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8 08:57:47  作者:落落小梅

 《道友,看病否?》作者:落落小梅

 
文案
 
--------------------------------------------   
  莫名穿越修真的世界,卫阳一边重操旧业,专研医术,一边对修真界向往不已。
 
  当看到某位仙风道骨,冷峻异常的修真界年轻一辈第一人时,眼冒星星,各种撒泼打滚卖萌求交往。
 
  司济晨:“你没有灵根,丹田无法聚气,注定无仙缘。”
 
  卫阳:……
 
  那他丹田内的那颗树算是什么?!
 
--------------------------------------------
 
  司济晨:“阿阳,漫漫修真路,我要与你并肩而行,不离不弃。”
 
  卫阳:“有夫如此,此生足矣。”
 
 
1V1主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扬城的天空一片灰暗,时不时地飘下几丝雨丝。路上树上给人湿湿的感觉,但很少有积水。
 
  街巷的一角,有一家旭阳医馆,虽然下着小雨,但是医馆依旧是人来人往,许多人宁愿冒雨走远路也要来这里看病,可见旭阳医馆的大夫医术之高明。
 
  卫阳坐于屏风后面,左手支撑着脑袋,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医馆的一名坐堂大夫以及五名学徒,对他这副怠慢的样子视而不见,专心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开玩笑,那可是旭阳医馆主人,他们可没有那胆子去打搅他。
 
  这时,一名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背着一箩筐的药草从门外走了进来。男子皮肤黝黑,人高马大,裸.露在外的胳膊看上去有些擦伤,甚至还往外渗着血,但是男子却丝毫没在意,径直走进医馆的柜台前。
 
  “怎么又是你?!走,走!走!我们这里不需要这些药草!”
 
  一个学徒立刻走上前,挡在了他的前面,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
 
  这名男子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每次都带着一些药草来卖,偏偏他又不会处理,每次带来的药草都因为处理不好或是采摘不当而散失了大部分的药性,根本就没啥用处,因此,没人愿意买他的药草。
 
  年轻人早已经习惯了学徒的态度,没有生气,憨憨地笑了笑:“这位小哥,你再看看,这次,俺是按照你教的方法采摘的,绝对可用。”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
 
  学徒翻了翻白眼,但也觉得年轻人为讨生活颇为不易,而且,人来人往的,他们谈话之时,已经是有许多人将目光放到这里,若是将他强行赶出去,有损医馆的名声。
 
  于是便将他带到了医馆的角落,将箩筐中的药草全都倒了出来,细细地检查。
 
  这次,年轻男子带来的药草处理得颇为得当,有许多是可以用的,学徒在其中挑挑捡捡,分门别类地放好。
 
  这时,学徒突然感觉到眼前一暗,有人挡住了光线,心中微怒,正欲开骂,抬眼却是看到了卫阳正站在他的旁边,挡住光线的人,正是他!
 
  “卫大夫……”学徒有些慌乱,立刻站了起来。
 
  卫阳抬手制止了他,伸手从一堆药草之中摸出一颗黝黑的小石子,望向年轻男子问道:“这个石子是你的?卖吗?”
 
  “啊?”
 
  年轻男子还处于懵逼状态,愣愣地看着卫阳手心的小石子,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估摸是俺在采摘草药之时无意掉到箩筐之中的,卫大夫,您若是想要,拿去便是,不要钱。”年轻男子说。
 
  卫阳也没再说什么,收起小石子,转头对学徒吩咐道:“他的药草全买下了,你去拿五两银子给他。”
 
  学徒应了一声,麻溜地去取钱了。年轻的男子却是连连摆手:“不用这么多,这些药草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他很清楚,这些药草有一部分是用不了的,有些还得重新处理,顶多就值个几十个铜板。
 
  卫阳笑了笑,清秀的脸庞多了几分出尘:“银子你拿着,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多出的算是报酬。”
 
  年轻男子一脸惊喜,连忙说道:“卫大夫请说,有什么俺能做的,一定为您办好。”
 
