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08 09:06:13  作者:庸责己

   《追声与循途》

  作者:庸责己
  文案
  看起来像男神的指挥家攻VS情商残疾作曲家受(小心逆,林指是攻!!!)
  穆康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大概只能惶惶终老,碌碌无为,靠写电视剧配乐为生,成为娱乐圈虚有其表的“穆老师”。
  直到他再次遇到林衍:
  “很高兴和你合作,Maestro。”
  发生在音乐圈的爱情故事。天才与天才的碰撞,相互救赎和成长的偶像剧。
 
 
第一卷 缤纷 
第一章
  本章BGM:海菲兹版 巴赫-恰空(J. S. Bach - Chaconne)。
  _____________________
  气温再次创入冬以来新低。冷风狰狞,卷走最后一片在树干上瑟瑟发抖的黄叶,连带整个校园都陷入了深冬的萧索。
  穆康穿一件灰色毛衣,在琴房走廊徘徊。
  暖气熏得人昏昏欲睡。穆康眯着眼,竭力在困倦中挣扎,想出去抽根烟,又被急迫的形势摁在了室内。
  J院的琴房里倒是一派热火朝天。
  四楼有个铜管五重奏摇头晃脑地自嗨。
  三楼有组钢琴三重奏一本正经地数拍子。
  二楼有对双钢琴激情四射地把莫扎特弹成了贝多芬。
  穆康不堪重负地下到一楼,途径某间琴房,里面正在拉《恰空》,大概是想模仿海菲兹,奈何水平有限,琴弦声嘶力竭,怕是下一秒就要断了。
  穆康忍无可忍地想: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他头发几个月没剪,有些长了,遮住眉毛,气质便陡然忧郁起来,很能欺骗不明真相的路人。
  若真走起忧郁小生路线,约莫会更符合他穆大才子的名声。可惜老天瞎眼,赏了他人模狗样的皮相,却没给他一副才子该有的、悲天悯人的性情。
  他已经在琴房待了近一个小时,听到了孤独的小提琴声、圆号声、长笛声、人声,就是没有落单的钢琴声。
  穆康略微发愁。
  临近考试,所有钢琴学生都成了抢手货,即使是连车尔尼740都弹不清楚的吊车尾都已被无情霸占。
  呕心沥血的新作品即将无人问津,惨死纸上。
  手机嗡嗡嗡震个不停,穆康烦躁地掏出来,管小小的对话框上正亮着红。
  -真不要我帮忙吗?
  -我帮你问肖婷婷。
  穆康心想:肖婷婷是谁?
  -肖婷婷以前给我弹过一场。
  -就是你说弹得还不错的那位。
  穆康又想:哦,那位啊,好像不怎么样。
  -婷婷其实还行,你先和她试试啊。
  管大小姐的穆氏读心术功力见长,交流已经不需要穆康字面回复了,隔着太平洋也能把穆康的心路猜得分毫不差。
  穆康随手回了个:不用了,谢谢。
  他郁闷地叼着烟走回宿舍,途中同若干过路熟人打招呼时,气若游丝,心不在焉,丝毫没了以往或插科打诨或打情骂俏的劲头,一看就知道穆大才子心情不佳。
  穆大才子一到考试就心情不佳,大家都习以为常,因为穆康没有会弹钢琴的朋友,前几年能找到人和他合作期末音乐会,基本都是走了狗屎运。
  他无法在J院钢琴界跋涉出人缘,无论是古典钢琴系,爵士钢琴系,还是现代流行音乐系。
  “因为你都看不上他们。”李重远对此一针见血。
  穆康自问绝对没有看不起别人的意思:“我只是……谨慎地对那些人的水平持保留意见。”
  李重远:“呵呵。”
  吸完最后一口烟,穆康经过小音乐厅。门口人头攒动,一看就有大事发生。
  他咬着烟头走过去,古典钢琴系系主任黄滨教授的得意门生方之木正在里面走台。这位方同学的期末音乐会居然恬不知耻地公开售票,而又匪夷所思地开票即秒,一时让穆康的狐朋狗友们都生出了“不如我也卖卖票”的痴心妄想。
  穆康对于这种歪风邪气实在不屑一顾。
  穆大才子一出现,众人纷纷买账让道。他一路顺畅地进了小音乐厅,两百人的观众席已经满员,台阶上都坐满了粉丝。
  穆康静静靠墙站在最后,方之木正在弹巴赫的哥德堡变奏。
  音色一如既往,是方之木独有的温柔和明亮,线条也是跳跃却又绵延的。J院钢琴之王,最擅长用笑着的方式让人深思,大家都说方之木大概传承了莫扎特的一缕神魂。
  即使不会作曲,也有莫扎特那股凡人无法理解的天才气息。
  可他现在弹的是巴赫。
  穆康觉得自己是脑抽了才会进来浪费时间。
  方之木弹完最后一个音符,音乐厅里掌声雷动。他起身,腼腆笑着朝众人示意,一眼就看到了穆康。
  幸好这货嘴里的烟头已经熄了。
  穆康没有鼓掌,他和方之木眼神对上了,挥挥手,表示自己要走了。
  “穆大才子,给点儿意见吧。”难得见到这尊大佛,方之木毫不拿乔,张口就喊。
  虽然不欣赏方之木的演绎,穆康也不想当众拂他脸面,随口夸道:“挺好,一个错音都没有。”
  方之木:“……”
  穆康:“哈哈哈,真的挺好,继续努力。”
  方之木不屈不挠:“怎么努力,穆大才子给个方向啊。”
  全场几百名围观群众目光灼灼,穆康想走也走不掉了。他叹了口气,勉为其难端正了些态度:“我觉得吧,巴赫的精髓,你还得多领悟领悟。”
  方之木不耻下问:“具体点?”
