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27 09:50:20  作者:太太口服悦

   《明霜》作者:太太口服悦

  简介
  温柔纯情攻×猥琐师父受(不是)
  HE 很短的沙雕小短文,小学生文笔,随便看看好啦。
  温柔纯情攻×猥琐师父受(不是)
  攻:霁明(作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受:林逢霜(吐槽担当,脑回路跳脱)
 
 
第一章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山里,有那么一片竹林,绿葱葱,并且茂盛,有那么一个室外高人,隐居在此,此竹林名:竹溪林,在这竹溪林里,有一位道长,不得其名,这道长整日无所事事,好吃懒做,败......”
  “停停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谁写的呀?”床上的人听着床边坐着的十来岁出头的小孩子讲着书上的内容,听着听着便眉头一紧,挥了挥手,便出声让他停下。
  小孩子放下书道:“君上,您不是说要听人间的话本吗,这是人间近两年来最有名的话本。”
  被称呼君上的人翻了个白眼道:“有名?就写成这样,前言不搭后语,逻辑也乱的一比,还写话本呢,这文笔......切。”
  各位广大读者(只有老宋),看到这里,是不是已经看出来,这被称为‘君上’的人似乎和这周围的人与环境格格不入,是的没错!我们的主人公是穿越来的,至于怎么个穿越......故事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话说那天风和日丽,竹溪林里的静轩阁主殿内的床上,躺着一个男子,男子身旁不远处坐着一名女子,正在低声说着什么,男子也不动,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古朴大气的屋内环境,他突然想抽自己一巴掌看是不是在做梦,原本好好的在家抱着可乐看着新番,不知道有多快乐,咋打了个哈欠一睁眼就到这了呢?
  他张了张嘴,发现嗓子已经哑的说不出话也发不出声音来了,便清了清嗓子,一旁的女子听到动静后连忙看着床上的人,见那人睁开了眼睛,女子突然站起身凑到他面前,急切的问道:“逢......逢霜?”
  那男子内心道:逢霜?叫我吗?我可不叫逢霜,我叫......我叫什么来着?卧槽我穿越居然把自己名字忘了???我叫啥来着?应还是什么.....阳什么?
  可没等他多想,那女子就开始捂着嘴,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男子心道:我靠!这谁啊?难道是我老婆?据说穿越的一般都是前身死后才可以穿越的吧,我这属于什么?魂穿吗?卧槽这么厉害的吗?这人看见我醒了那么激动,怕不真是我老婆吧,我老婆居然有这!么!美!的!吗!!
  就在男子还在内心无限yy的时候,那女子接下来说的话便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逢霜,你知道......师姐多担心你吗?!”
  我靠?不是我老婆是我师姐?!!wtf?!
  这时,那男子心中已经想了无数句第一句该说的话,却还是用了那最经典也是最没看点的一句:“你是谁?”
  那女子听到这话后愣了一下,声音似乎有些颤抖道:“你......逢霜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师姐啊,你师姐,我......”
  “吵什么呀,姐,谁又惹你了?”自称逢霜师姐的女人话还没说完,便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话音未落,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个与师姐样貌相似的少年。
  那少年声音一出,师姐立马擦了擦眼泪,然后转过身对他道:“逢霜醒了,可......”
  没等她话说完,那少年立马睁大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床前:“林逢霜......你......”
  林逢霜?嚯!这名取的,这爹妈生了个娃是多不幸?取这么个凄凉的名,你们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不是忌讳这玩意儿的吗?
  心里小小的(?)吐槽了一下之后,又淡定的问道:“你是谁?”
  那男子也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有些生气道:“你不认识我了?”
  自称师姐的女人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道:“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发生了那种事,他不愿意记起来,也情有可原......”
  那种事?我靠,我...不是,原主发生了啥?
  那男子原本惊愕中带些怒气的脸,听到这话后顿时变了表情,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惆怅了......他侧过脸对着身后的女人道:“阿姐,你说得对,他......不记得也是好的。”
  林逢霜心里更好奇了:到底啥事儿啊!
  ……
  总之,林逢霜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他先前看到的姐弟二人是他的师姐弟,师姐名叶梦渔,师弟名叶梦樵,听到这名字后林逢霜心里又吐槽了一句: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人家取的名!
  姐弟二人给他讲了一些关于他的事,原来五年前的一场变故,导致林逢霜自杀,原本马上要渡劫的仙体,因为这场变故也没能成仙,不过还好保住了性命,这竹溪林原本就是林逢霜的住处,这里清静幽雅,及适养仙体,所以姐弟二人便将他带回竹溪林,盼望着他能早日醒来,可谁曾想......一睡就是五年。
  林逢霜可算是知道了,心里还有些庆幸,自己多亏没穿到一低级号做个下人奴仆啥的,这一穿就是满级大号......个屁啊!这号就差一点经验就可以满级了!你怎么就能自杀呢?自杀干啥呀!!?
  林逢霜倒是很在意五年前到底有啥变故,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师姐弟二人闭口不提,只道他不记得那件事也是好的,导致林逢霜更好奇了,想着姐弟二人不在的时候找个他门下的小徒弟问问到底咋回事,可不曾想这些小徒弟都是今年新来的,就没有一个是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行吧你不让我知道,那我就也不好奇,可你总得给我搞个伺候我的小弟子吧!既然贵为君上,还是渡劫体,我总有几个徒弟吧?然而姐弟二人的答复是:没有。
  没有徒弟?是的,林逢霜这一辈子活到现在只收过一个徒弟,可......
  没错,姐弟二人说道这,又开始不提以前的事,就连他那徒弟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年芳几何他都不知道,就连是男是女他都不知道。
  行吧,你不说,我也不好奇。(微笑)
  作者有话说
  啊!大家好!我是太太口服悦!(为什么用这么多感叹号?可能是紧张吗?)头一次发文比较激动嘻嘻嘻,这本文整体节奏比较快(还不是因为不会写细节),考虑到本人小学生文笔,还是个沙雕,写的文也比较沙雕,总之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了啊,不要太注意细节(?)emmmm先说这么多吧,大家......周末快乐?
 
