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8 09:05:30  作者:十九瑶

   《最佳契合(ABO)》作者:十九瑶

  【文案】
  一个吃干抹净不认账的24K渣攻Alpha,一个怀着孩子被抛弃的可怜Omega,偏偏他们的信息素契合度高达100%,俗称最佳契合,在人群中只有万分之零点零二的概率。
  ——作死作大发,把老婆吓跑了怎么办?
  ——死乞白赖,跪搓衣板也要追回来。
  【标签】
  ABO;生子;破镜重圆;HE。
  【传播此txt时请保留以下文字】
  1.渣攻回头,狗血套路,191祖传配方;
  2.文案有多俗,文就有多俗;
  3.攻是真的渣,受是真的惨;
  4.雷点遍地;
  5.不适合攻控阅读;
  6.不适合受控阅读;
  7.不适合三观尚未定型的读者阅读;
  8.非狗血爱好者请及时关闭文档,少踩一趟雷,多省一份心,你好我好大家好,世界和谐又美妙。
  算
  我
  求
  你
  了
  。
  最后,九十度鞠躬以表感谢。
 
 
第一章 
  夜晚七点,邻居的劣质电视机播放着渊江新闻,音量巨大,隔着门板传进了何岸家。何岸正在厨房切土豆,打算炖一锅土豆牛腩汤暖身。他的动作很小心:微微弯着腰,弓着身体,以免隆起的小腹碰到砧板。
  切到一半时,房门突然被急切地擂响了。
  砰!砰!砰!
  铁门不断撞在松动的门框上,红色锈漆像粉末一样往下落。来者敲了没几下就失去了耐心,开始暴力拧门把。老旧的门把极不牢固,被拧得咔咔作响,像是要硬生生掰断了给拽下来。
  何岸心一慌,手一抖,削了皮的半颗土豆掉到地上,滚出了长长一段距离。
  是那个人。
  那个人今天怎么会来?明明已经突兀地消失了半年多,还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再也不会打扰自己的余生。
  何岸住的出租屋很小,所谓厨房,不过是在进门后的窄过道里堆了几样灶具。擂门声越来越响,很快就盖过了邻居喧闹的电视音量,穿透薄门板,一声声砸在何岸的后脑勺上。
  他感到头疼,条件反射地转身伸出了手。
  插销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轻轻一拉就能打开,但他的手悬在停空中,久久没敢动作,最后仍是垂落下来,覆住了小腹处的围裙布料。
  他知道那个男人进来后会对他做什么,以前他还承受得住,可是现在……
  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对方失踪前最后一次求欢碰巧在他体内栽下了种子。他无微不至地呵护着,像怀揣一樽易碎的玻璃器皿,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六个月过去,稚嫩的孩子在他腹中逐渐长大,旧围裙松松垮垮系着也遮不住那隆起的形状。
  可是一旦打开房门,他珍爱的孩子就会受到伤害。
  一定会的。
  连同他一起。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犹豫里,门外的男人已经耗尽耐心,开始拔脚踹门。牛皮底子不要命地蹬在铁板上,恨不得蹬破一个大洞。邻居被巨响打扰,相当不满地探出头来,隔着一扇防盗门高声呵斥道:“干什么,大晚上的拆迁啊?!”
  邻居也是暴烈性子,何岸生怕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只得放那个暴躁的访客进门,同时不好意思地向邻居赔笑:“对不起,我朋友喝醉了,脑子不太清楚,脾气也冲,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啊!”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股蛮横的力道揪住了衣领。
  男人狠狠摔上房门,拽着他一路往房间拖去。地砖上漂着一片卫生间渗出的水,特别滑溜。何岸一脚没踩稳,重心失衡,整个人歪着栽了下去。男人却连看也没回头看一眼,夹住他的胳膊硬是拎了起来,凌空摔在单人床上。
  何岸猝不及防,就这么毫无支撑地仰面倒了下去,背脊重重撞上床板,将床单扯皱了大半。
  原本压在床垫下的床单边角全抽了出来,在他身下展开一条条扭曲的皱褶,仿佛一块被猛砸了一拳以致裂缝横生的玻璃。
  男人站在床尾看着何岸,眼眸昏沉,呼吸粗重,整张脸面无表情,明显不清醒。但古怪的是,他身上没有一点酒气,只有淡淡的烟草味。
  几秒过后,大概是看够了,他飞快地解开皮带、拉下拉链,双手拇指插入裤腰内侧,将西裤连同内裤一股脑儿扒了下来。
