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23 09:03:40  作者:布非浅

   ====================

  书名:陪影后师姐去抓鬼
  作者:布非浅
  名不见经传的小偶像姜尽渊突然一跃成了秦樽月新剧的女二,一夜之间全网开始搜索姜尽渊是什么来头。
  然而在网络之外的地方……
  姜尽渊:师姐你看你这西红柿炒蛋,颜色多棒。
  秦樽月:滚!
  姜尽渊:所以师姐你看工资什么时候发?不然我要罢工了。
  秦樽月:师妹…,回,回来这有鬼
  秦樽月对于自己这体质也是很无奈了,走哪都撞鬼,不过有小师妹做伴好像也还不错。
  作为从小拥有一个明星梦的有志青年,姜尽渊励志进军娱乐圈奈何有个天生不红的体质,虽然不是很喜欢那个不要脸的师姐,可想了想这大腿抱了,能红。
  小女子做大事不拘小节,不就是帮师姐抓鬼嘛,能红就行。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尽渊,秦樽月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游园惊梦·梦一场(一)
  一身凤袍的女人缓缓的从大殿的入口走进来,葱白的手搭在宫女的手上,那微挑的丹凤眼望向大殿尽头的男人,这个令人胆寒的女人,此刻却是满目柔情,含羞的模样与寻常的女子别无二致。
  身后的裙摆被宫女弄的平整,端庄又不失威严。
  “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随着她的步伐,众臣的呼声响彻整个大殿,而尽头年轻的帝王,此刻也少了些尖锐的锋芒,等待着他的皇后。
  帝后同屏,郎才女貌,般配极了。
  姜尽渊嗑着瓜子,看着最新上映全网火爆的古装剧《尘寰》,看着弹幕里满屏的尖叫声,疯狂的嗑CP的,舔着女主的颜的。
  秦樽月真的将这一幕演活了,是皇后是将军是一个妻子,所有这些复杂的气质杂糅在一起却并不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她真的就是一个刚刚卸下戎装,期待着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的女人,也是一个刚刚登上后位的皇后。
  男主其实演技非常好,这部剧简直就是狂飙演技的一部剧,也是为什么姜尽渊会不顾女主是谁而放下节操去追,只不过在这一幕,明显秦樽月这个女主更抢眼。
  弹幕里不知何时只剩下了舔颜的和嗑CP的,姜尽渊看到心烦,基本也是大结局了,索性关了平板不看了。
  难得休息,姜尽渊便在嗑完了瓜子之后,懒懒的躺在了沙发上,室友们都不在,她倒是乐得清闲。
  想了会拿出手机刷了刷想刷刷微博,首页的大佬们最近都不怎么更新,姜尽渊想了下打开了热搜。
  热搜第一尘寰大结局
  热搜第二秦樽月华屹川
  姜尽渊绝望的关了微博,满世界的秦樽月,烦不烦,那女人有什么好的,粉丝大概是眼瞎了,什么温柔女神,呸,那是你们不知道那女人有多不要脸。
  无所事事的姜尽渊决定睡觉,但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直到出去逛街的舍友们终于回来了。
  “元宝,你干嘛呢?”齐欣桐提着大包小包的进来,许知行跟在她后面,也是提了不少东西,一个月就那么一天的休息时间,也就姜尽渊这种死宅打死都不出门。
  “睡不着。”姜尽渊嘟着嘴,有些婴儿肥的脸因为嘟嘴的动作有些可爱。
  “你是猪啊,今天十二点才起的,吃了午饭到现在才四个小时,又睡。”许知行翻了个白眼将姜尽渊点名要的零食丢给她。
  “大好的时光不睡觉干嘛”姜尽渊撕开一包鱼仔,过瘾的吃起来。
  “元宝你能不能有点追求?”齐欣桐也看不下去姜尽渊堕落的生活了。
  “有啊。”姜尽渊啃着手里的鱼仔,难得认真的看着两位舍友。
  介于姜尽渊那令人绝望的厨艺,每次休息都是齐欣桐和许知行做饭,而姜尽渊负责承包之后的收拾就是了。
  每次的休息时间就那么一天,一天过后又是紧张的练习。
  身为弈星娱乐出道三年的组合,却依旧没有什么人气,甚至没什么人知道,说来也算是挫败了,公司渐渐的也不怎么管她们了,只是练习却还是不能少。
  在舞蹈室再次排练了一遍新舞之后,姜尽渊给两人递了毛巾。
  其实她们也就剩下这个舞蹈室了,稍作休息,三人又投入了练习之中。
  经纪人站在门外看着那三个努力的女孩,那些话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说实话,不是她们不够努力也不是她们不够优秀,但是在这个圈里,光靠努力是不够的,有时候还需要一点运气,很不巧她们的运气不够好。
  原本刚出道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点人气的,可惜,公司另捧了新人。
  “覃姐。”姜尽渊先从镜子里看到覃澜,停了下来,其他两人也跟着转过身。
  “嗯,歇会吧。”覃澜点了点头,而姜尽渊她们已经习惯了,覃澜一直都是这样,对她们还不错,但也没有多亲近。
  覃澜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此刻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覃姐,你说吧,我们都知道。”齐欣桐率先说到,笑起来脸上的酒窝依旧那么好看。
  “公司说,从今天组合解散。”覃澜深呼吸了一口,难得不忍。
