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2 10:50:38  作者:町川

   书名:宫男神的小兔子

  作者:町川
  文案: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失忆的方游,突然某天一觉醒来发现,他其实是借了豪门小少爷的壳子重生的某十八线演员。
  于是,脑子明显不够用的方小游,拎着行李留下字条,就离家出走了。
  宫袼找到人时,他正可怜兮兮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烤地瓜,看见男神突然从天而降,整个傻掉了,黄灿灿的瓜瓤糊了一脸。
  宫袼从怀里掏出手帕,蹲下来给他擦脸,“想我吗?”
  小兔子瞬间哭成了花脸,“呜呜,我要回家。”
  所有你以为的一见钟情,都不过是沧桑历尽之后的久别重逢。
  上天垂怜,让我重生之后,活成了你喜欢的模样。
 
 
第1章 
  数九寒天,冷风呼啸。
  少年身形单薄,着一袭白衣立于料峭寒风中,眉眼透着三分纯真三分稚气。
  长剑出鞘,其声锵然,四周霎时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卡!”导演裹紧了身上厚厚的军大衣,眉头皱得能夹住空中不时落下的小冰晶,“方游……你去休息一下,副导演过去给方游讲讲戏。”
  副导眼神变了变,最终却什么也没说,认命地走过去。再仔细一看周围人,从演员到后勤脸色都有些不好,多少都带着些许埋怨不屑的意味。
  方游收剑入鞘,耷拉着脑袋走回去,助理立刻迎上来,把他裹进长长的羽绒服里,打开保温杯递到他面前,担心地催促,“快暖暖身子,我看你脸都冻紫了,再这么下去非感冒不可。”
  方游感激地朝他笑笑,“没事,也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有特别冷。”
  助理看他整个人都忍不住缩进了宽大的羽绒服里,也不说破。
  这孩子一旦倔劲儿上来了,谁劝都没用。要不然怎么会吃现在这个苦?
  “你从早上站到现在了,饿不饿?我带了牛奶过来,泡麦片给你吃。”
  “嗯嗯!”方游用力点头,连眼睛里都在发光。早上赶着来片场,只吃了一个面包,撑到现在他肚子都饿扁了。
  助理看他跟嗷嗷待哺的小婴儿如出一辙的表情,忍不住跟着笑起来,转身去给他弄牛奶。
  他前脚刚走,副导后脚就过来了,神色不善地俯视着坐在小矮凳上的方游,一开口就带着刺:“小少爷,片场不是你玩游戏的地方。功底水平不够就回家好好学,麻烦你别在这儿耽误大家的进度好吗?”
  方游听他这么说心里就不舒服了,偏偏又找不到话出来反驳。自己演技不好是事实,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也是事实。
  “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会努力学的。”
  方游垂着头,心里懊恼极了。
  副导听他这么说就气不打一处来,“努力努力,人人都努力,难道是个人就能做演员做明星?做演员要有天赋的,你到底懂不懂?”
  方游用力绞着白嫩修长的手指,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道歉还是要辩解?所有道歉,在自己只能拖后腿的实力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他更没有理由为自己辩解,说他其实并不是没有天赋,还是天赋根本就不重要?
  可他就是委屈了,心里难过得不得了。
  副导看他一直低着头不吱声,仿佛得了势了,说话越发尖利刻薄,指着方游的头顶就骂起来:“我真是搞不懂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啊,钱多烧得慌,怎么不去支援贫困山区?烧着爹妈的钱,一天到晚净整这些幺蛾子来祸害我们,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
  “心理变态”四个字仿佛一下子戳到了方游的神经,他猛地抬头怒视骂得起劲的副导,眼神异常凶狠阴鸷……
  然而没等他这个眼神被副导发现,助理已经从打水的隔间里出来了,正好就听到了最后那句“你是不是心理变态?”
  助理面色如常地把泡好的麦片放进方游手心,回身一记响亮的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糊在了前一秒还趾高气昂的副导脸上,瞬间就浮起了五道鲜红的指印。
  这一记耳光实在够狠,响亮的拍肉声瞬间吸引了片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本正在对戏的两个主角词儿也忘了,情境也没了,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副导迅速肿起来的侧脸。
  导演气得摔了手中的本子!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方游是不把这个剧组折腾散了不罢休是吗?
  “怎么回事?”导演拉长着脸冷声质问,目光却落在方游身上。谁亲谁疏,清楚分明。
  “对……”方游刚准备说对不起,就被助理拉住护在了身后,用更冷的声音回道:“他出言不逊,我替他早逝的父母教他说话。”
  “这是片场!片场!不是你们家!这是我的副导,不是你家的佣人!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导演气得脖子都红了,如雷的怒吼声震得地板都在晃。
  整个剧组的人都噤若寒蝉,缩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怒火波及。
  “他要是我们家佣人,现在就废了。”助理继续用平淡的语气挑战着导演的底线。
  方游看着导演瞬间胀红成猪肝色的脸,连忙拉着自家闯了祸的助理赔礼道歉,紧张得说话都磕巴了,“导,导演,是我们不对,我向副导道歉,我助理就是脾气不太好,您别跟他一般计较。”
  他说完又转向站在一边恨不得用眼神杀了他的副导,欠身鞠躬,“副导,对不起,打人是我们的不对。不管你说话多伤人,我们都不应该先动手的,你放心我会负责送你去医院,后续医药费我也会承担的。”
  “但是……”方游顿了顿,目光特别认真,“但是你骂人是你的不对,你也应该向我道歉。”
 
