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7 09:17:44  作者:lco

 《分手进行曲》作者:lco

 
文案
 
余泽:我迟早要跟晏未泯分手!
晏未泯:毕业之前得跟余泽断干净!
 
然鹅,事实证明,flag还是不要随便立的为好。
 
这是一个分手后发现彼此是真爱的故事。
 
【排雷】1、攻受人设不讨喜;
2、剧情又丧又压抑,是我自己都不会看的类型QAQ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泽,晏未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我就跟你说不要选学校附近的酒店,这些酒店都不卫生的……”
 
余泽皱着眉听晏未泯的叨叨,他显然已经很不耐烦,偏偏晏未泯对此没有丝毫察觉,还在继续挑挑拣拣,抱怨着酒店房间的种种不好。
 
“还有……”
“闭嘴!”
 
晏未泯乖乖闭上嘴,余泽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提醒自己——今天是来打|炮的,不是来吵架的……
 
“还有什么?”余泽放缓声音问。
“还有,这里隔音效果也差,你叫那么大声被隔壁听到了怎么办?”
 
余泽:“……”
晏未泯别的地方不说,火上浇油的本领倒是妥妥的可以称霸世界。
余泽气狠了都笑了出来,笑了两声觉得自己跟晏未泯计较没意思,拍拍他的肩,“没有我,你可能一辈子都脱不了单,毕竟实力这么强。”
 
晏未泯不明所以。
 
余泽脱下衣服甩在床上,“我先去洗澡准备一下。”
晏未泯的目光跟着余泽一起进了卫生间,然后被墙壁阻隔住了,他躺在床上听着水声心里有些荡漾,摸出手机刷了下朋友圈,一刷第一条就是某教授发了条朋友圈,是某设计院的招聘信息,非常高冷,只要研究生,晏未泯的心凉了凉,给教授点了个赞然后退出了朋友圈。
 
没多久,余泽从卫生间出来,什么都没围,晏未泯的目光追随着一晃一晃的东西,简直无法挪开。
余泽跟晏未泯在一起两年多,彼此都熟得不能再熟,被这样盯着看也不在意,坐到床上屈起一只腿,“我还要去图书馆,给你半个小时。”
 
晏未泯傻了,楞了下才说,“半个小时怎么够?”
余泽挑眉,反问:“怎么不够?”
晏未泯脸一红,伸出一只手捉住余泽的小腿。
 
余泽不耐烦地伸脚踹了下他,“你再磨蹭就没多少时间了。”
“别别别,”晏未泯扑上来。
 
开始之后计时就不太现实了,他俩快两个月没见,这时候哪控制得住,等结束的时候半个小时早过了。
 
余泽被折腾得动一下都懒。
晏未泯凑在他耳边,小声说话,眉眼间还带丝炫耀,“半个小时根本不够。”
“装什么装,第一次的时候你坚持了几秒?”余泽不客气地揭他的黑历史。
 
晏未泯表情略微有些尴尬,“我们能不提这茬吗?”
“不能。”
 
“……”晏未泯换了个话题,“你要去洗澡么,我扶你去。”
“用不着,我腿没断,自己能去。”
 
晏未泯知道自己今天弄狠了,余泽是真的生气,不过他至今没能掌握安慰余泽这项技能,只能自己冲了个澡然后回来干巴巴地坐在床边。
过了会,余泽缓了过来些,撑着起来去洗澡。走得虽然晃了点,但看起来没有太大问题。
 
晏未泯有点想走,人都站起来了又怕余泽在卫生间里打滑,穿好衣服又耐着性子坐了回去,还冲卫生间喊了一声要不要帮忙,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次余泽洗的时间稍微久了点,出来的时候套上了裤子,也不看晏未泯,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
 
“那什么……我先走了,”晏未泯开口。
余泽对此毫不奇怪,斜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晏未泯走到门口,又回头叮嘱了一句,“你待会再出来。”
“放心,不会让人看到的,请您滚吧。”
 
晏未泯于是麻利地滚了,等关门声响起余泽才坐到床上,没做的时间长了,这一次确实有点难受。
 
他嫌弃地看了眼床上的痕迹,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定义他跟晏未泯的关系。他们是正式表白相互确定过恋人身份的,但又对外隐瞒,低调地混迹在众多情侣之间,就算是开房都要找离学校几站路的酒店。
 
