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1 10:26:34  作者:容溶

 《求魔之猫有灵》作者:容溶

 
 
文案
 
这万界上下,谁人不知魔尊最爱美人
 
妖魔鬼怪神仙凡人,荤素不忌
 
但是……放开你的魔爪
 
仙尊是你这臭不要脸的能染指的吗("▔□▔)
 
一朝风云变幻,莫名其妙一觉醒来
 
我魔尊什么时候成了一只死猫?
 
爱美人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欣赏咋了
 
无知凡人,咱们心平气和好好谈谈
 
魔尊:哼,敢说老子丑,赏你一爪子,这世上就没人能骑到老子头上来!
 
吐槽傲娇受&美人师父攻
 
魔尊下凡,魑魅魍魉,通通退避
 
仙尊入世,敢欺我徒弟,呵呵,祖坟在哪,要添一座新的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魔尊,仙尊 ┃ 配角:小青蛇 ┃ 其它:仙魔
 
 
第1章 人鬼道之无耻魔尊
轰隆隆,翻腾的祥云里,数万条巨龙怒吼咆哮,雷电在炸裂,火焰在嘶吼,洪水冰雹自天空倾泻而下。
 
这是来自龙族的愤怒,龙族的报复,这天地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仙、魔可以抵挡的了整个龙族大军的雷霆狂暴。
 
山崖上,一人邪邪勾起嘴角,抬头望天。
 
“魔尊,纳命来,我要为小妹报仇”,一道雷击轰然炸开在脚边,魔尊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满脸不屑道:“你有资格为她报仇吗?”,说罢,一道魔气化作长鞭猛然朝天上挥去,啪一鞭,准确无误地抽中刚才口出狂言的青色巨龙。
 
“啊啊啊啊”一声凄厉长吼,青龙抽搐着自祥云间直直下坠。
 
“杀了他,无耻,卑鄙小人,杀了他,杀了他”,万条巨龙在云间疯狂咆哮扭转带起阵阵狂风,雷电、火焰、大水、冰雹,天地间亮起绚烂夺目的色彩,但那却是死神描摹的动人画卷,身在其间,必死无疑。
 
魔尊冷哼一声,一声历吼自脚下传来,一条青色有翼飞龙载着魔尊直直朝天上冲去,世间万物,于他,何有惧!
 
强大的力量在天地间激烈撞击,余波震荡,万界有感……
 
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因为他打架从未输过,想要的也总是能轻松得到,魔尊之位也是手到擒来。
可是此刻,他静静地坐在一片黑暗里,周围好静,他的身上好痛,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被强硬剥离,如剥皮剔骨,痛的他浑身冷汗淋漓,抽搐发抖。
 
但他是魔尊,堂堂魔界之主岂能摇尾乞怜,就算痛的直不起腰,嘴唇也被咬的撕裂血腥,他也决不能哀嚎,让敌人痛快。
 
杀了我,只要能让我来个痛快,给我一个尊严的死法,谁都好,快来杀我啊!
 
朦胧间,一道人影带着和煦光芒在眼前闪现,魔尊勾起唇角,鲜红的嘴唇在此刻看上去无比妖异美艳,终于可以解脱了!
 
神临大陆,万神庇佑。
 
仙尊下凡,福泽天下。
 
每过一百年,仙尊必会降世普度众生,然而,这一次,百年已过,仙尊却未下凡,凡人拔高了脖子望天,一年,两年,三年……二十年……
 
“锵、锵、锵”
 
“来、来、来,看戏喽,仙魔大战,来看魔尊如何卑鄙无耻祸害天下,不好看不要钱”敲锣打鼓一阵喧哗,那人咬牙切齿道:“神临大陆自诸位仙尊下凡降幅以来,饭吃的饱,仗不用打,有啥破事能让人挠心窝子的烦,而如今这一位仙尊,更是历来之最”台上的人说罢,只见一白衣公子飘然上台,他面上脂粉白皙,唇色嫣红,身姿清雅。有人见状,戚戚焉,一把袖子抹眼,哭得心酸不已。
 
“自仙尊登位以来,万界太平,妖魔神仙凡人个个都有好日子过,可是,有一个魔头却是唯恐天下不乱”那人恨恨一指,又一黑衣男子上台,这家伙刚一上来,就吓得坐下孩童哭闹大喊,众人见到此人也纷纷怒目而视。那人妆容阴森,嘴巴更是画成血盆大口,看人阴暗狠戾,龇牙咧嘴仿佛马上就要生吞活剥了你,一看就是满肚子坏水的混账。
 
