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1 10:58:41  作者:阿伏

   《野兽浪漫(ABO)》作者:阿伏

  简介
  军团头子连续作案,成功把自己嫁给了当地有名废物点心。
  本来只想骗医保救命,没想到历史的车轮一旦开始滚动,就会将你反复碾压。
  更没想到废物点心也是点心,好看好吃好用且天赋异禀。
  传统AO恋,深情Ax不正经O
 
 
第一章 
  公共时间凌晨3点整,废星的公共航道亮了亮,一队载着旗帜的运输舰缓缓出现在航道一端。
  一切风平浪静,舰队平缓地靠近废星大气层,舰队长松了口气。
  废星本来不叫废星,只是这些年始终没有签署星际和平条约,不大的星球成了星际危险分子的大本营,久而久之就有个废星的绰号流传开来。
  最近废星的掌权人是个温和派的星盗团,和来来回回谈了几个月,买了一批便携传送设备。
  本来是好生意,坏就坏在十年前星际就开始倡导用传送台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废星自然没人理会科技的进步,不仅最后一公里还得靠步行,连跃迁点都没开通,还在使用原始的公共航道。
  运输风险太高,本来不打算做这笔生意。
  但星盗团财大气粗,直接提价30%,这批货自然没嫌弃公共航道,慢悠悠走了两个月,终于送到了。
  舰队长绷着最后一根神经,向废星发出了通过请求。
  公共航道边的悬浮指示灯又闪了闪,3点06分,正常人类的休息时间。
  “捞!”
  一个男声突然在公共频道响起,声音好听,但在此刻显得有些阴森。
  没等舰队长反应过来,大批星舰跃迁至航道两边,涂装特别,漆黑的舰体上只画了一圈荆棘。
  是人人都认识的独立军团,曾经的三大军团之一,十几年前新鲜叛出,眼下最当红的雇佣军。
  独立军团行事风格特别,虽说是受人所托抢劫,但每次都会放末尾星舰回去报信赎货。
  作为新型星盗,独立军团从出道开始就是两头通吃的贪婪嘴脸。无奈战斗力确实强悍,连都捉不住他们,经过十几年的成长,迅速成为了星际有名的不要脸军团。
  运输舰队自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独立军团虽说提前提醒过要捞他们的货,但“捞”字话音刚落,对方就迅速行动,没有一点缓冲哑了他们的引擎,又一炮把末尾星舰推进了临时跃迁点。
  全套动作行云流水,眼下已经开始实施抓取了。
  3点17分,整支运输舰队被扣在了独立军团。
  席来打了个呵欠,他没想到谨小慎微到这个地步,特意挑了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送货。
  长期保持良好作息的独立军团长实在是困得头点操作台,正想彻底睡倒时被一把拖住了后脑勺,他汪着一眼眶泪水回头看。
  是军师头子埃罗,埃罗显然比他清醒很多:“要求通话了。”
  这是独立军团抢劫的第27批货,共耗时4天,他们像地鼠一样东西冒头,终于激得发来了通话请求。
  席来擦干假眼泪,带着一脸困意出现在了屏幕上。
  派来谈判的是个老熟人,但他这会儿太困,没想起对方叫什么。
  对方介绍自己是外长辅佐官,官方标准话说得圆满,不提被扣押的货,只缅怀独立军团和曾经的亲热关系。
  席来左手撑着额头,右手在摄像头看不见的地方握着枚钥匙翻来覆去玩,听了几分钟外交辞令终于不耐烦了。他生得一副好皮囊,眉眼醒目,笑时满眼都是亲昵劲儿,此刻换上严肃表情也能足够盛起气势。
  “独立军目前没有停止袭击行为的计划……”席来刚起了话头,屏幕旁就传来一则新消息,只写了“成功”二字,他笑了一下,“几秒前,我们不小心捞取了一批无编号H17星舰。如果真的想谈,就请拿出相应的诚意吧。”
  他起身切断了通话,兴冲冲地转身问:“真的是H17?”
  埃罗点头:“破译了伪装显示确实是H17。”
  他们这几天疯狂打劫运输舰队,目的就是这批H17。
  H17造价高制造时间长,除了特别订购,并不会常态生产H17星舰,自然也没有库存。一旦这批货丢了,短时间内势必无法交货。高额违约金不说,重新生产的资金更不会低。
  哪怕是为了钱,也一定会来谈一谈的。
  相比席来的喜气洋洋,埃罗有些发愁:“你确定要联姻?”
