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7 09:44:59  作者:酸奶和豆奶

   书名:盛开在叁万英尺

  作者:酸奶和豆奶
  文案
  富二代点MB点中了一个真机长,制服诱惑?
  草包富二代受VS大帅比机长攻,作者另一篇文《我家金主大大OOC了》里配角盛开来的故事。
 
 
第01章 
  “房间号1606”盛开来在上升的电梯里看了眼手里的房卡,到了楼层摸到门口,“嘀哩嘀”,进了房鞋也没脱就那么往床上一躺。他喝得有点多,今天是他好兄弟秦世亭的世纪婚礼,然而热闹完了总是空虚,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像点外卖一般,点了个MB...
  “嘀哩嘀”房间再一次响起了刷卡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拖着一只飞行箱走了进来。盛开来睁开犯困的眼眨了眨,卧槽!制服诱惑啊!还没等他开口,对方皱着眉戒备地说:
  “你是谁?在我房间干嘛?”
  得,还演上了,那自个儿也配合配合。
  “等你给我系安全带啊,captain~”
  今天这个MB素质真不错,不像以往那些娘们兮兮的,他讨厌男人擦粉描眼线,那还不如直接干女的。眼前这个肩宽腿长,身姿挺拔,黑色西裤白色衬衣,别说,肩章那四条金色的杠一戴,顿时性致就不一样了,他很是满意,待会可以考虑多给点小费。
  然而没等他的黄色思维继续发散下去,对方就语气严肃带点愠怒地警告说:
  “你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说着真的大步走来,用房间的座机拨通了总台.....
  “实在是万分抱歉客人,因为系统错误的原因,1606和1609的房卡数据串联了,所以导致两张卡都能刷开房门,给您带来的困扰和不便。我谨代表酒店诚挚地向您道歉,今晚的房费全免,另外酒店再赠送二位香薰礼盒和酒店下午茶餐券以表歉意。”酒店大堂经理鞠着90度的躬道歉,头都差点顶到他皮腰带了。
  盛开来跳脚正想骂谁他妈稀罕你的礼盒和餐券,旁边那人已经彬彬有礼地回复说:
  “串卡是很危险的,还请酒店以后多注意改进。”
  盛开来摸摸鼻子,刚才他已经知道了,对方是G航的机长,真正的飞行员。而他走错房间不说还把人当成了MB。
  第二天,一个电话把盛开来从被窝给炸醒,他哥在那头一通咆哮。
  “哥~一大早你吃火药啦。”
  “都中午了还早什么早,说了多少回让你收敛点,你又尽给我找事!”
  “我咋啦我。”
  “自己看新闻!”
  说着他哥啪一声给挂了,盛开来又倒回床上,点开手机开始搜索“盛二少”。
  娱乐首页上一张高清大图,他盛二少和一个穿着紧身破洞牛仔裤画着烟熏妆的瘦弱男生动作暧昧地搂在一起,背景是本市著名某酒店。他想起来了,昨天晚上那出闹剧过后他也没了心思,想着回家睡大觉。结果他点的那个MB居然敬业地在大厅等着。他从钱包抽了叠现金打发人,可那小子却不死心地往他身上靠,于是有了今天的头版头条。
  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只要在网页上输入“盛二少”:
  昨天是盛二少和嫩模在海上开游艇派对;
  前天是盛二少追女明星送限量鳄鱼皮爱马仕;
  大前天是盛二少花五十万给他的爱狗订做了全钻项圈;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作为一个富二代365天花式转体地占据着娱乐圈的版面,这么看来的话,今天的盛二少和MB密会酒店玩到脚步虚浮也就显得没那么劲爆了。
 