仙尊、魔尊在台上两两相对,仙尊一副悲天悯人之态,魔尊却是跳梁小丑一般围着仙尊左摇右晃,不怀好意。
 
台下一人啐了一口唾沫道:“呸,什么玩意,还魔尊,根本就是个扫把星、催命鬼”。
 
另一人拄着拐杖,砰、砰、砰,重击地面,红着眼眶道:“就是,要不是他,我的腿也不会断”。
 
“哼,这仙魔大战的故事倒是听多了,戏却是头一回看,不错,就该这样,这种魔头,就该万世唾骂,要不是他,我们现在的日子哪会那么难过”世人崇神,对神仙故事个个如数家珍,以往皆是津津乐道之事,而今,最风行的却是痛数那魔头累累罪债。
 
“对,远的不说,去年边关大乱,前年江州水患,一桩桩、一件件,要不是仙魔大战仙尊伤了元气,这世道哪会这么乱,可恨,太可恨”
 
“幸好仙尊英明神勇,那魔头已经死无葬身之地,神魂俱灭,要不然,哼,我非上去千刀万剐了他不可”
 
“得了吧,说的你好像真能动那魔头一样,不过,确实,那魔头死一次根本不够解恨,好好的日子都让他搅成什么样了”没有仙尊赐福,大家活得都没以前轻松,这日子,太难过。
 
台下议论不过一瞬,台上却是好戏开场。
 
又见一美貌女子凄容上台,仙尊脸上欢愉,那魔尊却是狗模狗样围着女子一通乱嗅,然后作势要扑上去,仙尊拔剑阻止,魔尊恼羞成怒,一掌将女子打死。
 
“霍,好不要脸,人家不喜欢你,就要人死啊”台下叫骂声一片,有人甚至举起凳子就要朝台上的魔尊砸过去,好不容易被人拦住,但是水果、夜壶、腰带……随手一抓,先扔解气了再说。
 
这故事大家都知道,呜呼哀哉,可怜红颜薄命。那魔尊看上了一名龙女,而那龙女却喜欢仙尊,本来嘛,人家都是龙,看对眼很正常,可这魔尊就是不要脸,得不到就要了那龙女的性命,太无耻。
 
之后,仙魔大战开启。
 
台上纷纷乱,两群人假模假样打得难解难分,仙尊与魔尊在最前过招,仙尊几下招式都耍地脱俗雅致,而那魔尊上蹿下跳,贼眉鼠眼歪七扭八惹人笑话。
 
“哈、哈、哈”一人正笑得张狂,忽然一团毛球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谁打我”定睛一看,他的桌上不知什么时候跳上来一只白猫,那猫尾巴一晃一晃,不用说,罪魁祸首就是这只猫。
 
“孽畜”那人作势要抓那猫甩出去,可那猫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一跃跳起,一爪挥下,那人捂着脸连连痛叫,滚到地上。
 
而这一切还不算完,只见那猫几个跳跃,蹦到台上又是几爪挥下,这下好了,台上众人全都挂了彩,一时间,抓猫喊打声四起,可是,猫呢?
 
无人的角落里,一道白影迅速落下,双脚着地,一名俊俏少年理了理衣服,斜眼瞪了下戏台的方向,哼,无知凡人,他魔尊岂是那种庸俗长相。
 
说他卑鄙无耻,横刀夺爱,这些他都能忍,随便拉个糙汉子把他演成个丑八怪!!呵呵,你家坟头是缺一座新坟了是不是!(ノ益)ノ彡┻━┻
 
魔尊踱步离开小巷,一路上,不时会有几个娇俏少女投来娇羞目光,沐浴在这样的视线中,魔尊浑身上下都觉得舒坦异常。
 
对吗,这才正常,那个卑鄙无耻地仙尊长得哪有他好看,哼!
 
不稍多远,魔尊便来到一座破烂庭院前,门都没敲,直接开门道:“师父,今晚吃什么”。
 
院内,两名男子正在喝茶小叙,闻言抬头,一人美目笑兮,一人眼带惊恐,魔尊的脸当下绿了。
 
魔尊冷哼一声道:“张腆,你又来做什么,上次打得你还不过瘾是吧”。
 
张腆吓得立马从凳子上蹿起来,结结巴巴道:“不、不、不,不是的,我就是路过来看看朝……你们过得好不好”。
 
“还不快滚”
 
“是、是”慌慌张张逃出门去,哪还有刚才那一副优雅公子模样。
 
魔尊两眼含怒道:“师父,你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带行不行”。
 
朝月指了指一旁的礼物道:“云儿,张公子也是好意”。
 
那些都是张腆带来的礼物,都是些吃食,放久了也不会坏的腌渍食品。
 
哼!魔尊心里虽然还不爽,但是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云儿莫急,为师现在就帮你做晚饭去”
 
知道马上就能吃上饭了,魔尊心里的那点不痛快更是溜的一点影都没有了。
 
屋子里传来锅碗瓢盆的碰撞声,魔尊坐在破落落的院子里,看着满园萧瑟,不免一阵悲春伤秋起来。
 
想他当年也是威震万界,怎么就混到了如今这地步?
 