嫌弃酒店设施差?不存在的,他们都是穷逼学生,酒店都是挑着便宜的订,晏未泯不过是觉得这里离学校近怕被看到罢了。
 
虽然偶尔会有些不爽,但余泽还是能认可晏未泯的做法,他们才二十出头,谁也不想这么早这么轻易就把标签打在自己头上。
晏未泯的言行只是他烦躁的诱因,真正的实质问题是——他即将司考,不烦不行。
 
余泽从书包里翻出本书忍着不舒服背了会才下楼退房,房间是用余泽身份证开的,人却是分别上去的,也没被酒店前台发现。查房报告后前台小姐姐疑惑地看了余泽一眼,然后扣掉了套|子的钱。
 
靠,她不会觉得我专门开间房打飞机吧?余泽有些憋屈地想。
 
出了酒店,余泽带着后方的不适感直奔图书馆,还在路上滩了个煎饼,一边啃一边走,等到了图书馆门口煎饼也吃完了。
他现在每天开馆来闭馆走,遨游在各种坑逼的知识点里,身体不动如山,就是内心烦躁无比。有时候觉得自己能考四百分,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早点收拾收拾打包回家的好。
 
想归想,考还是要考的,书还是要继续看的。
 
进馆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一个通告——图书馆部分空调坏了,负责人会尽快维修。
图书馆的空调和电梯轮流着坏,长则一年短则一周,对此广大学子的态度已经正式入佛——爱怎么坏怎么坏,无所谓了,什么都无法阻挡我们看书。
 
虽然还在暑假,但图书馆里的人不少,考研党居多,还掺杂了些像他们一样考证的,这些人一边扯着头发一边看书,散发出来的低气压盘旋在图书馆周围经久不散。
 
余泽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刚一落位他差点跳起来,心里恨恨地想,今天自己纯粹就是赶着去给晏未泯开荤的。越想越气,在一起都两年了,晏未泯还是这么没轻没重的,技术差得要死……提前给晏未泯的下一任点个蜡。
 
余泽在座位上偷偷摸摸地调整自己的坐姿,弄出了点声音,惹得对面的大哥丢了几个白眼过来。余泽只能赶紧规规矩矩地坐好,不敢造次。
 
十点差几分,图书馆的闭馆音乐响起,周围人还在争分夺秒地看书,余泽第一个站起来把书一股脑收起来走向自己的书箱里放好。
图书馆本来是不允许学生留私人物品在内的,组织清理过好几次,后来实在被屡教不改的学生烦得不行,干脆就放开了这个口子,空了一个隔间允许学生放东西。
 
不过房间小学生多,里面的箱子一层叠一层,余泽的箱子每天都要被人压。今天也不例外,上面又砸了一叠书,余泽皱皱眉,正打算想像往常一样拿开,但扫了一眼书名,流体力学,鬼使神差翻开一看——扉页上写了端端正正的晏未泯三个字。
 
余泽瞬间就不好了——自己人被晏未泯压就算了,竟然连个箱子都是一样的命运!
 
靠靠靠!
 
余泽差点就把晏未泯的书扔地上,最后还是忍住了,心里骂晏未泯这沙雕专业书都敢这么随便放,也不怕丢了。骂完之后,余泽还是把这几本书整了整放进自己的箱子里。
 
没去挤电梯,余泽拔腿从六楼爬下来,等出了图书馆,一眼就看到晏未泯骑着一只电动车横摆在门口。现在出馆的人多,晏未泯一人一车正好做了个拦路石,其他人都不得不自他前方分开擦着他而过,可能还穿插着几个白眼。偏偏他本人对此一无所知,直直地看着余泽,还非常酷炫地用手指招了招,豪气得仿佛开了一辆兰博基尼。
 
余泽:“……”
 
坐上后座,晏未泯递给余泽一个肉夹馍,“吃点夜宵。”
余泽还真有点饿了,从下午到现在也就吃过一个煎饼果子,现在闻到肉夹馍的味差点扑了上去。
咬了一口肉夹馍,嗯,还是高配的。
 
