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30 09:42:24  作者:楠安

 

 
 
 
 
书名:让你再傲娇一次
作者:楠安
文案: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哲学性的高大就上的深度甜文,主要围绕着【你究竟要脸还是要恋爱】这种令众生苦恼的问题展开。我们的两位主角总是直着腰做弯的事情,好好两张凝脂如玉的脸就这样被天天打,终究打进了被窝里。
 
池青:“别以为我是总栽就会拜倒在你的百合裙下。”
许之:“噢,麻烦你不要躺着。”
 
许之:“别以为我是弯的,就不敢傲娇。”
池青:”哦,我喜欢你笔直的姿势。”
 
小剧场一
多嘴角色:“通常一个女人会暗中盯着另一个女人看,往往都是不怀好意,尤其她还是你的上司。”
许之:“嗯, 她怀疑我和她老公有染。”
多嘴角色:“怎么可能,许老板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的有钱人就是多疑,她还给你小费,明摆着用钱羞辱你,下次我帮你拒绝。”
许之:“没事,我喜欢这种羞辱。”
店员:“……。
【小剧场二】
池青:“这是最新的契约方案,请你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签上你的名字,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许之:“该内容来自新上的言情小说《总裁的契约小情人》第一百三十五页第三行到后页第十行,我已经向该作者发邮,你盗用她三本小说章节文字达6666个字以上用来诱拐大好青年,如有必要,我可帮她请律师处理你的侵权行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青,许之 ┃ 配角:多 ┃ 其它:总裁文
=================
 
 
 