 
第二章 
  林逢霜这两天也算是彻底的接受现实了,他这副身体现在是要死也死不了,所以死了穿越回去是没希望了,只好随缘吧。
  想到这床上的林逢霜叹了口气,然后伸出一只手对着一旁的竹溪林的弟子道:“雨时啊,来,扶我下去走两圈。”
  被称作雨时的孩子立马站起来扶着林逢霜下了床穿好鞋,就出了屋子。
  林逢霜这身体躺了五年,早就不会动了,这几天正在慢慢适应,不过这时候林逢霜就要感叹一句了:渡劫体就是比正常人牛【哔---】啊,这才两天,他就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偶尔跑跑跳跳都没啥问题。
  现在他最好奇的就是怎么用传说当中的"仙法"
  林逢霜站到一根竹子前,看着竹子道:“嗯......长得不错啊,又粗又大还很长。”
  一旁的雨时不知为何突然红了脸,林逢霜也没太在意,抬起手就闭着眼睛开始感觉灵力在体内的运转,手微微往前一送,从掌心发出一阵小微风,吹到竹子上,并没有反应。
  林逢霜收回手,摸着下巴:“不对啊.......渡劫体有这么弱的吗?”
  话音还没落,就见竹子慢慢的倒了下来,切口处非常的整齐,林逢霜还正在感叹:“嚯!这么厉害,虽说延迟有点高吧,但是.......”
  “君上!别但是了!竹子快砸到您了,快跑啊!”一旁的雨时睁大眼睛着急的提醒着林逢霜。
  林逢霜抬起头,确实,竹子要砸他脸上了。
  林逢霜微微一侧身,便躲过了让自己毁容的这一灾难,心中道:可不能毁容啊,我这脸可太好看了。
  说起他的脸,林逢霜昨儿就找到个镜子,想看看这‘仙风道骨渡劫体林逢霜’原主到底长啥样,可看到镜子里的那一刻他就震惊了,脱口而出一句:“卧槽!!!!?”为什么后面是问号呢,这当然不是我打错了,是林逢霜看到自己长相之后震惊,震惊之后不敢相信自己长的那么好看而发出的一小声疑问。
  林逢霜昨天一天就抱着镜子摸着自己的脸开始陶醉,见人就问:“我好看吗?”弟子们自然不会对林逢霜说谎,可这种问题也太过于露骨了,弟子们都红着脸磕磕巴巴的回:“君上......自然是好看的.....”
  得到肯定后林逢霜就沉浸于自己的美色无法自拔,还时时感叹:“哎呀,我要是上辈子长着这张脸,我就是个傻子,啥也不会,也能随随便便碾压一群一线小鲜肉啊......”
  说完还不忘傻笑两句,惹的竹溪林的小弟子们都以为他们这个君上傻掉了......
  话说回来,竹子倒了之后,林逢霜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殿门口,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一个个小弟子们面红耳赤,还发出了“嗯.......”“唔......”的声音,林逢霜实在听不下去了,出声道:“你们,屎拉不出来啊,那么费劲?”
  小弟子们赶紧停下手中的活,低着头道:“君上,这竹子实在太重了,而且......我们早已辟谷过了......不用进食,自然......也不用排泄......”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林逢霜捂着额头对这些一本正经的小孩子也没办法,只好挥了挥手道:“抬不动,就多找几个人抬,这还要我教你们?”
  小弟子们面面相觑,原来君上没规定非他们几个不可,还可以找人啊!一个个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边道:“是是是,君上,我们马上就去多找几个人来。”
  林逢霜见这几个小徒弟也是可爱,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起来,一旁的雨时道:“君上,时候不早了,该吃药了。”
  林逢霜微微侧头道:“嗯?啊......是该吃药了。”然后站起身道:“走吧。”回了殿中。
  说是药,其实主要还是给林逢霜补身体的,他前世本来是不喜欢喝这些汤汤水水的,可没办法,这是他那好师姐亲手做的,也不能辜负她一番苦心嘛......
  喝完了药,他对一旁的雨时道:“上次师姐送来的衣服呢?我看看。”
  雨时愣了一下道:“君上......上次师伯送来的都是给竹溪林女弟子们穿的衣服呀。”
  林逢霜道:“我看着挺好看的,你去拿一套给我看看。”
  虽然不知道林逢霜到底要干什么,可总觉得不太对劲,但君上要,自己也不能拒绝,便收拾完药碗之后就去给林逢霜拿衣服了。
  ......
  “好看吗?”林逢霜穿着一身姹紫嫣红的衣服,在镜子前左晃晃右晃晃,然后回头问着雨时。
  雨时在林逢霜后面低着头小声道:“君上......这......这是女......”
  林逢霜还没等他说完话,就打断了他,问道:“我问你好不好看,我知道这是女子的衣服。”
  雨时抬头看了一眼道:“好看是好看,但是......”
  雨时但是个半天也没但是出个所以然,林逢霜不耐烦道:“没有但是了,好看就行呗,你多给我拿两套,你看我成天穿的都是白色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守孝呢。”
  雨时没办法,只好应是,然后转身走出了殿内。
  林逢霜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身姿,嘴里还啧啧有声:“啧啧啧,哎呀,我真是没想到,有那么一天,我头发会这么长,长的这么好看,还穿着女子的衣服,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个大*(?)萌妹儿了吧?”
  摸着自己的胸又道:“有胸就好了......”
  臭美了一会,林逢霜也不知哪根筋搭错,突然一副苦相,自己小声嘟囔道:“唉......你说这个林逢霜,好好的神仙不当,非要自杀,你看看你,师姐成了仙,师弟也是渡劫体,你夹在中间,不老不死的,还缺个名分,图啥呢......”
 
