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14:19  作者:bcjam

 

 
 
《论后攻的建设与维护》作者:bcjam
 
简介:
成长,就是眼睁睁看着节操离自己而去的过程。Nv1,甜饼
原名《一叶扁舟》,原版已完结,现按原框架扩写成长篇。
主要讲在一个有各种奇幻种族躲在深山老林里的现代世界,一只年轻的精灵从小白兔开始收集后攻的故事。科学为主,有魔法设定。
多攻x总受,认真探讨下开放式/多角关系的可能性。
 
 
 
第一卷 萨奇篇
 
第1章 开错了窍
  当格雷问出那句经典的“我从哪里来”时,萨奇其实可以实事求是地说:你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但萨奇选择的是丢给他的养子一本混凝土砖模样的最新版《基因、性与社会制度》,砸得少年一个趔趄。
  “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他研究了一下时间表,“这个问题很重要,你从今天开始每天休息时间要用至少两小时阅读这本书,直到看完为止。”
  格雷目瞪口呆:“我问的是……叔叔捡到我之前,我大概是从哪里来的?这附近有精灵出没么?”
  “没有。”萨奇耸肩,“不过你都16岁了,按人类的标准早就该受点性教育。去看书吧。”
  “呃,人类的构造和精灵一样么?”格雷不死心地试图逃避这额外的课后作业,“而且我也不需要知道这么详细吧!没有薄点的吗?”
  萨奇扳起他刀削般轮廓分明的脸,眉头一紧就吓得格雷抱着书一溜烟蹿去了他窗台下的书桌,乖乖架好那本大部头,趴在上面研读起来。
  “挺直背。”萨奇跟了过去,纤长的手指抚过格雷的脊柱,又挑剔地盯着他翻动书页的样子看了一会儿,才摸摸那头披散下来的金色卷发,转身离开了。
  格雷听到图书室的门关上松了口气,立马把双腿蜷到椅子上抱住,整个人舒舒服服地窝成一只虾米。他读了几页书又无聊起来,有些渴望地瞟了眼门的方向。
  要是一切都遂他的意,格雷希望萨奇能每五分钟过来瞧瞧他,跟他说两句话——当然最好不是挑剔他的坐姿。但无论是五分钟还是不挑剔,都是绝无可能的。
  格雷唉声叹气研究着碱基对、突变和交叉互换的分子机制,又被藻类复杂的世代交替搞得晕头转向。一直到三天后,他才读到了有趣的地方。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窗外俯瞰的森林一片幽深,枝叶在风雨中交换着隐秘的私语。这个晚熟的男孩解开裤链,困惑地打量自己的身体,按照书里的描述探索起来。
  萨奇碰巧进来给他送热茶和水果,诧异地发现养子手塞在裤子里鼓捣,还一脸坦然地冲他点头道谢,顿时怀疑自己的常识教育是不是出了什么重大纰漏。不过他克制住自己没有大惊小怪,只是告诫格雷记得洗手,还在桌上放了一盒纸巾。
  离开时,萨奇忽然很是期待格雷读到后面讲性是文明社会普遍禁忌时的表情。不过他有点怀疑书里文绉绉的说法,到底能不能让那个小笨蛋产生什么切实的羞耻感。
  据说,对“我从哪里来”这个令人为难的问题回答得慎重与否,往往可以决定孩子一生的品行和健康*。萨奇琢磨着自己这份简单粗暴又冗长繁琐的答卷,会给格雷漫长的一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顿时懊丧地揉乱了自己一丝不苟的头发。
  父母做什么都是错的。他无数次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尤其是养父母——怎么做都是大错特错。
  ***
  “该吃饭了。”萨奇拍拍格雷的肩。对方浑身一抖,啪地合上面前的书,白皙的小脸上瞪得几乎只剩下双惊恐的蓝眼睛,“怎么了?”
  “没,没什么!”蓝眼睛躲闪开,露出烧得通红的额头和脸颊。格雷跳起身,慌慌张张逃去了餐厅。萨奇看着他的背影,翻了下桌上那本《基因、性和社会制度》,里面也没藏什么重口味的小黄书啊。
  他估摸着格雷大概终于理解了自慰是件应该躲在卧室里偷偷享受的事情,忽然有种见证孩子成长的成就感。就着小家伙闷头吃饭不肯看他的羞涩样子,日复一日的蔬菜沙拉和白煮鸡胸都美味了不少。
  格雷心脏跳得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只好拼命往嘴里塞菜叶子,试图把那团乱蹦的肌肉一起咽下去。过了好一阵,他脸上总算没那么火烧火燎了,才偷偷抬眼瞄了下萨奇。
  叔叔正全神贯注对付着盘里的鸡肉,淡茶色的头发向后顺服地贴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格雷忍不住一眼又一眼看他挺直的鼻梁,和下巴中间那道若隐若现的凹陷,目光渐渐黏在了上面。
  和头发同样颜色的睫毛忽然抬起,凹陷的灰眼睛望向急速垂下的湛蓝,薄薄的唇角微微翘起。热度再次从脖根迅速袭上格雷的额头,连耳朵尖端都烧了起来。他不安地在座位上扭动,徒劳地戳着盘子里最后剩下的一点渣滓。
  格雷终于放弃了,放下餐具,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盯着空荡荡的餐盘等待萨奇也吃完。
  “学习还顺利?”萨奇终于打破了这不同寻常的沉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地方么?”
  “没有,叔叔。”格雷的声音今天格外细软。
  “你确定?”萨奇眯起眼睛,“抬头,看着我。”
  格雷瑟缩了一下,抖抖索索遵从了。他两眼红通通的,湿漉漉像只不知所措的幼犬。
  萨奇开始询问他的课程进展情况。格雷尖着嗓子汇报,听着简直像几年前他没变声时的样子。
  “真的没有什么困扰的事情?身体不舒服么?”萨奇看着养子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瘦削的脸颊偶尔会严厉得吓人,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温柔的,尤其是孩子如此不安的时候。
  格雷摇头,想避开视线却不舍又不敢,想眨眼又怕泪珠掉出来,纠结得鼻息都粗重起来。
  “去休息吧。”萨奇也不知如何是好。他虽然已经活了几百年,但还是第一次养娃,更加无所适从。青春期的孩子可真难搞。
  格雷按规矩收拾起杯盘,急匆匆逃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路上他又拐去图书室,把那本钜细靡遗的性教育课本扛回了卧室。
  萨奇临睡前又去探望了下情绪不佳的少年,发现他已经枕在书边睡着了,圆嘟嘟的脸颊被书脊压出一道印记。萨奇把课本抽出来放到一边,给格雷掖好被子。他出神地摩挲着那道淡淡的粉色,觉得好笑,似乎又有点心疼,低头用嘴唇碰了碰,才关灯离开了。
  初次意识到那些隐秘的快感,应该是会让人心神不宁的吧。萨奇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当年的反应——那真的是几个世纪前的事情了。而且以精灵族的秉性和教育,他怀疑自己初次意识到人类通常从幼年就开始探索的东西时,可能年龄至少有格雷现在的两倍。
  不过萨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格雷早就读过了性禁忌与文明起源的关系。现在让他方寸大乱的章节标题其实是——“乱伦相关”。
  注:卢梭《爱弥儿》
 