  ☆、接档《我打不过她》
 
  清冷的咖啡厅,昏黄的灯光,咖色的桌椅陈设。
  “我被大BOSS看中了。”许之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一下,两下,头骨和木质的撞击发出咚咚的声音,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
  桌子对面坐着一个下巴到腮边都留着层淡青色胡子的男人,他伸出长长地胳膊拎着许之的衣拎,把她扔到了沙发上:“准确来说,你早就被她看中了。”
  是的,十七岁的一个花雨暑假,狗血的青春剧情。
  那时候的风是暖的,总是慢慢儿地吹,那时候的风景总是绿油油的,那时候的交通工具还是只有两个轮子的自行车。
  许之还记得河边那个爱画画,表情忧郁的短发齐肩女孩。
  乡下的日子总是很无聊,无聊的许之每天都站在桥上看短发女孩画画,然后有一天就去搭讪了人家,说实话,她这辈子一直都在致力于远离雌性。
  当她开始能清楚分别两性后,母上给她上了一堂极为严(huang)肃(dan)的家族课。
  从母上语重心长,荣誉感炸裂的描述里,许弥得知从她姥姥起,她们家已然弯了两代,她是第三代。
  当然母上和她交待这件事情,并不是为了让她也步上弯途,而是母上新结交了一个对象,打算住在一起。
  这件事情极大地震撼了许之,因为专注于问爸爸去哪儿的她突然得到了一个确切的答案——她是个试管婴儿。
  为了打破家族里阴盛阳失的局面,许之决定,她绝对不能弯,由此远离一切的雌性动物,而与各种雄性动物结党交好。
  一定是无聊的错,那个暑假,许之在桥上站了很多天,有时候只是吹吹风,看看流水,偶尔也走到短发女孩身后,看她画了些什么,有时候短发女孩子会在河边呆一下午,画小河,画石头。
  她拒绝和雌性动物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短发女孩每天都郁郁的,很少主动扭过头来看她,她们就在潺潺的河水里保持着这种静谧的关系。
  许之搭讪短发女孩的那个下午,夕阳灿烂,山河涂金,她发现,画板上是一座桥和一个长头发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
  “你画的是我?”
  这是自她知道弯的概念以来,头次这么主动和陌生、年纪又差不多的同性说话。
  短发女孩转过头来,露出秀丽的面容,她没有回应她,只是转过去在画板右下角写下一个日期,某年某月13日,傍晚时分。
  自那次后,一切如常,盛夏乡村的早晨和傍晚格外舒服,许之照常在小路上,在田径间,在桥上打发着无聊的暑假,有时候也会坐在河边,离短发女孩十几步远的地方看书,看累后过去看看她画的东西。
  苍天作证,许之一直觉得当时只是年少无聊。
  终于有一天,短发女孩突然站到了许之的身后,当时许之正看着一本小说,全程没有发现。
  “言情小说。”短发女孩的声音很干净,透亮,也有着少女特有的柔顺感,可许之还是被吓得整个人从地上弹跳开来。
  许之将小说收起来,看着短发女孩。
  短女女孩往前走了两步,眼神仍然含着丝丝忧郁,她说:“可以借给我看吗?”
  许之赶紧摇头,退开两步,她说:“我不借东西给女生。”
  “为什么?”
  “因为那样,我可能会喜欢女生。”
  短发女孩子显得很迷惑。
  于是隔着三步远的距离,许之把自己的家族史简要地概述给了短发女孩子。
  许之至今还记得,短发女孩听完她的弯弯女家族史后,忧郁的神情突然变得开朗,语气也转而有些颤抖兴奋的样子:“原来女孩子真的可以喜欢女孩子,太好了。”
  “好什么?”
  “我发现我怎么也不喜欢男孩子,梦里都只会梦到女生……。”短发女孩说到后面后,声音小了起来,面色也突然发红,然后匆匆收拾了回板就一溜小跑往村头的村长家去了。
  后来的故事就是,许之鬼使神差地以为暑假结束后,她们就再也不会见面,所以趁着暑假就要结束的那几天,她天天坐在小河边陪短发女孩聊弯与直的问题。
  她不允许自己弯,可并不反对别人弯,尤其短发女孩子似乎是自然而然,不能控制就会在梦里梦见女生。
  于是作为一个顽强地生存在弯货家族里的直人,许之给短发女孩打开了通向弯之世界的大门,把她妈的情史抖落得干干净净。
  关键的问题来了,暑假的最后一个晚上,作为一个正经的分别仪式,她们睡到了一起。
  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对吗?对吗
  她们躺在天台上,看着小乡村上边的星星和穹苍许之现在还记得短发女生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她问许之:“女生和女生也可以做那种事的吗?”
  “啊,可以……吧。”
  许之愣了一会,然后扭过头,看着旁边的人,夜光下,女孩子的齐肩短发软软地散开在草席上,露出耳根,对着天空方向的眼睛扑闪扑闪,银光敷面。
  没有发生什么?对吗?对吗。
  后来多次回想那一幕,许之觉得,都是母上身上的基因在作怪,使得她混然不觉就翻过身,支起身子,俯看着短发女生。
  两人对看了一会……
  亲……亲上了。
  那种感觉好像要死了一样,许之由此更觉得女人是个可怕的,不能亲近的物种,总之她莫名亲了一下短发女孩子后,就飞也似的跑回了外婆家。
  她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的,从那以后她也没有再与其它女生过份亲密,也没有找到顺眼的异性,她觉得母上的弯基因太强大,所以需要多些时间来消化。
  总之她安全地活到了与公司大BOSS打照面的那天。
  公司自换新接任的总经理来后,每天都是一场赶一场的会议,行政部门在忙得不可开交的同时也接到了将内部梳理的通知,于是这天,许之和部门里所有员工一样,参与了会议。
  据说大BOSS是个严格的人,要求事无巨细,都应该重视,所以会议过程中每个人身前都会放着一块会议姓名牌。
  这样的作用是会议过程中大BOSS看你不顺眼就会马上点名辞退你。
  许之自认为不是个什么业界精英,可好歹秉承着买房买车,养败家弯母上的使命,每天都努力工作,不早到,不晚退,掐点打卡一把好手,应该没有被辞退的风险,再说了高层都绕在会议桌前,她退居二线位置,再怎么点名也不会是她吧。
  会议过程简直是波滔汹涌,经过一轮发表后,许之前面的那个倒霉蛋被辞退了,然后大BOSS的眼神从她身上扫过的时候停顿了一会。
  当时许之简直要晕去去,心里一遍一遍地数着钱包里各银行内的存款余额,最后,心血上涌,千万别点我。
  大BOSS应该盯了她有三十秒左右,眼神就像扫描仪一样,扫得许之脸色苍白。
  许之本身就对女生有抗拒感,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人留着一头长直发,耳朵上夹着支笔,白色的衬衫领扯开两个,露出轮廓鲜明的锁骨。
  然后大BOSS抬手指向这边的时候,一双幽暗的眸子盯得许之手脚冰凉:“你们两个先出去。”
  呼!居然是把前边两个高层先叫下去了。
  于是许之的面前空出来好大个口子,从大BOSS开始不断把眼神飘向这边的时候,许之就开始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会议结束的时候,大BOSS点了她的名字:“许之。”
  那一刻天旋地转,许之已经开始盘算着去哪里凑点钱把房贷的洞给补上。
  “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来,会议结束。”
  如果不是部门同事不断上来猜测怎么回事,许之会以为自己幻听了。
  “青青BOSS做事向来令人捉摸不透,光会上那架势,在场的老高层都不敢大口喘气,怎么突然就点你去办公室?”
  青……青——BOSS??
  许之脑袋里挥过一道闪电,唇舌不自觉地开始哆嗦:“BOSS她,她不是池总吗?”
  “池家的二代,池郁青啊。”
  炸了。
  思绪慢慢拢回灯光暧昧的咖啡厅里,许之将面上乱七八糟的长发拨到身后,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我要辞职。”
  “我估摸着,你过五六天就要卡贷?下半月还有房贷?当初你可是挤破了脑袋才挤进天池集团行政部的,工资刚好够日常生活。”男人正儿八经地给许之分析着当前形势,有理有据,沉稳务实。
  一听见贷字,许弥就像泄气的球:“自己辞职还光荣些,我总觉得明天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男人说:“你怎么就知道她是看上你了,而不是为了报复你当年撩完就跑?”
  许之的脑袋咚地再扣到了桌子上:“所以说啊,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事,要么爱我,要么恨我。”
  “别瞎想了,买单吧,一共119元,看在你生活不容易上,我就不用你付这个陪聊费用了,顺便帮你A掉一半,我自己付59.5元。”
  许之旁边的手机响起,收款到账59.5元的声音。
  “混蛋!”
  “没办法,谁叫我齐乐是理性至上主义者。”
  男人礼貌地微笑退场:“祝你明天一切顺利。”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正经的娱乐砍报
甩刀而上的大砍:“许之,所以你和池总是一吻发情?”
接档文8月8日开《医带渐宽终不悔》
 
