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8 09:03:18  作者:Marey

   《山涧秋鸣》

  作者:Marey
  文案
  “他是我的心上人。”
  两个人的十年
  从十五六岁到二十六七岁,喜欢的人是你,身边的人还是你。
  贺秋鸣x陈南山
  he
 
 
第一章 
  陈南山今年25,是一名大学老师,教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文学史,一周课挺多。
  这天上完课,他没有直接去食堂,而是回了教职工宿舍,简单洗了个澡,换上休闲的衣服,出门了。
  隔壁现文史的老师近来得子,特意邀请他们这群朋友出去聚聚。
  陈南山到地方时已是半小时后,包厢里的几个人玩的正嗨,众人见他来了连忙缠着要他喝酒,陈南山无法,只得由着他们闹。
  他眯着眼看那个现文史,嘴边不自觉扬起微笑,真好,怪幸福的。
  ……
  后来那群老师还要去唱歌,因为明天还有课,陈南山就没有跟着去,先回了家。
  陈南山自己是有房子的,只是房子太空,他一个人住着也不舒服,就申请住了员工宿舍,宿舍不大倒也温暖。
  啪嗒一声,屋子亮堂。
  陈南山倒了杯水喝,然后径直走去自己房间,灯也不开的就倒在床上,任自己陷入棉被里。
  墙上的挂钟滴答的走着,声音在这夜里被无限放大,徒增了房间的静谧。
  陈南山抱紧被子,蜷缩成一团,趁着夜色放任自己的脆弱。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陈南山从难受中回神,盯着旁边的手机,一动不动。
  手机是多年前的款式,屏幕显示有新来的消息,然而陈南山手抖的解锁后,看到的却不是心里想的消息,而且移动公司发来的。
  满心期待就这样落空,一股无力感爬上陈南山心头,像被蜜蜂蛰了一下,让他心抽疼。
  陈南山苦笑,把手机关机,丢进柜子,起身去洗澡。
  半小时后,陈南山换了身清爽的衣服,走出卧室去书房,就着电脑登录邮箱,看学生交上来的论文。
  凌晨一点,陈南山揉了揉太阳穴,瞥了眼电脑,露出个浅浅的笑,对今晚的成果很是满意。
  窗外夜色尚浓,上晚班的人也踏上回家的路。
  陈南山开了空调,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轻声对自己说了句,“晚安。”
 
 
第二章 
  时间退回2010年夏天。
  这年六月陈南山高考,六月底成绩出来,他填了北方某高校,八月初如愿的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考完后陈南山没让自己闲着,找了份简单的事做,想多赚点生活费,所以他接到快递电话时,尚在奶茶店里工作,后来还是专门请了半天假,才有空去拿的快递。
  太阳很大,天气很热,这是陈南山关于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全部印象。
  他迫切的拆开快递,生怕这只是个梦,好在上天眷念,里头是实实在在的录取通知书,还是他心仪的大学。
  下一秒,陈南山没忍住蹲在地上哭了。
  他掏出手机给贺秋鸣打电话,然后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哽咽的说,贺秋鸣,我做到了。
  烈日当空,陈南山就这样蹲在树下,任眼泪放肆流下,也不去管旁人奇怪的眼神,只想把一年来的高压发泄出来。
  电话那头的贺秋鸣也不说话,安静听着陈南山说,然后在陈南山情绪稳定下来时,才开口问他在哪。
  衣服黏在身上,汗涔涔的,怪难受的。陈南山哭的眼睛通红,听了贺秋鸣这话,软着声音回答。
  下一刻,贺秋鸣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他的耳边,抚慰了他躁动的心,让他静下心来。
  贺秋鸣说,陈南山,我这就来。
  自遇到贺秋鸣后,陈南山就不再是那个孤零零的小屁孩,因为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贺秋鸣都会跨越山海,来到他的身边。
  没看到贺秋鸣前的坚韧,在贺秋鸣出现后碎了个彻底,陈南山不顾一切扑进贺秋鸣怀里,搂着他脖子低声抽泣。
  原来所有的不安,只是害怕不能再在他身边,而所有的自做坚强。只是因为那个人不在身边。
  贺秋鸣唇边挂着淡笑,眼里满是宠溺,不在乎此刻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也不在乎此刻烈日炎炎,手轻轻的拍着陈南山后背,用他的方式告诉怀里这人他还在。
  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
  “陈南山,都过去了,一切会变的更好的。”
  贺秋鸣如是说,声音是能溺死人的温柔,一点也不像学校里难以接近的高冷模样。
  陈南山不接话,一个劲叫他的名字,“贺秋鸣。”
  “嗯。”
  “贺秋鸣。”
  “嗯。”
  那个爆热的午后,两个刚成年的男生,在树下相拥,明明身上汗涔涔的,可两人眼里都闪烁着星光,一点都不被这外界因素影响。
  两人眼里的星光,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美好极了。
  ……
  从梦中醒来,毫不意外的,陈南山又出了一身汗。
  他怔怔的坐在床上,出神了好一会,才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看时间,凌晨三点。
  陈南山知道接下来的时间他是睡不着的,干脆起来洗个澡,也不想再在这个房间待了,换了身衣服开门离开了。
  他宁愿在大街上胡走几个小时,也不想待在那让人窒息的空间。
  凌晨三点的大街空荡荡。
  夜风一点也不温柔,吹在人身上,让陈南山没忍住打了个哆嗦,然陈南山并不在意,也不想回去拿件衣服披上,直接走到小区附近的公园,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其实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梦到贺秋鸣了。
  陈南山双膝抱拢,把下巴搁在上头,使整个人缩成一团。
  他下意识的蹭了蹭衣服,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陈年往事。
  陈南山闭着眼想,大概是今晚喝了点酒,平日被他压下去的东西,在今夜疯狂肆虐,摧毁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壁垒。
  “陈南山,不能再想了,他已经不在了。”
  可是他越这样安慰自己,心中的思念越泛滥,对那个人的渴望也就越强烈,而疼痛更像是要讲他吞噬。
  凌晨三点多,寂静的公园里,陈南山哭的像个孩子,却不会再有个人从背后走出来,冷着脸教育他,然后再将他领回家。
  “陈南山,都是你自找的。”
 
