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12:26  作者:雪炎凉

   =================

  书名:卧底养成日记
  作者:雪炎凉
  文案:
  小时候不告而别的竹马大哥哥变成了自己的房东。
  毛绒控退伍特种兵卧底攻,腹黑作家受。
  这是关于两人如何纯情秀恩爱顺便卧个底带孩子的日常。
  元元:“救命呀!!!小爸爸他要和我抢爹地!!!”
  “我亲我老婆要你……”
  “呜呜呜!!!小爸爸把爹地的嘴嘴咬红啦!!!”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暮青玄,秦烁 ┃ 配角:苏宇,奥汀,林静言,林风眠,等等 ┃ 其它:甜文,青梅竹马,职场爱情
  ==================
 
 
第一章 
  点击了“发送”,青玄将刚刚完成的稿子给编辑传了过去。
  他向后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几万字的稿子拖了两天,总算是赶上了,已经累到极点了。
  “要补补脑细胞了,都死光了啊……”他喃喃道。
  转头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脖颈,从虚掩的门缝里瞄到了一扇紧闭的红色原木门。青玄抿了抿嘴,叹了口气,直起身,抬手在键盘上流利地敲出一连串的文字。“还是租出去好了。”他在心里默念。再次按下“发送”键,最后在备注上输入自己的名字:暮青玄。
  青玄站起来离开了电脑桌,黑色的人字拖在地板上发出“踏踏”声,一路到了厨房。柜台上放着一份前天的报纸,黑色的粗体字十分显眼:林城知名作家暮青玄,继《喃音》后又创新作,盛世青风再度卷席林城。报纸上用了极大的篇幅来说这件事,但是没有任何照片。
  白色的头发泛着光,柔顺的搭在被白色衬衣包裹的瘦削肩膀上,显得他整个人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意思。
  这种发色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小时候都没有人和他玩,只有一个小男孩,头发软软的,脸像个小包子,总是用糯糯的嗓音,跟在他后面叫他“白毛哥哥”。
  不过也没办法,他父亲是法国人,他母亲是美国人,两个人都是金发,谁知道他会拥有一头白头发。
  青玄拿起那张报纸粗略的看看几眼,将它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他从原木柜里拿出咖啡杯和速溶咖啡,开始泡咖啡。黑色的粉粒随着开水翻滚起来,模糊的倒映出青玄的双眸,深邃沉静。
  他把泡好的咖啡放到冰箱里。转身回了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
  这房子是个挺大的二居室,客厅和厨房、浴室都很大,一个人住难免会有些空。前几天已经托编辑帮他找房客了,只要男的,不要女的,女的绝对不行。他从小在法国长到九岁,法国的美女是十分自信热情的,总是喜欢用自己傲人的事业线拥抱她。但渐渐长大,他对这种行为产生了厌烦心理,但出于礼貌,他忍住了一脚踹过去的冲动。但,就因为忍住了,导致他被各种女人一边喊着“怎么这么讨人喜欢”一边各种“非礼”了个遍。这才不远万里的跨越大洋来到华国,在林城定居。也亏得这里的女人比较矜持,只会看看,不会随便扑上来。
  浴室门关上了,青玄没有看到电脑信息提示栏抖了一下…………
  接近午夜的小吃街上,人不见少,熙熙攘攘,人们享受着午夜难得的放纵。
  距离小吃街不远的公园里,月光温柔地铺满了草地,这儿独享着一份静谧。天地安静,萤火虫傻呆呆的停在了灯笼草上。天气微凉,树叶瑟瑟发抖,抖出了树影斑驳透出的一片银光,轻轻地洒在树下的人头上,发丝又反射出一片光芒。
  青玄懒懒地靠在树上,眯起眼睛,听着头顶树叶哗哗作响。
  “嘿,原来你在这里!”一个人跨过及膝的草丛,向他小跑过来。这人约莫二十五六岁,头发染成了栗色,留的挺长,软软的贴在肩膀上,,他比青玄高了半个头,一米八上下,一身定制西装十分帅气,和身穿白色无袖运动服的青玄比起来,成熟不少。
  “青玄。”他停下,双手扶在膝盖上,慢慢地顺气,声音如山间瀑布,低沉,带着惊喜。
  青玄等着他站起来,慢慢地和他并排走向公园出口。
  “你回来都不告诉我,我才刚从我姐那里知道你住在我公司旁边。”
  “嗯。你刚接手公司的事,很忙吧?”青玄不经意地踢着小石子,“苏宇。”
  “也还好,不是很忙。”苏宇答道。
  青玄和他是高中同学,一起考的大学,他修了文学,苏宇是经济管理,直到几年前青玄来了华国,才分开。他本来就是在法国进修,最近回国了,开始帮他父亲打理国内的生意。
  他的姐姐是青玄在国内新签的编辑,苏倾秋。他昨天才从苏倾秋那里得到青玄办完签售会来林城定居的事。
  苏宇搂住了青玄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说道:“怎么还没剪头发啊,这也太长了。”
  “你还说我,你……”
  青玄话还没说完,苏宇就打断了他,“我听我姐说你的房子租出去了啊!带我去瞅瞅不?”
