘雪杉站在门外。陆屿拉开门问他,“你怎么来了?”
 
刘雪杉把揣怀里被压扁的烤地瓜拿出来,冻得发紫的嘴唇咧出一弯浅笑。小脸被冻得惨白惨白,外套上落满了雪,可不知怎么的,一股热量像是从他的笑意里辐射而出,令陆屿周身都无比温暖。
 
“我带了烤番薯给你。”他的声音清朗明亮,脸上的笑容干净得仿佛雪夜里缓缓落下的雪。
 
那时他也只是表面上摆着一张嫌弃的脸,说道,“这烤地瓜都被你压成什么样了,真是笨手笨脚的。鬼才要吃。”
嘴上这么说,却不等他回应,一把将他拽进了温暖的室内,将寒冷的风雪驱逐在门外。
 
正当他抱着手臂在董事会上歪着头睡得正香,他舅舅陆子锐拍了拍桌子喊他两声,“小屿,小屿,还睡!该起来了。”
 
董事局里其他人闷声笑了,陆屿睁开眼从过去的梦境里醒来,被他的舅舅召唤回到现实里,先是有些迷茫地看了眼他舅,也许是睡得过于深沉,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他在哪里。
 
“你也不看看什么场合,这么热的天都能睡成这样,你也是心大。天天在家里睡睡睡还睡不够,醒醒啊你还没盖庙没出家呢。”陆子锐揉揉阵阵发疼的眉心,这陆家小辈就剩下陆屿和他那不争气的儿子陆正雅,这未来不改变经营方式恐怕不行了,这根本就没有合适的人能继承衣钵嘛!
 
“抱歉。”
 
“行了,快看第十项议程事项,到你的工作了。”
 
陆屿理理衣领坐直身体,翻开桌上的材料,第十项是“先进生物工程论坛与F大定向捐赠基金事项”,集团代表后面跟着他的中英文名字。
 
“明天晚上有个F大主持的论坛,就在第五大道上咱家那间最大的酒店开,你带着正雅去,很一个简单的晚宴。下午在F大开的论坛你俩就不用去了,反正听不懂。”陆子锐说,“这个项目呢,集团投的不算多,你过去就走个过场就行。”
 
明明知道他讨厌人多的场合,还派他参加这种晚会,也只有他舅舅会这么做了,陆屿看看材料,目光粘在“生物”两个字上逡巡几圈。再抬头时,陆子锐早已当他同意,把这份材料随手递给他的秘书何彦,跳过他进行一个议程。
 
其实陆屿也知道,他舅舅是为了他好。
 
五年前他决定彻底离开祖国回A国生活后,回归了孤独的本性,他搬出了陆府,在市中心买了套高层公寓的顶层复式,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
 
舅舅说他越活越孤僻,这点他自己不承认,他只是懒得和人多接触。为此,他连家政服务都不需要,连干洗衣物也不让人上门来收,而是选择自行送去干洗店。
 
有时心血来潮或觉得烦闷,就随便找个没什么人气的小镇飞过去,一苟就是好几周。有一年他跑去北海道的北部的一个山沟沟里的温泉旅店里窝着想过个春节,岂料那年暴雪封山,雪下得比屋顶还厚。
 
几日连续的暴雪后发生了雪崩,下山的路被埋,说是要到春天才通,山上的居民补给都要靠直升机,陆屿直接在山里面过完了整个冬天。
 
正好那会儿是年末年初,工作量巨大,所有公务活动全都堆到陆子锐身上。气得陆子锐在办公室拍桌怒骂。陆屿回L市后,被他舅舅给狠狠地训了一顿,还扣下了他的护照大半年,让他好好反省。从此以后只要有人多事少的活动统统都派给陆屿,说是让他多沾染一些人界的气息。
 
他的表弟陆正雅嘲笑说再这样下去,他不如去找个地方买片山头申请开一座新寺庙,盖了庙舍当和尚去。陆子锐听了表示很赞同,认为可以顺便开发个生态度假旅游观光园。陆屿说他无所谓,他倒是想卖了股权不干活养老去,可他舅不敢同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