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15:42  作者:豆荚张

   《桃李芬芳》

  作者:豆荚张
  文案
  师生狗血爱情故事
  完美老师禁欲脸攻(闻熙)X傲娇学生小可爱受(夏正宇)
  代课老师撩动了最后一排那个学生。
 
 
第一章 _桃李芬芳_
  “站住!班级,姓名?”
  星期一的早上,夏正宇一如既往迟到,校门口当值的学生会检查是拦过他无数次的吴白婉。他们同班,她当然知道他是谁,只是用这种故意的态度表达自己的厌恶。
  夏正宇低头瞟了她一眼,瞥见她向下紧抿的嘴角,两端生生折出了直角来。她偷偷涂了口红,夏正宇看着她的嘴巴,想到小丑。
  她讨厌他这样的坏学生,他更讨厌她这种肤浅的讨厌,碰上多少次都无法习惯。
  他的口气很差:“高二(1),夏正宇。”
  吴白婉潦草地写下他的名字,说:“纪律扣两分,走。”
  他没等她说完,就大步走开了。
  吴白婉顿时有点气不打一处来,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瞪过了还嫌不够似的,又重重“哼”了一声。这些发泄其实都还不够,但良好的家教让她无法把骂人的脏话说出来。
  五分钟后,学校的早读结束了。吴白婉收工回教室,她从高二教学楼东面的楼梯上楼,到教室走廊的时候,看到夏正宇从西面楼梯上来。
  他们一个坐在教室第一排,一个坐在最后一排,两人会从不同的门口进教室,不止一次在教室走廊擦肩而过。以往,吴白婉都会厌恶地转头看楼下的小花园,但今天,她忽然在错身的时候说话了,声音不高不低。
  “夏正宇,你又偷偷去卫生间抽烟了吧?”
  夏正宇为她的反常惊讶,他倒不恼她揭短,只是疑惑地回头去看她。然后,看到教室前排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男人长得很好看,看了一眼就想看第二眼的好看。
  但夏正宇知道他是谁,所以第一情绪是不喜欢他——高二(1)班原来的班主任杨欣欣上周宣布休产假去了,这位大礼拜一出现在教室门口的,当然是代班班主任——于是这份好看,在他眼里有点不正经。
  哪个正经的老师,生得这么好看。
  他也明白了,吴白婉刚才那句话是说给代班班主任听的。
  他烦这种蠢不拉几的恶意,对代班班主任的反应也不屑一顾。见过这一眼,就像没看到一样,转回头走进后门,书包往课桌里一塞,直接趴桌上了。
  “唉唉,你怎么还睡得这么安心啊?新班主任就在门口呢!”同桌周深推了推他。
  他满不在意:“怕什么,不是还没上课吗?”
  话音刚落,第一节 课的上课铃声就打响了,吴白婉和新老师都从前门进了教室。
  新老师登场,还是个好看得惊人的新老师,引起班级内一阵骚动,女生压低声音的“好帅”此起彼伏。周深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推夏正宇,力道之中传递着激动情绪。
  “你看你看,这个老师真的好帅,穿得也太有气质了!”
  他连推几次,夏正宇不胜其烦,躲开了些。
  也抬头看新老师,去打量被周深形容的“穿得有气质”。
  阳历三月天,空气中仍然寒意料峭,那个男人已经脱去外套,穿一件黑色衬衫,衣扣自领口下第二颗开始,规规矩矩严严实实扣着,和黑色长裤、黑色皮鞋,一起把十分颀长的身材修成了十二分英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 配合这身一丝不苟的穿着,整个人落在夏正宇眼里,可以用四个字形容。
  “斯文败类。”
  这算哪门子气质。他冷哼一声,打算继续趴桌,开始每天上午的补觉。
  台上新老师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闻熙。”
  接着,他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在黑板上写字,周围有女生说“连名字都这么好看”。夏正宇不能确定是哪两个字,还是有点好奇的。做着调整“趴姿”的动作,偷偷瞄一眼黑板。他有一点点散光,看黑板不是很清楚,眯了眯眼睛。
  闻熙。
  看清了,收回目光。这时,他感觉自己被盯住了。稍偏视角,果然迎上闻熙的视线。骤然对视,夏正宇有点本能的心虚,目光不自觉飘忽起来。
  那边似乎不以为意,淡淡地把视线移开了,仿佛刚才只是无差别扫到他。
  “你们杨老师回家待产了,我从今天开始代她陪伴你们走完高二学年。现在三月,高二一共还剩四个月,希望我们友好相处,合作愉快。”他的声音有一点莫名的凉意,偏偏说话不急不缓,让人听着还挺舒服,“我也教数学,今天跟语文老师换了课,第一节 先上数学。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开始上课吧。”
  “老师,我有问题!”有个女生接口道。
  教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笑声,因为接话的是一个出了名外放的女生,大家不用等也知道她会跟这个新老师开什么玩笑。夏正宇也知道,他心里丢了一句“无聊”,而旁边的周深直接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新老师仍旧不紧不慢:“请问。”
  “老师,你有对象吗?”