  穆康:“你没有理解巴赫的和声。”
  方之木:“每个变奏的声部走向我都背得下来……”
  “是,你做到了主次有序,条理分明,但你没有把和声和旋律联系起来,更何况是变奏曲。”穆康不耐烦地说,“打个比方,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一小节里,巴赫为什么要这样写?为什么这一小节的和弦是这样,后一小节又全变了?”
  观众席里有人喊了一声:“这根本没人知道吧。”
  “确实没有。”穆康缓缓道,“时代久远,巴赫内心的确难猜。哥德堡绝对不算他最难的作品,可你连去分析的想法都没有。”
  方之木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我明白了,谢谢你。”
  穆康随意点了个头,以尿遁的速度滚了。
  穆康刚一回到宿舍,微信群“勋伯格赛高”里就弹出了一条消息。
  -怼爷:@穆康 听说你在小音乐厅亲切指导了方云迪?
  -穆康:是啊。
  -怼爷:你觉得指导他一下,他就会来帮你弹期末音乐会?
  -穆康:有道理。
  -首席:别做梦了,人家通告都排到明年了。
  -穆康:他即使愿意来,我也不愿意给他弹。
  -怼爷:那你怎么办?
  -穆康:自己弹呗。
  -西峰:呵呵。
  -管啸:你也就这会儿能装装逼。
  -穆康:滚。
  穆康把手机扔到一边,关好门窗,打开了床边老旧的宝贝钢琴。
  钢琴上的节拍器面目斑驳。穆康左手按下一个音,右手搭配了一个古怪的和弦,露出笑容:“来吧,宝贝儿。”
  穆康作曲,向来只有三个旋律主题。有时候他会三个一起用,有时候只用一个。
  这是穆大才子专属,决定了他的作品几乎无法被剽窃。
  可也注定了他的作品,很难被演绎。穆康对于和声的诠释吹毛求疵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连李重远和邱黎明有时候都难以忍受穆康的排练,更何况普罗大众。
  穆康的作品只有穆康自己能诠释到极致。这本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穆康很会弹钢琴。他的新作发表会,如同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艺术电影,每一次都令人耳目一新,每一次都让人惊叹不已。
  真是让人才凋敝江河日下的作曲系扬眉吐气。
  可是期末音乐会要求一定要有合作者,否则没有成绩。秉承J院的优良传统,院长先生在新生大会上掷地有声地说:“音乐是一种语言,若不能被理解,用于交流,那这种语言就失去了意义。”
  穆康曾经深以为然。
  在他还没发现J院所有钢琴学生都达不到自己要求的时候。
  “去他妈的语言和交流。”穆康喃喃道,把烟按熄在烟灰缸里。右手和弦走向愈发刺耳,他左手执笔,写下五个新的小节。
  “看看哥这迸发的灵感……”穆康盯着乐谱,自言自语,“这里得换个节奏……”
  直到夕阳西下,穆康终于完成了这五个小节。他点燃烟盒里最后一支烟,拿起手机,往群里发消息。
  -穆康:排完了吗?老子都饿了。
  -穆康:??人呢?
  -首席:我今天就赖在排练厅了。
  -怼爷:我也是。
  -管啸:我也是。
  -西峰:别和我抢。
  -首席:说好了啊谁都别让他走!
