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23 09:05:17  作者:安否安否

   书名:婚宠(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安否安否
  简介
  为了救父亲而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她以为这辈子已经完了,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如此幸福。
  “星晴,你所有想要的,所想的,所愿的,我都会为你做到,因为你是我妻子。”
  方夏,因为有你,从此我变成了举世无双的傲娇小公举!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星晴,方夏 ┃ 配角:ABC ┃ 其它:婚恋,甜文
 
 
第1章 意外之喜
  “嘀~嘀~嘀~”
  单调而枯燥的声音一直响着,仅仅只是听着就会让人心生烦燥。
  但在此刻,听着这般的声音,对于林星晴而言却不吝于救赎,只要这个声音响着,那代表着就没有到最后的绝望,她还有希望可以等待,哪怕那个希望是那般的缥缈。
  “林小姐,你父亲的病已经处于中期,必须尽快安排做手术治疗,手术费用加上后期恢复费用大概要一百万,请尽快准备好,再拖下去对病人的病情没有丝毫好处。”
  那尽力温和,却每一字都带着一种戳人心尖的疼痛。
  “呜..爸..我该怎么办?”
  纯白色的病房,纯白色的病床,林星晴看着那戴着氧气罩,不过短短一月就面色苍白,瘦俏极了的父亲,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从林星晴记事开始,她的生活里只有爸爸与她两人。
  年幼的时候,她自然也问过关于妈妈到哪里这种问题,但当每一次父亲都难掩悲伤后,渐渐长大后,林星晴也就不问了。
  而且去除没有妈妈这一点,她的爸爸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入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即能兼顾家庭还能赚钱养家,几乎所有需要家长陪同的亲子活动,爸爸都会参加。
  爸爸一个人担当了父亲母亲两个角色。
  “星晴,你是我的宝贝,为了你,我怎么也苦也愿意。”
  那是什么时候说过的的话呢,林星晴已经忘了,可是她永远记得爸爸那时候的表情,略显清瘦的脸上,微微带笑,手上还在给她的衣服破洞的地方缝了一朵小花,那个表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
  她是爸爸的宝贝。
  不过岁月如何变幻,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爸爸,我想一辈子当你的宝贝。”
  林星晴忍不住跪在了病床旁,冰冷而坚硬的地面咯的膝盖生疼,林星晴却一点也未曾感觉到,她只是那般小心翼翼的把爸爸那瘦削见骨的手放至脸上,那手柔弱无力,冰冷刺骨,与她的脸形成极致的对比。
  泪似乎越流越多,把贴着的手都滴了一滩水渍。
  林星晴不管不顾自己一脸的泪,小心翼翼的把爸爸手上的泪痕用纸巾擦干净,小心翼翼的放至床侧。
  从始至终,那被氧气罩罩住的脸紧闭着眼眸,苍白至极,没有丝毫回应。
  ”嘀~
  嘀~
  嘀~”
  放至床侧的仪器依旧在单调而枯燥的发出同一个频率,林星晴就那般跪着看着爸爸过了许久,方才站了起来。
  似乎是跪得太久了,以至于膝盖一遍红肿带着一种难掩的疼痛。
  “星晴,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来,让爸爸看看,伤到哪里...”
