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7 09:18:35  作者:落墨笙雪

 《商颜录》作者:落墨笙雪

 
文案
 
写这个文感觉很顺,就顺其自然的写出来了。
上一世,商陆找了那人一世都没有找到,这一世他绝对不会再让那人离开。“既然让我看到了你的脸,我就一定不会再让你消失!”
呀嘞呀嘞,不会写,就这样吧。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陆,颜盛尧 ┃ 配角:商磊,崔霜月,商珑,颜申远 ┃ 其它:重生与穿越
 
 
 
第一卷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第1章 第一章
听到锁链滑动的声音,商陆抬眼看着站在大牢门口,裹在黑袍中的人影。他全身都用袍子遮的严严实实,脸上也带着面具,没有一片皮肤暴露出来。商陆看着他在心里嗤笑一声,这人是谁?是来执行命令的看来自己的日子也到头了,只是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死法?
然后就听见那人用刻意沙哑的声音对那位狱卒说:“你先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进来!”
“是。”狱卒乖乖退下,独留他两人在这间潮湿阴暗的狱牢。
等狱卒走远之后,商陆就见那人推开牢门,跨步走到他面前,手里提着壶酒。心想,看来是打算赐毒酒了,这个死法倒也不错,起码还有个全尸。
那人弯腰将酒壶放到地上,盘腿坐到他的对面,丝毫不在意他坐的这片稻草可能已经被老鼠爬了无数次,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商陆静静看着他的动作,不过对于这人坐到自己面前,还是有一丝诧异。尽管他包的很严实,但是周身的气质还有无意中的动作都表明这人的身份有些不普通,不过到底是谁,这就猜不出了。
那人抬眼与自己对视,随后见他冲自己微微一笑,开口说:“好久不见。”
商陆微微眯眼,没有接话。那人也不在意,气定神闲地从怀里摸出两个杯子,塞到他手里一个,然后拿起酒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他倒了一杯。
商陆看了眼手里的杯子,皱了皱眉头,用的竟是鸳鸯杯。
那人见他皱了皱眉头,看了眼他的杯子,语气有些调侃地说:“哎呀,不好意思,拿错了,你就凑合着喝吧,反正喝了这杯也没下杯了。”
商陆听他这样说,端起杯子正打算一饮而尽。那人连忙伸手一挡,“别急嘛。”然后突然伸手点了他的穴位。
商陆对于自己的穴位被点丝毫不在意,只是想看看对面这人他到底想干什么?反正自己人之将死,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哪种死法自己都可以接受。只是自己武功已经被废,竟然还点自己的穴,真是不知道该说这人是谨慎还是懦弱?
那人见他这个表情,挑了下眉,伸出一只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等会儿你就知道为什么点你穴了。”
就见他端着酒杯的右手伸手勾住了他的右手,随后低头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了一口。抬头笑眯眯地看着商陆,然后另一只手轻轻抬起,捏住了他的下巴。上身慢慢凑近,最后含住了他的唇瓣,将口中的酒送了进去。
商陆看着他的动作,瞳孔微缩,一脸震惊,想动手反抗,却想起来自己根本动不了。只好愤怒地盯着这个竟然敢冒犯自己的人。该死的!竟然对自己做这种事!如果让我知道你是谁,我一定让你痛不欲生!
那人看着他愤怒的表情,似是得逞一笑,舌尖在他上颚微微一勾,引的他浑身战栗。商陆满眼怒火像是要把面前这人焚烧殆尽。
不过这人倒是丝毫不在意他是什么表情,松开钳制着他下巴的手,将商陆杯子里的酒也喝了一口,这次倒是饮的很多,再次捏住他的下巴,将酒送了进去。
商陆紧咬牙关,却也反抗不了,只能忍受着这种屈辱的姿势,尽力将伸到自己嘴里的舌尖推出去。酒水沿着他的下巴慢慢流下来,滴到穿着的囚服上,染出一片水渍。商陆愤怒地看着这个肆无忌惮,甚至可以说沉浸在此的陌生人,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绝对扒了你的皮!
就着这个姿势,如果忽略商陆脸上的表情,这或许是一副让人面红耳赤的亲吻图,只是换个方向,虽然看不到那人的脸,却能感觉到他像是在与这亲吻的人郑重的道别,热烈又小心翼翼,渴望却又压制,悲伤与决绝,还有那孤注一掷的气息,所有什么想说的话,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这几刻的亲吻。
过了一会儿,等商陆已经不打算反抗的时候,那人缓缓松开手,一眼复杂地看着他,凑到他耳尖,轻声说:“乖,下一次不要争皇位了,知道了吗?”