  大家笑归笑,暗里吐槽归吐槽,一个个都还是想知道答案的,都盯着新老师等他回答。
  新老师沉默了片刻,道:“没有。但老师对师生恋不感兴趣,大家也不要胡思乱想。”
  问问题的女生脸红了,吐吐舌头,低声嘀咕了句含糊不清的话,新老师已经让大家打开习题集。他的备课紧接这个班先前的进度,不需多问,就从杨欣欣上周没讲完的那道题开始了。
  夏正宇在讲课声中,渐渐跌入睡眠。
  迷糊中,被周深一手肘猛地撞过来。他打了个颤,抬起头来,周深正对他挤眉弄眼。
  不就是新老师过来了么,他清楚。
  便做做样子,抽出正在讲解的习题,低声问周深“第几页”。
  “98页。”头顶上有个声音说。
  哦。夏正宇那种学生面对老师的本能心虚又出来了,缩了缩脖子,翻着习题。一只洁白的手忽然伸过来,食指和拇指卡住一叠书页,一翻,正正好到98页。接着,那食指又点了点其中一道题。
  “在说C选项。”
  班里又有人笑,但和往常单纯笑同学被抓包不一样,今天的笑中,还有一丝轻快而愉悦的甜味儿,那是给新老师的。
  夏正宇撑了半节课,还是趴下去了。
  这次趴得很彻底,头紧紧埋在手臂里。蓝白相间的校服足够宽大,几乎足够把他整个脑袋藏起来,远看,只见到一小片黑色的头发。周深替他着急,但见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再看台上新老师好像也并不想过来多管,也就懒得喊他了。
  二十分钟后,下课铃声打响,他准时醒过来,一双眼睛神采奕奕,十分明亮。
  他当然没有忘记这节课是新老师上的,不然早就放肆地蹿出后门去了。为了给新老师一点面子,他打算等人走掉再出去。
  然而新老师宣布完“下课”,就径直往后排走来了。
  “冲你的。”周深小声说,并毫不犹豫跑了。
  算什么兄弟!夏正宇剜一眼周深的背影,象征性咬牙切齿了一番。
  新老师到了,食指和中指扣起,敲敲他桌面:“夏正宇同学,来一下办公室。”
  夏正宇习惯这种事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慌过。跟在新老师后面,大摇大摆,东张西望,还和两个隔壁班的同学打了招呼。一路到教学楼二层的教师办公室,他都显得很轻松。
  “哟,又是夏正宇啊?”一进门,就有别的老师打趣。
  夏正宇扬着一脸笑,回:“何老师早啊!”
  他的长相是那种十分讨喜的帅气,一笑,便有一种动人的干净气质,弯弯的眉眼让人看了就心软。靠着这张脸,以往杨欣欣总能在他犯纪律时从轻处理,罚他的时候少,苦口婆心劝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候多,急了也就是让他写检讨。
  就连办公室其他老师,也挺喜欢看他被拎过来喝茶的。就是不知道闻熙会怎样……
  夏正宇心里的兴奋好奇占绝大部分,剩下两分担忧,基本可以忽略。他看着闻熙坐下,照常站在办公桌旁。
  闻熙放了东西,低头从办公桌底下拉出来一张塑料凳,推到夏正宇那边:“坐。”
  夏正宇看了,心里有点疑惑,但他不客气也不怯场,真坐下了。
  闻熙:“你晚上几点钟睡觉?”
  “啊?”夏正宇一愣,这下是真反应不过来。
  闻熙重复:“你晚上几点钟睡觉?”
  夏正宇下意识抿抿嘴唇,回答:“十二点……一点……两点,差不多这样吧。”
  “太晚了。”闻熙直视他的眼睛,“学校最后一节晚自习结束是十点,你虽然走读,但到家应该不超过十一点,要在十二点前睡觉是完全做得到的。何况,我听说你经常第二节 就走了。”
  这个套路夏正宇没遇到过,反应慢半拍。加上这个问题他并不想解释,听罢,便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头微微朝办公室窗外偏,想避开和闻熙对视。
  这个新老师和杨欣欣太不一样。杨欣欣把谁都当自己孩子,尤其是怀孕后。这位,哪儿哪儿都是淡淡的,你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什么态度,摸不准他到底会怎么处理。
  夏正宇的轻松,比之先前要紧多了。但他不愿意表现出来,故作潇洒地问:“闻老师,我上课睡觉了,你要怎么处罚我就直说吧,我都行的!”
