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15 09:28:06  作者:全站最受

 《一袭红衣,满钰春光》作者:全站最受

 
 
文案
 
一念牵
两地姻缘
三生有幸
四海同游
五谷同享
六种情丝
七分爱恨
八斤灵魂
九种愁绪
十全十美
处处与你
…关于人物性格…
苍钰:可攻可受可持家可掌天下。
妖姬儿:前期软萌小受,后期腹黑女王受。
关于其他cp,请客官点评
 
内容标签: 生子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妖姬儿,苍钰 ┃ 配角:清儿、秀儿、苍桐、念念、上官梅清、苍霸 ┃ 其它:
 
 
第1章 穿越
  浮生不过一场梦,梦到极致便成真。
 
  晨光熹微的校园里,林悦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寻找记忆中的人。
 
  她穿着厚重的博士服在熟悉的教学楼、食堂、礼堂之间穿梭,终于是在一颗红色的百年凤凰花树下,见到了记忆中依旧穿着一袭白裙的女子。
 
  “学姐!我…我…”苍钰激动的想要表达的什么的时候,却见从远处走来了一位身材俊朗的男子,那男子缓缓而来对着学姐微微一笑,学姐同样的对他报以幸福的笑容。
 
  两人就站在那里互相的对视,好一幅郎情妾意的画面。
 
  “怎么了,小悦?”那女子与那男子注视了一会,那女子才发现自己将林悦给凉在一边,于是开口询问林悦。
 
  林悦看着学姐好一会,才将头转向那男子,对着学姐颤巍巍的说:“ 他…他是谁?”林悦不敢相信,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趁这次学姐学长回来给博士戴帽的时候,向心仪已久的学姐表白,却不料她早已有良人在伴。
 
  “他呀?他是我的未婚夫。”这时那名男子也走到了这边,学姐调皮的对那男子一笑,故作神秘的说出了他的身份。
 
******
  据最新早报新闻报道:“ 患有强迫症和抑郁症多年的林氏集团总裁于今日晨时因服用过量安眠药昏迷,至今未醒。”
 
  突然画面一转,林悦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耳边似有女子的呢喃声,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钰!钰!钰!”那女子重复的呼唤着那个钰字,林悦只觉得那女子好似在呼唤他。
他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去看那人的相貌,突然间眼睛好似划过一滴冰凉的液体。
 
  林悦不断的睁开眼睛,却见一袭红衣已飘然离去。他望着那抹身影,内心深处竟有隐隐的刺痛。过了许久,他昏昏沉沉地再次晕过去,待到醒来的时候,他已完全忘记那红衣的事情。
 
  在模模糊糊的亮白色之下,林悦缓缓睁开双眼。他渐渐清楚的感官,让他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一间金碧辉煌,却又显得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张五官俊朗非凡的脸,猛然间在她的瞳孔处放大。
 
  “啊?”她惊呼出声,但是全身却使不上一丝力来,仿佛是重感冒之后的后遗症。她抬起自己的双手,入眼可见的却是一双粉嫩嫩、白胖胖的小手。
 
  “皇后、皇后、钰儿真的醒了!我听见他刚刚叫了一声了。”林悦发现他是被那男子抱在手上,而那男子正激动的在和另外一位女子说话,且将自己兴奋的交给那个女子。
 
  那女子将林悦抱在怀里,林悦得以见到他的脸,那是一张温和大方却又不失俏丽的五官,长相算得上像地球的那些大明星。
 
  “钰儿?皇上,钰儿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怎么一副痴儿模样。”那女子对着那男子说话,林悦听得清楚,但却不敢出声,说点什么?因为在没有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
  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有林悦一个小孩子躺在床上,守夜的奶娘正在外面休息。他离得很近,只要林悦稍微有一点动静,外面便可以听到。
 
  一名嫡仙般的男子突兀的出现在这房间里,他那眼瞳里竟是隐隐有些深紫的颜色,而那发丝却有隐隐的墨绿色。
 
  他望着床上的小孩子许久,终于缓缓拔出他的佩剑,正当那剑要落下的时候。
 
  “你疯了?她是你唯一的后人!”此时一双五指纤长的手握住了那把正要落下的剑,特殊的事是那人握住剑后,竟没有留下一丝鲜血,只是泛着隐隐的白光,而那白光却化成白雾,还消散在空中。
 