  “这些药草你在哪里采的?”卫阳问。
 
  年轻人的回答道:“在星崖采的。”
 
  卫阳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星崖位于扬城数十里外的群山深处,那里悬崖峭壁,巨石嶙峋,环境很是恶劣。但在悬崖边上却出奇地生出了许多珍贵药草,于时,也就有许多的采药人经常冒险去那里采药。
 
  年轻男子讪讪地笑了笑:“星崖的草药最多,只是俺不太会采,采回来的大多都是废的。”
 
  卫阳:“你叫什么?若是没什么事的话,今天晚上就住在医馆吧,明早就带我去你采药的地方。”
 
  年轻男子点点头,似觉得自己的名字难以启齿,过了好半晌才不好意思地说道:“俺叫牛娃。”
 
  这时候,学徒拿着五两银子走了过来,递给了牛娃,卫阳让他安排牛娃的住处之后,便拿着小石子走到后堂去了。
 
  此时已过正午,雨已经停下,太阳驱散了所有的阴霾,整个天空就像是被洗涤过了一般,碧蓝碧蓝的,纯净无暇。
 
  卫阳坐在庭院之中,将小石子举起,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一个玄奥的符文若隐若现,使得那个其貌不扬的石子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果然是修真者的传承玉简。”卫阳不由得喜形于色。
 
  刚才学徒将药草倒出来之时,他一眼就看到了这枚小石子,它在光线的照耀之下,折射出奇异的光华,当时心中就有所猜测,这才将它买了下来。
 
  事实也没让他失望。
 
  只是,他目前却是无法打开传承玉简,只能光看着眼馋。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年的时间,这里是大尧国,不属于中国的任何一个朝代。虽然心中无奈,但是即来之,则安之。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
 
  好在,前世的他是一名医生,天赋过人,再加上苦学中医二十多年,使得他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中医国手。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后,凭借着过硬的医学知识,迅速在这扬城中站稳了脚跟,名传扬城。
 
  名气大了,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扬城权贵的座上宾。毕竟,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怕死,这是人之常情。
 
  权贵接触得多了,他也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层面。比如,修真界,修真者,妖界,魔界等等。
 
  卫阳对修真界很感兴趣,可惜,还没等他幻想自己横扫修真界之时,却被一个人的一句话给打破了。
 
  “你的悟性奇高,灵魂之力天生强大,本是修真的好苗子,然而,你却没有灵根,此生将注定无仙缘。”司济晨平静地给他的修真之路下了死刑。
 
  司济晨是扬城郡守的三公子,据说还是修真界名门大派的核心弟子,说出来的话,自然是让人无从质疑。
 
  他很失望,但却没有放弃,想想某点小说的男主,哪个不是从废材开始逆袭的?!
 
  灵根什么的都是浮云!
 
  许是觉得他太过执着,也可能是觉得惋惜,又或者是被他缠得烦了,总之,司济晨离开之时,给了他一颗聚灵珠,以聚灵珠为媒介,他以凡人之躯就可以引动利用一丝天地灵气。
 
  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这点灵气,甚至是连开启一枚传承玉简的力量都不够。
 
  现在的他,就像是得到了一座金山,却没办法开采,着实让人心烦。
 
  卫阳走进书房,随手将玉简搁在了案桌上,拿起书架上这两年自己收集来的医书认真看了起来。对于他来说,只有在看医书,钻研医术之时才能让烦燥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宁。
 
  闻着香炉之中散发而出的香气,卫阳只觉得眼皮越加沉重,将医书放下,伏在案桌上,闭目睡了起来。
 
  时光流逝,夕阳的最后一抹余光落下,夜幕降临,月凉如水,皎洁的月光照耀在伏在案桌上熟睡的卫阳身上,挂在他脖子之上的聚灵珠在闪烁着点点莹光,显得异常的诡异。
 
  而就在此时,那颗原本被他随手搁在案桌之上的玉简也闪烁着银色的光华,那频率,竟隐隐与聚灵珠相互呼应!
 
  突然,玉简迸发出一股耀眼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书房,一道如剑一般的利芒带着强烈的杀气朝着卫阳的眉心刺去!
 