 
第02章 
  “各位旅客,我们的飞机目前遇到了气流颠簸,请您在座位坐好并扣好安全带,洗手间将暂停使用,谢谢。Dear passenger,........”
  盛开来正了正眼罩,被突然响起的机上广播扰了睡眠,换了个姿势又陷进柔软的大靠枕里。没等他再一次进入梦乡,飞机开始剧烈颠簸起来,随即陡然开始下坠,失重的恐慌吓得他一把扯掉眼罩,心提到了嗓子眼。耳边是不知名的机械声响,机舱上方的面板自动掉落了氧气面罩。盛开来一把抓住却想起自己从来没认真看过空姐的演示,大叫起来:“服务员,快来教我戴一下啊!服务员!”他坐在头等舱,恰巧前后左右都没人,能给他作个示范的都没有。只好凭着感觉胡乱往自己口鼻一罩。飞机还在急速下落,机身已经严重往前倾斜,座椅也“咯噔咯噔”抖动不停,盛开来双手紧扣着扶手,吓得眼泪横流。
  “呜我不想死,爸爸妈妈哥哥我爱你们,呜呜...”诀别的话语被隔绝在氧气面罩里,只晕出一团白雾......
  “卧槽告诉你们太他妈惊险了,那飞机咻咻地往下掉。”说着用手夸张地做了个垂直的姿势,“当时氧气面罩都下来了,你爷爷我愣是冷静挺过来了,哎那生死一线的感觉,心理素质不行的早尿了。”盛开来眉飞色舞地给他那群狐朋狗友吹嘘他上周的空中惊魂,牛逼得就差当场叉会腰了。
  “要厉害也是人飞行员的功劳,你在那嘚瑟个什么劲儿啊。”
  盛开来斜睨着呛声的柳竞航,这厮仗着他家近几年站对了边,资产翻得快,老爱跟他抬杠,以前还不就是他一跟班,于是不服气地立刻怼回去。
  “开飞机有什么难的,老子想学也会!”
  “你要学飞行?这回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
  “哥,我认真的,必须得学会!”
  盛开来在他哥的书房各种软磨硬泡,他哥哥盛继往比他大八岁,从小天资聪颖,极富经商头脑,十年前就在众望所归中接手了盛氏集团。虽然平时老爱吼他,但其实对这个弟弟十分宠溺,总是有求必应。
  他哥摁灭了烟头,想了想。
  “那送你去国外航校吧,回头你挑一挑。”
  “国外啊,我英语不好,不想去那些说鸟语的地方。”
  “国内的话,民航飞行学院也可以自费学飞,四年后就能拿到商照了。”
  “四年?!!用得着学那么久吗,在咱上海还是北京?”
  “在广汉,四川一个小城市。”
  “什么鸟不生蛋的破地方啊,我才不去!哥,有没有就咱国内,然后几个月就能学会的那种?”
  两天后,盛开来拖着行李箱被送到了位于珠海的模拟机训练中心。
  “老子他妈的说的是真飞机!不是游戏机!”
 
 
第03章 
  模拟机中心的接待人员带着盛开来参观训练基地,边走边介绍道:
  “我们训练中心拥有波音和空客两大机型,模拟驾驶舱完全还原真实的飞机驾驶舱,可以仿真任何飞行状态。下方由液压系统控制,滑行、起飞、巡航、下降、接地的真实感受包括空中颠簸都是全程实感。”
  “就是4D电影呗。”盛开来嘴贱地在一旁嘀咕着吐槽。接待人员专业的解说神情皲裂了那么两秒,随即干咳两声,继续认真地讲解。
  “虽然模拟机因训练需要只建造了驾驶舱部分,但每一台的造价都跟一架真实的飞机不相上下,均是波音和空客原厂进口。我们中心是国内最专业的模拟机训练场地之一,国内航空公司的飞行员作模拟机复训都是在我们中心和广汉训练基地完成的。”
  说着带盛开来走近了被吹了一路的模拟机训练器。盛开来望着眼前这个长约五米宽三米高三米的椭圆乳白色物体。
  这他妈确定不是巨型电饭煲?!
  没等他在心里疯狂弹幕完,接待人员又开口说:
  “这位是负责您接下来一个月的模拟机体验学习课程的朱教员。”
  盛开来回身,旁边果然站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依稀花白的头发,微微佝偻的背脊。穿上褂衫就活脱脱是老夫子真人版。
  朱教员带盛开来简单参观了一下模拟驾驶舱,然后递给他一个约一米宽海报样的卷轴。
  “这是驾驶舱仪表图,今天把它都背熟了,明天我们正式开始训练教学。”
  盛开来回到房间,抖开仪表图,那图表提溜溜往下展开直比他人都高,上面密密麻麻各种按钮,旁边标注着小字。他看了两眼就直发晕,卷吧卷吧随手一扔,图表就顺着滚到床底下去了。盛二少摸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用打农药混掉了剩下的时间。
  第二天好不容易起了个早,想着终于可以开飞机了。一上驾驶舱,朱教员先是给他讲解了起飞前要做的准备,包括飞机外部安全检查,维修记录表检查,然后是由左座机长和右座副驾驶分别完成的仪表检查。
  朱教员递给他一份右座检查单,竟然有好几十条!
  飞行操纵电门?扰流板电门?偏航阻尼器电门什么鬼!这个IRS转换电门,EFI转换电门....光各种电门就他妈几十个啊!
  眼神往下再跳了N行,终于没有电门了,可是这个液压面板是哪块??座舱增压面板是干什么用的!!!
  朱教员见他完全摸不着头脑,无奈地又拿出那份比他人还高的驾驶舱仪表图,让他一个一个对着名字和位置检查。
  等盛开来终于一项项检查完毕,时间已经堪堪过去了一个小时,打发完朱教员他觉得毕生的耐心都要用尽了。好在飞行器在朱教员手里操纵着慢慢推出,滑行,加速起飞到了空中。
  接待人员果然没乱说,模拟机驾驶舱跟真实的飞行一样,滑行时跑道旁掠去的闪着橘色柔光的跑道灯,两边绿油油的草地,起飞后视野下渐渐变小的房屋和田地,空中稀薄而去的云层和光彩都让人分辨不出身在何处,仿佛真的飞到了天空而非还在那一方小小的训练器里。
  然而起初的新奇体验很快就满足不了追求刺激的盛二少,在教学进行到第三天时,他不顾朱教员的强烈反对,非要自己上手操纵降落,他将地平仪对准跑道就开始压杆,结果离地不远就遭遇了风切变,GPWS(近地警告)发出刺耳警报“TERRAIN,TERRAIN”,机身偏离航道往旁边的高速公路坠去。
  朱教员激动地让他CALL MAYDAY,盛开来翻了个白眼心想他妈要坠机了叫人家***干嘛,死了都要爱又不是这个阿信唱的。拿起无线电麦有气无力地“M~AYDAY, MAYDAY, MAYDAY”,呼叫完不久,飞机就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蹭出地皮好远才停下,驾驶舱内一阵颠簸。
  接下的几天盛开来又不顾朱教员严词指责,天天都要上手自个儿来,在第N次将飞机摔个稀巴烂后,他重重骂出一句:“操!又GAME OVER了。”朱教员哆嗦着手,气得话都说不称抖:
  “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胡来!这可不是什么游戏!”
  “就算不是游戏也不是真的,又不会死人,这么激动干嘛。”盛二少习惯性地回嘴,没有注意到已经被他气得心律不齐的教员脸色。
  朱老想他年轻时在N航干了十几年的飞行,四十来岁查出血压有问题,退到了训练中心来任教。这么多年一直受人尊敬,飞行学员个个虚心受教从来无人敢这样顶撞他。不管这个混世魔王背后什么来头,他要是再教下去血压绝对要犯!活到这个岁数没什么比健康更重要的了。他深吸几口气,摆摆手对盛开来说:
  “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教不了你,明天不用再来了!”
  盛开来蹲在马路牙子上,两腿叉得很开,双手就搁在膝盖上,手里燃着的香烟积了大半截烟灰。不认识的还以为这是哪来的流氓混子,根本不会想到这是那个金贵的盛家二少。盛开来烦躁地预想着回去后柳竞航那张揶揄嘲讽的脸,他都放出话学飞去了,就这么着回去还不被他们在背后笑掉大牙。可让他回头去找老朱说好话,从小被捧着长大的盛老二也断断服不下这个软。
  他颓唐地抖了抖烟灰,来来往往的年轻学员脸上洋溢着和他截然不同的朝气和憧憬,他们都穿着挺括的飞行制服,肩上别着金色的肩章。盛开来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个身影,身量挺拔,五官深邃,走路姿势......
  咦?他想着的那人此刻正从对面楼里走出来,穿着袖口四条金杠的制服外套,胸前还别着一枚小小的金色翅膀。
 