 
第三章 
  临近期末,陈南山很忙。
  好不容易把学生交上来的论文批改完,又接到学院里的通知,说周末要去邻市开个座谈会。于是陈南山的休息时间又这样没有了,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就跟着院里的人上了飞机。
  一小时后,飞机降落,陈南山和领导打了个招呼,就直奔酒店,关上门就开始补眠。
  去他妈的,这操蛋的工作。
  再醒来时,同事都出去逛了,陈南山也没想去问,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打开电脑开始准备这次座谈会需要用到的资料。
  陈南山勾起嘴角,心里自嘲道,谁能想到当初的陈南山,现在会从事教师工作呢?
  只是陈南山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比如他就没想到这次出差,还能遇到曾经的好兄弟,林苏。
  两人坐在店子里,互相看着对方,起码有三分钟没说话,最后还是林苏打破沉默,笑出了声,然后陈南山没忍住,也跟着笑了。
  “班霸,好久不见了,”林苏笑了笑,又说,“真没想到我俩现在都做了老师。”
  陈南山叹息,紧接着面上露出尴尬的事,显然是想起曾经做过的混事。他摆手,不愿再多谈那些往事,反而撑着下巴盯着林苏看了会,然后发现林苏这小子脸蛋还挺嫩的。
  跟从前一样。
  “苏宝儿,你这皮肤还真不错,被蚊子叮一下就显印。”
  林苏一怔,半响才尴尬的应了句,然后将衣领扯高了些。陈南山看他这举动,自然是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一时没忍住打趣了几句,直接将林苏逗了个面红耳赤,也让他近来憋闷的心情好了起来。
  林苏的确觉得尴尬,在心里把程知行问候了个遍,面上却什么都不显,还依旧笑着和陈南山聊天。
  他有很多事想知道,比如当年失联后,他过的怎么样,又比如和学霸怎么样。陈南山不欲多聊这个话题,随意扯了个理由转移话题,聊起了林苏的感情。
  陈南山没想到,林苏也和男人在一起了。
  从林苏那回来后,陈南山在街边的椅子上坐了很久。期间回忆了往事,想起那些鲜衣怒马的日子,更是想起某个已经是过去式的人,想着想着就轻笑出声。
  偌大的城市,有一盏灯是为自己留的,该多幸福。
  陈南山笑笑,起身回了酒店。
  这次出差,并不仅仅是在林苏在的城市,还有其它几座城市要弄,所以陈南山次日就又坐飞机去了G省。只不过这次他不需要出言,也不用出席,故而领导给他放了个假,让他四处逛逛,免得待在酒店无聊。
  陈南山没拒绝。
  S市是一座旅游业发达的城市,陈南山没在市区逛,买了车票跟着大部队去附近的古镇,想好好转转。
  古镇历史悠久,格局布置合理,有大量的古建筑群,每年都有不少人从世界各地来游玩所以此刻哪怕不是节假日,古镇里的游客依然不少。
  陈南山走在青石板路上,打量两周,在心底为这景色赞叹。比起繁华的都市,这样的古镇的慢生活,反而让他更心生喜欢,也更向往。
  他拿出手机随意拍了两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没一会儿就收到系统提示,一水的点赞、评论。
  陈南山瞥了眼,挑了几条评论回复,就收了手机,打算找家饭店吃饭。
  景区内的东西都贵,但因为陈南山不想回市里吃,所以也没挑剔那么多,只想着快点找到一家合胃口的饭店。
  转角处有一家面积不大的饭店,里头也只坐着两三人,生意不怎么好。只是陈南山看着招牌上的字,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见有客人来了,连忙笑着迎了过来,还不忘扭头朝里间喊,“老头子,来客咯。”
  陈南山笑了,拿起菜单想点菜,就听到后来传来一道声音,瞬间让他怔在原地,手指止不住发抖。
  他没敢回头,眼前菜单上的字也变的模糊。
  “奶奶,结账了。”
  老人家眯着眼对陈南山笑了一下,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越过他走到他身后,和那个男人低声交谈,算起账来。
  “…晚上这里有灯会表演,你记得来玩,这么俊的男娃,肯定会得到不少姑娘的喜欢。”老人家笑呵呵的说。
  男人无奈的笑了声,却终究没有拒绝,应了好,就准备离开了。
  陈南山就在这时转身,和那个男人的视线对上,男人没说完的话登时卡在喉咙里,好几秒后才恢复正常。
  是贺秋鸣。
  几年不见,他生的越发清俊,眉眼一如往昔冷淡,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质。
  陈南山看傻了,张嘴想叫他的名字,却因为过于激动,一时失声,只知道傻傻的看着贺秋鸣,眼泪模糊了眼睛。然贺秋鸣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继续和老人家说话,好似不认识他一般。
  老人家又和贺秋鸣说了几句话,而贺秋鸣一直低着头认真听,唇边挂着淡笑,等老人家说完,才扭头欲走。
  由始至终,没多分陈南山一丁点眼神。
  陈南山顾不上其他,满眼只有贺秋鸣的背影,一时心慌不已,直接冲上去拉住贺秋鸣手,憋在心里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
  陈南山说,“贺秋鸣,别走。”
  贺秋鸣脚步一顿,抿紧唇,微侧头看拉住自己的手,眼神未变,伸手扯开陈南山手,什么话都没说,继续走了。
  陈南山一颗心重重摔下,刺拉拉的疼,但他却顾不上这些,也顾不上羞耻,一时只想着要把人留下。所以就算贺秋鸣扯开了他手,陈南山也没太在意,反而更黏糊的凑过去,想去牵贺秋鸣手。
  分开的一千多个日夜,思念把他折磨疯了。
  面子什么的,哪里比得上贺秋鸣。
  可是陈南山却忘了,眼前的贺秋鸣,早就不是几年前的他,不会因为他的一个皱眉,而抱着他哄。所以在贺秋鸣再一次甩开他手,陈南山直接怔愣在原地,几年里被他刻意忘记的记忆再度浮上他脑海,一遍又一遍提醒着他是他的错。
  贺秋鸣走了。
  陈南山没忍住,蹲在地上哭了。
  他设想过的千万种相遇,没一个变成真的。而他好不容易再遇到贺秋鸣,他却已经不会再要他了。
  陈南山,你个傻逼,现在弄丢贺秋鸣了,你是不是满意了?
  没人回答他。
 