  就在那道利芒就要触及卫阳的肌肤之时,他脖子上的聚灵珠却是光芒一闪,一股晦涩的气息浮现,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光罩将卫阳整个人都护在了其中。
 
  那道利芒仿佛有灵性一般,见势不妙,慌忙退去,但是聚灵珠却没给他任何的机会,一道白光闪出,化作一把利剑,直接将那道利芒击个粉碎!
 
  至此,书房中的光芒褪去,聚灵珠上的点点莹光收敛,晦涩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迅速退回了其中,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
 
  过了半晌,一缕轻烟缓缓从玉简之中飘出,形成了一个玄奥而神秘的符纹,在空中盘旋了许久,直到天际隐隐泛红,鸡鸣声响起,一阵微风吹过,符纹轻轻摇曳着,仿佛就要被风吹散了似的,瞬间淡化了几分。
 
  它似乎很是无奈,在卫阳的头顶上空盘旋了许久,终于化作一道银光,没入了他的眉心之中,而原本如同石子一般的传承玉简却化作了粉末,瞬间消散无踪。
 
  与此同时,朝阳的第一抹光辉照下,伏在案桌之上的卫阳猛然睁开眼,眸子之中从茫然到惊喜再到惊骇,最后又归于平静。
 
  站起身走到窗边,迎着天边的朝阳,卫阳露出了一抹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又是美好的一天!”
 
 
 
 
 
第2章 第 2 章
  吃过早餐之后,卫阳牛娃二人便启程前往星崖。
 
  星崖所在的位置非常偏远,穿过郊外的一片森林,再翻过一座大山之后,他们二人终于在中午时到达了星崖南面的崖底。
 
  星崖的南面植被比较稀少,远远望去,稀稀拉拉的几颗树木在崖缝之中顽强地生长着,依稀之间,可以看到粗大的绳锁缠绕其上,将这些树木链接成了一体。
 
  “这些都是采药人的先辈就下的,方便后人攀登星崖。”牛娃的语气中充满了敬仰之情。
 
  “确实很了不起。”卫阳感叹。
 
  星崖的南面高达几千米,在没有任何攀岩工具的情况之下,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条道路,这攀岩的本领,着实能让前世的攀岩冠军汗颜。
 
  “要先从这里攀登到第六颗树的位置,再往西攀爬。”牛娃说:“西边才是真正的星崖,那边悬崖深不见底,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摔得粉身碎骨,非常危险。也只有俺们这种贫穷的采药人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这种地方。”说到最后,牛娃的嘴里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卫阳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抬头仰望着星崖的西方。
 
  普通人只知道那里是采药人的圣地,但是他却是知道,那里,是修真界的入口之一。
 
  上古时期,修真界的大能者将修真界与凡界隔开,布下了强大的结界,只有修为达到元婴期才能穿过结界,进入修真界。
 
  也正是因为那里是修真界的入口,修真界浓郁的灵气溢出,这才使得星崖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却生出了众多的药草。
 
  二人休整了一番之后才开始攀岩,牛娃先行,卫阳学着他的样子,紧紧抓着缠绕在树上的绳锁,缓慢地向上攀登。
 
  第六颗树的位置是在大概三千多米的高度,很是陡峭,二人小心翼翼地攀登,当他们到达第六颗树之时,天边已经是一片艳红,太阳只剩下了一个半圆,照耀而出的光芒仿佛为这个世界披上了一层金黄的光华,当真是夕阳无限好。
 
  “卫大夫,天色渐暗,咱们得加快了,往西边有一个小山洞,俺每次来都是在那里过夜的。”牛娃说。
 
  卫阳点点头,二人开始绕着西边而去。经过采药人多年的努力,开凿出了一条小路,但是也仅仅只能容下一只脚的宽度,二人背面紧贴着崖面,小心翼翼地走着。
 
  到达牛娃所说的洞口之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卫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将洞口的一颗石子踢落,静静听了许久,还是没能听到回声,由此可见这悬崖之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