  “好啦,覃姐,早就猜到了,等好久了。”许知行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
  “正好,可以出去旅行了。”许知行说完还是没忍住眼泪。
  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姜尽渊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齐欣桐已经回家了,许知行真的去旅行了,姜尽渊心里有些空荡荡的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或许回老家也不错,回去看看师父。
  火车从北京一路开回了榕城,从一马平川到山峦起伏。
  姜尽渊忽然发现自己平静了下来,其实呀也没什么,不过是换个地方换个活法。
  推开老旧的木门,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居住了,以前那总是堆满东西的桌子上空荡荡的,堆满了灰尘。
  走到神龛面前,姜尽渊点了一炷香,恭恭敬敬的将香插进香炉里。
  师父什么也没留下,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赤条条来赤条条走。
  离开了那巷子,姜尽渊抓了抓脑袋,得找份工作去啊,不然喝西北风么?
  黑色的保姆车停在酒店门口,秦樽月躬身从车上下来,嘴角始终是浅浅的笑意,即便是对着工作人员也没有一点架子。
  助理小谷替秦樽月提着行李跟在她身后。
  上了五楼刷卡,进了房间,一应俱全的酒店,还挺明亮的,装修的风格有点北欧风的感觉,秦樽月点了点头,这次的剧组的房间还不错。
  小谷替秦樽月将东西放下,秦樽月轻柔的说了句辛苦了。
  小谷面对着秦樽月的笑不管这张脸看了多久了还是时长会被迷住,脸色微微发红。
  “姐,你总这么客气干嘛。”秦樽月脾气好,小谷有时候便也没那么拘谨。
  “有吗?”秦樽月无辜的对着小谷眨了眨眼睛。
  走到窗口将窗户打开,这酒店的布局倒还不错,后面是个花园,风格也是那种欧式的感觉,还挺好的。
  秦樽月看了一眼,忽然在花园的亭子里看到一个女生,素白的裙子随意扎起来的长发,手里拿了支玫瑰,似乎是注意到了有人,女生抬头看了一眼秦樽月。
  隔得有些远,秦樽月看不清楚具体面容,只是觉得还不错。
  小谷跟着看了过来:“诶,剧组这次的选地不错啊,景色宜人。”
  然而秦樽月却没有回答她,而是目光焦灼在那亭子里的女生身上。
  那女生对着秦樽月做了一个极为绅士的动作,似乎在向秦樽月献花。
  小谷还在感叹着景色,这样怪异的举动,根本没有引起她的任何反应。
  秦樽月将小谷拉了回来,迅速的关上窗户。
  眸光微沉,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才缓缓的转身。
  “怎么了姐?”小谷不解的问道,开着窗户不是清爽很多。
  秦樽月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根本无从解释。
  “没事,累了,你也去休息吧,下午还有见见导演。”榕城这座城市是一座有历史感的城市,这也是导演为什么将拍摄的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在这座城市里,好像真的就是走在那个复杂的年代。
  秦樽月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浑身都湿透了。
  小谷比她醒的早一点,本来是来想等着秦樽月出来的,秦樽月其实很少要她帮忙照顾什么,基本上很自律,行李什么的一般都是自己打包好了给她。
  但是今天却这么久了还没醒,小谷看了看手机再不出门的话,和导演的见面就要迟了,苏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迟到,这次的剧是张铎导演的,张铎导演在导演界是很有地位的,能当上他新剧的女主,还费了点功夫。
  若是让张铎对秦樽月留下个好印象,以后秦樽月入电影界也要容易的多。
  是以小谷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秦樽月的房间。
  秦樽月刚刚醒来,满头大汗,本就白皙的脸颊更白了,连唇色都是苍白的。
  “姐,怎么了?”小谷担心的走过去替秦樽月擦了擦额头的汗。
  秦樽月目光移向了窗外,半晌闭上眼,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经历了。
  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小谷关心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有些令人心烦。
  那股窒息的感觉,秦樽月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帮我准备一套简单一点的衣服,我洗个澡,二十分钟后过去。”秦樽月简单的说完,便进了浴室。
  直到热水打在身上,秦樽月才感觉自己冰凉的身体恢复了一点温度。
  洗澡的速度很快,小谷帮她吹了头发。
  简单的画了个很简单的妆容,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套在身上将那纤细的腰身完美的勾勒出来。
  稍红的口红将那苍白掩饰住了。
  秦樽月对着小谷笑了笑“走吧。”
  小谷直到坐到了车上还是很担心秦樽月“姐,你真的没事吗?”
