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29 09:42:26  作者:夏风了

   《断袖小秀才》作者:夏风了

  其实就是一个又妖又骚的断袖小秀才去小倌馆买了个龟奴回家,一起过日子的故事。
  CP:敢爱敢恨暴脾气受 vs 深沉稳重居家万能攻
  警告:陆秀才特别骚!
 
 
第一章 秀才是断袖
  “村头那个老赖汉昨天去春花楼买了个老妓回来做婆娘!”
  这件事如火燎干草一样的速度,飞快地传完了整个溪头村,连孤零零一个人住在半山腰上的陆长安都听到了这件大事!
  然而,与其他人又鄙视又厌恶的态度不同,陆长安却是一下被勾起了深埋心底的渴望。
  陆长安是溪头村第一个秀才老爷,且他今年还只一十八岁,正是年青有为的大好年纪。
  但是自此两年前陆家爹娘双双染疾去了之后,陆长安大概是大受打击,年初竟然疯疯颠颠地从书院里辞学回了家!
  连书院都不去了,这他娘的还考甚举人哟!
  当时里正叔公一听到这个消息,全身一抽就翻着白眼倒过去了,好险被掐着人中灌了参汤救了回来,醒来之后老当益壮的老叔公就拎着拐棍追着陆秀才一直打出了二里地!
  然而他退了书院还不算,陆长安简直就像是被鬼上身一样,居然还将他爹留给他娶媳妇用的八亩地和一座黑瓦青砖大房子全卖了换了银两,然后跑到他家的石窝山半山腰上另起了一座小院子,从此独居在上面!
  本来眼巴巴地等着将闺女嫁予他的人家齐齐“呸”了一声,马上放弃了这个自甘堕落的破落户,转头寻了媒婆将女儿都说出去了。
  自此陆秀才便安生地在半山腰上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其实他不是主动从书院里辞学归家的,他是被书院辞退的,原因是……他在书院里偷看且偷画龙/阳秘籍!
  额,是的,陆长安陆秀才,他是个断袖!
 
 
第二章 秀才看秘籍
  那天晚上,陆长安翻过来趴过去,愣是睡不着!
  他爬起来,趿拉着木屐走去点灯,门外的大黑狗警惕地抬起头,见是他才安生地躺了回去。
  陆长安跑到旁边的书房,哗啦啦地从箱子里掏出那本害他被赶出书院的龙阳秘籍。
  这本书是他一个同窗偷偷塞给他的。
  唉,也是造化弄人啊!那个同窗年初倒是成了亲,如今听闻儿子都快有了,但他塞来的这本书却让本来也打算娶妻生子的陆长安再也回不了头了!
  幸好陆长安并不是心思狭隘之人,他心胸阔落、坦然自在地接受了自己断袖的事实,反正爹娘都去了,估计现在已经投了胎,早就换了身份重新出生在这世上,剩下他一个没人管没人顾的,还不许他过点自己喜欢的日子啦?!
  陆长安借着豆大的灯火和窗外映进来的皎洁月光,津津有味地又翻了一遍这本薄薄的秘籍。
  其实这两年来,他自己画的龙阳图已经能订上七八本厚厚的书了,但他最珍爱的还是这本当初带给他极大震撼的书。
  陆长安吞了口口水,看着看着下面就起了点反应,他难耐地喘了一下,伸手从衣袍下探了进去。
  他这大半个月来都忙于为城里的书局抄书作画挣钱,已经很久没纾解过了,因着今晚起了点别样的心思,欲/望便来得越发的强烈了!
  陆长安低吟,手上不停动作,映到室内的月光皎洁莹白,便更衬得靠在窗边炕床上衣袍大开的少年郎那如白玉一般的身子越发的迷人。
 
 
第三章 准备买小倌
  陆长安眼角瞧着秘籍里承受一方的男子,在脑海里将自己幻想成那个躺在高大魁梧的男人下面,被架起腿,然后被翻来覆去地弄的人。
  陆长安低吟了一下,从格子里摸出一根圆玉势,张开腿,将它伸到下面想要塞进去……
  “啊!”陆长安仰起脖子,小小地尖叫了一下。
  他从没与人做过那事,圆玉势也是前不久才辛苦寻得,他那干涩的地方如何能承受得住这根就算小也有差不多二指粗的东西!
  陆长安前面的东西也因疼痛而差不多消退下去了。
  陆长安欲哭无泪,然而下面还紧紧地含着玉势的小半个头,他想抽出来那里还依依不舍地吸着。
  “这什么劳什子!”陆长安忽然气恼,所有的热血与欲/望都被卡在了半空中,令他难受得要命。
  陆长安将玉势拔出来,衣衫大开地喘息了一会儿,然后一骨碌地爬起来,重重拍了一把炕床,恨恨地说:“不行!我得找个真真实实的男子来!”
  他爬下炕床的时候还趄趔了一下,他双目含泪,愈发替自己觉得心酸:“偷鸡不成蚀把米!”
  陆长安从炕床下面挖出一个小箱子,里面是他所有的身家银两。
  爹娘留下的东西,他都卖了,重新建了现在山腰上的这座小院子,还有就是到城里置了一个小铺子,收收租,每月倒也有点钱银收入。再者他又经常替书局抄书,写字画画,也挣了不少钱,只是他热爱龙/阳秘籍,花出去的钱也如流水,所以攒来攒去的……就只有十二两银子。
  但陆长安这两天因为村头老赖汉买了个老妓做婆娘的事,确实开始有点蠢蠢欲动。
  只是他只有十二两银子……陆长安又不敢公然去小倌馆过夜,毕竟,他是喜欢做承下者的,去小倌馆花钱让人弄自己,实在不雅,万一传了出去,他一个秀人老爷可就成了全龙江城的笑柄了。
  这如何能行!
  陆长安心想,但如果真要买人回家调教的话,十二两银子又能买到什么人呢?
  普通人家,自己种地自给自足,再加上省吃俭用,一年也得用上二三两银子,他这才十二两,能买一个好小倌吗?!
 