 
第三章 
  林逢霜整日在竹溪林无所事事,他都觉得自己身上快长蘑菇了,也没个人陪他说说话,雨时那个小孩子,整日一本正经的,完全沟通不了,林逢霜甚至开始怀念起以前有手机电脑可以打游戏喝快乐水的日子了。
  这日林逢霜仰躺在榻上,墨发披散着垂到了地上,雨时刚抱着林逢霜要听的话本进来,就看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盯着天花板,赶紧放下手中的话本去把林逢霜的头发收起来,一边收一边道:“君上,你这头发都垂到了地上,会脏的。”
  林逢霜倒是不在意,挥了挥手叫他不要再收,还道:“没事没事,总是要洗的,况且小弟子们把这里打扫的这么干净,不脏,你不用收了,就让它们垂着吧。”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雨时算是稍微摸清了点林逢霜的性子,说好听点就是不拘小节,说难听点......能说的多难听呢。
  林逢霜见雨时拿起一旁的话本,坐在离他不远处的椅子上,翻起话本就要开始读,林逢霜见此立马拦住了他:“诶诶诶......这不是上次你给我读的那个吗?”
  雨时一脸莫名其妙:“是啊,君上不是无聊,想解闷儿嘛,上次的还没读完,我接着给您读。”
  林逢霜听闻差点摔地上:“别了别了,我不听。”
  雨时道:“那君上想听什么?”
  林逢霜道:“竹溪林就没有......嗯......活泼一点的弟子吗?”
  雨时坐的端正笔直道:“我们来竹溪林之前都是特别训练过的,要注意‘少说话,多做事,不要说没用的话,君上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林逢霜叹了口气道:“我也是看出来了。”
  看了会天花板又道:“小雨时,你给我当徒弟好不好,为师......”
  雨时还没等林逢霜说完话,便站起身急忙的打断了他:“君上可万万不要开这种玩笑,我们都是竹溪林的弟子,而非君上的徒弟,我们能来竹溪林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君上......还是不要这样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