  一看到那根黑紫色的凶煞玩意儿,何岸顿时脸色苍白,手肘撑着上身拼命往后缩,扭过笨重的身体去拉床头柜抽屉,想把里头的安全套和润滑液拿出来。没等拿到,男人就粗暴地抓住脚腕将他拖了回去。
  这么一拖,床单大幅歪斜过来,一大半都垂到了地上。
  何岸慌得不行,高喊道:“飞鸾,你清醒一点,你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他挣扎着要逃下床,却被压住肩膀按了回去。男人屈膝跪在他腿间,皱着眉,用混沌不堪的眼睛打量他,半天没看出异样来,嫌弃地冷哼了一句:“老样子,丑。”
  说完托起他的屁股,掰开两条大腿,握着勃发的性具就想往里捅。
  润滑一点儿没做,就算是Omega的体质也不能在几秒内分泌出体液来,于是肉头死死卡在肛口进不去,像用暴力拧一颗生锈的螺丝,双方都痛苦万分。何岸是真疼出心理阴影了,腰脊一直紧绷着,时间一久,肚子就开始不舒服,一阵接一阵难熬地钝痛。
  男人这时候脾性暴戾,相对的,思维也非常简单。何岸与从前的无数次一样,用哄孩子似的温柔语气安慰他,说你先退出去,等我做好润滑,你就能舒舒服服地进来享受了。
  “你,快点。”
  男人暂且相信了他,撤出肉刃,手臂依然牢牢撑在床尾,一双染透情欲的眼眸死盯何岸,目光精锐得如同枪械瞄准镜,随时预备开火反扑。
  男人在床上的耐心向来短到以秒计算,何岸不敢耽误,匆匆倒了一大摊润滑液在手心,并拢手指努力往自己的后穴里插。他挺着肚子,弯腰不便,怎么也插不深,半天才送进去一段指节,勉强搅动两下,肠穴内几乎全是干的。
  比烟头还短的耐心飞速燃尽了,男人欲火焚身,抓起何岸的手覆住勃跳的阴茎,要他安抚补偿。
  何岸别无选择,只得退而求其次,分秒必争地把润滑液抹在那根粗长的物件上,尤其是尺寸吓人的头部。这东西过去让他遭了不少罪,他一看到就胆寒,恨不得整瓶倒上去。
  抹完润滑液,何岸还想再拆一只安全套给男人戴上。男人之前戴过几次,极度反感性器被硅胶薄膜包裹的隔离感,一看到包装就烦躁,扬手拍落在地,覆身压上,掰开何岸的大腿,握住自己油光发亮的肉根挺腰一送,径直插了进去。
  “啊!不行,飞鸾,你不能这样……痛……呃啊!”
  猛烈的疼痛从下身袭来,全身肌肉一瞬间牵拉到极致,试图抵御股间刀割般的入侵。何岸的脸色霎时白了,额头冰凉,鼻翼渗出冷汗,脖颈滚下了大颗大颗汗珠。
  男人以野兽的状态扑杀至此,从来只为发泄,无心怜爱。刚才不做润滑还能挡在外头,现在做了润滑,那根恐怖的肉刃得到硅油助力,撬开肠穴一插到底,几乎要一并捅破最深处生殖腔的肉膜。
  何岸疼得差点晕过去,整整十秒钟提不上一口气,眼前全是乱闪的青黑叠影——他到底造了什么孽,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要次次落得这般下场。
  剧烈的疼痛逼出了大量冷汗,男人嗅到汗味,好似巨鲨闻到血腥味,目光陡变,眼底竟浮出一层饥渴而癫狂的赤红来。他俯下身,放肆地亲吻何岸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或舌尖舔舐,或闭眼嗅闻,神情极端享受,如同一位终于得到了满足的瘾君子。
  T恤和围裙遮住了何岸的身体,男人嫌它们太过碍事,“嗞啦”一声将之撕裂,开始贪婪地亲吻何岸胸口处一枚玲珑的红痣。
  鸢尾,栀子,月桂,樟,不比一瓣铃兰香。
  兽爪碾碎了一朵初绽的铃兰,丝蕊作泥,花瓣成末,一缕又一缕幽淡的香气在瑟缩,也哀伤地弥漫着。男人置身雨后的铃兰花海,深深沉醉其中,怎么都闻不够、要不够。梦境在花瓣上结作一滴甘甜的露,悬而不落,吊着他渴求的心。
  半年离别,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叫嚣,向他索要这一缕罕见的铃兰香。
  不够!
  还远远不够!
  汗水无法满足欲求,他转而追逐起了何岸的眼泪,而最直接的刺激手段是疼痛。
  男人依靠本能耸动着下身,抽插的动作越发粗野。何岸太疼了,单薄的躯体不住颤抖,口中溢出一声声痛苦的呜咽,馥郁的香气开始漫天漫地挥洒。他听到男人喘息着靠近,低头吮去了他眼角的泪。
  下一秒,男人激动地颤栗起来,动作变得更加亢奋。
  “不要了,飞鸾,不要这样了……”腹内尖锐地绞痛着,何岸护住肚子,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哀求他,“这里有个孩子,是我们的,我们两个人的……你感觉到了吗?你……你摸摸它吧,它六个月了……”
  但是与之前的每一次无异,男人充耳不闻,仍然粗暴地遵循本能行事。
  最后,终于连泪水也无法满足他了——他揪起何岸的头发,强迫他扭过脖子,露出后颈,尖利的虎牙一口刺穿了皮肤下的腺体。
  “啊啊——!!!”
