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1-30 09:43:45  作者:池问水

 《长相冤 》作者:池问水

 
 
简介
民国背景,年下,HE。
 
杨少廷x胡莲声
 
 
 
 
一、糊涂账
 
时值盛夏时候,三祥城中发了一场火灾。此场大火发于清晨时分,盖天干物燥,火烛相引。
所幸扑救还算及时,波及范围并不广阔。多方核算后,死伤七八人,均出自同一家。
 
这个倒霉的一家乃是三祥城中小有名气的富商,胡氏一府。
可怜富商孤苦伶仃,白手起家,经营多年,还未品尝得意之果实,竟连性命也丢了。连带着富商痛恨的大太太,大太太痛恨的二姨太,通通地在火焰中握手言和了。
这串痛恨之链条并未在二姨太这里切断,府中还是有人可以供她痛恨的:她恨这个府里唯一的一位少爷,名唤胡莲声。
 
胡莲声时年两岁零四个月。这位少爷由于大晚上不睡觉,竟发了热,被保母带去了医院。等到保母焦头烂额地回到家中时,胡府的大门烧得还剩一半儿。
保母眼见此情此景,一个不慎,将胡莲声摔在了地上。
胡莲声一下子被摔蒙了。等他通红了脸,预备愤怒嚎啕的时候,保母先他一步,“咚”地一声跪在了跟前,哭声一时比他还要嘹亮:“少爷,这可怎么办?……我的、我的钱……”
 
 
保母哭归哭,办法还是要想的。
她捡起胡莲声,拢到警卫旁边:“还、还有活人吗?”
警卫队员一把将她推了开:“死光了!”
保母探着脖子去看,灰烬余热未散,尚可将她的眼泪熏干。她搂着胡莲声,胡莲声搂着她的脖子,背朝着他的父母魂灵,吵着要吃东西。
 
保母无暇再去哄他,又惊又惧:老爷个性孤僻,除了花场流连,也没有旁的亲眷,一把火算是烧了个一干二净了。总不能指望几个花姐去养,何况她的路费,有谁能给她呢?保母思虑前后,最终足足连跑带走地半个时辰,敲响了三祥城中杨府的门。
 
杨府的老爷其实不太想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他与胡家虽然交好,也没好到替人养孩子的地步。况且该名保母在客厅里哭得凄惨,连带着胡莲声饿得尖声啼哭,两厢嚎个不停,他怕惊了他夫人的胎气。
 
可这声音实在是大,杨太太终于还是惊着了。
她挺着肚子,从卧房出了来,听保母陈述了来龙去脉。
杨太太是个慈悲心肠,加之有孕在身,越发地有起同情心来,一番话听完,末了说话竟有些抽抽噎噎:“留着他罢,胡家就剩下他一个,他这么小,哪怕给咱们家的做个玩伴儿呢……”
 
夫人如此发话,杨老爷也不好再违背她的心意:“行了,”杨老爷朝着保母:“孩子就留下吧。”
保母一听,当即跪下磕头,又拿了杨老爷给她的打点盘缠,这才放下心来,抽空悄悄地可怜了胡家上下,连夜走了。
 
胡府的事情,在三祥城很是成了一会儿的谈资。
杨太太晚饭后散步,又将此事反复地咀嚼,有些嘀咕:这可是个小子,若我生的是个女孩儿,到时候如此这般,日久生情起来,那可怎么好呢?
 
到底做善事有福报。她担忧了许久,待到十月临盆,终于还是让她放下心来:是个男孩儿。
 
 
杨老爷喜笑颜开,准备了早就取好的名字,喊他作少廷,是望他年少成名的。
 
杨少廷从医院接到家中的这一天,胡莲声的住处从楼上移至楼下,到了佣人房的旁边。
他一步一颠地跑去夫人房里,看见杨少廷睡在襁褓中,皮肤薄薄的一层,仿佛看得见血肉的流动,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杨太太抱着自己的儿子,对着胡莲声微笑:“莲声,这是小少爷,往后,你要好好地待他。”
胡莲声缩着脖子,有些害怕:“弟、弟弟……”
杨太太还是笑:“喊他少爷吧。”
胡莲声眨了眨眼睛,怯怯懦懦地喊了:“少、少爷。”
太太点头:“你比他年纪长,你要跟着他,若是他有什么话,你就去做。”
胡莲声懵里懵懂,也点了点头,算是将这句话记住了。
 
杨少廷这个孩子,在不会说话的时候,确实是招人喜欢的。这个招人喜欢,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旁的好处,只是凭他长得好看。
且他这好看,是从小好看到大,没有一刻闲着。
样貌好,所得的实惠是很多的。但凡小少廷有些吵吵闹闹的脾气,府中诸人看在他脸蛋的份上,也是能忍则忍,得过且过了。
 
