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10 08:46:34  作者:森破小子

 

 
    作者:森破小子
 
    字数:452
 
    第一章古旧手机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吗?
 
    张默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他十八年的少年人生中,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世界
 
    上会有神,就算有,那些神也从未持过人间的公道天理。
 
    张默六岁的时候,父亲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出了严重的工伤,最后不治身亡,
 
    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了他两年,也因病去世了,张默的亲戚没人愿意领养他,他
 
    的爷爷奶奶也都有病在身,根本没能力照顾他,此后的十年,他都寄宿在一家孤
 
    儿院当中,相关的开支自然由父母的遗产和爷爷奶奶少量的退休金中勉强支撑,
 
    时至今日,爷爷奶奶也都七十岁高龄了,张默也不再属于未成年人,九年义务教
 
    育结束,虽然考上了一个二类本科,但是身无分文的他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大学
 
    学费。
 
    这十几年下来,张默曾经向上天祈祷,希望自己穷苦悲催的生活终有一天可
 
    以结束,但是残酷的现实依旧无时无刻的摧残着他的身心。
 
    所以张默不信神。
 
    但是就在他成年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正式被孤儿院扫地出门的那一天,神真
 
    的降临了。
 
    「晨姨,你能不能跟院长再问一问,我父母的遗产真的一分不剩的用光了?」
 
    张默一手提着一个洗的已经掉光颜色的破旧书包,一边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向面前
 
    的女人问到。
 
    眼前的女人身穿一身米黄色制服,胸前乳峰鼓胀高耸,皮肤白皙滑腻,凸翘
 
    的臀部包裹在制服裙子中,精致而又成熟的脸庞上此刻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张默,不是晨姨不想帮你,晨姨早就跟院长问过了,她说你父母的遗产确
 
    实用光了。」
 
    张默咬了咬牙,说道:「我妈临走之前特意告诉过我,虽然她和我爸没有赚
 
    过什么大钱,但是我爸爸的工伤赔款和人身保险加起来足够用到我上完大学,我
 
    那个时候小,居然不记得到底有多少钱了,但是总不能这么快就用完了吧?」晨
 
    月海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轻声说道:「小默,那笔钱到底有多少,晨姨也不
 
    知道,晨姨只是在孤儿院工作的小保姆,管不了那么多事情。晨姨也知道你现在
 
    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但是晨姨也没钱,晨姨的小公寓倒是可以让你去住…你肯
 
    去吗?」张默叹了口气,说道:「晨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是在怪你,这
 
    几年来要不是你想方设法给我多准备些饭食,我在这孤儿院中恐怕会过得更加悲
 
    惨,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就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那些遗产,我我不甘心呀。至
 
    于你说的住宿问题,我不能跟你住在一起,被人看见会影响你的声誉。」
 
    晨月海咬了咬嘴唇,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手机和一千块钱,塞到了张默的手中,
 
    说道:「小漠,你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是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去找点体力活应
 