商陆刚想张嘴说话,想说凭什么听你的!却突然感觉肩膀猛的一沉,自己的身体也正快速地失去知觉,意识开始涣散,然后陷入一片混沌。
······
等再次有些知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耳边有些吵闹,好像还有人对自己拳打脚踢,身体有些疼,可是睁不开眼。
真是好久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了,真不知道哪个人竟敢这样对自己
想着将这段疼痛忍耐过去,等自己睁开眼,一定会记住这个竟然敢打骂自己的人,让他知道什么是尊卑之分!
却听到远处有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冲着这边喊,或者是冲正在打自己的人喊。“住手!”然后不一会儿就小跑到了这里。
这个声音!
商陆突然变得很激动,拼尽全力想睁开眼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却发现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该死!这个声音到底是谁!
不过自己为什么现在又想起了这个声音真是过去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快要死了,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哪来的小子!知道我是谁吗?少管闲事!”只见一七八岁的小孩子趾高气扬地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人,还顺手踢了躺在地上的那人一脚。他后面还跟着两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小太监,也一脸傲慢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小孩子。
颜盛尧看着那三人皱了皱眉,又看了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小孩子。目光冷厉地看着他们,“给你们三秒钟,给我滚!”
商凌被面前这人的目光吓了一跳,但想起自己的身份,立马恼怒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鬼,“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我要让父皇诛你九族!”
颜盛尧眯着眼看了他一眼,扭头抱起躺在那里的小孩子,从他面前径直走过。
商凌见他竟然敢无视自己,立马被气得满脸通红,“给我站住!敢不敢说你是谁!”
颜盛尧不理睬身后跳脚的白痴皇子,看了眼怀里人的伤势,见他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块好地方。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柔声说:“别怕,再忍一忍,我去给你找药。”
商陆感觉到这个怀抱,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记忆中的奶香,只是你到底是谁呢?
颜盛尧抱着他来到间偏殿,打发突然出现在一旁候着的婢女去烧些水,拿件干净的衣物,再去找些药来。
轻轻地将他放到床上,摸出银针在他身上几处扎了几针。商陆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知觉更清晰了,只是为什么还是睁不开眼,我想看看他的脸。
颜盛尧也有些奇怪,自己扎这几针,他应该能醒了,只是为什么还没有动静重新给他把了把脉,颜盛尧皱眉,怎么伤的怎么重
婢女将药放到一旁,“小公子,热水和衣物都准备好了。”
颜盛尧摆摆手,“下去吧。”
而此刻的商陆正在煎熬中看着自己经历的一生,从最开始的落魄皇子,到后来的暗中经营,最后成为炙手可热的皇位继承人,然后最后竟因为一个失误让自己在竞争中落败!离那个位置只差一步!
颜盛尧见他的身体动了动,情绪有些激动,想着他应该是做噩梦了,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商陆感觉到周围记忆中的味道,渐渐冷静了下来。颜盛尧见他将紧皱的眉头松开,正打算移开手,商陆却突然反手抓住,紧紧地攥着。
颜盛尧看着被紧紧握在手心的手,微微一笑,伸手抚了抚他额头的碎发。指尖落在额头的知觉,使商陆慢慢睁开了眼,茫然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使得自己念念不忘的人。
颜盛尧见他睁眼,松了口气,见他这样看着自己,冲他微微一笑,“你醒了啊,来把药喝掉。”伸手将一旁的药碗端来,放到他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有些地方读起来蛮尴尬的,说明还是写的不好。
 