  恍惚间,林星晴似乎有看到父亲正半坐了起来,微微皱着眉,对她招着手,嘴里的话语看似斥责,实则满是心疼。
  但当她下意识想要应声间,除了那依旧躺着的人,眼前什么也没有。
  幻觉,依旧是幻觉。
  从爸爸陷入昏迷起,每一天林星晴都会陷入这般的幻觉数次,但不管多少次,当清晰的知晓这是幻觉后,林星晴依旧感觉到心脏狠狠一揪,一种难言的疼痛从心里漫延起来,密密麻麻的,让她简直连呼吸都感觉无比费力起来。
  当那种密密麻麻的疼痛终是从心头退去,林星晴用力的抹了一把泪,看着那病床上瘦俏的身影,缓缓的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爸爸,我想当你一辈子的宝贝,所以你也要一辈子照顾我好不好”
  微带沙哑的话语,带着些许的撒娇意味,再配上那勾起的唇角,配着林星晴那张艳光四射的脸,那原本应该是一幅绝美的画面,但不知为何在此刻却带着一种难言的悲凉感。
  但不管外人是如何去想去看,对于林星晴而言那都不算什么,在又安静的陪着爸爸好一会,林星晴小心的把门关上,背靠着冰凉而坚硬的门板,听着耳侧似永不会停歇的“嘀答”声,林星晴双眼微微发空,再不做丝毫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电话。
  \" 188XXXX\"
  没有丝毫通话记录的电话,林星晴却拔得熟练极了,就像是已经拔过了无数遍一样。
  事实上的确是拔了无数遍,只是那之前林星晴一直未曾下定决定拔通,但这一次,看着手机上那即陌生而熟悉的号码,林星晴深呼口气,手极稳的按下了通话键。
  ”嘟~嘟..“
  ***
  光洁而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切装饰都带着低调的奢华感,在阳光正好的办公桌后,正有着一年约二十七,八的女人正沉默的翻阅着公文。
  她的头发整齐梳起,穿着一身定制的黑色色西服,配套的同色高跟鞋,微微低头间,依稀能见到剑眉星目,哪怕整体脸形偏圆,但在她绷着脸的时候,周身强大的气场足以让人忘而却步。
  事实上,整个办公室里也只有她一人。
  安静至极的环境中,惟有沙沙的翻阅文件及批阅的声音。
  那整齐摆放在右侧厚厚一叠文件,足以证明这个女人定然是不好接近的工作狂。
  “叮玲玲~叮玲玲~”
  当那般这般安静的环境中,单调至极的电话玲声响起时就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翻阅公文的女人动作微微顿了顿,放下手中的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153XXX”
  那是一个陌生至极的电话,来电显示也仅只是单调的电话号码。
  但当把那串数字是印入眼帘,女人嘴角微微上扬,幸好极大的自制力终是让她唇角的弧度压了下来。
  按下,接通。
  “喂,你好~”
  压于极点,而略显低沉的声音中,被接通的那头除了细微的喘,息声,再无其他声响。
  但女人在此刻却显得耐心极好,任着翻阅至一半的文件摊着,身子微微往后靠着,眼眸半眯,就那般拿着手机安静等待。
  一时间,手机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但那般的安静半未持续多久,伴随着隐隐约约传来的单调:“嘀~嘀”声,是一道哪怕极力压抑,却依旧带着几分媚音的疲态女声:“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你答应我的,也别忘记。”
  那般的话语对于那女声而言,显然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到最后,那话语都显露几分酸涩感。
  但对于此刻的女人而言,却吝于天大的好消息。
  半眯的眼眸瞬间睁开,唇角上扬间,连脸侧的酒窝也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那一刻,哪怕依旧是气场强大的存在,此刻女人到是显得格外年轻而有活力起来。
  “好,我马上安排下去。”
  但当再次开口间,女人的话语依旧很稳,稳到听不出丝毫情绪变化,就像这般的结果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那就好。“
  听到她的话语,电话那头的女声微微叹了口气,迅速至极的把电话挂断。
  ”嘟~嘟嘟~“
  耳侧惟有的只是电话的忙音,但女人依旧握着手机,保持着侧耳倾听的姿势过了许久。
  那嘴唇上扬的弧度,是女人激动到难以掩饰的好心情。
  但对于在外人看来:一惯不苟颜笑,生人匆近才是女人的标配间,当王秘有事进来汇报看着女简直吓的心惊肉跳。
  同样的,因为女人微微上扬的唇角,这一天,整个公司办事效率出乎意料的高。
  或许这也能算是意外之喜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入梦之一妻难求(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已开,求戳!
