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2 10:28:24  作者:边源

 《鬼夫缠人》作者:边源

 
文案
 
莫榆发现他被人跟踪了,还是无时无刻的跟踪和监视。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花店,他总感觉有一道炙热的视线无时不刻在盯着他,像变态一样。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之前一直骚扰他的某公司总监惨死后,他突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点麻烦了:是不是他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当某个妹纸靠近莫榆,想要搭讪时——
莫榆笑容逐渐消失,僵硬着脸看着桌子上的破碎玻璃杯,对着一脸懵逼加恐惧的妹纸解释:“……别慌,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微笑中透着妈卖批.jpg]”
黑化变态占有欲强鬼攻X对外怼天怼地对内又乖又怂受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榆,贺之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鬼压床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月儿弯弯,星星点点,而偶尔吹过的晚风带着几分燥热。
  在一个暖色调的房间里,蓝白的床上躺着一个短黑发青年,如绸缎柔软的月光洒在他的侧脸,冷清俊朗的轮廓添加了几分柔和。
  水,溺水了……
  蓝天白云,无边无际的汪洋,莫榆痛苦的挣扎,有一种窒息感包围着他。
  他胡乱的摆动四肢,想要寻找一块能做支撑的浮木,但恐惧的发现他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动也动不了。
  然后绝望的看着自己沉没于海水里,如电影里的泰坦尼克号一样,无法阻止的沉浸到海底。
  等等,他为什么会溺水?而且,他是会游泳的!
  莫榆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恐的抬头,却对上了一双血色的眼眸,危险而压抑。
  “呼……”
  莫榆猛的睁开眼,他急促的喘着气,迷茫看着黑黑的房间,胡乱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他这是做噩梦了?这感觉还真的是刺激啊,他仿佛还听到他的心脏在极快的“砰砰砰”的跳着。
  他站起来,走到书桌旁倒了杯开水,刚喝了一口水,突然发现房间的温度有点低。
  随手拿起一旁的空调遥控器,刚想按高一点度数,却发现空调已经有二十九度了。
  莫榆眨眨眼,他再看了一眼手里的调控,确定无误后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调控,默默的再调高一点温度。
  他冷笑,这空调可是一个月前花了他两个月的工资买来的,要是就这么坏了,呵。
  想起了吕一执那信誓旦旦的贱脸,莫榆微笑:爸爸会好好疼爱你的,崽。
  莫榆扑回床上,拉过棉被舒服的躺着,心情美哒哒的闭上眼。
  一边开空调一边盖棉被的日子真是美好啊。
  他扭动了一下身子,不知怎的就想摸摸脖子,感觉这里有点湿湿的,就像吕一执家的蠢二哈每次扑到他身上舔他一脸口水的感觉一样。
  黏黏的,有点恶心。
  莫榆躺了一会,困意上来,在快睡着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压住了。
  跟刚刚做噩梦时一样,好像有一个人坐在他身上,压得他窒息。
  莫榆心下一个疙瘩,他惊醒过来,睁开眼看了一下周围,没人,怎么回事?
  但是他刚刚确实感受到有人压在他身上了,这又怎么解释?
  他突然想到已经二十九度的空调但房间还是那么冷……
  莫榆有点忧伤,暗自用双手摩擦手臂,所以他这是鬼压床了?
  不,这一定是错觉,现在可是科学发展的世界。
  莫榆闭上眼,在心底默默地念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
  终于睡着过去的莫桑榆没发现的是,他刚刚喝水的杯子被轻轻的挪动了一下。
  而这杯子的边沿,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唇痕,正是他刚刚喝水时接触杯子的地方。
  莫榆揉了揉有点干涩的眼睛,走到了他的花店里。
  “老板,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顶着两个熊猫眼来?”
  莫榆微笑并默默的看了唐棠一眼:“闭上你的狗嘴谢谢。”
  唐棠轻笑,戏谑的推了推莫榆的肩:“年轻人嘛,大家都懂得,说吧,昨晚是不是跟哪个妹纸约去了?”
  罗晓艺也附和唐棠:“对啊,老板,是不是前天给你情书的高中小妹妹啊?”
  毕竟这花店是莫榆开的,往常有很多小女生都冲着他们老板来的。
  他们老板的相貌可是属于白月光男神级别的,清新俊逸,如果穿着一件白衬衫加牛仔裤,那禁欲感扑面而来啊。
  莫榆一把拍过唐棠的脸,随手在一旁抽出一枝红玫瑰插在唐棠的耳边。
  他面带慈祥的抚摸唐棠的狗头:“崽啊,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叫什么吗?”
