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8 08:58:34  作者:妖珑

 《高数再爱我一次》作者:妖珑

 
文案
 
正人君子/温柔/天然撩/美貌/高数教授攻&奶味/苦逼工科狗/受
 
挂科,补考,没过,重修,再挂。
 
高数它不会再爱我了。
 
修不满学分,拿不到学位证怎么破!
 
听说大学生结婚可以加学分。
 
青梅竹马的哥哥,我们结婚吧。
 
先婚后爱,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寒谦陶眠 ┃ 配角:微积分重积分定积分 ┃ 其它:
 
 
第1章 映射
  “我看你们都不要学高数了,去学投胎吧,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宋老师气的眼睛鼓鼓的,肚子也鼓鼓的,像只大青蛙。
 
  陶眠还在呼呼大睡,迷迷糊糊的,口水都淌了下来。
 
  “最后排的那个同学!”宋立方大吼着,他早就关注最后排那个男生了,每次都睡着,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陶眠当然听不见,他还在做梦呢,高数课上做的梦都是很美的梦。
 
    上上个周梦见了中彩票,上个周梦见了做豪华邮轮,今天梦见了一个挺拔俊秀的帅哥,还是他的菜。
 
    不对不对,这个帅哥不是他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莫家的公子莫寒谦吗?
 
    宋立方气呼呼地走到最后一排,却听见那睡觉的白净男生的嘴巴里咕噜噜地,吐出一些模糊的音节,傻里傻气地笑着,口水淌到了下巴。
 
  “嘿嘿。”陶眠痴痴傻傻地笑着。
 
    坐在旁边的是室友钱顺丰,他看大事不妙,赶紧捅了捅一边呼呼大睡一边流口水的室友。
 
    宋老师七窍生烟,马上就要达到燃点了,他抓住了陶眠卫衣的帽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
 
  陶眠还在梦里,突然感觉快要喘不上气来了,眼前好身材的帅哥变成了矮胖的高数老师。
 
  “啊——”陶眠受到了惊吓,叫了出来,全班哄堂大笑,宋老师气的嘴唇发抖。
 
  大学的课堂,本来就没有高中那么严格,只要不是太过分,宋老师自认为是佛系老师,就睁一眼闭一只眼,可这个经常穿黑色卫衣的男生,总是迟到不说,还每节课都睡得跟猪一样!
 
  他忍无可忍,今天终于爆发。
 
  “你学号是多少!”
 
  这是大学生最害怕的一句话,老师问学号,一般就意味着要扣平时分了。
 
  陶眠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天要塌下来了,期末考必死无疑,平时分再被扣的话,他不挂科,谁挂科?
 
  陶眠赶紧服软:“老师,对不起……”
 
  他长相讨喜,睫毛长眼睛大,皮肤白白的没有任何瑕疵,声音再乖一点软一点,眨着眼睛装可怜,陶眠想蒙混过关,可宋老师才不吃卖萌这一套。
 
  “学号!”他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
 
  “幺……三七零零……八一四二六……”陶眠低着头。
 
  宋老师瞪了他一眼,接着讲课去了。
 
  陶眠坐下,没有睡意了,也听不进课,他什么都听不懂,一开始很努力的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宋老师,简直跟迷弟看偶像一样,时间久了,他连宋老师脸上有几颗痦子、皱眉的时候有几道皱纹都知道,却始终听不懂他再说什么。
 
  越听不懂,他就越困,一次高数课有三节,他一定会在第三节课之前睡着。
 
  下课之后,他飞快地跑到宋老师面前,希望老师能通融一下。
 
  宋立方不理会他的央求,冷冷地说:“你期末考好了,平时分自然会高。”
 
  陶眠:“……”
 
  凉了。
 
 
 
 
 
第2章 函数
   “老师……”陶眠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他。
 
   “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宋老师无情地说。
 
  他的得意门生莫寒谦从国外回来,马上也要进入路江理工大学任教了,今天中午,莫家给这位从小就是同辈楷模的公子举办了接风宴。
 
  莫寒谦回国,又要进入理工大学任教,自然不会忘了邀请曾经的恩师。
 
  陶眠没办法,心情十分低落,他拎着书包,慢腾腾地走着,一会而踢踢小石头,一会儿踩一踩草坪,心情沮丧。
 
  钱顺丰还问他:“去月桂还是茉莉?”
 
  那是学校两个食堂的名字。
 
  陶眠没心情吃饭了,沉沉地说:“去茉莉吧。”
 
    月桂月桂,越来越贵,吃不起。
 
    陶眠其实也没什么食欲了。
 
  另一个室友赵圆通拍了拍他的肩膀:“至于么,不挂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
 
  陶眠闷闷地不说话,像个小哑巴。
 
  这时候他接到了母亲秦玥的电话。
 
  陶眠接起来,没精打采地“喂”了一声。
 
  秦玥还没听出儿子心情不好,“眠眠,你下午有课没,有课就请个假,你哥回来了,你以前不是最爱跟他亲近吗?。今天中午你跟妈妈一起去莫家。”
 
  陶眠眼睛一亮,他今天还梦见莫寒谦了,虽然被宋老师残忍地打断,自己在课上出了丑,还被扣了平时分。
 
  母亲秦玥有一大票闺中好友,其中和莫家主母杨熙最为性情相投,小时候,陶眠也经常跟着母亲去杨阿姨家,那时候莫寒谦还没有读大学,陶眠可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了。
 
  莫寒谦对数字有着惊人的天赋,他的计算才能本来可以致用于商业,但他却对理论数学情有独钟,从国内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就出国深造了。
 
  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一回国,就被理工大学高薪聘请,出任副教授,陶眠回想着小时候和他亲近的时光,其实说亲近也不算亲近,莫寒谦大自己几岁,独立又懂事,对还是小屁孩的自己,最多的应该是纵容。
 