  “你这么有空啊,大老板?”青玄调侃他道。房子租出去了?他刚刚出来觅食还没注意看呢。
  青玄拍拍它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松手,我要回去了,明天有空来玩啊!”说要把他的手拿下来,边向前走冲他挥了挥手。
  他住的小区不属于高档小区,只是因为比较安静,才租在这里。青玄的房子在四楼,他上了楼梯,楼道里的感应灯亮了起来,他发现他家门口有个人正在抠门。
  真的是在抠门,手指甲一下一下地抠,不过没有发出声音。
  “你好?”青玄发出了试探的声音。
  对方慢慢地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脸倒是长得不错,有点小帅,就是这大半夜的,两个人之间就隔着一盏感应灯,这一会不动,又灭了。青玄跺了跺脚,灯亮了,他这才发现,这人脚边放着一个大行李箱。
  他想起来苏宇和他说房子租出去了的事。这个人,就是吗?
  “你是房东?”那人突然说道。
  青玄道:“嗯,我来给你开门,门的钥匙等一下给你,来吧,先进来。”
  他往前走了几步,那人忽然盯着他的头发不放了。他迟疑地问:“你的头发为什么是白的?”
  青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走上前帮他开了门。
  那人跟在他后面进了屋。
  “你的房间在右边那一间,浴室和厨房公用,月租金2500,一次交半年,当然,如果你住的时间不长,我也不会勉强你。”青玄将一双新的拖鞋递给他。“我是个网络作家,平时不出门,所以麻烦你出门的时候带上垃圾,剩下的我会打理。”
  青玄为他打开那扇门,房间很干净,单人床,有配套的衣柜和小书桌,以及一些运动设施,简单整洁。
  这人进了房间,把手中的大行李箱扔在床边,一屁股在床上坐了下来,拍了拍床单,对青玄淡淡道:“你还没回答我。”
  青玄对他笑笑:“天生的。”
  说完关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刚透过窗帘照进来一些微弱的光,在原木地板上反射出一片光斑。
  青玄揉揉惺忪的双眼,坐了起来,米白色的被子从他的肩膀滑至腰间,露出纤细的锁骨和流畅的腰部肌肉。他打了个哈欠,起身套上一件背心,下身穿着黑色四角短裤,打开了门。
  然后身上被扎了一下,那人好像拿了个什么东西急急忙忙的转身回房摔上了门。
  什么情况,昨天晚上新来的房客一大早在撬我的门?
  他掀起背心下端,看了一下被扎的地方,只有一个小红点,没破皮,还没等他把衣服放下来,对面的门又开了,那人探出一个头,看了他一会,高挺的鼻子下方出现一道红色,然后头缩了回去。
  “???”青玄不明所以。昨天晚上好像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青玄走到他门前,敲了两下门:“麻烦开个门?”
  门内门外沉默三秒……
  门没开。
  又沉默三秒,青玄自己打开了门。屋里的人显然正在惊慌失措的找纸巾塞鼻子,刚找到然后用纸巾堵住了鼻子,就和青玄来了个对视,他顶着一张俊气逼人的脸,鼻子里还塞着纸巾,和青玄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秦烁,”完了又道:“我不是故意的,鼻血它不听我话。”
  此时青玄的注意力已经被床上的东西吸引了:一个超大号的白色毛绒兔子,十几个小号的毛绒玩具,泰迪熊,大象,兔子,狗,长颈鹿,猫……
  秦烁像个犯错的小孩,低着头站在一边,完全没有发现他在看什么。
  青玄顿了顿,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对他说:“出来吃饭吧。”
  “哦,好。”
  桌子上摆上了三明治和一杯热牛奶,青玄把昨天晚上的冰咖啡拿了出来,两人坐在桌子两边。
  秦烁看了看青玄手边的被子,还冒着寒气,皱了皱眉。
  “你怎么一大早就喝冰的?”他问道。
  谁知青玄只是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抬眼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
  秦烁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走到厨房,接通了电话。
  “你们不需要知道我在哪里……我会处理好的……那边需要提供的我会……”
  渐渐的放低了声音,三五秒过后,厨房里爆出一声怒吼:“谁他妈再给老子塞女人,老子嘣了他!我爸都不能拿我怎么样!”