  ☆、不许弯不许弯
 
  深呼吸,深呼吸,不过就是当年亲了她一下没有解释而已,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许之在总办门前挪来挪去,对着边上的玻璃将衬衣上的领子系得紧紧的,把包裙上的褶皱一遍一遍地抚平,让着一批又一批地秘书进进出出。
  如此墨迹了半天后,眼前的门呼啦被拉开,一时气流全部都窜向门内,带着她一头长发往前飞,她的心也随之吊到了嗓子眼。
  眼前的人还是穿着扣子开到锁骨下的衬衣,下边搭配着亚麻色的九分西裤,干练轻爽,头发随意盘在脑后,耳上架着支黑色笔杆——
  “九点二十七分开始你就在门口站着了,  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
  七年下来,完全就变了很多,当年那个青青在许之看来,完全就是个羞涩少女系,眼前这个池青青无论是从干练的外表发型,还是说话的语气,都相去甚远。
  不过近看,眼睛,鼻子,嘴巴,确实就是当年的青青,所以姓氏很重要啊,七年前,许之完全不知道那个短发女孩姓什么,只知道青青两个字。
  新BOSS来公司后,许之也只知道是池总,有同事暗地里称池总为青青BOSS,许之也只想到了青青草原,麻蛋,谁能想到七年前的事情上去。
  许之嘴角抽动着:“我……我才过来。”
  那些秘书应该不会没事在办公室里说八卦,即使多嘴说上一两句,也没道理把时间记得这么准啊。
  池青双手环胸,往门边一站,侧了侧头:“进去。”
  办公室里宽敞明亮,各处收拾得整齐有致,许之走在里边,却如同进了灰太狼的笼子,有种要被烧煮的前奏感。
  尤其一抬眼发现大办公桌上可旋转视频板上的定格在办倒室门口的画面时,地板上的寒气蹭蹭就往脑顶上窜。
  也就是自己在门口扭捏的样子,全程被录入监控视频里,而池青青一直看着,难怪时间记得那么清晰,许之的脸开始有些烧灼。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居然会在工作的地方再次遇见,真是巧,呵呵,呵呵……。”
  许之努力地想找点什么话来说,原本准备的各种台词此时完全没了踪影,她只好搜肠刮肚,随便崩出些干巴巴的话语,眼睛瞄着已然坐到了大转椅上,将耳朵上那支笔夹在指尖轻巧地转动着。
  “我以前见过你吗?”
  ……
  许之结巴了:“不,不,不认识,我我只是第一次见到BO………池总,太高兴,高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