  陶眠有点激动,也有点胆怯,他们都长大了,自己不可以像以前那样做他的小尾巴了,他应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去见他呢。
 
  他又担心,要是哥哥知道了自己高数学的一塌糊涂,会不会特别看不起自己。
 
    应该不会的吧,哥哥以前对自己很温柔的。
 
    ……
 
    挂了母亲的电话,陶眠对室友说:“你们去吃吧,我妈找我。”
 
  又补了一句:“晚上给你们带好吃的。”
 
   莫家的宴会,必然是珍馐玉膳,豪门中的太太先生,吃剩下的菜自然就是扔掉,陶眠觉得,扔了也是可惜,不如搜刮一点带给室友。
 
  秦玥坐在副驾驶上,摇下车窗,叫了一声:“眠眠。”
 
  陶眠跑过去,上车。
 
    他以为是家里的司机来的,没想到父亲陶锦山坐在驾驶座上,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自己儿子,躯体是血肉的躯体,给人的感觉却像机器一样薄凉。
 
  陶眠感觉车里气压很低,他怯怯地叫了一声爸。
 
  陶锦山只是微微颔首,眼睛里并没有多少波澜。
 
  陶眠缩了缩身子,他很少能享受到父亲的温情,特别是现在父亲公司的业绩一年年下滑,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儿越来越没有温度。
 
  秦玥一脸喜悦:“你又三年没见到你哥了吧,你还记得么,我跟你杨阿姨商量好了,你那么喜欢你哥,干脆长大了结婚好了。”
 
  母亲这个语气近似于开玩笑,陶眠就当她是开玩笑,小时候的话怎么能当真,也许莫寒谦不是一个人从国外回来,可能这次去莫家,看到的就是他和另一个女孩出双入对的情景了。
 
  这时候父亲嗤笑一声:“你看他这个蠢样子,莫公子会看得上他么?”
 
  陶眠习惯了父亲这样的语气,闷闷地说了一句:“我也不喜欢他。”
 
    说完他有点心虚。
 
    他们驱车来到陆湾区,那是路江市的富人区,道路幽静,阵阵花香飘进车子,外面清景怡人。
 
  陶眠还记得这个地方,不过这么多年,变化还是有的,莫家宅院的主体是一幢淡黄色的别墅,格局没有什么变化,草地上开放着淡紫色的蓝香芥。
 
  停车场里的豪车不多,莫寒谦回国,家宴的成分多一点,莫家也没有邀请多少当地的企业家和金融人士。
 
    陶眠有些不安和紧张,浓郁的花香让他很想打喷嚏。
 
  他觉得高数课上被扣平时分也没什么的了,要面对多年未见的莫寒谦才是最难为他的。
 
  该说什么呢?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哥哥还会像以前对他那么温柔吗?
 
  时间是最残酷的,两个人之间不需要发生什么矛盾纠葛,只要分开几年,再见的时候,就变得生分了。
 
  “陶眠。”清透好听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陶眠绷紧了身子,耳朵嗡嗡直响,那声音比多年之前多了一份成熟,更有磁性了,有一种吸住人灵魂的力量。
 
  果然是生疏了,哥哥以前都叫自己“眠眠”,现在却直呼全名,没有了那份亲热,显得疏离冷漠。
 
  陶眠深吸一口气,抬头,被男人淡淡的笑容摄去了大半个魂魄。
 
  莫寒谦更白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生活的缘故,他的皮肤是带着异域风情的雪白色,身姿挺拔,面庞隽秀,眸清眼正,带着让人着迷的书卷气。
 
  “哥……哥……”他僵硬地叫着,把往日最熟悉的称呼拆成了磕巴的两半。
 
  “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莫寒谦笑道。
 
  说完,他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也没有理他,这次来的还有不少莫寒谦的同龄朋友,他们也都成了各个领域的成功人士,在一起交谈甚欢。
 
  陶眠是不是瞟他一眼,哥哥始终没有看过自己,父亲举着酒杯,加入到一堆老总中间,而秦玥也跟莫家主母杨熙说话去了,没有人理睬他,陶眠就穿梭在宴会厅里,往书包里塞着小蛋糕和小零食。
 
  每一样点心都做得很精美,陶眠一边往自己嘴里塞蛋糕,一边往包里塞坚果。
 
  突然一双大手扣住了自己,陶眠身子一僵,转过身去,年轻的男人脸上带着促狭的笑。
 
  陶眠涨红了脸,这个人有点眼熟,他想起来了,那是莫寒潜的高中同学柳宁,这个人以前总是欺负自己。
 
  “寒谦,你家里进了个小贼。”柳宁笑着说。
 
    说话还是这么欠揍。
 
  陶眠不给他好脸色,有点生气,甩开了他的手,正大光明地咬了一大口抹茶蛋糕。
 
  “柳宁,别欺负他。”莫寒谦就在一旁看着,也不过来。
 
  这时候,身旁出现了一阵骚动,柳宁也放开了陶眠,跟莫寒谦一同迎了出去。
 
  看着情形,是来了贵客,陶眠也不再观望,自顾自地吃东西,反正谁来了也不会注意到他这种小角色。
 
  一分钟后,莫寒谦搀扶着一个人进来了。
 
  陶眠抬头一看,眼睛猝然睁圆了,双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高数老师怎么会在这里!
 
 
 
 
 
 
第3章 数列极限的定义
    陶眠也顾不上吃东西了,赶紧躲到人群后面去。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莫寒谦和宋老师很亲厚,他躲在角落里偷看,发现老师的眼眶都红了,一直拉着莫寒谦的手。
 
  这样优秀的学生,哪个老师不喜欢,自己还是乖乖躲着吧,别去讨人嫌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