  唐棠一脸狗逼,眨着他那湿漉漉的眼问道:“什么?”
  莫榆微笑:“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罗晓艺“噗嗤”的笑了,然后偷偷的拍下老板和唐棠相杀相爱的这一刻,嗯,画面太美,让她的老夫心都化了。
  莫榆拍了拍唐棠的脸:“好了,跪安吧。”
  不理会背后想要造反的唐棠,莫榆走上二楼的工作桌边坐下,掏出手机上企鹅发信息给吕一执。
  墨鱼:“崽,你老实告诉爸爸,你是不是想要害死爸爸好来继承你爸的遗产。”
  噜噜噜:“啥?”
  墨鱼:“你卖给我的空调,是不是坏的?”
  噜噜噜:“没有啊,老鱼,我是种人吗?!”
  墨鱼:“那为什么我昨晚都开到二十九度的空调了,还那么冷?”
  噜噜噜:“……你等等,我等下去你家看看。”
  墨鱼“好的,朕等你的好消息。[微笑中透着疲惫.jpg]”
  莫榆放下手机,也不急着回家,反正吕一执知道他家的备用钥匙在哪里。
  他打开电脑,想着快到七夕节了,多进一些新货,那时候肯定有很多人买花。
  再次感叹年轻人就是好啊,多热情。
  正在莫榆专心致志的看着花的样式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环抱住他,冷冷的气息围绕在他脖子。
  他猛的站起来,怀疑的看了周围一眼,没人……
  花店的二楼一向是他的专属空间,楼下的唐棠和罗晓艺平常都不会轻易打扰他,所以不会是他们想要捉弄他。
  说起来,这里好像有点冷。
  莫榆用手摩擦他那起鸡皮疙瘩的手臂,想想都觉得有点荒唐,刚刚应该是错觉。
  随后他就收到了吕一执那货的信息。
  噜噜噜:“嘿,老鱼,不好意思哈,这空调它有点抽了,不过小的已经帮你把它抽回来了。”
  莫榆心下一松,懒洋洋的回复吕一执:“无fuck说。[微笑中透着妈卖批.jpg]”
  然后莫榆就看到了吕一执噼里啪啦的发了几个骚气哭唧唧的表情包给他。
  噜噜噜:“[能不能别放弃我.jpg]”
  噜噜噜:“[我愿意当备胎,孩子没人认我认.jpg]”
  噜噜噜:“[我不怕你耽误我.jpg]”
  噜噜噜:“我爱你啊。[送你小心心.jpg]”
  莫榆抽了抽眼角,面无表情的发了个表情包给吕一执。
  墨鱼:“[对方接过了你的小心心,并将其种在了土里狠狠践踏.jpg]”
  莫榆把手机扔在了书桌上,点了十几个花种,打算进货。
  他穿上一件白色衬衫外套,走下楼叮嘱唐棠两人一声,打算出门。
  “老板,你去哪啊?”
  唐棠很好奇莫榆会去哪里,毕竟莫榆是个不爱动的人,他每天的基本去向都是家→花店→家,当然,除了买东西外。
  “去见我爸。”
  莫榆刚想走出店门,却被唐棠拉了一下,他疑惑的回头看着唐棠。
  唐棠一开始有点疑惑,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的盯着莫榆的脖子。
  “老板,你这脖子……”
  莫榆莫名其妙,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我的脖子怎么了?”
  罗晓艺凑上来,震惊的看着莫榆:“老板!你竟然在外面有别的狗子了?!”
  “别瞎说,我家的狗子就你们两个。”
  唐棠和罗晓艺闻言顿时脸色一黑。
  罗晓艺冷笑:“那你怎么解释你脖子上的吻痕?”
  莫榆震惊了,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瞬间蒙娜丽莎假笑:“沙雕,劝你们善良。”
  唐棠顿时炸了,他去前台的抽屉里拿出一块小镜子:“老板,真相只有一个!”
  看着唐棠和罗晓艺都是一副认真的样子,莫榆也有点怀疑了,难道他脖子真的有吻痕?
  不过,呵,怎么可能?
  当莫榆接过镜子照他的脖子时,他一脸狗逼:“卧槽!”
  发生了什么?他脖子还真的有一块发红发紫类似于吻痕的东西!
  可是昨晚他睡觉前,他脖子还是干干净净的。
  他伸手碰了碰,嘶,还有些疼痛感。
  可是昨晚他真的没干嘛,也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难道大半夜被鬼咬了?
  当然,莫榆真相了,但他并不知道。
  但是,这事莫榆绝不可能就此承认这是吻痕,他冷冷一笑:“傻了吧唧的,这是你爸爸昨天自己拧出来的。”
  罗晓艺惊恐:“为什么要做出自己拧脖子这种变态的事?”
  “我脖子自闭了行了吧。”
  唐棠和罗晓艺:“……”很好,这很强势。
  莫榆脸色冷清,干脆利落的坐到自行车上,这一系列动作不禁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罗晓艺十分熟练的拍下了这一幕,打算好好保存下来,用来专卖给那些一直来花店捧莫榆的妹纸们。
  “咦,这是什么?”
  罗晓艺诧异的看着这张照片,发现莫榆自行车的后座上竟有一团黑影,好像被弄脏了一样。
  她下意识的用手擦了擦手机屏幕,发现不是手机问题,而是这拍下的照片原本就是这样。
  唐棠自然听到了罗晓艺的话,他凑过来:“怎么了?”
  罗晓艺把手机递到唐棠面前:“你看。”
  唐棠面露惊疑:“你手机是不是坏了?”
  “滚滚滚,那是我前不久买的水果牌子,不可能!”
  唐棠也不在意,他耸肩:“可能是你手机抽了。”
  罗晓艺找不出原因,也只能这样作罢。
  她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还以为能卖个好价钱呢,看来只能降价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耽美文,哈哈哈哈哈哈,请包容我这颗玻璃心,(?????)
 