 
第2章 
  被助理一个耳光打懵了的副导,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自己居然被一个小演员和他的助理当着全剧组一百多号人的面教训了!
  滔天怒火瞬间焚毁了理智,他嘶声吼道:“你让我跟你道歉?我哪句话说错了?凭什么给你道歉?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要演技没演技,要实力没实力,长得还跟个娘们儿似的,不就是投了个好胎摊上个好爹妈,你有什么好嚣张的?”
  “啪!”又是一个结实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另一边平整的脸颊上。
  助理用冷得能冻死人的视线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种没实力没爹妈的都能嚣张,我们少爷为什么不能?”
  “你!”副导原本不大的一双眼睛瞪得都快突出来了,抬手就要上去揍他。自己今天是面子里子都丢光了,这口恶气如果不讨回来,以后全剧组谁还会把他当回事?
  “陈立。”导演站出来拦住了他,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个冲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盛导!是他们先动的手!”副导不甘心地说道。明明是他们仗势欺人,导演怎么反过来责怪自己冲动?
  盛适对这个鲁莽没脑子的副导是恨铁不成钢,明明知道对方有来头有背景做事还这么不顾后果。今天不管他有理没理,这一拳要是真打下去了,他们这边肯定落不着好,最后惹麻烦的还不是整个剧组?
  他冷声说道:“你先下去休息,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导演!”
  副导气急还准备说什么,却被盛适一个警告的眼神镇压下去,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出去。
  盛适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目光落在惊慌局促的方游身上,心里压抑的怒火瞬间被挑了起来。
  方游被他像是要杀人的目光吓得一愣,声音颤抖着说道:“导演,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会跟副导道歉的,真的很抱歉,闹成这个样子。”
  助理看着他卑躬屈膝的样子,心疼得不行,上前一步迎视着盛适满含怒火的眼神说道:“今天如果换成是您的弟弟被别人指着鼻子骂是变态,您会不会揍得他满地找牙,我只是给了他两个耳光算作警告,完全是看在盛导您的面子上。”
  “嗯,你们做的没错。”盛适冷冷地看着面前打了剧组副导演还理直气壮的两个人,只觉得自己当初一定是吃错药了,竟然会答应让这种二世祖来演他的男二。
  “方游,你很好也很努力,我听过你的很多事迹,殿堂级钢琴家、世界音乐大赏……凡尔赛国际钢琴比赛年纪最小的冠军,家喻户晓的音乐神童。但是恕我直言,演戏这条路……”
  他面无表情地宣布自己的决定,仿佛没有看到方游从疑惑到震惊的表情。
  一切仿佛已经没有了转机,方游的脸色瞬间苍白得可怕,就在助理想着要不要现在出去给先生和夫人打个电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
  导演话说到一半,声音却被巨大的音浪完全覆盖了。他不耐地皱眉,正准备发作,就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迈着两条长腿优雅地走进来。
  “阿适,我今天是不是来的特别早,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男人有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穿着黑色的长款羽绒服,盖过双膝,潇洒地敞着露出里面星空蓝的毛衣和黑色长裤,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他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含笑的黑眸,熟稔地和导演打招呼,态度随意得就像是对待亲密多年的好友。
  盛适看到来人眼神变了变,难得露出了好脸色,“你先到休息室坐坐,我处理好手上的事就过去。”
  男人这才发现今天片场的气氛不太对,一群人没有拍戏没有开机,全都一副受惊了的表情扎堆站在一起。最显眼的位置,当然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僵硬地站在那里的方游。
  “怎么了?”他漫不经心的样子走过去,揉揉方游的头发,“小方游又挨骂了?”
  他说着,抬头故作不满地看着盛适说道:“阿适,不是我要批评你啊,小方游第一次演戏,你不能拿老戏骨的那一套标准来要求他。凡事都要慢慢来。而且我这几天跟他对戏就发现,他的进步已经很大了,你要多给孩子一点鼓励。”
  “宫袂……”
  盛适皱眉刚准备说话,就被宫袂再次出言打断了,“我知道我知道,盛导是个对待工作和艺术特别认真的人,我们小方游也很认真啊。我可是好几次都看见,连后勤都在偷懒的时候,小方游还一个人搬着板凳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看台词或者观察其他演员表演。你要是多了解了解这个孩子,一定会发现,他跟你年轻的时候简直是如出一辙。”
  “滚一边去,我年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混着呢,一天到晚就知道满嘴跑火车。”
  盛适没好气地捶了他一拳,却是被他两三句说得心里郁气消了一半,再看垂头站在一边可怜兮兮的方游,语气不由得就缓和了许多,“今天是宫袂特地站出来替你说话,孰是孰非我就不计较了。但是,没有下次。”
  “嗯。”方游吸了吸通红的鼻子,用力把眼泪忍回去,低声答应。
  “好了好了,你别吓到小朋友。”宫袂揽着比他矮了整整一个头的方游,笑着打圆场,“我今天可是特地让家里的阿姨做了一桌子好菜带过来给大家尝尝,再磨蹭就冷了。”
  盛适面无表情地环视一圈,冷冷地说道:“还不谢谢宫天王。”
  “谢谢宫天王!”“跟天王在一个剧组就是好,我这个月都胖了十斤了!”“天王不仅戏好长得帅,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在这么冷的天气,能吃到热乎饭菜,还是天王家堪比五星大厨的阿姨做的,简直不要太幸福啊,所以他们的感谢和赞美绝对是发自真心的。谁给饭吃谁就是爸爸!
  宫袂揽着依旧垂头丧气的方游往自己的休息室走,一边朗声笑道:“小方游别不开心了,吃完饭我跟你对对戏,下午一定会顺利拍摄的,也许你表现得好连NG都没有,对不对?”
 