  简直是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想要开新坑的冲动,咳~
  然后我就开了,哇卡卡~
 
 
第2章 夫妻合同
  一个月后
  “爸,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嗯,好多了,星晴,你应该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爸会自己照顾自己,你走吧“
  ’什么事情也没爸爸重要,爸,医生说了,你可以进食一些简单的水果,这是蛇果,粉粉的,味道很不错,我已经给你洗好切成小块了,来,尝一尝,啊~“
  ”你呀~好了,爸也尝过了,有事你就先去忙吧“
  ”爸~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怎么会只是爸这段时间已经耽搁你太多时间了,瞧你这脸都瘦了一圈了,现在爸只要静养,爸看着你心疼。”
  “好了好了,爸就会用苦肉计,我再陪你一会会,我就回去了好不好”
  “呵~好~”
  “哼哼。”
  “哈哈~”
  窗帘被拉开,明媚的阳光正顺着窗户照了进来,哪怕不能通风,哪怕鼻间依旧能闻到隐隐约约的医用消毒水的叶道,但看着已经能在她的挽扶下,半坐起身,虽然面色依旧俏瘦,却精神颇好的林钰风,林星晴再与他打趣数声,撒撒娇,并成功让其消灭半个蛇果,虽然被催促着离开,但在站在门口,看着那依旧目光温和望着她的林钰成,林星晴却忍不住弯起了眉,露出一抹微笑来。
  这世上约摸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
  她的父亲,在及时的治疗下,终于战胜了病魔,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能看着她,能叫她,能陪着她,哪怕那之前的数月简直像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哪怕那之后依旧是漫长的康复期,但与她而言,这依旧是一个最为幸运的事情了。
  所以,为此付出一些代价,那根本不算什么,不是吗
  ***
  ”林星晴,你父亲已经醒了,之后也只需要康复治疗,你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我知道。“
  ”今天晚上七点,我叫司机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过来。“
  ”林星晴,七点不见不散!“
  ”我..“
  ”嘟~嘟嘟..”
  干脆利落的电话挂断声,简直不给林星晴任何辩驳的余地。
  林星晴默默的收回手机,微微仰头,看着那依旧明媚而耀眼的阳光,转头看看那完全已经看不见林钰风,深深呼了口气,终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了,从答应那个条件,并且在当日就给予她帮助后,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没有丝毫人来打扰她,除了为林钰风诊治的换成了全国最为顶尖的医院,所待的病房也变成了特殊VIP病床,还有专业至极的护工,而她也可以全心全意的照顾父亲,直至父亲一点点好起来。
  所有的一切比她想像的还要好。
  能给她一个月的时间,那已经是仁慈了。
  毕竟当初的合同可是立即生效的。
  所以,做人也不该太贪心了不是吗
  回家收拾着东西,看着由于数个月未住而显得有些冷清的房间,却依稀能看到熟悉的气息,当把最后一件衣服收拾好放进密码箱里,哪怕心头一再的劝谓自己,但在此刻,眼见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忍了又忍,林星晴依旧未曾控制好自己,一边把密码箱拉紧,一边却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归期不知道到何时了。
  而且...
  林星晴深深的呼气吸气,用手用力的抹了一把无用溢出的泪,从密码箱的深处摸索着掏出一个文件。
  翻开,那早已经熟悉无比的文字再次映入眼帘。
  结婚合同:
  甲:方夏
  乙:林星晴
  乙方自愿嫁于甲方为妻,并在双方知晓知悉的情况下,基本平等自愿原则签订本合同。
  第一条:虽然双方同为女性,但即已成为夫妻,甲方有权要求乙方履行夫妻义务,乙方没有特殊情况不许拒绝。
  第二条:....
  第二十条:....
  本合同一式二份,经签字盖章后生效。
  甲:方夏  乙:林星晴
  林林总总的二十条,最后是熟悉的两个人的签字。
  ‘啪~“
  早就熟记于心的合同再次翻阅一遍,林星晴露出一抹苦笑,把溢出的碎发捌于身后,默默的把合同塞回密码箱最深处,最后看了一次这生活了二十四年房间,不做丝毫停留的把门锁了起来,以此同时,锁起来的还有她的心。
  林星晴,从一个月前开始,你就已经嫁与人为妻。
  哪怕那人素未蒙面,哪怕那人同为女性。
  但白纸黑字,也是基于你的同意,那么你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至于别的,想都不要想!
  哪怕是为了父亲的救命之恩,你也该感激这份合同的存在!
  ***
  ”林小姐,这是你的行李,里面不是我可以进去的,就要麻烦林小姐自己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林小姐不用客气,我是老张,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就行,小姐也说了,以后你就是家里的另一个主人。”
  “..好。‘
  叫着老张的是一个年约四十的男人,笑容憨厚可掬,话也不多,在七点准时来接她后,一路上的态度是恰到好处,不过在此刻那般的话语说完,开车离开后,林星晴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种心思。
  另一个主人吗
  这个词可真是...
  在心里一时想不到该如何形容,林星晴提着行李,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微微垂下眼眸,唇角无意识的抿紧。
  “吱呀~”
  而几乎是立刻,那门却是瞬间开了。
  “既然来了,就进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