 
 
 
 
第2章 家宴
  白衣少年,潇洒风姿,骑着自行车不紧不慢的行于马路上,引来了许多人的注目。
  吕一执曾经很好奇莫榆为什么能在买四轮的情况下还坚持选择二轮,难道是为了装一下逼?
  莫榆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为了强身健体。”
  没错,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吕一执那二货确实是信了。
  但实际上,莫榆还真的是为了装逼,毕竟谁还没有过一个骑自行车搭着女朋友逛校园的青春梦。
  然而莫榆失算了,他特地买回来的自行车,这个不幸的后座,一直都未曾有过一个女生坐过。
  明明在大学时,他好歹也算是个系草,但为何一直都没有妹纸跟他表白?
  莫榆沧桑的仰望天空,悲伤的看着他那昂贵的自行车,在他想要买个电驴或者换辆四轮时,却听到了一个传闻。
  由于他大学三年年都用这自行车不换,许多学弟学妹们都在感叹他是个专情的人。
  比如说某个学妹:“莫榆学长将来一定是个长情之人!好羡慕学长以后的女朋友啊!”
  然后莫榆为了他那一丢丢的虚荣心,他流着泪微笑并硬着头皮不换自行车了。
  但现在莫榆只想打自己一大嘴巴子,叫你犯贱叫你作,这大热天的骑自行车是想体验非洲生活吗?!
  “算了,停下车脱外套吧。”
  就在他刚想停下车脱外套时,不知怎的,突然有一阵阴凉的气息包围着他。
  莫榆微皱的眉头放松下来,他看了看晴空万里骄阳当头的天空,有些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凉爽起来。
  他也没多想,毕竟凉快一点也好,他巴不得呢。
  莫榆把车停靠在放置车辆处,走进了一家酒店里。
  服务员上前询问莫榆:“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莫榆点头:“我找莫先生,146包厢。”
  “好的,请到这边来。”
  服务员带着莫榆进入了包厢内,不出意料,这包厢里不止一个人。
  “小榆,快过来。”
  莫长明一看到莫榆,立马站起来招呼莫榆坐到他旁边。
  莫榆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对坐在莫长明左手边的单白倩点了点头:“阿姨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