 
第2章 小花痴的小纠结
  格雷又在做那个梦了。他似乎飘在呼啸的风中,像一片无依无靠的落叶,翻卷着,飞翔着。夏日贮存在细胞中的阳光和雨露被秋风缓慢而无情地掠夺着,从身体里逸散开来。
  呼吸越来越吃力。格雷知道这个梦的结局是什么。他会逐渐干瘪、皱缩起来,直到流动的空气无力再承载他的重量。他就会跌下,跌下,跌入无尽的疼痛和黑暗之中。
  他不记得自己曾经生长的那棵树了,也想不起曾经挤在其他绿叶边的漫漫夏日。记忆中只有高空的风,坠落,坠落,巨大的恐慌……
  “格雷,醒醒!”
  格雷眨眨眼。他躺在柔软的床垫上,被纠缠的被褥裹成了一个茧。萨奇坐在床边,轻拍他汗淋淋的脸蛋。
  “起来跑步了。”叔叔把他解救出来,皱着眉头拈起一缕湿发,“怎么出这么多汗?屋里太热了么?”
  格雷习惯性想扑到萨奇怀里抱怨又做噩梦了,手刚碰到萨奇的衣角,忽然又收回来。
  “早安,叔叔。”他咕哝了一声,把卷到胸前的睡衣拉下来遮住屁股,跳下床钻进浴室。
  水声渐息,门呼地打开,白花花的身体闪了一下,又忽然躲回门后,只探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呃,叔叔……你出去一下好么?”
  萨奇莫名其妙:“怎么了?”
  门后吭哧了好一阵,最后少年还是像往常一样,只穿内裤溜回卧室里,迅速翻出运动服套上。他背对着萨奇把披肩卷发高高束起,露出樱红的耳尖。
  “走吧。”萨奇起身,活动了下肩膀。格雷低着头掩饰滚烫的脸,跟在萨奇后面。
  两人绕着花园跑了起来,很快钻入林中。萨奇拥有的大宅坐落在山上僻静的森林里,看起来像个小城堡。这块领地是他两百多年前因为军功从人类国王手里获得的封赏,现在附近的村镇早已衰落,集中到了更远处的超级都市。这里成了远离城市又未经开发的荒郊野岭,倒是适合暂离人类社会的精灵休养生息。
  不过这也导致格雷十岁在萨奇家中醒来,忘却了过去的一切之后,就再未亲身接触过萨奇以外的智慧生物,无论是人类还是精灵。
  他倒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这个现代化的精灵宅邸里有书籍,有画册,有电视,也有网络。格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着远程授课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就像个住在发达国家偏远地区的普通人类少年一样。
  格雷喘息着,盯着萨奇抬起落下的脚,渐渐向上,看他收缩舒张的小腿肌肉,轻松摆动的长腿,紧实的腰腹连接宽阔的脊背和肩膀。再向上就要仰视了。
  他还从来没这样欣赏过自己的养父。作为通识教育的一部分,格雷描画过古希腊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也看过各个年代的经典影片,知道萨奇的身材以人类标准可能纤细了些。但格雷还是越看越着迷,只是用视线追随着叔叔就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泥泞,忘记了自己有多么讨厌跑步。
  “呼吸!注意节奏!”萨奇扭头看了他一眼,“还可以吗?”
  “嗯……嗯!”格雷连忙点头,制止自己继续盯着叔叔偶尔会被风掀起一点的衣摆,暗暗叹了口气。
  书里讲解爱情时描写的精神和肉体的悸动、引用的诗文和故事,格雷试图想象时,却发现自己总是会代入萨奇的样子。是因为有记忆的生命中只有叔叔一个真人么?