 
第四章 货色太次了
  给书局送书的那天,陆长安特意在书生长袍里穿了一套粗布衣裳,才骑上驴子往城里赶。
  点清了书,又新结了一两一千文钱,陆长安摇着扇子一出书局就直奔后面无人小巷,他找了个隐闭的墙角,开始乔装打扮。
  他将书生长袍脱下,露出里面的黑灰色粗布衣裳,然而他天生皮肤白皙,怎么晒都晒不黑,就算穿了粗人衣服,但也不太对味。
  而且他虽然身骨颀长高挑,却偏偏生了一张小小的巴掌脸,且又是圆圆润润白白嫩嫩的包子脸,看着就娇憨可人怜。
  陆长安情知自己长相不够威武,且圆润脸看着又比实际岁数小,实在是不宜跟别人讨价还价的好模样。
  他只好又摸出一顶脚夫粗帽,往头上戴好遮住眉眼,然后将脖子一缩,又埋住小巧的下巴,一切准备停当,他才将长袍、扇子等物收进小包袱里,低着头既兴奋又紧张地抬腿往城北小倌馆赶去。
  这时还是大清早,小倌馆正是最清静消停的时候,小倌或贵客都还在软被温床里做着美梦呢。
  陆长安埋着头,颈上又围着一条将他下半脸都挡住的汗巾,他左右瞧着没人,便赶紧如做贼一样开始急促地敲门。
  过了良久,满眼惺忪的老龟公才过来“吱呀”一声打开了门:“谁啊,一大早扰人清梦!”
  等他看到一身泥腿子打扮的陆长安时,面色就更不好了,他斜着眼角,瘪着嘴,没好气地问:“干什么干什么!想睡公子得晚上来!准备好足够的钱银啊,哼,我们馆里的公子个个可都是谪仙般的人儿!”
  他说着就要用力将门关上,陆长安赶紧开口拦道:“我,我是来买/人的!”
  老龟公抖着二郎腿,先是“嗦噜噜”地大声啜了一口茶,又“呸”地一声将粗茶梗吐出去。
  “哟,想不到还是位贵客,敢问您想买谁呀?”
  陆长安坐在老龟公对面,还是深深地埋着头,他刻意压低声音道:“都,都多少钱?”
  老龟公嗤笑了一声,他伸出手指将一根塞在牙缝里的茶梗掏出来,又随意地往身上擦了擦口水:“不如客官您告诉我,您身上有多少银子吧!”
  陆长安被他恶心得够呛的,他忍了忍才说:“就几两银子……”
  “什么!”那老龟公脸上每一条褶子都布满了鄙视:“几两银子就想来我们南风馆买人,哪来的浮浪破落户!你要想风流一晚倒也尚可,要想买人,哼,滚吧滚吧,别惹老子恼火动手啊!”
  陆长安脸上臊红,他咬了咬牙,正要抬腿走人。
  “慢着!”
  忽然帘子后面走出一个花白头发的龟公,那坐着的老龟公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瞅着他:“哟,龟老六,你这是要做甚,瞧上人家了?打算自荐?”
  龟老六却不与他计较,只对陆长安笑说:“公子要想买人也可,馆里的小官人你买不起,但我们这后院里还有一些做杂活的龟奴,嗨,他们大部分人之前也都是侍候客人的小官人出身,就是现在年纪稍大了一点,才拨到了后院干活,但…嘿嘿,他们侍候人的活计和手艺可都是一流的!”
  老龟公顿时眼珠子一转,脸皮上也扯出一点笑意来:“还是龟老六你这老狗有法子,龟奴们不同小官人,钱银嘛,倒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陆长安有点犹豫,他虽然是渴望找一个人回去侍候自己,但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狗阿猫都行的。
  龟老六似是看出了他的迟疑,忙笑道:“不如公子先随小老儿我到后院去看看?”
  陆长安咬了咬牙,点头:“也可。”
  前院一派安静和谐,后院倒是人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只是可能怕吵醒楼上辛苦了一个晚上的小倌,大家都不敢发出多余的声音。
  陆长安站在门前,悄悄地抬起头来看里面的人,见个个颜退色衰,或骨瘦如柴或肉肥如猪,竟无一人是不伤眼的。
  龟老六拍了拍手掌,见龟奴们都注意到他了,才招手将他们都唤到跟前。
  “公子,你仔细瞧瞧,看要哪位?”
  陆长安心道,你个老狗都给我找的什么玩意儿!
  他摇了摇头:“罢了!”
  龟老六啧了一声:“公子,你眼角也别太高啊!”
  陆长安懒得跟他攀扯,正要拂袖走人,忽然看见水井那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蹲着,正用力地在捶打一大盆子衣服。
  “那是谁?”
 