曾有画报社长想要邀请六岁的杨少廷来作小小模特,只是杨少廷当日心情不佳,将画报社长的脸挠了个花,一边挠一边叫喊:“我不去!要莲声去!”
画报社长循声望了一眼乖乖立在一旁的莲声,心想这孩子五官也长得不错,只是有些黑。可是跟少廷比起来,真是相形见绌,于是婉言道:“莲声年纪长,没有你合适。”
杨少廷偏着小脑袋,向后一转:“莲声,他嫌你难看!”
莲声在一边,脸上有些发窘,嘴里轻轻答应了一声。
杨太太拍了杨少廷的屁股,随即朝着社长,带点歉意,又带点自豪:“社长,你看这……”
 
杨少廷的脾气有了如此温床,迅速地随着相貌一同生长。
 
三祥城在春日里是阴雨连绵的。
杨太太有一日偶然路过院子,发觉莲声安安静静地站在院子里,不知是在做什么。
待她打了伞走近一瞧,莲声垂着头,一动不动,头发一绺一绺地在额前分开来,早就湿透了。
“啊呀!莲声,你这是做什么?”
 
胡莲声这时候约有十一岁,正是身体成长的时候,已经到了杨太太的脖子了。他听见了声音,眉毛耷拉着,眼皮微微地一抬,声音发虚:“太、太太。”
杨太太一听,牵着他就要往屋里走:“又是在做什么?当心生了病了!”
莲声身上歪歪倒倒,脚下却依旧生根,摇了摇头:“不行。”
杨太太一急:“傻呀!快些进来!少廷在哪里?怎么他不……”
 
莲声依然垂着脑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少爷、少爷叫我站在这里。”
杨太太的手一停:“少廷叫你的?”
莲声点了点头:“我顶了少爷的嘴,他生气了。”
杨太太听闻此言,一时愕然。她从未料到自己的儿子已然被惯成了这幅好德行。
莲声抬眼望着她:“太太,我再站一会儿,就够了时间了。”
杨太太气不打一处来,将莲声拉进了房檐下:“哪有这种道理?他要罚你,也不能太过分了!”
 
 
 
 
杨少廷也在这日头一次知道,原来夫人是会为了莲声而生气的。然而这种生气气得有限,毕竟不是自个儿的儿子受委屈,杨太太数落了半天,到最终也只是告诉杨少廷:“明天不许出去和宝琴玩了!”
陈宝琴是三祥城中官家的小女儿,年纪明明比杨少廷大个两岁,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很乐于当杨少廷的跟屁虫。杨少廷时年九岁,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加之宝琴又常以姐姐自居,实在是让他烦得不行。
 
杨少廷歪在沙发上,心里明明乐得开花,却还要撅起嘴,一脸的委委屈屈。夫人一瞧,倒也不忍心接着训斥:“你去跟莲声道歉,从今往后,再不许这样了!”
 
杨少廷一听,立刻一跃而起,要去找莲声。
可怜莲声刚刚洗完了澡,坐在床上发着呆,立刻就被杨少廷破门而入:“莲声!”
莲声吓得慌慌张张地站起身,低着脑袋,结巴道:“少爷,我、我在。”
 
少爷站在他面前,他是不能坐着的。不仅不能坐着,还要低着些头,否则看着比少爷高一截,会杀了少爷的威风。
杨少廷看着他,反手将门合了上,声音不大不小:“我寻思你去了哪里,原来是跟我娘告状去了。”
 
莲声没有抬头,语气越发地畏缩:“是太太找到了我……”。
杨少廷瞪着眼睛,小白脸蛋上显出了幼稚的狠劲儿:“我叫你站在院子角落,那个地方怎么会让人看见呢?”他逼近了胡莲声:“你故意站到院子中央的,是不是?”
 
莲声被一个小自己两岁的男童逼到了墙角,最后一个腿软,跪坐在了地上,切切地求饶起来:“不是的……”
杨少廷伸出小手,一把攥住了胡莲声的后衣领。他本想潇洒地将胡莲声抓起来,谁知莲声到底还是很沉重的,没那么容易抬动,他尝试未果,只好使劲一搡:“那是我娘,你求她有什么用?”
胡莲声被他一推,脑袋摇晃了一下,末了瑟缩着抱紧了腿,有些呜呜咽咽起来了。他知道杨少廷最烦他哭,他一哭,杨少廷必定气急败坏地骂他一顿了事,这是最为便捷的。
 
果不其然,杨少廷一听见这个婉转的苗头,脸上立刻有些变了颜色了,一跺脚,声音尖尖的:“不许哭!”
胡莲声哪里会停,他抱着脑袋,继续练习哭泣。
杨少廷心知再这么哭下去,非把杨太太引过来不可,于是抓紧时间使劲儿踹了胡莲声的小腿一脚,这才打开门走了:“你记着!”
 