 
第3章 
  时近黄昏,夕阳西下,给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披上了一层金红色的轻纱。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到处都是热闹的吆喝声和叫卖声,连深冬的寒气都仿佛不再那么凛冽无情了。
  方游裹着厚厚的羽绒服,黑白格子的长围巾在脖子上缠了好几圈,连尖尖的小下巴都盖住了。
  “婆婆,麻烦给我一个鸡蛋灌饼,培根肉串火腿肠海带白菜土豆丝都加!”他兴高采烈地蹿到街角一个简易搭起来的小锅台旁边,那里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奶奶,满是褶子的脸上笑容和蔼可亲。
  老人家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手上滚浆打蛋摊饼的动作利落连贯,一边还能分出神来,笑着跟他闲聊,“姑娘,你这么小的个子,吃得下这么多吗?我的煎饼果子用料可是实打实的,你要是吃不了可别浪费了,都是钱买来的东西。”
  ……这是第不知道多少个把他当女孩子的路人了,他威武雄壮的男性尊严完全被践踏蹂躏成了碎渣渣。
  方游不甘心地把围巾往下拉过下巴,故意粗着嗓子说道:“吃得下,不会浪费的。我就是骨架小,其实身上都是肉,饭量特别大。”
  “那婆婆给你多放一点,你吃不完留着当宵夜,热一下照样好吃得不得了。”老人家热情地又给他撒了一把海带,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这姑娘嗓子怎么这么粗啊?
  “好!”方游腼腆地笑出两个酒窝,高兴都写在脸上了,“谢谢婆婆!”
  “哎!”老人家笑着应了一声,动作迅速地给他刷上厚厚的一层酱,左手上下一翻一卷,就把一套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做出来。
  右手拿着塑料袋顺势一接,递给方游,“一共十五块钱,我给你用两层纸包着,自己吃的时候小心啊,别烫着了。”
  “好,我会注意的。”方游一手接过来,拿出皮夹准备付钱。
  打开皮夹的瞬间,他就愣住了……没有零钱,都是卡!
  他哭丧着脸看着躺在最里面相依相偎的两个硬币,又抬头在四面不着的小锅台上巡视了一圈,试图找出隐藏在某个角落的POS机。
  三秒钟之后,他举着手机巴巴地望着卖煎饼果子的奶奶,说道:“婆婆,我可以用手机转给你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