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23 09:04:17  作者:高举

   书名:吾妻万万岁[重生]

  作者:高举
  简介
  皮天皮地的谢朝雨重生了,她重生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自己的小花妖。
  洞房花烛夜,床上落了一堆花瓣,谢朝雨好笑地躲在门后,看着自家媳妇慌乱着收拾,末了还得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谢朝雨:为什么我要帮她护好马甲,我早就知道她是一只花妖了啊……
  陆钟灵:夫君不会看出来了吧,夫君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妖!
  简单来说,就是重生了明明知道自家媳妇是花妖,还要假装不知道,帮忙打掩护的小萌文。
  ①.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男女平等,女女可婚配背景。
  ②.皮天皮地女王攻×软糯温柔花妖受。
  ③.he,1v1,无限宠妻模式已get。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朝雨,陆钟灵 ┃ 配角:谢轻尘,青书,宋玉儿,六凡 ┃ 其它:
 
 
第1章 小花妖
  凉风暮雨天。雨水仿佛朦胧的薄雾,遮掩了檐下穿着淡薄紫衫的姑娘。她低垂着眼帘,眉头微蹙,伸出半截皙白的手腕,用掌心接外面的落雨。
  春日里雨水多,陆钟灵这会儿待在檐下,看着手心里清澈的冷水,竟然生出一种想要仰头品尝这甘甜雨滴的感觉。
  她好渴,也好久没有回花里休息过了。
  “钟灵去哪儿了?”书房中的谢朝雨放下手里的卷轴,看着给她端进来枣糕的侍女问道。
  “陆小姐在亭子那边玩呢。”侍女将手上的枣糕放在茶桌上,低着头跟谢朝雨说道。
  “她一个人?”谢朝雨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谢朝雨点点头,顺手将卷轴合起来。待那侍女下去后,谢朝雨起身把茶桌上那盘枣糕拿上,又取了一把油纸伞,这才迈着轻慢的步伐向亭子那边走去。
  想着她家的这位陆小姐,谢朝雨便忍不住开始苦笑。这陆钟灵的身份可是“大有来头”,不仅谢朝雨被瞒了好几年,末了她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谢朝雨定了定神,没把思绪往前几年牵扯,依旧心疼自家媳妇在雨天里待太久,很容易得了风寒。于是她快步向亭子那侧走去。
  到了拐角处,远远的就看见那披散着长发的陆钟灵坐在凉椅上,支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旁还落了好些片丁香花的花瓣。
  “这小家伙,该不会是自己灵力溃散了没发现吧。”
  谢朝雨本想在心里默默嘀咕,可谁知道竟然说出口了。陆钟灵的耳朵也是够敏锐,立刻听见这边的动静,赶紧跳下凉椅,扬声问道:“谁在哪里?”
  谢朝雨这回也无处可躲了,便大大方方出去,手上掂着枣糕,笑说道:“是我,你怎么一个人跑着来看雨来了?”
  陆钟灵一见是谢朝雨,一抹红晕即刻染上脸颊,她也顾不得雨水潮湿,飞奔着过去扑到那人怀里,柔声说道:“下雨了空气好,就想出来看看。”
  “不怕风寒?”谢朝雨揉了揉她的头发,温声说道:“你上回发热还没好,现在又出来淋一顿雨,还嫌病的不够重吗?”
  那人窝在她怀里默不作声。
  谢朝雨不动声色将她腰侧的沾上的好几片丁香花瓣拂去,又闻了闻她白皙颈间残留的花香,说道:“这几日我要出去一趟,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顺路捎回来?”
  “你要去哪里啊。”陆钟灵立刻紧张地问道,同时冰凉的手指还紧紧攥着谢朝雨不松开。
  “明天去洛河码头卸货,那边运过来一批茶叶,我去检查。”谢朝雨替她暖了暖手心,顺便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所以啊,你有什么东西想让我带回来就快点说,不然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那……那我要松花糕!”陆钟灵想了想说道。
  “松花糕。”谢朝雨故意皱了皱眉头,“可是我现在手上只有枣糕怎么办啊?”
  陆钟灵听见了连忙拿过她手上的枣糕,淡红的糕皮很薄,散发着浓郁糕香,入口细腻。陆钟灵一连吃了好几个,才说道:“嗯,松糕也要,枣糕也要。”
  “馋猫。”谢朝雨用手指点了点她的眉心。
  陆钟灵不理她,一晃又钻到亭子里去了,细雨朦胧,谢朝雨看着那人拈着枣糕,提着裙摆一蹦一跳的,不由得露出笑容,手里还偷偷藏着半片花瓣。
  她家的这只小花妖到底还要藏多久?