门锁一合,胡莲声的虚假眼泪立马停了。
他咽了口唾沫,将蜷缩的身体打了开,身上的骨头咔啦啦地响了几处。
他真是怕杨少廷,如今告状露了马脚,就更怕了。
杨少廷踹中的是他的小腿骨,这地方最不经踹,莲声撸起裤腿,瞧着已经发了红,再过一会儿,想来就要青了。
莲声轻轻地按了按,见着那块红紫不声不响地向外一浸,才慢慢地低下头去:真痛啊!
他窝在角落里,这一回是真的流下眼泪了。
 
 
二、无常鬼
 
胡莲声在寻常时候,会比杨少廷早些起来,去叫他起床。究其原因,是因为闹钟会被杨少廷拍坏,而莲声不会。胡莲声可以持续地使用,使用原理与闹钟类似,揍他一下即可停止。
 
然而今天胡莲声没有去叫他。
少廷年纪还小,精力旺盛,其实在床上睡不了多久,自个儿也就醒了。
他睁着眼睛,将被子踢了开,向床边一看,没有人。
 
他稍稍地等了一会儿,等着门响。
可是门没有响。杨少廷这回在床上左右一滚,立刻将怒火滚出来了:好呀,莲声,被我捉着了,竟然睡懒觉!
杨少廷平日里无聊透顶,能供他消遣解闷的只有倒霉到家的莲声。于是他对于向胡莲声使坏这件事上具有极高的热情。
杨少廷兴冲冲地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叫喊:“莲声!到哪里去偷懒了,快给我出来!”
杨太太坐在客厅,还没开口,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连跑带跳,直接推门进了莲声的房间,才站起身,追着喊了一句:“不要吵他,他生病了!”
 
杨少廷没听见。
他推门进去,只见莲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露了个脑袋出来。一张脸本来有点儿黑,这时候黑里透红,像颗熟透的李。
莲声张着嘴喘气儿,嘴里时不时还要迷迷糊糊地念叨几句。
 
“喂,莲……”杨少廷话音未落,被身后匆匆赶来的杨太太拉住了:“莲声发烧刚退,不要吵他,让他睡一觉罢。”
“发烧?”杨少廷觉得这词陌生,迈步就要凑过去看。
杨太太一把将他捞了过来,轻轻地点他的光洁额头:“你还敢说么?你昨天做的好事,这就忘了?”
杨少廷抬头望着她,义正言辞起来:“是他自己先犯的错!”
 
杨太太懒得跟小孩子讲道理:“是、是,”她将杨少廷揽在怀里:“少廷,不要过去,当心他将生病传给你了。”
杨少廷拍开了她的手:“他敢!”说罢小跑去莲声的床边,伸手将他的脸狠狠拧了一把:“真没用!”
 
莲声被他拧得皱起了眉头,朦朦胧胧地一睁眼,见了是这位阎王,立刻往被子里又滑了几寸,真是想立即再睡过去:“啊……”
杨少廷不管不顾,又去拧他另一边的脸颊:“啊什么啊,叫少爷!”
莲声只好张着嘴:“少……”他喉咙里没水,喊不出声。
 
杨太太确实怕她的宝贝儿子纠缠出病了,走上去将杨少廷抱了开:“少廷,行了!”
杨少廷张牙舞爪,被母亲拖离了莲声的卧室:“活该,莲声,活该!真是没用!”
杨太太一听,拍了拍他的屁股:“说的什么话!”
 
陈宝琴不知道少廷被杨太太惩罚了。
她本来和杨少廷约好了一起玩耍,左等右等不见杨少廷,于是便抛下其余伙伴,亲自跑来了杨府。
她见着杨太太,很有礼貌:“夫人,少廷在哪里呀?”
杨太太说话算数,预备打发她走:“少廷今天要念书,他说对宝琴姐姐不起,不能和她一起玩啦。”
 
这话一交代,寻常的小孩子也就走了。
可惜陈宝琴不傻:杨少廷会开口讲对她不起,简直就是发梦。
“太太,我上去看一看他就走,行不行呀?”
这句话是很巧妙的,到时候若是少廷自己想跟着她出去玩,一百个杨太太也拦不住他的。
杨太太不好拒绝,只能领着她上楼了。
 
杨少廷还真在看书。
他在床上东倒西歪的,听见门响,立刻坐了起来,一见是陈宝琴,又躺了回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