 
第04章 .
  盛开来急忙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烟灰,举起一只手咧开嘴角“hi,好巧”,那人顿住了脚步,旁边的人见他碰到熟人,自然识趣地告辞“迟机长,那我们先回去了,明天见。”
  “原来你姓迟啊,挺少见的,我也是。啊我不是说我也姓迟我是说…”
  “你怎么在这里?”那人开口打断了他絮絮叨叨唠嗑下去的趋势,声音还是跟那晚一样,磁性又清脆,带着不拖泥带水的干练。
  “我来学飞的,你呢?你不是机长吗怎么还来这儿?”
  迟景元那张英俊的脸看不出什么波澜,他本来对豪门明星的花边新闻不感兴趣,那件乌龙闹出的第二天,机组乘务员们嘻嘻哈哈在一起讨论盛二少玩MB又被曝了,他才从那张高清大图上将她们口中的谈资和昨晚那个奇怪的年轻人联系到一起。他不理解这些富二代游戏人生的荒唐态度,但良好的教养还是使他客气地回应着盛开来的攀谈。
  “我们每半年要来做复训,练习一些平时不常遇到的特情。”
  “这样啊,呃…那个上次是个误会,我请你吃饭吧。”
  “吃饭就不必了。”
  “要的要的,其实…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你来教我开飞机好不好?你都是机长了,技术肯定没得说。”
  “不行”
  对方坚定地一口回绝,但盛开来是个脸皮厚的,尤其对着好看的人,
  “我会付你薪水的,你随便开价。”他又摆出从小到大用钱来解决问题的习惯,对方闻言皱了皱眉。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要做复训,没时间,你来这应该也给你配了教员。”
  “那个老头跟我出了点小问题,不肯教我了。”
  “我也不能教你。”
  被这么接二连三几番拒绝,盛开来的暴脾气也上了头,
  “为什么不能?你必须教我!不然我就…就说那晚咱俩睡过了!”他胡口乱诌地放出话来,迟景元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你胡说什么!那晚什么事都没有,客房经理也看见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