  但代入叔叔的样子也不会让他讨厌,反而有种很安心的感觉,好像一切本应如此一般。即使是关于同性恋情的争议也没让他却步,毕竟现在的人类社会对此的包容度也在逐渐加强——直到格雷读到关于乱伦的种种禁忌。
  有性繁殖的生物为了避免隐性致病基因纯合,一般都会有避免近亲结合的机制。但在人类社会就又有了更多的考量,甚至还曾经有为了保存家族财富和地位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不过即使作为同性不需要考虑遗传的问题——
  萨奇是他唯一的监护人,供给他吃喝、住处、教育,以及生存所需的一切。事实上,现在萨奇对他的全部身心,都拥有着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存在什么自由的爱恋的。
  格雷思考了很久,还是转不过弯来。他觉得自己爱慕着叔叔,想和他亲近,想和他在一起,做各种书里描述的很舒服的事情,但书里又警告,这种权力关系中的所谓恋情是极其危险,又极易变质的。
  而且最扎心的一点还是,书里以慈祥的口气写着孩子在一定阶段对父母产生“性趣”是完全正常的,建议父母包容并适当引导他们的欲望,帮助他们成熟起来,为日后建立成人间的人际关系打好基础。
  所以自己石破天惊的初次心悸,根本只是小孩子懵懂的冲动而已,源于自己不懂事又没见识。格雷既无法克制自己对萨奇的渴求,又没办法忽视书里的告诫,简直纠结得无以复加。
  他跑得有点缺氧,胡乱想着如果告诉叔叔自己对他的感受,他会不会像书里写的那样包容自己、引导自己。估计是会的吧?萨奇一向把这些指南当作说明书来养育自己,从营养食谱到健身项目,从课程安排到礼仪训练。
  但要叔叔这么屈尊纡就地敷衍自己,格雷肯定要气死。而且他现在连在叔叔面前暴露自己还没完全锻炼好的软弱身体都害羞起来,更不要说坦白自己那些可笑的想法。
  正想着,萨奇逐渐放慢了脚步,看来他们已经完成了规定的里程数。格雷边走边拉伸肌肉,左顾右盼活动着脖颈,忽然意识到他们似乎在一片以前从未探索过的林区。
  “格雷,”萨奇忽然转身面对他。格雷愣愣地和那双深邃的灰眼睛打了个照面,心脏扑通扑通上窜下跳,“闭上眼睛。”
  格雷停下脚步。萨奇似乎绕到了他背后,一只温暖的大手捂住他阖起的眼睛,另一条胳膊揽住他的腰。萨奇好闻的味道包围着他,好像阳光中挂着露珠的森林。
  天哪,我爱你。格雷颤抖起来,腿都软了。离我近一点,求求你,抱紧我,再近一点。
  可惜萨奇谨慎地保持着那个微妙的距离。格雷汗湿的背上只能隐约感觉到叔叔辐射出的温度,却没有任何接触的压感。
  “往前走。”
  格雷在一片漆黑中向前走去,萨奇坚实的臂膀让他在绊到树枝和石子时不至跌倒。
  走了大概十几二十步的样子,脚下的泥土变成了规律的棱角。萨奇拉起他的手扶住旁边的栏杆,很快又收回胳膊继续搂住他。
  “停。”萨奇命令,同时松开了遮在他眼睛上的手。阳光透过眼睑,在视网膜上压入一片温暖的橙红。
  “睁开吧。”
  格雷在明媚的朝阳中眨巴眼睛。他看着对面如洗碧空下起伏的山峦,郁郁葱葱的密林从山顶一直铺陈开来——
  延伸到自己脚下,深不见底的幽暗山谷之中。
  他们正站在一座从山崖边修出的栈桥上。身边是钢化玻璃的围栏,脚下是镂空的金属格挡。
  山谷在旋转,和天空扭曲在一起向自己迎面扑来。格雷失去意识前最后记得的,就是刺破耳膜的惊恐尖叫,和两腿间源源不绝的暖意。
 
 
第3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初恋
  格雷醒来时,惊悚地发现萨奇正在扒他的裤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