 
 
 
 
第2章 第二章
商陆看着面前这人还有周围的环境很是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其他什么
颜盛尧见他双眼无神没有反应,知道可能是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将药碗放下,把他扶了起来,让他坐好。
商陆看着面前这个真实的人,动了动指尖,想伸手触碰他,但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现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异常。
颜盛尧见他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将药碗放到他面前,“要先把药喝掉。”
商陆伸手接过,看了他一眼,一饮而尽。
颜盛尧没想到他那么干脆,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颗蜜糖,递到他嘴边,“张嘴。”
商陆微微张嘴,就感觉有甜甜的东西被塞进自己嘴里,冲淡了满口苦味。
颜盛尧见他愣愣的,挑了下眉,站起身来,指了指外面放着的浴桶,“我去叫人,等会你把澡洗了,把药抹上。”随后转身正打算离开。
商陆见他要走,立马要起身,却是一声闷哼。
颜盛尧听到声音回头,见他着急的样子,又回走了两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商陆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
颜盛尧倒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用在意,也不用谢,以后要保护好自己。”
商陆努力开口,“不,不是,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颜盛尧见他问自己名字,看着他咬了下唇,冲他狡黠一笑,“不行哟。”
商陆满眼不解。
颜盛尧没有给他解释,倒是递给他一个东西。“拿好,以后长大了可以认出你来。”
商陆看着手里的小木牌,攥了攥手指,抬头看他,“我要怎么认出你来”
“这个,不能告诉你,要你自己记住的。”颜盛尧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们还会再见吗?”商陆想着之前自己一直没有找到他,很害怕这次他也会直接消失,再也见不到。
颜盛尧听到他这样问,倒是摸了摸下巴。
商陆见他犹豫,心里暴躁地想抓住他,不让他离开,但是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应该还会见到,我会再来这里的,只是那个时候你可不要被欺负得死掉了。”颜盛尧敲了敲他的头。
商陆伸手捂住头,掩在阴影里的神情倒是突然变得狠厉。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自己既然重回了这里,这次就一定不会再是那样的结局!还有那个人,我也要找出来把他碎尸万段!至于面前这个小鬼,既然让我看清了你的脸,我就不会再让你消失的!
不属于小孩子的神情一闪而过,商陆抬头看着已经转身的那人,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摆,拼尽全力站起来,在他脖颈狠狠咬了一口,最后还舔了一下才松开。
颜盛尧捂着伤口,一脸幽怨地扭身看他。“竟然暗算我!”
商陆舔了舔嘴角,一脸得逞。“做个标记。”
颜盛尧瞪了他一眼,“小狼崽子!”然后从他手里抽出衣摆,“我走了!”大摇大摆地跨步离开。
商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开心的勾了勾唇,又攥紧手心的木牌,舒服地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就见有婢女敲门,伺候他洗澡。
他记得自己上一次因为昏迷了,所以没有看到救自己的那人什么样,等再次醒来的时候药都已经抹好,衣服也换掉了,还是躺在这张床上。这个偏殿并不是哪个妃子的宫殿,像是随便找的一个,所以他一直找不到是谁救了自己。不过这次。
“姐姐,救我的那个小哥哥是谁啊?”商陆用甜甜的声音问道。
那婢女见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满身是伤,已经很是心疼,见他问小公子的身份,刚想开口说,却突然闭了嘴,冲他温柔一笑,“小公子的身份很特殊,不能说的。”
“为什么啊?我想知道是谁救了我,好好记在心里。”商陆瞪着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婢女见他一脸好奇,只是小公子的身份确实特殊,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小皇子不要问了,小公子的身份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会有危险的。”
商陆听她这样说,撇了撇嘴,一脸失望,“那好吧,那姐姐是谁呢,我也要记住姐姐的名字。”
婢女见他问自己的名字,掩嘴笑了笑,“奴婢只是一名小小的婢女,哪能值得让小皇子记住。”
商陆一脸认真地看着她,“不是的,姐姐对我很好,我要记住姐姐!”
婢女见他这一幅叫人心软的神情,“那小皇子要记住了,奴婢叫木槿。”
“木槿好好听的名字啊!”
那奴婢害羞一笑,“都是小公子取的呢,小公子取的名字都很好听。”
“你们小公子真厉害!”
“那当然啦!小公子很聪明,琴棋书画都会,而且还会医,对我们也很好。”
商陆托着下巴有些疑惑,“可是他看起来还很小啊,为什么会那么多”
“所以才说小公子很聪明啊,不过小公子也很努力,经常见他晚上很晚还在看书,让人觉得很是心疼。”
商陆回忆了一下她口中的小公子,长得倒是蛮可爱的,只是举止却有些成熟。看着只比他现在高了一些,但是竟然能抱动自己,如果不是天生神力,看来就已经开始练武了。而且还会医术!那么小的孩子就能开始学医,这一点就很特殊啊!
这样的身份,会是哪家的孩子呢?而且还说他的身份会有危险,在自己的记忆中,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好像并没有。
那婢女将药给他抹好,“好了小皇子,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会儿再回去。”
商陆正在发呆,听到她要走,“姐姐,你可不可以给我留下个东西啊我想留作纪念。”
木槿擦了擦手,“小皇子想要什么”
“姐姐,你头上的簪子可不可以给我”商陆看着她头上的簪子询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