 
第五章 就要这个龟奴了!
  龟老六顿时心中一喜,忙挥手将其他龟奴散去:“滚滚滚!都干活去!”
  然后他殷勤地将陆长安带过去,又对那个洗衣服的龟奴喝骂道:“你这个蠢货,见贵客来了都不知道说句好话!”
  那个龟奴抬起头,一双如冷铁般黑沉沉的眼睛望过来,陆长安顿时心下一颤。
  这人肩膀宽阔,肤色黝黑,脸上棱角深刻凌厉,眼神锐利,鼻梁高挺,薄唇紧抿,虽然长得不丑,但这实在与时下世人追捧的肤白清俊、风流潇洒的男子风华很有差别。
  然而,陆长安他的眼光偏偏特别的与众不同,他就是喜欢这些魁梧粗壮的男人啊!
  他平日研究龙阳秘籍,总是忍不住沾淡墨将那个为上的男子全身涂黑,特别是那根东西,再黑一点再粗一点再长一点才是真绝妙啊!
  陆长安沉下脸,很不满地对龟老六说:“原来长这般黑壮!罢了罢了!”
  说罢便要再抬腿离去,龟老六赶紧拦住他,将人扯到一边,他压低了声音猥琐地说:“公子有所不知啊,他虽然长相粗犷,但年轻强壮,才二十有一,裤裆里那根话儿啊,嘿嘿,可神咧!”
  陆长安恶狠狠地说:“呸,那又有何用,我为上不为下!”
  并不是,他朝夕暮想都是躺在下面被人弄呢。
  龟老六在心下啐了一口口水,心道,我在这南风馆都可待了大半辈子了,你这样的我还见少了?别以为自己埋着个脑袋,老子就瞅不准你是弄人还是被人弄的!
  老子光看你走路姿势和身法仪态就能十分断定了。
  龟老六面上讨好地笑道:“那是那是,但这人啊,我们也是好好调教过的,学过侍候人的本事,你买回去保准不亏!这样吧,这个人呢,小老儿我就算便宜一点卖给你,就算不耍那事儿,回去叫他洗衣做饭也是可以的。”
  陆长安故作考虑,半天才无奈妥协一般问:“那得多少银两?”
  龟老六嘻笑地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居然要十一两,龟老六说:“这龟奴干活利索着呢,要不是你今天想要,我还不舍得呢。”
  “放你娘的屁!”陆长安粗声喝骂:“到街市口这样插草卖身的壮丁,十一两能买俩了!罢罢罢,既然你无意买卖,就别浪费爷这许多话!”
  陆长安这回真的甩袖要走了,龟老六苦着脸连忙拖住陆长安:“诶哟,公子啊,行吧行吧,老儿今天就当放血了,七两,七两!绝不能少了!”
  陆长安心下一喜,他还想再压压价,然而眼角瞥到那头的龟奴正垂着头,看着倒是有点可怜的样子,他顿时心下一软,不愿意再折价了。
  “行吧!”陆长安又想起一件事,忙压低声音问:“身子可都还康健吧?不会有什么花柳病之类的吧?”
  龟老六脸一虎:“当然没有!我们馆里人人都可是健健康康的,每旬都有大夫过来把脉问诊呢!”
  陆长安这才安心了:“行吧,七两就七两!”
  龟老六一张老树皮一样的脸顿时笑开了:“好咧!我这就带你去取他的卖身契。”他又转头对那黑龟奴喝道:“赶紧回你屋收拾收拾东西,待会跟这位大爷走!你今日可是交了好福气了,从今往后,这位大爷便是你的主子老爷了!”
  那龟奴面无表情,只点点头,便要站起来回房。
  龟老六忙一扯陆长安:“公子,这边走。”
  于是被强行拖走的陆长安没看见后面那龟奴站起来之后,走路一瘸一拐的,有没有花柳病不知道,反正腿脚瞧着是不大利索的了。
 
 
第六章 回家再整治你
  付了银子,交结了那龟奴的卖身契,陆长安出了南风馆的大门,见那黑壮的龟奴已经背着一个小包袱在门外候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