  “我知道,所以她一定要死。”两人毫无顾忌的说话声,却没有引起奶娘的注意。但是此刻如果有人在里面,也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
 
  “你已经无子无孙,我不允许你在断子绝孙。”那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空气中
 
  缓缓说出了这一句话,但是说话人的相貌却让人看不清。
 
  那持剑的男子盯着床上的孩子,发了许久许久的呆,才缓缓的将剑收回。过了好一会,才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身影一闪,两人都消失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好似从未出现过。
 
******
 
  在经过好几日的昏昏沉沉之中,林悦才渐渐了解到了自己是穿越到了这个地方,只不过她怎么也想不清楚,学姐介绍完未婚夫以后的事情。
 
  林悦大概了解到这边是皇宫,而自己是四皇子。他也不敢问什么,怕泄露了自己穿越的事情。
 
  被自己附体的那个苍钰可能是因为在五岁生日宴的时候,被人下毒害死的。
在苍钰还未穿越过来之前这个身体已经没有了脉搏,是是苍钰过来之后这个身体才有了心跳。
 
  据说当日还发生了刺杀事情件,再后来两件事情也都查出了缘由。
 
  一日清晨,朦朦胧胧之间睁开眼就见到母后和四个气质各异的的小萝莉。苍钰心道这便宜母后折腾什么幺儿子,一大早就带四个小美女过来,是要做甚呢?
 
  皇后一见到苍钰醒来,就直接来了个大熊抱:“ 钰儿,母后好想你!这几日虽你已生龙活虎,但母后还是会想起那一刻你没有脉搏也无心跳,吓死母后了。”皇后边说还边抹眼珠子,也使得苍钰竟有点不知所措,急急伸出小手去抱住她。
 
  “钰儿辛苦你了,是母后自私想把你留在身边,却也将你推到这个危险的位置。”听完这句话苍钰心喀嚓一下,她这几日来未尝不知道,自己是她而非他,却是皇子身份,而身边伺候之人也只有王妈知道。
 
  王妈却无任何反应,那就是知道真相,而今日这母后此言,却让苍钰第六感直觉此事于母后有关,基本上可以操控此事的人也只有她了。
 
  “母后,不要哭,母后最好了。”苍钰知道这个人定不会伤害自己,也不想去知道,男子之身可比公主来得幸福。
 
  皇后见苍钰小小年纪就会安慰人和那满眼满眼的不舍,心也纠纠地疼,于是也止了眼泪开始了今日的正事。
 
  “钰儿,这四位分别姗儿,清儿,水儿,秀儿。她们是母后在四方游历时因着一些原因便跟着母后,而母后嫁给你父皇之后她们不喜欢皇宫的生活,于是母后选了一处地方让她们在那边习武练字。听说你出事了之后,也都要来看你,而昨日她们同我说,想在你身边照顾你,母后今日来是想问你是否愿意。”
 
  “民女姗儿,民女清……,愿誓死保护少主,此生不改!”四人齐齐说道。
 
  望着这四人,身上的气质也是十分突出。
姗儿是温柔婉约的大家闺秀,清儿是冷若冰霜的冷面女子,水儿是那种楚楚动人的小家碧玉 ,而秀儿是那种艳如桃李的倾城佳丽。
 
  苍钰只想说一声,是古人基因的强大,还是母后能力超绝,弄来这四位风格各异未来一定是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
 
  “有姐姐陪我玩,保护我,钰儿愿意!”苍钰只能用软萌软萌的正太音说道。
 
  “钰儿身份特殊,姗儿,清儿,水儿,秀儿,你们要好好保护她,从来她的命令即我的命令。”皇后看了四人一眼,她也知道这四人从小便跟着她,心思定然也是极好之人,她们在钰儿身边也可以放点心了。
 
  只是皇后眼里的忧思还是不断,难道终究摆脱不了那个地方么?
 