  “我处罚你有什么用?”闻熙扬扬嘴角,还是直视他,似笑非笑,“我要帮助你以后不再上课睡觉,谁的课都不行。”
  说着,他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塑料小瓶子,瓶身信息显示,那是一瓶维生素B族片。他把瓶子递过来,直接塞进夏正宇手里。
  “每天吃一片,十二点前睡觉。别瞎叛逆,好好执行,如果一个星期后我还看到你上课睡觉,就不会这么温柔了,好吗?”
  夏正宇一脸怔忡,动动唇,不语。
  旁边的何老师笑了:“闻老师,你可真有办法,夏正宇平时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被你这么一治,半句话也没有了!”
  夏正宇听了,有点尴尬地抬手摸了摸鼻尖。他虽然没怂到何老师说的这个程度,但确实没想好怎么接闻熙的招,只好拿过药瓶,说:“我知道了。”
  “那就回去吧,下节课撑不住就站起来听。”闻熙收回目光,挥挥手。
 
 
第二章 _桃李芬芳_
  夏正宇一回教室,先前溜得老快的周深就凑过来了:“怎么样,新官上任这把火烧你哪儿了?”
  这笑容幸灾乐祸,欠揍。夏正宇一手肘撞过去,用了两分力道,引来周深八分嗷嗷乱叫。叫完了,又看他脸色,然后正了正形。
  “你好像一大早就不太高兴啊,不是就因为睡觉被抓吧?”
  “一半一半。”夏正宇坐下来,双手撑在额头前,眼睛半闭着,看起来颇为疲惫,声音也有点低沉,“我奶奶昨晚半夜吐了,折腾到三点才重新睡,她又不肯去医院……唉,好烦,我今天本来想请假的,但老杨不管我们了,我都不知道跟谁请。”
  周深高一就跟他同班,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彼此之间称得上了解。
  他知道他父母两年多以前在参加流行性传染病大型救治工作,不幸双双被传染丧命之后,他就过得约等于孤儿,身边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高二以来,奶奶身体和精神都大不如前,他经常要照顾奶奶,又满心担忧,其实生活过得挺沉重的。
  周深轻叹一口气,拍拍他:“要不,下午放学我跟你一起回去,劝劝奶奶?”
  “算了,没用的。她这个人就是死倔,说不动就是说不动。唉,不说了,我再睡一会儿,下节还数学课呢。”话说着,就又趴下了,兜里的药瓶子硌在腹和腿之间。
  他伸手把药瓶子拿出来,撂在桌上。
  周深大惊小怪:“这是什么?”
  他埋着头闷闷地回:“新官上任第一把火,让我吃药!”
  周深:“你没病啊,吃什么药?”
  “我没病,他有病啊!”夏正宇堵上了耳朵,明确拒绝再闲聊。
  周深晃了晃瓶子,再看夏正宇,便识相地没再喊他,自己拿着瓶子研究起来。
  他这个人,用夏正宇的话来说,千不好万不好,大嘴巴最可恶。这药瓶子只在他手里研究了三分钟,三节课之后,就全班都知道了“新班主任给夏正宇送营养保健品”,引来一阵议论。
  这群同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集体被戴上了滤镜,议论来议论去,最后得出个“闻老师人真好真温柔”的结论。
  夏正宇听到的时候,翻了个白眼,把那瓶维生素B族塞进了抽屉最深处,一颗没吃。他也没办法真的十二点前睡觉,最早躺下都得是一点钟。所以,每天还是严重睡眠不足,上课睡觉的问题没什么改善。
  但闻熙也不管他,一节课顶多叫他一次,别的都好像随他便。
  按理说,闻熙对他的管理这么宽松,他应该很自在才是。可实际上,这一周越临近结束,他就越紧张。心里有点恼,暗想,这简直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岂有此理!
  转周的周一,他破天荒地早醒了半个小时。
  一睁开眼睛,脑子里就想起闻熙上礼拜那句话:“如果一个星期后我还看到你上课睡觉,就不会这么温柔了,好吗?”
  “好吗?”
  “吗?”
  吗个鬼啊!果然不是什么正经老师,训人就训人,末尾的“吗”把嗓音压得那么低,还用的二次元撩人声线,几个意思?
  他坐在床上有点恨恨地胡思乱想,放门外响起了奶奶的脚步声。他奶奶比闹钟准时,每天早晨叫他三遍,这是第一遍的时间。通常,这一遍他不会给半点回音。
  果然,奶奶敲响房门:“小宇,小宇,起床上学了,粥都煮好咧,给你盛出来了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