  谢朝雨择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又将手上盛枣糕的碟子放在旁边,看着陆钟灵的背影,谢朝雨的思绪便不由自主的飘回了几年前。
  那时候谢朝雨一心经营家里的茶业,几乎天天往洛河码头跑,检查新运来的一批茶或者将茶运到其他城中。谢母不想她的女儿如此劳累奔波,经常以自己身体有恙来留住谢朝雨。一来二去,谢朝雨也就明白了谢母的这点小心思,当时便一挥袖子说道:“把谢少爷叫过来。”
  让谢轻尘多陪陪娘不就行了。
  侍女云帘赶忙点点头,迈着小碎步迅速跑去了谢少爷的书房。谢轻尘是谢家的二少爷,比谢朝雨小两岁,今年正准备参加科考,进京做官。
  谢家两个孩子一个已经做商人,一个打算进官场,虽然谢母看着心里安慰,但是两人的终身大事可是让她操碎了心。谢轻尘因为科考前途而不娶亲也就罢了,谢朝雨怎么也跟她逆着来?而且一说到这件事就跟自己打马虎眼,话还没讲到重点,就说还有茶馆要忙,赶紧跑了。
  “二少爷,二少爷。”云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头上的翡翠珠子叮咚响,她轻轻敲了敲门,才忐忑在门外开口说道:“二少爷,大小姐叫您过去一趟。”
  等了片刻,里面才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嗯”。
  云帘舒了一口气,刚想走,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谢轻尘手上握着书卷,脸色苍白,眼窝下是青黑色,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少爷?”云帘看着他这副模样吓了一大跳,赶紧搀扶住他,“您,您怎么了?”
  “休息不好。”谢轻尘揉了揉自己的眉骨,清冷的声音传出:“先去看看姐姐找我有什么事罢。”
  “是。”云帘只好点点头,扶着他家少爷往正堂走。
  谢朝雨在正堂泡茶,她摆好两杯茶。一缕白雾顺着茶盖边沿冒出,杯子的周遭还略微有些烫手,她刚想要坐下,门外就传来侍女的惊呼——
  “少爷!少爷!”
  谢朝雨拿茶杯的手一抖,险些将茶洒出去半盏。
  急促的脚步从正堂踏过,谢朝雨出门便看见昏倒在地上的谢轻尘,她心惊了一下,立刻上前将人扶起来,一边轻拍谢轻尘的脸,一边蹙眉扬声问云帘,“这是怎么回事?”
  “奴婢不知啊……”云帘看谢朝雨脸黑了一大半,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奴婢,奴婢只是把少爷扶出来,可是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少爷就说他不舒服,奴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没来得及细想,少爷就倒了……小姐,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啊!”
  “叫郎中。”谢朝雨看谢轻尘怎么拍都不醒,便喊来几个家丁,把尚在昏迷的谢轻尘抬到偏房去,走之前还嘱咐不要惊动老夫人。
  “好好的人怎么晕了呢……”谢朝雨皱着眉头陷入思索。
  忽然,丁香花的香气飘至鼻尖,唇齿间似乎都染上了一抹芬芳。
  院子里何时种了丁香花?
  “你下去照顾少爷。”谢朝雨心里的疑惑又加一重,抬眼没有看向云帘,目光反而触及不远处茂密的花丛,那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她一看却立刻安静下来。
  “是。”云帘听到这句话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提起裙摆离开。
  谢朝雨捏住刚刚飘到肩头的半片丁香花,淡淡扫了一眼庭院,抬脚离开。
  花丛中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见刚刚那人走了,这才用纤细的手指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舒口气。
  陆钟灵刚刚其实快被吓死了,她第一次化出人形,跌跌撞撞走不好路,一不小心从丁香树上栽进了花丛中,不仅没控制好灵力溃散到周围,而且还惹出不小的声响。
  还好刚刚那个人没有太过在意,直接走了,否则她连怎么解释都不知道。
  想到这,陆钟灵不禁心里暗喜,原来人这么笨,还是她这个丁香花妖比较聪明。
  “你是从哪来的人,擅自闯进谢府。”清冷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
  陆钟灵霎时瞪大了眼睛,讶然回头——刚刚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一副早就知道她在这里的模样,还冰冷的目光看她,陆钟灵被这目光盯着,身子一抖,窸窣间丁香花飞扬,半空中落下紫色的花瓣,纷纷洒洒的落在两人身上。
  谢朝雨看这小姑娘虽然鼻尖沾土,面颊蒙尘,却盖不住那灵动的眼眸,身上全是丁香花瓣,谢朝雨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见她全身上下几乎只披了一件薄衫,不由得咳嗽了一声,转过头继续问道:“你从哪里来的,怎么进的谢府。”
  “我,我……”陆钟灵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她懊恼自己太轻敌了,居然真的以为人走了,谁知道会在这里等她。
  “我叫陆钟灵。”
  “没问你名字。”谢朝雨看着她躲闪的眼神,“我是问你怎么进的谢府,不说我就送你去见官了。”
  “见官……”陆钟灵第一次见人,话都说不利索,路都走不稳当,更别提“见官”这两个词对她有多复杂。
  “还有。”谢朝雨顿了顿,盯着陆钟灵的春衫,继而又开口,“你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你爹娘准了?”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记得点收藏哦,谢谢宝贝们的支持,爱你们!