  席来眼皮都不抬:“那你给我出个新主意,只要能合法长期逗留首都,我就不考虑联姻。”
  世界安静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独立军团团长几个月前就四处发布了招亲声明。
  虽说看起来就目的不纯,但独立军团几个字吸引力不低,而且席团长向来有荤素不忌的美名,声明里没提性别要求,一时间还是应者如云的。
  可惜席团长开始就盯住了首都做官的人,声明至今还在挂羊头卖狗肉中。
  埃罗指出:“我看你就是想嫁当官的人。”
  席来安慰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想开点,我要是能娶一位做官的Omega,咱们独立军也是脸上有光!”
  埃罗:“Omega权益保护会会长已经结婚几十年了,你不要破坏别人的感情。”
  席来摸摸自己的脸:“你觉得我这张脸,胜算几成?”
  好在发来了最新的通话请求,埃罗松了口气替上司按了同意,板着脸站进了阴影里。
  还是刚才那位辅佐官,恰到好处地矜持地释放出可以让步的信息,同时邀请独立军团登陆首都星进行亲切对话。
  席来没作思考就答应了,忙活了大半夜,切断通讯没几分钟就抱着个人终端睡着了。
  埃罗靠残存的人性抽出终端想让他睡得舒服点,发现亮着的屏幕上全是未婚贵族Omega的照片,一把将终端拍回某人脸上走了。
  是夜,独立军团最后的“人性”悄悄熄灭了。
  独立军团登陆首都星是大事,双方老死不相往来正好十年。十年前再往前几天还打得你死我活,十年后再往后几天都要和平谈判了。
  “这是一个进步。”席来下了一个不严谨的定义。
  进步发生的那天多数媒体都选择了现场直播。
  独立军团一如既往的嚣张,星舰并不减速,一路风驰电掣直奔欢迎坪,在舰毁人亡的边缘急刹落地。
  团长座驾开门的一瞬,现场媒体的镜头对着人影就是“噼里跨啦”一通响。
  好在席来偶尔人模狗样,正式场合确实保住了传奇军团的对外形象。他本来就长得好看,穿了独立军黑色的作战服,作战时简洁实用的设计从不苛待好身材的人,他直接从舱门跳向地面,稳稳落地后露出一个营业性笑容:“希尔,好久不见。”
  不知大统领被小自己一百多岁的人叫希尔是什么感受,但从他脸上看不出被冒犯的意思:“欢迎来。”
  “又不是没来过。”席来摘下帽子,黑发顺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弹了弹,又温顺地落回原地,“旧地重游,真是十分想念。”
  “是的荣幸。”
  媒体面前的两人亲切异常,不像是对头,倒像是关系很好的祖孙。
  进了会议室,两人迅速分开,你一头我一头遥遥相对,各自的秘书交换了最新的谈判文本。
  席来坐好后就架起了腿:“我这个人爱好和平,之前的捞取行动也是向发出的比较特殊的求和信号。”
  埃罗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
  席来脸皮厚,继续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独立军团本来就是最亲密的一部分,回归我们不敢妄想,只希望能恢复正常的民间来往。”
  希尔埋头签字,并不逞口舌之能。
  双方谈了三天。
  第四天,像独立军团登陆时一样,席来和希尔挽着手臂又出现在了各大媒体首页,主标题“与独立军团签署友好条约”,副标题“世纪大和解!”。
  “这是历史的车轮。”席来又下了一个不严谨的定义。
  当晚的庆祝晚宴上,席来端着酒杯和数个Omega擦肩而过,香味扑鼻引人遐想。许是大龄未婚青年的气味太浓重,没几天,名为晚宴实为相亲宴的聚会成批砸向了席团长。
  席来实打实酒醉灯迷了几天。
  埃罗挑了一个他清醒的时候谏言:“难道你真的想娶Omega权益保护会长?她是不会为你离婚的,快做决定吧。”
  此时席团长正忙着赶赴新的相亲宴,一拍脑门想起自己是要做明君的,回头向军师头子竖了个大拇指:“埃罗深得我意。”
  看来还是个没醒的混账东西。
  比起席来似乎是流连花丛无法取舍的状态,是实在选不出一个合适的贵族Omega。
  有人整理了近年席来的猎**,根据偏好分析,他喜欢年龄相近、平淡无奇却又不近人情的对象,贵族里没有席来喜欢的那类。
  可人家点名要贵族,有人提议送一个假贵族过去,偏偏双方十几年前是一家,知根知底。
  事务大臣烦了,停了相亲宴,干脆以开会名义和席来大眼瞪小眼。
  席来对着桌上的Omega照片半晌,抬起头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事务大臣敲了敲几排照片:“这些都是适龄的Omega,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嘛,席团长喜欢哪一位?”