电动车怎么也比两只脚快些,晏未泯带着余泽从校园的路上骑过,超过三三两两的行人。两边白色的节能灯光印在路面上,空气里飘着点花香。 
看着两边的花纷纷划过,余泽突然想到,真的很久没有见到晏未泯了,扯住晏未泯的衣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突然就觉得有点想他。
 
 
作者有话要说:
攻受人设都不讨喜,剧情又丧又压抑QAQ
跳坑需谨慎,么么啾~
 
 
 
 
 
第2章 第 2 章
余泽跟晏未泯虽然专业不同,宿舍楼却是在同一栋,原因很简单——法学院没有专门的宿舍楼。
 
他们所读的大学是所典型的理工科学校,也就是这几年为了朝综合性大学方向靠拢给文科学院多拨了点资源照顾,即便如此,法学院的学生依然很少,尤其是男生更是少得不行。
余泽他们班三十个人,仅有三个男生,被戏称为中华女子班。法学院近几届的宿舍都被安插在了土木院的宿舍楼中,余泽也就这样跟晏未泯做了个楼友。
 
晏未泯停好车,跟余泽说,“明天你几点去,我送你。”
“八点出门,你起得来么?”
 
两人停车的位置没有路灯,但晏未泯只看个轮廓也能想象得出余泽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勾着上扬的挑衅,却不会令人生厌。
 
“在工地我都六点起的。”晏未泯顺手拍了一把余泽的肩。
 
这么一说余泽才想起来晏未泯这个暑假是去四川实习,回来人都晒黑了一截,怎么想都轻松不了,不过晏未泯从来没吐槽过。
 
两人约好明天的见面时间,在楼道口分开,晏未泯就住一楼,余泽还得继续爬到五楼。
 
晏未泯推开宿舍门进去,室友正忙着打游戏,见他进门都没空搭理。晏未泯也没去打扰室友,整理了下自己的桌子,抽出一本书开始看起来。
过了会,室友一局结束,抽空跟晏未泯打了个招呼。
 
“明早你的电动车再借我下。”晏未泯说。
“行啊,你随便用。”室友自从骑电动车翻过一次之后就对这玩意有了心理阴影,正打算把车处理掉,“你要不,我便宜卖给你。”
 
“穷啊。”晏未泯叹气。
 
“你可以发了奖学金再给我,怎么样,考虑下。”室友劝道。
“都大四了还买什么电动车,你不如等几天小鲜肉来了再卖。”另一个室友从床上伸出个头说道。
“未泯的成绩可以保研啊,要是保了本校不还有好几年。”
 
正值保研季,这两个字可谓是热门又敏感的话题,室友的兴趣立马就被勾了起来,问晏未泯的打算。
 
晏未泯一只手搭在椅背上,“能不能保得上都还不确定。”
 
“专业前几都保不上就逆天了。”
 
晏未泯没有接话,指尖在书侧划了几下。
保研的水深得很,结果出来之前谁敢放松。晏未泯宿舍四个人,有两人有保研资格,晏未泯加权靠前,另一个则是有些勉强,这段时间宿舍里的氛围正是紧张又尴尬的时候。
 
正想着,另一个准备保研的室友贺俊推门进来,个子不高却背着一个巨大的书包,架了副黑框眼镜。
他一进门宿舍里的气氛就变了,贺俊在门口微微顿了一下才关门,没有跟三人打招呼,自顾自地放了包找出水壶去打水。
 
门再次被拉开,然后被”砰“的关上,晏未泯视线压在书上,却没看进去任何一个字。
 
“啧……”
“额,他拿的似乎是我的水壶……”
“他这四年就没买过水壶,哪次不是用我们的,连问一声都不问。”
 
两个室友撇嘴吐槽,声音略微压低了些。
晏未泯靠在椅背上长吐了一口气,这电脑椅是大一的时候低价从学长手里淘来的,设计不够合理,坐上去并不舒服,日复一日地坐了三年多,如今也颇有些摇摇欲坠的意思。
 
晏未泯突然想起来电脑椅爆炸的新闻,大开脑洞地想要是现在椅子爆炸自己要怎么索赔……真出了事大概可以请余泽来帮自己打这个官司。
不知道有没有熟人价。
 
次日,余泽揉着眼睛走到楼下,晏未泯已经等着了,见人过来了问,“想吃什么?”
余泽想了想,“吃面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