  秦樽月原本在闭目养神,听到小谷的话,不得不睁开眼,对她露出安抚的微笑“真没事,别担心,做噩梦的而已。”
  姜尽渊啃着手里的煎饼,今天面试了一上午,思考着有几家应该能过。
  黑色的保姆车从面前驶过,姜尽渊眼里有些羡慕。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请多多支持,作者君在梦里等你,不要怕哦,不惊悚的,很甜的和我一样甜。
 
 
第2章 游园惊梦·梦一场(二)
  张导在秦樽月到的时候,已经到了。
  虽然没有迟到,但是让对方等着自己确实也不太好,秦樽月的确实是正当红的演员,但是和张导比起来还没什么资格耍大牌,再说秦樽月本来也没打算刷什么大牌,今天真的是个意外。
  “张导,久等了。”秦樽月脸上是固有的笑容,既不会让人觉得疏离,也不会让人觉得刻意。
  张导本来也没觉得怎样,本身就没迟到,只是他恰好没别的事,就先来了。
  之前试镜的时候,对秦樽月就挺有好感的。
  “没有,我也刚到。”秦樽月其实一开始没太明白张铎让她今天过来做什么,开拍应该是明天才对。
  “昨天接到通知,杜彦博那边临时有点事,所以开机的事可qún一一零八一七九五一能得明天下午了,这不看你无聊,今天有几个试镜的,你帮忙看看。”张铎其实是想看看秦樽月到底如何,毕竟是被苏林吹捧的人。
  “好。”秦樽月微微笑了笑,也没有推辞,推辞也没有用不是,只会让张铎觉得她扭捏。
  试镜的人不多,这个角色其实也挺难的,秦樽月对着剧本看了几眼。
  全程没说过话,张铎也是,这让试镜的那些人心里颇有压力。
  直到所有人都试完了,张铎才开口问她:“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秦樽月放下手里的水,认真的摇了摇头:“没有,卓明琴这人,洒脱狠厉又喜欢扮猪吃虎,这几个人要么太过洒脱没有一个在乱世里成长起来的混混的狠厉,要么太狠了装不了。”总归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
  张铎却没有觉得她自视甚高,反倒是赞同的点头。
  “但是一定要挑一个的话,那个庄晴可以试试,好好带带应该还不至于崩了人设。”秦樽月双手交叉,认真的思考着。
  “算了,这角色,暂时不会出来,还有时间挑。”张铎倒是不想这样将就。
  “辛苦张导。”秦樽月的温和向来很拉好感。
  “走吧一起去吃个饭。”张铎在这一行挺久了,看得上眼的人不说是寥寥无几,但也绝对算不得多,秦樽月算一个。
  这是一块璞玉,他想好好雕琢,现在的秦樽月虽然还不错,但也只是在一众小花小生里面还不错。
  只是就连秦樽月自己也没有想到,才来这里一天便有私生跟了上来。
  看着后视镜里穷追不舍的男人,秦樽月不禁皱眉。
  怎么第一天来就遇到了这些人。
  “小谷,给张导打电话。”
  小谷不明就里的看着秦樽月“啊?”
  “快打。”秦樽月敲了下她的脑袋。
  张铎在前面,看着后面的情况也是眉头紧锁。
  电话刚接通,秦樽月没有说太多的废话,只是简单明了的说了句:“张导,你们先走,今天的饭恐怕不能吃了,抱歉。”
  张铎还想说什么,后面的保姆车已经飞快的从他面前开过。
  另一辆黑色的车也飞快的追了上去,素闻秦樽月私生不少,好几次都被私生饭围堵,今日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想想自己追上去也不能做什么,让一旁的副导报了警,也就没追上去了。
  看起来这个私生对榕城非常了解,进场在秦樽月打算去另一个地方的时候,既时的追上来,怎么都甩不掉。
  姜尽渊走在路上等着公交,刚刚接到面试结果,其他都没过,倒是那个历史老师的面试过了,不过也不算意外了。
  毕竟那些上下五千年的史书不是白看的,大学的历史专业也不是白学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