 
 
第2章 丁香花
  “那个,我只是迷路了……”陆钟灵低头绞着手指,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
  至于后面那个问题,她选择了避开。陆钟灵只是一只丁香花妖,哪里来的爹娘啊,如果真要说的话,不知道丁香花树算不算?
  “迷路能到这里来?”谢朝雨皱着眉头看她,可是陆钟灵在说完这句话后也就没有再开口,谢朝雨只能叹口气,顺手把自己身上的外衫脱下来丢给她,“一会儿我让人把你带出去,你把这件衣裳穿上。”
  一听要将她带出去,陆钟灵吓得赶紧站起来。她怎么能出去,万一出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怎么办,她现在还不识路呢。
  “我不走,我本来就是这个府里的人,真的,没有骗人……”陆钟灵慌乱的表情跃然于谢朝雨的眼底,她看着这人正在措词着急解释,不禁觉得有些有趣。
  陆钟灵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一层薄汗,本来白皙的脸颊也因为谢朝雨的眼神而蒙上红晕,“你相信我,我是这个府里的……”
  “小姐,小姐。”谢朝雨还想继续听面前的人能编出什么样的故事来,谁知道身后忽然传来侍女的声音。
  “小姐,二少爷醒了,老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怎么还是告诉夫人了,我不是说了别说吗?”谢朝雨一听脸色便差了不少,她转过身说道:“我现在就过去看。”
  刚想抬腿离开,忽地想起身后还有一个人。
  “云溪。”谢朝雨停下脚步,扭头对身着白衫的侍女说吩咐道:“身后这个姑娘你带走,问问清楚是哪里的人,把脸上的脏土洗干净,再给她找一件干净的衣裳,好生送回去。”
  “是。”云溪低眉顺眼道。
  陆钟灵看着谢朝雨步履匆匆走过那泉水叮咚的转角,这才松了口气。低头一看,自己手上还捏着刚刚那人丢过来的衣裳。“喂,这衣裳……”
  “姑娘你跟我走吧,我带你洗一下。”云溪过来搀扶她。
  “刚刚那个人是这家小姐吗?”陆钟灵纤细修长的手指摩挲那件衣裳的领口,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云溪带着陆钟灵穿过庭院,小声跟她讲道:“不过我家小姐有些凶,你刚刚是不是偷偷溜进来的?”
  “我不是……”陆钟灵想说自己不是偷溜进来的,谁知她还没说完,云溪又开口讲道:“你是哪里的人啊,小姐让我把你送回去,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陆钟灵不知怎么回答,感觉惆怅至极。
  “不过我家小姐虽然表面上比较凶,但是心底还是很善良的。”云溪自顾自说道。
  “嗯。”陆钟灵想起刚刚那个人的样子,唇红齿白,应该是个标致人的模样,可眉梢却偏偏带了一丝冰凉,还有那左眼角处生的一颗红痣格外显眼,让人不得不注意。
  她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模样呢,不过总之应该没那个人好看就是了。
  “你在想什么呢?”云溪见陆钟灵一直默不作声,便用手肘碰了碰她。
  “啊,没有,我就是想问你家小姐叫什么啊?”陆钟灵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头发也没用什么东西束起来,现在还随意披散在肩头。
  “我家小姐叫谢朝雨。”云溪一笑倒挺好看,她贴近陆钟灵的耳朵,“顺便跟你说,我家少爷叫谢轻尘,他们俩的名字是老爷取的,就是一句什么诗来着……”
  “渭城朝雨浥轻尘?”陆钟灵展眉回道。
  “啊,没错没错,就是这一句。”云溪一副想起来的模样,接着又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读过书,所以对这些诗词一窍不通的。”
  “我也不懂。”陆钟灵把谢朝雨的衣裳抱在怀里,说道:“是我朋友喜欢诗词,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一来二去我也就记下来不少。”
  “你朋友?”
  “嗯,我朋友可厉害了,连我的名字都是她取的!”陆钟灵扬扬眉,清澄的眸子里带着光晕,看得人移不开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