仙魔大战,仙魔大战,可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说他求爱不成恼羞成怒,杀了龙女,然后才惹得仙尊大怒,自此一战浩劫,天下大乱。
 
呵呵,这锅好大,欺负他不记得全让他背了是吧,这里面肯定有诈,八成是那个仙尊不要脸胡编的。怎么可能会有女子不喜欢他,自傲地摸了摸脸,他对自己的长相可是相当有自信的。而且再怎么说,他也不是那种气量狭小之辈。
 
只不过一觉醒来,他就已经在人间了,身边只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陪着他。
 
一想到那美人,魔尊神色复杂地瞅了眼屋内。长成那样却是个男的,还莫名成了他师父,怎么想都不对劲。
 
他这身子又没夺舍,确确实实是他本源,只是修为一下子弱了许多,实在想不起前因后果,身边又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美的比女人还厉害的男人,实在诡异至极。
 
忽然,一道阴凉袭上小腿,魔尊抖了抖腿,一条青色小蛇委委屈屈地从裤脚里钻出来,直起身子,把小脑袋搭在魔尊的腿上,小小的绿豆眼看上去分外可怜。
 
一个弹指打了下蛇头,那小蛇也不恼,只是眼神更是凄然,顺势爬上魔尊手臂,用小脑袋蹭了蹭魔尊的脸颊。
 
“……”捏住蛇头,见它又在扮可怜,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道:“你这番作态是作甚,你可是我的魔宠,可怜兮兮给谁看,要不要脸”。
 
“小青也来了,来,一起吃吧”一道清润男音响起,美人师父端着饭菜出来,香喷喷,那无耻小蛇见了食物奋力一窜,吧嗒一口叼起一块肉,缩到桌边盘成一坨,挨着他的便宜师父吃的可劲欢了。
 
额角青筋暴了暴,这条蠢蛇,为了吃至于如此自降身份,简直丢尽他的脸。
 
哼!
 
埋头狼吞虎咽吃着碗里的饭菜,他这便宜师父的手艺真是没的说,比仙魔两界的厨子都要做的好吃。
 
一人一蛇,吃的欢腾,朝月轻轻一笑,也跟着斯斯文文吃起来。
 
晚上,魔尊摸着滚圆的肚子往床上一躺,小青歪着蛇脑袋看了看,一边是自家主子,一边是美美的师父,恩,决定了,今晚还是睡美人身边。
 
一溜烟窜上师父的床榻,在他枕边找了个舒适的位子,打了个哈气,小青圈成一团,呼噜呼噜,倒是睡得挺快。
 
魔尊见自家魔宠这么没出息,冷哼一声,心道:还当自己是人间的帝王,晚上还要翻牌子挑人啊。
 
作为主人,自家魔宠的那点小心思他可是门儿清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这条蛇也不例外,就喜欢往美人堆里钻,忒不要脸。说起来,他愿意将就着先待在这便宜师父身边,也是因为这条蠢蛇。
 
想当初他刚醒来,没亮招子对付一个陌生人,一方面是瞧这美人长得顺眼,另一方面,还不是因为这条蠢蛇跟在他便宜师父身边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
 
别看它这副蠢样,小脾气也是大的很,谁要是敢对他不利,喝,这小家伙绝对会把那些无耻之徒一口吞了,让他们在蛇肚子里烂成一团肉泥。
 
现在想来,这家伙会这么乖,说不定只不过是看上了自家师父的美色。
 
想到这儿,越看那条呼呼大睡的蛇不顺眼,魔尊曲指作势要施个法,给那条只顾美色不讲义气的蠢蛇一点颜色瞧瞧,正当此时,浴房的门被打开……
 
男子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发现魔尊在看他,继而露齿一笑,那温润颜色夹着满面春风袭来,一股清冽之气盈满鼻腔。
 
“……”捂住鼻子背过身去,魔尊在心中默念清心咒,五指抓挠着床板,告诫自己道:那家伙是男的,多好看都是男的,可恶,那家伙不是也会法术吗,施个法把头发弄干了再出来不行啊,学什么凡人擦头发,简直……为什么他的美人师父不是真的女人呢,啊啊啊啊!!
 
朝月看着魔尊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那头发也瞬间干顺,一头黑发丝滑柔软垂落下来,看了看枕边的小蛇,眼底笑意微微一动,复又无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