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6 10:16:57  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英雄饶命

 《刑警与特警/双雄(修订版)》作者:冷笑对刀锋/李忘风/英雄饶命

 
原名《刑警与特警》,坏警察和好警察的故事。互攻正剧。已完结。
 
刚坐上麻将桌没多久,吴世豪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瞥了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微一变。挑了挑那两道飞扬跋扈的眉毛,吴世豪一只手砌着麻将,一只手拿着电话,语气有些不太耐烦:“我说你们搞什么呢?我不是说了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别来烦我的吗?五筒!”
电话那头的人还没说话就是一阵大喘气,吴世豪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那双盯着麻将牌的眼却开始变得沉凝。
“老大,不好了!一小子和咱们的人动起手来了!那小子挺厉害的,我都挂彩了,你看要不要通知特……”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慌又乱,甚至还出现了一丝对于吴世豪来说不该有的怯意。
“通知个屁!还嫌不够丢人?你们现在的具体位置在哪儿?我马上过来,别把事情闹大了。”
吴世豪就要出牌的手一下停在了半空中,他面容阴鸷地瞪着桌上的麻将牌,这一局显然是再继续下去了。麻将桌旁的另外三个人听出吴世豪有急事,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上桌到这会儿他们已经送出去不少钱了。
“怎么还有人敢找你们的麻烦啊?”坐在吴世豪左手的一个红光满面的老头不动声色地笑着问道。吴世豪瞥了他一眼,起身的时候也没忘记把桌上自己赢的那份钱都塞进了衣兜里。
“几位老哥下次再玩吧。我这有点事,就先走啦!”说完话,吴世豪顺手抓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一边往身上披,一边朝门口大步走去。
 
 
从内心深处来讲,刚从原工作单位调回家乡不久的杨锦辉并不想惹事,可是面前这帮一身匪气的男人上来就说自己是嫖客,还想搜他的身,这就让杨锦辉有些不满了。他一直都是个奉公守法的人,他也认为自己有义务配合的警方调查,前提是对方在调查之前先按照程序出示相关证件,然而,这帮人却觉得他是在找茬,不仅污言秽语相加,甚至一言不合就要动粗。
如此一来,就恕他无法合作了。
黑暗之中,对方仗着人多,一下就拥了上来,杨锦辉不得已之下才还了手。
天色已晚,这处老旧小区附近的街上几乎没了人影,然而巷道里的打斗声却打破了夜的宁静。
“你小子敢袭警!你他妈别跑,给我等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男人一手指着杨锦辉,一手捏着电话,疼痛让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哆嗦了起来。
“说我袭警,那你们的警官证呢?!大晚上的你们几个在这里拦路敲诈,还敢冒充警察!”杨锦辉义愤填膺,他面无惧色地瞪视着被自己撂倒在地的三个男人,摸出手机准备报警,可还没等他拨通110,巷子外已经响起了一阵尖锐的警笛声,杨锦辉下意识地别过头,恰好看见一个瘦削的身影逆光而来。
 
“老大,你来了,就是这小子……”看见顶头上司亲自过来了,瘫坐在地上的三个男人赶紧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算是丢人丢大了,纷纷低下了头。
“瞧你们这副没用的样子!”吴世豪低声骂了一句,在走近杨锦辉的时候,渐渐慢下了脚步。
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巷子外头,杨锦辉突然觉得刚才被自己打趴在地的三个人真是警察也说不定,而这个刚从警车上下来的男人或许就是他们的领导。
躺在地上的一个圆脸胖子看见吴世豪一个人来的,顿时担心不已,他们刚才和杨锦辉交过手,知道对方可不是好惹的角色:“老大……你还是赶紧请求支援,把特警队的兄弟叫过来吧,这小子简直就是一悍匪啊!我们扛不住啊……哎哟……”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吴世豪冷冷地盯上了眼前这个“悍匪”。
对方身形魁梧高大,虎目鹰眉不怒自威,生得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不过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煞气却是有点生人勿进的意味。而对方在看到自己来到之后,神色依旧镇定从容,看样子,这家伙不仅身手好,而且心理素质过人,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这位警官,你的同事没有出示证件,我以为他们是劫匪,所以才动手了。”杨锦辉不慌不忙地对吴世豪解释,他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合乎常理的正当防卫。吴世豪那双眼还是冷冷地盯着他,只不过他在听见杨锦辉说的话后,摸出自己携带的警官证在对方眼前晃了下。
他是龙海市临港区刑侦大队的队长,负责临港区这片的刑事案件,一句话,这里就是他吴世豪的地盘,警官证还比不上他那张脸有用,所以他们手下这帮子人不带证就出来也是常有的事,可夜路走多了,没想到还真遇到鬼。
“我是临港刑侦队的吴世豪,现在我和我的同事怀疑你嫖娼,以及妨碍警察执行公务,请你现在跟我回去协助调查。”吴世豪不慌不忙地摸出了根烟点上。
听到这位刑侦队的警官一出场就给自己扣上了嫖娼这个名头,杨锦辉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暗自里却想:果然,刑警队这帮人的火气看样子都挺大的。
 