  何岸发出惨烈的尖叫,心跳骤然失速,腰部猛地弹了起来。
  腺体内的浓郁信息素给了男人极强的刺激。他情欲失控,抱着何岸大力挞伐,贲张的肉柱在股间肆意侵犯,毫不理会身下人的哭求。
  最终男人身心餍足地射了出来,习惯性要往何岸身上倒。何岸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抬起手肘奋力挡住,拼命将他推到了旁边,没让他压到肚子。沾满体液的性器脱离肠腔,带出一大股混浊的鲜血。男人轰然栽倒,极快陷入了沉睡。
  何岸虚弱地仰面躺着,口中绵绵喘气。
  他终于从这场酷刑中解脱了。
  他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应该爬起来,尽快拨出某个求助电话。可他太累了,也太痛了,就连动一动手指都像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何岸蜷缩在单人床上,眼前一黑,猝然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 
  郑飞鸾做了一场难以忘怀的美梦。
  梦里晴空高远,流云浅淡,一声长长的雁鸣自天际传来。圣光破云而出,刺透了雁翅灰白的羽毛。山雾歇,雨露起,他站在湖畔幽谷,大片大片洁白的铃兰在身旁绽放,齐齐低垂着花骨朵,每一朵都是一个羞于抬眼看他的少年。
  花香似有实体,沾湿衣角,也浸浴了他疲惫不堪的身体。肺部渐渐变得湿润,皮肤和毛孔舒畅地呼吸着,一股鲜活的力量打入了血管,为他清除淤积已久的倦意。
  有多久没这样好好放松过了?
  在欧洲的这半年,他的情绪一直被不明缘由的焦躁笼罩着。焦躁在逐渐累积,却没有宣泄的渠道。心脏像被密封进一个供氧不足的容器里,时间越久,状态就越危险。临回国前一周,工作事务堆积如山,他的脾气差到了顶点,整个人好比一只摆在夏日烈阳底下的油桶,吹毛求疵,一点就炸,完全丧失了正常表达意见的能力。
  而现在,他获得了久违的平静。
  郑飞鸾深吸一口气,惬意地睁开了双眼。
  视野灰蒙蒙的,细小的微尘在空中缓慢浮游。右侧有一扇简陋的木窗,玻璃外侧积了灰,原本就不甚明朗的曦光变得更加黯淡。头顶是一方狭窄的天花板,角落处生了青灰色的霉痕,几条剥漆的裂纹像藤蔓一样攀爬向远处。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发觉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单人床,既矮又窄,贴墙摆放,身下床单皱成了烂菜叶似的一大团。
  这是一间廉价的出租屋。
  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他记得昨天飞机落地,自己直接回到了市中心的住所。为了尽快倒转时差,他点了香薰,泡了澡,还饮了半杯红酒助眠,不到傍晚六点就睡了。
  一觉醒来,他为什么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咳咳……我,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了……咳……”
  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打断了郑飞鸾的思维。他转过头,入目先是一截苍白的脖颈、两瓣削瘦的肩,再是略略卷曲的黑发。发色极深,两边对比之下,皮肤的颜色近乎白至病态。
  那是一个瘦弱的青年,背对着他坐在冰凉的地砖上,靠着床,浑身赤裸,只草草裹了一条薄毛毯暖身。青年握着手机,压低嗓音对那边说:“你快来带他走吧,昨晚我没撑住,昏过去了,刚刚才醒。外面天快亮了,我怕他……”
  郑飞鸾坐起身,目光聚焦在了青年的后颈——齿痕狼藉,虎牙咬入极深,血迹一路斑斑点点染至后背,似是被什么人暴力咬破了腺体。裸露的大腿也遍布印痕,屁股被掐红了,股缝中淌出掺血的浊液,分明在性事中受过蹂躏。
  他和一个被标记的Omega共处一室?
  这是什么下套的新路数?
  郑飞鸾戒心极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Omega与Alpha共同设局,意图诈骗钱财,但很快就意识到这不可能——在强奸案中,照片和录像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信息素才是关键性证据。如果真遇上仙人跳,他有把握自证清白。
  青年没注意到他醒了,还在催促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更加急切:“别买药,什么都别买,我挺得住。你快过来吧,抄近路,快点……咳咳……他不能醒在这里……”
  郑飞鸾四下环视,二十平米的小房间根本藏不了其他人,那么青年口中的“他”,指的应该就是自己。
  郑飞鸾不禁笑了。
  这纸片似的小身板,打起来下手狠点都怕折了他的肩,还真敢玩讹人的把戏。
  他伸手扯了扯衬衫皱襞,卷起袖管,耐心等那个Omega讲完电话,然后冷冷地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啪!
  青年身体一僵,手机掉到了地上。
  听到郑飞鸾嗓音的瞬间,何岸耳膜充血,只觉头顶嗡的一声巨钟轰鸣,汗毛顷刻倒竖。他僵硬地转过身去,果真对上了一双清醒的眼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