  -穆康:????
  -怼爷:别逼逼了。今天下午林衍来了!
  -穆康:操!我马上过来!!
  穆康一路狂奔着冲去排练厅,路遇志同道合之士无数。天色渐暗,气温越来越低,排练厅却只有人进没有人出。
  穆康在门外站定,花了一分钟喘气,正与方之木打了个照面。
  方之木:“看来你也收到了消息。”
  穆康:“呵呵。”
  方之木:“虽然和你抢,我的胜算不大……”
  穆康:“嗯哼。”
  方之木:“但你能把烟头先扔了吗?”
  穆康这才发觉自己连嘴里的烟都忘了。他讪笑地处理完烟头,和方之木一起走了进去。
  排练厅里塞满了人,一片寂静,一个年轻男声正在说话:“B段86小节,木管意思不对,线条再强一点,跟着我,气息别断。Flute一二感觉要换一下,Oboe只能上3个P,你刚刚最多也就一个P。”
  管啸狗腿道:“好嘞指挥!”
  穆康:“……”
  陆西峰坐在乐队最后一排,一眼就看到了穆康和方之木。他把小号举起来朝二人挥了挥,李重远看到了,在背后朝穆康比了个中指。
  穆康没理他,只是专注看着指挥台上的身影。
  林衍背对着大票围观群众,站得笔直,腿长逆天。
  他身形看起来是锋利的,声音却有些缱绻:“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木管最后来一遍,就散吧。”
  陆西峰:“别啊指挥,铜管还没怎么排呢。”
  林衍:“都饿了,明天再排。”
  首席邱黎明道:“哪有,大家都不饿。”
  李重远立刻附议。
  林衍不为所动:“我饿了。”
  他举起指挥棒,朝木管声部示意,音乐响起,木管灵动的音色如同扑面而来的山间微风。
  走过三十个小节,林衍点点头,放下指挥棒,安静地说:“挺好。散吧。”
  邱黎明还想垂死挣扎一番,林衍已经干脆利落下了指挥台。他拿起外套,精致的面孔有些疲惫,头发凌乱,显得风尘仆仆。
  穆康还没反应过来,方之木已然火速上前,占据高地:“林指,我最近在弹普罗二,能合作一场吗?”
  林衍:“我……”
  穆康毫不客气地过去加塞:“哥德堡都弹成那样儿,普罗二那么艰深,还是别拿到林指面前丢人了。”
  林衍立即选择了闭嘴。
  方之木瞪着穆康:“我可以学,林指也可以指导我。”
  “得了,别劳烦林指,我指导你就行。”穆康一个跨步,把方之木挤到身后,对林衍嘘寒问暖道,“小衍子啊,巡演怎么样啊?都演了什么曲子啊?”
  方之木在穆康身后翻了个白眼。
  林衍对穆康露出明媚笑容:“这一轮基本都是贝多芬和海顿。”
  穆康:“不错不错,不过海贝虽好吃多了也腻,不如来试试我的新货,换换口味呗。”
  林衍眼睛一亮:“写完了?”
  穆康:“差不多了,就等你。”
  林衍:“行。吃完饭就去。”
  “没问题。”穆康一把搂住林衍的肩,众目睽睽之下,越过人山人海,直接把人带走了,边走边说,“哎呀我掐指一算,真是太巧了,下礼拜就期末考了,不如你顺便把期末考也给我一起过了……”
  等各声部张罗着对完谱子,指挥台旁只剩下了方之木风中凌乱的萧索身影。
  “别想不开,他俩毕竟是灵魂伴侣。”邱黎明拍拍他的肩,“你看,我们也被果断抛弃了。”
  方之木:“没事儿,我只是在思考……穆康说的那句‘指导我’算不算数。”
  李重远在不远处接茬:“基本算数,不过肯定得等林指走了才行。”
  “听说林指这次就呆俩礼拜。”管啸说,“方同学,加油。”
  ————————
  注:
  海菲兹:Jascha Heifetz,俄裔美籍小提琴家,小提琴之神,非虚构,去世已久。
  作者有话说
  本文BGM歌单详见微博置顶([email protected]中庸责己)
  恰空:Chaconne,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组曲《第二帕蒂塔》(Violin Partita in D minor)的末乐章(BMV 1004);
  普罗二:普洛克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Sergei Prokofiev-Piano Concerto No. 2 in G minor,Op. 16,写于1912年;
  哥德堡变奏:德语Goldberg-Variationen,BWV 988,是巴赫晚期的一部键盘作品,1741年出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