  席来哑然失笑,推着椅子向后滑了滑,双腿架上桌面。
  他的眼睛极亮,睫毛颤了颤,一副全然无害的样子摊开双手:“可是……我是Omega啊。”
 
 
第二章 
  事务大臣又有了新的烦恼。
  除了没有席来喜欢的那款Omega,也没有席来喜欢的Alpha。和他身份相配的舍不得,不配的人家独立军团也看不上。
  关于独立军团团长是个Omega的消息也像病毒一样扩散开来,坊间一直有席来流连花丛的逸闻,在众人心里,比起Alpha,他更像个无性人。
  事务大臣天天被人打听这个消息是否属实,烦得要死,每天怒骂情报部门一万次。
  就在第一万零一次辱骂情报部门时,半秃的大臣突然想到了一个合适人选。
  白盐,名存实亡的情报部门的部长。比起情报部门,上层都更喜欢将他的部门称为废物八部,对他这位部长的印象也只停在年轻人挺端正这一步。
  事务大臣一边感慨自己诡计多端,一边让人速速去请白部长。
  不得不说,白盐上位之后业务能力一般,人却是越来越英俊端正了,鼻梁架了副金边眼镜,军装笔挺还有些微香味。
  进门到坐下短短几步路,事务大臣本想端着咖啡假装深沉,眼珠却忍不住跟着年轻人一起移动。不要深挖他本人颇具废物点心特征,从外表来看简直是完美人选。
  说来也巧,白盐和席来是军校同班同学,恰巧是个Alpha,好歹是八部部长,非公开的情报头子,虽说业务水平马马虎虎,但结婚的伴侣日日夜夜在一起,让他稍微盯着点席来还是可以办到的。
  “白部长,还没结婚吧?”事务大臣抿了口咖啡,笑眯眯问。
  白盐眼皮都不抬,声调平平回:“大臣有话请直说。”
  这个棒槌,事务大臣心里狠骂,面上笑意不减:“这几天新闻看了吗?和独立军握手言和,席团长到年龄结婚了,心里着急着呢。”
  这话说得有些埋汰人,八部再不行也是正儿八经的情报部门,让人家部长看新闻知天下,就是把八部摆明面儿上笑话了。
  白盐果然抬眼了,还是他平时那副风吹不动的表情:“大臣要是只有这些话的话,我们例会上再说也不迟。”
  席来在大肆“选妃”的事不是新闻,谁家送出Omega都要被嘲讽一番。
  而听事务大臣的话意,是要他“嫁”给席来。白盐心里一哂,亏这人想得出来,平时暗地里废物八部喊喊算了,面对面坐着还忍不住讽刺几句。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江河日下,事务大臣都这样,这么一盘算,“嫁”给隔壁日日新的独立军团,可不是比起更像坦途。
  更何况,他眼前逐渐浮起席来曾经真实的而不是在他的情报网上的样子,尤其是对方叛离时,那团像火一样的黑发被钢铁吞没,是记忆里最灼热的暗色。
  白盐嘴边逐渐挂上了笑,耐心地和事务大臣你来我往几回,话题果然引回席来身上。
  事务大臣循循善诱:“白老弟,不知你上学时和席团长关系如何?”
  白老弟摸摸鬓角:“关系啊,还不错,我们还是一个小组的。”
  “唉……是个漂亮,我看你们年龄合适,哈哈哈让你见笑了,我们中年人就爱撮合年轻人。”事务大臣放下咖啡两眼放光,“说真的,我越看你们越有夫妻相。”
  白盐顺着他的话笑:“是吗?大臣倒是把我说动心了,我明白您的意思,您说这事儿我点头没问题,就看席来那边愿不愿意了。”
  “这你放心!”事务大臣激动起身猛拍他的肩膀,“席团长对你很满意啊,我也是拿了他的话才敢问你的意思,再续前缘啊!”
  事务大臣笑眯眯地摸摸咖啡杯,他几分钟前只给席来提了提白盐的名字,对方就同意了,眼下白盐居然也这么好说话。办成这件事,离安稳退休又近了一步!
  白盐和席来即将成婚的事儿很快就见了报,席来去过夜生活,途径的好几个大厦都是他和白盐并在一起的照片。
  从他的角度看,两人的脸蛋般配,还好都不是丑人,不然谁受得了这么被公开处刑。
  晚上的聚会依旧热闹,席来很快喝到半醉,找了空偷溜出去,手插兜慢悠悠地往会所外走。到楼梯前他辨认了一下高度,再抬头就看到白盐身后跟着一群人站在楼梯下。
  他们上次见面还是十年前。
  那天的记忆是发烫的。席来每想起来,就感觉耳边还是炮弹相交的声音,鼻尖也隐隐能嗅到硝烟的味道。但在他离开的地面时,透过舷窗,白盐就站在安全范围,他感觉两人视线碰在了一起,那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味道触感都平静下来,白盐像是台风的风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