  月黑风高之时,在一僻静无人的小宫殿外,俩个鬼鬼祟祟人影正靠在一起。
 
  “三郎,我好想你。”一个柔弱无骨的女声在僻静无人的小宫殿内响起来。
 
  “婉儿我也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一个略带钢硬但此时嗓音却因□□而有点沙哑的男声急急说道。
 
  站在暗角处的林悦听到这些话和那些靡靡之音,脸色微红刚想转身离开,却听到:“ 三郎,老四不死,我儿难登皇位,这么好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脉搏,竟然没有死。” 那女人气愤不平地说,似乎是想要将苍钰千刀万剐似的。
 
  “无碍,总有一天他必须死,吾父也会帮我的哈哈,到时... ”另外一个男音阴冷冷的道,徐是□□终究冲过理智,再听都是口水和口水的纠缠声还有衣服撕扯声。
 
  林悦抬眼看了一下宫殿名,悄悄离开了这个满院春光的小宫殿。
 
  “三郎,婉儿,皇位,很好很好。无碍,现在我还小,先不收本金,但是也收点利息。”林悦嘻嘻一笑,往自己殿里走去
 
  凌宵殿,一个小孩匆匆忙忙跑进来,嘴里还道:“ 王妈殿外有坏东西要抓我,快!叫父皇抓刺客,在池塘边。”
 
  于是乎,皇宫四处都是抓刺客的声音,某俩个偷情人士正好到高潮时,一时卡住,差一点内伤,匆忙而散。
 
  林悦正送走那俩位依依不舍差一点要留在这边的父皇母后,虽然苍钰给的理由很是勉强,但是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因为在他们心里,不管苍钰做什么都是对的。
 
  “四皇子?您在想什么呢?喝点水吧!”在一边说话的小丫头是晴儿,她比苍钰多十岁。
 
  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时常给苍钰端茶倒水,和王妈一样伺候着苍钰,只不过王妈怕苍钰身份被发现,每次都有跟在身后。今天刚好王妈出去煮镇神汤,小丫头才在苍钰旁边伺候。
 
  “嗯!”这个姑娘自林悦穿越以来,便对林悦极好。林悦也没对她设防,就拿起她的水喝了下去。
 
 
 
 
 
第2章 形势
  “钰、钰……”梦里红衣女子焦急的呼喊者,苍钰听得见却靠不近那个人。
 
  可是那女子每呼唤一声,苍钰觉得自己的心痛了一下。周而复始反反复复,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苍钰睁开眼睛,但是那女子的面貌,不管如何看却看不清,只是那红衣耀眼得快要灼伤苍钰的眼睛。
 
  又是一阵昏昏沉沉的晕睡中,苍钰醒来的时候,发现皇后正一脸焦急的盯着他,而王妈却是在一旁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的焦虑。
 
  只不过当她看到王妈手上绑的白布条时,那白布条还隐隐渗着血光,可见当事人十分不留心照顾自己,苍钰小小的眉头隐隐皱起。
 
  “晴儿那丫头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钰儿小时候就开始照顾钰儿,还做出这种事情。幸好钰儿只是中了蒙汗药。”王妈一边骂嚷嚷一边抹着眼泪,却丝毫不顾及她那受伤的手。
 
  “王妈,你先别哭了,去处理下手吧。”苍钰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见王妈那手又隐隐有血流的迹象,赶忙叫她先下去弄下手。
 
  “唉!都是母后不好。没有早点让姗儿、清儿、水儿、秀儿她们四个人过来照顾你,才发生这种事情。这几日她们在熟悉宫中事务,等明日我就让她们过来照顾你。”上官梅清也没有多说什么事情,更没有提起晴儿的事情。
 
  她在内心深处是着实不想让苍钰这么早的就接触这些腥风血雨,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将他当成男子来养。
 
  苍钰后来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在第二日中午的时候跑到午阳殿外,她在那里看到了晴儿的最后一眼。
 
  晴儿没有说什么,只不过眼泪一直在流,却又笑得十分明媚灿烂。他被那样的笑容迷住了,只不过下一刻的血光四溅让他心惊。他跌跌撞撞的走回了房里,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不吃不喝一整天。
 
  林悦坐在镜子旁边,望着那镜子,似要看穿那镜子里的那位肤如白雪,面如凝脂的小童。苍钰,从今日起,我便是你,而这世间再无林悦这人。
 
  次日清晨,苍钰再一次被人从温暖的被窝中拉扯醒来,昨夜那些烦心事让苍钰已经头昏脑胀,而今日脸还在被对方摆乱,一会扯扯这里,一会摸摸那里,等会摸完脸还是想摸手。
 
  于是苍钰急忙要甩开那人,可是竟然使不劲,不行!于是苍钰用脚去踢那人。那人咦了一声抓起苍钰的脚,打进一道武学,而苍钰只觉得气血翻涌,直接晕了过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