    该还能度日,我把这台旧手机和这一千块钱给你,你拿去用吧,没钱吃饭了就再
 
    来找我!」张默心肠被他的生存环境锻炼的冷酷异常,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女人
 
    的好意,再联想到自己悲苦的命运,张漠不禁热泪盈眶。
 
    张漠并没有假惺惺推辞晨月海的好意,一来他确实需要钱,二来他也不是那
 
    种知恩不报的人,今天晨月海给了他这些钱,他日张漠势必千倍还之。
 
    把钱和手机塞进包里面,张漠慢慢走上前去抱住了晨月海,晨月海一点反抗
 
    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任由张漠抱着,也许是被晨月海淡淡的体香所刺激,张漠
 
    胯下的阴茎慢慢充血变硬了起来,顶在了晨月海的小腹之上,晨月海脸微微一红,
 
    依然对张漠已经近乎于性骚扰的行为听之任之。
 
    张漠略微有点尴尬,便退后两步,包往肩上一抗,对晨月海挥了挥手,转身
 
    大步离开,走向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情会。
 
    离开孤儿院之后,张默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工作,最好还能包吃住的那
 
    种,先干一段时间挣得第一笔钱再说其他的事情,至于大学他觉得他是没机会去
 
    上了,所以干脆就别再去想大学的事情。
 
    张漠所生活的这座城市并不是什么一线城市,这里跟大多数小城镇一样,有
 
    着比较稳定的会层次,想在这里一飞冲天那是痴心妄想,仅有的一些就业机会
 
    也只是一些体力工作,赚不到什么钱不说,还很是辛苦。
 
    张漠不怕辛苦,虽然他在这间孤儿院吃不到好东西穿不到好衣服,但是张漠
 
    还是没有辜负了晨月海对他的特殊照料,整个人长的很是挺拔,身体也比较强壮,
 
    干一些体力活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肯吃苦跟肯当冤大头是两个概念,张漠跑了
 
    好几家招聘服务员的店面,老们给出的薪资水平都远远低于平均线。
 
    张漠知道晨月海的生活也没有那么好,他着急还晨月海的钱,所以这份工作
 
    的第一个月工资最好能付清他第一个月的房租、生活费,还能富裕出来一千多块
 
    钱,张漠清算了一下,两千块就差不多够了。
 
    但是就这么一个两千块一月的工作,张漠都找不到。
 
    招聘单位降低张漠薪资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工作经验、高中学历、没
 
    有会担保等等。
 
    夜晚降临,张漠在路边摊上买了馒头和快餐,吃完后准备随便找个吧睡上
 
    一晚,顺便给包里面的那一台老爷机充一充电。
 
    说是老爷机,张漠都觉得有点抬举它,这台手机是最早一批的国产安卓智能
 
    手机,在满大街的三星iphone面前,它就像是一堆彻头彻尾的电子废料,
 
    除了有一点点收藏价值之外,张漠想不到这台手机还有什么J用。
 
    但是这是晨姨送给自己的手机,张漠还是会老老实实用起来,上吧来通宵
 
    的目的之一就是给手机装一些必要的软件。
 
    张漠虽然一穷二白,但是上高中的时候好歹也玩过同学的手机,而且张漠的
 
    这个人的悟性也不差,如果他连一个智能手机都搞不定,那他以后就不要去想什
 
    么出人头地了。
 
    坐在吧的座椅上,张漠没心情玩电脑游戏,他只打算搞定了手机之后,然
 
    后在上找一些招聘信息,手机的电量很是充足,看来晨姨在拿给张漠之前是已
 
    经给充满电量了的,张漠在手机里面下载了闹铃软件,找工作用的软件,以及计
 
    算器等一些常用的工具,最后,他还下载了一个微信。
 
    张漠从来没有过微信,他也没有微信账号,他下载微信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
 
    以后说不定能用的上。
 
    搞定了手机,张漠在孤儿院养成的作息习惯让他很早就开始犯困,张漠把手
 
    机收进自己的包里面,然后双手环抱着包就这样睡了过去,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的手机的数据线还链接在电脑上。
 
    夜,苏城的天空闷雷声阵阵,几片乌云转眼便聚集到了一起,很快,久逢甘
 
    霖的苏城迎来了一场雷阵雨,凌晨两点多钟,在连成了线的暴雨之中,一道闪电
 
    从天而降,直直劈在了张漠通宵的那个吧房顶之上,威力巨大的雷暴能量瞬间
 
    击溃了这间吧的供电系统,所有亮着的屏幕在下一秒尽数熄灭,张漠面前的电
 
    脑屏幕猛的闪了一下之后也陷入了瘫痪,一股神秘的电流力量顺着数据线窜进了
 
    那台古旧的手机之中。
 
    凌晨三点钟,张漠和几位通宵的民从吧里面走了出来,吧的管经过
 
    一番检查之后,确定短时间内吧不可能恢复供电,心情糟透的吧老退完上
 
    费之后,把这群人全都赶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大雨,张漠不能在这样的天气中露宿街头,他出门后便调头冲到
 
    了隔壁一家宾馆之中。
 
    最便宜的单人间一晚上也要8元,张漠无奈的掏了押金,然后拖着疲惫的
 
    身躯到房间里面去睡觉。
 
    可能是因为洗完澡的缘故,躺在宾馆床上的张漠突然又精神了起来,他从书
 
    包里面掏出手机,打算继续研究研究,但是按了半天开机键,手机的屏幕也没有
 
    亮起来,张漠一下子慌了神,这手机刚到自己手里面,还没捂热乎呢居然就坏了?
 
    按了半天,手机屏幕总算亮了起来,张漠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奇怪的事情
 
    又发生了。
 
    这次的开机速度非常快,连等待画面都没有出现就瞬间进入了桌面,但是
 
    桌面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绿色的微信图标。
 
    纵是精通手机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满头问号,更不用提张漠了,他左想右
 
    想也没想通为什么自己的手机会变成这样。
 
    张漠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点开桌面上那个唯一存在的程序图标。
 
    微信打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月球上站一个小人的程序加
 
    载画面,而是一行字。
 
    「干一个女人,然后你就能够得到我的恩惠。」
 
    张漠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漠看到这行字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现在的微信上面的词都变得这么前
 
    卫了?
 
    点了屏幕上的字几下,程序没有任何反应,张漠看着这行字莫名其妙,正打
 
    算按下关机键重启下手机,这行字往上移动了一行,下面又出现了新的一行字:
 
    「你到底干不干?」
 
    「什么干不干?」张漠情不自禁的对着手机问出了声。
 
    「干!你连干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干就是性交!就是用你的硬邦邦的阴茎,
 
    插入到女人的阴道里面,我不管前戏和过程,最终你只要把精液射进女人的子宫
 
    里面,就算干成功了!」张漠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讶的看着手机屏幕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