  青玄拿起一块三明治,咬了一口。嗯,生菜不错,番茄有点老了,明天加点奶油试试。
  那边怒吼继续:“我不要女人!你留着自己用好了!我他妈就算憋死也不要女人!男的也不要!”
  青玄喝完了咖啡,回了自己的房间,拿了身衣服,打算再去洗个澡。这里的环境总是让他身体不太舒服。
  “要去一趟药店了啊……”青玄喃喃道。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秦烁:白毛哥哥,我才不要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呢,我只要白毛哥哥就够了!!!(^O^)
  青玄:乖。╮( ̄▽ ̄"")╭
 
 
第二章 
  距离上次和青玄见面已经过去了三四天,苏宇还想约他出来吃个饭呢,可是看着桌子上的通知书,焉了。新来的小助理要好好培养,名牌大学毕业,没有向上爬,倒是指名道姓的来了他的公司。
  苏宇把下巴放在桌子上,眼睛看向斜对角的小助理。金色的头发,来自法国,和他一个大学毕业,成绩优异,有点瘦,也不高,眼睛倒是挺大的,闪着光,嘴唇有点发白,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显得更小只了。
  小助理抬起头,看了一眼苏宇,冲他笑了笑,又低下头去整理手上的文件。
  手指也挺好看。苏宇想。
  有人敲门:“苏总,这个月的报表交上来了,我来给您。”
  小助理轻轻的起身,开门接了过来:“谢谢。”
  苏宇抬眼看着他一步步过来,把报表放在他桌上,又坐回自己的位置,神情专注。
  苏宇闭上眼睛。
  小助理抬头,紧紧的盯着他。
  “奥汀。”苏宇道。
  “嗯。”他应道。
  “不要再盯着我看了,我知道你在看我。”这一天仿佛芒针在背,被人盯着是能感受到的,更何况是这么热情的目光。
  奥汀又盯着他看了几秒,才低下头去,轻声道:“嗯。”
  苏宇有点疑惑的问他:“我们见过吗?你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
  奥汀低着头说:“我在大学和你说过我喜欢你。”
  苏宇一个激灵坐直了:“我去,你是雷克斯家族的人?!”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的确被一个十几岁的小金毛拦路告白过,当时他自称是雷克斯家族的第二继承人,可这也不像是同一个人啊!那时候的小金毛看上去还没有十五岁,耳朵上戴满了耳钉,一身自行车运动服,简直是抬着眼看人,这玩意……
  “你今年多大了?”苏宇不确定的问。
  “十九岁,下个月满二十。”奥汀低低的说,“我遇到你的时候,十四岁。”
  我勒个去,昔日的告白对象成了自己的助理,看这小身板,也不像是个……
  “我现在也还喜欢你,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奥汀说道,“我可以满足你的。”
  苏宇:“我勒个去……”他该说什么?外国人都这么彪悍的吗?他在国外呆那么长时间,也没学会这种交流方式啊!
  难得的华月当空,“破晓”酒吧里,吧台周围只寥寥围着几个人喝着酒,只有舞池中闹翻了天,一个带着红色假发的男人穿着紧身的皮衣扭动着曼妙如蛇的腰肢,绕着舞池来来回回的跳着性感妖娆的钢管舞,他每旋转一圈,都引来围观者的尖叫欢呼。
  “草,徐玉这人都快三十了吧,怎么还这么火?”秦烁端着一杯淡绿色的酒,略显迷离的眼神扫了一眼台上狂舞的徐玉,转头问吧台后面的调酒师。
  “谁让人家有资本呢?”调酒师冲他笑笑,将左手中的红色酒液倒进了一杯奶酒里,两者混合,变成了粉红色。
  秦烁喝了一口酒,心不在焉地说:“路老三也不管了?”说着瞄了一眼对面二楼上正靠着栏杆一脸痴迷地盯着徐玉的男人。
  调酒师抬眼,看了一眼,又拿出另一个杯子,开始倒伏特加:“这就是他允许的,但只能在他在的时候跳舞。”
  “嗯?”
  “前几天被路老三绑去加拿大结婚了,你是不在,堂里的兄弟可都知道这事。”
  “……这也行?我还以为他一辈子也不会动结婚的念头呢。”秦烁惊讶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