“吴警官,咱们都是同事,看样子这是一场误会。同为警务人员,我希望你能公正执法,不要凭空诬陷他人。”杨锦辉耐心地解释道。
“同事?你哪个单位的啊?”吴世豪在龙海这地儿也算是干了快了二十年的老人,面前这男人他还真没见过,其他兄弟单位的狠角色他吴世豪不可能一点都没听闻。他再次上下打量了杨锦辉一眼,笑着问道:“你说你是我的同事,那你的警官证呢?”
杨锦辉微微一愣,他今天只是来看望一个老战友的父亲,况且刚调来的他要明天才会去新单位报道呢,而旧的警官证他已经交还给之前的单位了。
“你说我就信?当我三岁小孩子啊?”看见杨锦辉一时拿不出警官证,吴世豪不由轻嗤了一声,之前被打倒在地上的三名刑警也龇牙咧嘴地围了过来。
“妈的,这小子看你来了还敢冒充警察套近乎!老大,别和他客气了!”三人都忿忿不平,自从跟了吴世豪以来,他们哪受过这么大委屈,都说了自己是警察了,还有人不长眼把他们揍成猪头,最可恨的是对方还只有一个人!这事传出去,要他们临港刑大的面子往哪里放?
“好,这事是我误会了,如果你真的执意要调查,那我跟你回去没问题。”
杨锦辉自知理亏,而且吴世豪也出示了警官证,他现在没有借口再动手。但叫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自己人拘回去,他心里还真有些不甘,眉头也随即地紧紧皱起。
“兄弟,开玩笑的!我怎么会不信你呢。你要真是犯罪分子,我手下这几个家伙还会挨得这么轻吗?误会,都是误会。”瞥见杨锦辉那张有些愠怒的面容,吴世豪目光老辣地咧嘴一笑,走了上前。看见吴世豪的态度突然转变,杨锦辉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人,要是真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何况明明是这帮刑警有错在先。
“多谢理解,等我明天去新单位报道了,一定亲自过来赔礼道歉……”杨锦辉看见吴世豪朝自己热情地伸出了手,赶紧也伸了一只手过来。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感到顺着指尖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他的整个身子都麻了。
吴世豪摆弄着手里还闪着蓝光的电警棍,看了眼已经倒在地上重重喘气的杨锦辉,吩咐道:“还愣着干吗?把他拷上给老子带回去!哼,袭警还冒充警察,你小子胆够大的啊!还真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了。”轻笑着瞥了眼震惊而愤怒的杨锦辉,吴世豪一脚就踹在了对方背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警车,只留下他那三个手下在后头围着杨锦辉泄愤。
 
“叫你小子还手!打警察,你真是活腻了!”把杨锦辉推搡上了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顺手又给了对方一巴掌。脸上挨了这么一下,杨锦辉心里所有的屈辱和愤怒一下都全部涌了上来,他猛地抬起头,拷在身后的双手顿时挣得一阵作响。眨眼之间,只见他在狭窄的车厢内一脚就踹了出去,把那高瘦的男人直接踢得惨叫着滚出了几米远,另外两名警察见状赶紧冲过去扶他。
坐在驾驶座的吴世豪没想到到这份上这小子还敢反抗,他当即跳下车,拉开后门,掏出电击枪对准杨锦辉的背部又是一阵放电。
杨锦辉硬是没叫出声,他死死咬着牙关,强忍着痛楚转过了头,一字一句地怒骂道:“你个狗娘养的!”
这一次吴世豪可没手下留情,他面无表情地捏着电击枪顶在杨锦辉的腰眼上,直到听到杨锦辉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惨烈的嚎叫,瘫倒在座椅上之后,掏出自己腰间的手铐把杨锦辉的双脚也拷了起来。
“横啊,继续给老子耍横啊!”吴世豪抓着电警棍在杨锦辉的胸口狠狠砸了几下,然后又扬手一下砸在了对方的头上。
杨锦辉被电得已经有些神智恍惚,脑袋上再挨了这么一下,终于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正在临港区刑警队办公室值班的小刘没想到队长会在大半夜突然过来,而且还和之前出去蹲守的兄弟们带了一个“犯罪嫌疑人”回来。
“吴队,您今晚不是休息吗?怎么还亲自出去抓人了?”一个单位里,同事之间和领导的关系有亲疏之分,小刘是刚入警不久的新人,他还没资格叫吴世豪一声老大。
吴世豪潇洒地走在前面,他回头看了眼被人像死狗那样拖着的杨锦辉,淡淡说了句:“还不是怪你师兄们,一个假警察都搞不定,要我亲自出马。既然撞到我手里了,那就带回来好好问问吧,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有用的线索。”
看见吴世豪眼里不经意掠过的一丝冷意,小刘不由可怜起了这个看上去还有些神志不清的男人,谁不知道他们这位刑警队长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啊,落到他老人家手里的嫌疑人不死也得扒层皮。
 