 
第四章 
  陈南山给领导打了个电话,申请退出这次活动,领导没多问,只道他最近辛苦了,的确该放松下,爽快给他批了假。
  他打车回市里,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连忙回到古镇,想在这里和贺秋鸣偶遇。
  那家店老板告诉他,贺秋鸣来这有一段时间了,每天都会来店里坐坐,时间不一,每次来了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也不做其他事,常常是点了一桌菜,靠着椅子看外面,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然而这一天,陈南山等到饭店打烊,也没有再看到贺秋鸣。
  店老板心善,看陈南山一副失神落魄样,打心底心疼这个孩子,跑去厨房给他下了一碗面,好让他填填肚子。
  陈南山看着老人家端过来的面,浅浅一笑,说了句谢谢。
  “好孩子,身体最重要。”
  陈南山轻声应好,只是他看着眼前的面,实在没什么胃口,但老人家一片心意,他又不好不吃,只好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
  夜色已深,老人家却没有去睡,而是陪在陈南山旁边,和他聊天。
  许是老人家太温柔,让陈南山找到了久违的温暖,再想到白日里的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的半夜,没忍住把心里的事全说了出来。
  甚至都忘了他和贺秋鸣的感情异于常人。
  陈南山说他俩认识很久了,说贺秋鸣对他的好,说他很喜欢他,可是他惹他生气了,现在贺秋鸣不要他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