进了审讯室,趁着杨锦辉还没清醒,吴世豪也不客气,当即就叫一同进来的手下把杨锦辉脱得只剩了条裤衩,然后将对方双手反拷在了铁制的询问椅上,双脚也自然用铁椅上的镣铐锁了起来。他向来憎恨别人挑战他的威严,对方之前在车上那句“狗娘养的”才是真正让他下定决心好好收拾对方的原因。
被杨锦辉踢伤的高瘦警察苦着一张脸,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向吴世豪说道:“老大,我这儿痛得不得了,恐怕得去看看医生才行……”
吴世豪看了眼对方满面冷汗的样子,点了下头,挥了挥手对另外两名警察叮嘱道:“对了,记得拍几张照片,作为这小子袭警的证据。小王,你俩送他去医院吧。”
圆脸胖子有些恨恨不甘地瞅了眼已经渐渐有些清醒的杨锦辉,“老大,这小子厉害着呢,您一个人没问题吗?”
吴世豪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他孙悟空啊,都给锁成这样了,他还能干吗?放心,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你们先去看看伤,休息一下也好。”
 
三个人离开后,审讯室的大门终于紧紧地关了起来。
吴世豪摸出根烟点上后,踱到了渐渐醒来杨锦辉的身边。
杨锦辉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下身那条白色裤衩,那张英俊的脸一下就红了,他抬起眼,死死地瞪住了面前这个悠闲抽烟的男人,沙哑地说道:“姓吴的,你滥用警械、非法拘禁、侮辱他人,执法犯法,我一定告你!”
听见对方这么说,吴世豪笑着冲杨锦辉脸上喷了一口烟:“我看你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你现在还在我手里,你要怎么告我?你之前的行为可是袭警拒捕,我现在是依法对你进行审讯。”
“呵……袭警?你还说我嫖娼呢?不过嫖娼归你管吗?!”杨锦辉被吴世豪的满口胡言乱语气得一阵冷笑,一帮子刑警队员居然给他定性违反治安条例的嫖娼行为,敢情临港区治安大队的工作也被他们刑警队都包揽了,他可没听过哪个地方的刑警队会闲到这个地步。
“你听着,这地儿什么案子我都有资格管。别说嫖娼了,就算你小子卖淫老子也能管!”吴世豪嘴角一勾,眼珠子却开始上下打量起了杨锦辉袒露在外的胸肌和腹肌。还真别说,这男人脱了衣服的样子更帅气,这身结实的肌肉实在令人羡慕。
吴世豪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不等被自己一席话气得面色通红的杨锦辉出声,严肃地说道:“现在你给我老实交待下你的情况,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想耍花招,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杨锦辉倔强地瞪着吴世豪,他已经尝到了对方残忍的手段,也深信这个飞扬跋扈的刑警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杨锦辉攥了攥自己被反拷在铁椅后的拳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疲惫地垂下了眼:“你问吧。”
 
“姓名?”
“杨锦辉。”
“性别?”吴世豪转到椅子后面,瞥了眼杨锦辉那条白色的裤衩,裤衩下面那东西的形状十分明显,看样子还蛰伏着,不知道真硬起来会有多大。这位平素就男女通吃的刑警队长他似乎对面前这个男人有了别样的兴趣。
“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来吗?我当然是男的!”杨锦辉认为吴世豪是在故意找茬,愤怒地转头瞪了对方一眼。
吴世豪勾了勾唇角,吐出个烟圈,笑道:“也是,女人下面哪来这么大的玩意儿?”
“你!”杨锦辉深感屈辱,不过当他对视上吴世豪那双满怀恶意的目光时,却不得不说服自己暂且忍耐。
“年龄?”吴世豪没搭理杨锦辉的质问,继续讯问。
“三十二。”
三十二岁,比自己还小几岁,不过也不算只嫩鸟了,至少看上去还挺有味道的。
吴世豪心里琢磨了一下,那双阴鸷的眼里悄然透露出了一丝笑意。
“职业?”
“公安特警!”杨锦辉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努力坐直了身体,言语之中充满了愤怒。
“哈,特警队哪有你这号人物?我和特警那帮兄弟合作过那么多次了,从没见过你!老实交待,你到底是干吗的?是不是混社会的?!”吴世豪斜睨了眼杨锦辉,听见对方说出特警这个身份后,更是觉得好笑,龙海市虽然不是个小地方,但是他吴世豪也算个八面玲珑的人,特警队总共就几百号人,年龄基本在三十岁以下,三十岁以上还能留在龙海特警队里面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要不就是领导阶层,那几号人物他个个都熟得不得了,就算有的不太熟也算打过照面,叫过一声兄弟。当然,他也瞧出来了,面前这小子肯定不是社会上的混子,因为对方身上还真有股浑然天成的正气。但是哪又如何?在临港刑警队,他们才是正义的代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