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3 09:44:57  作者:练习手册

 《小只与秦大人》作者:练习手册

 
文案
 
总结来说,就是一个倒霉乡下孩子重生占用渣攻皇帝身体搅得朝堂鸡飞狗跳,最后抱得大人归的狗血故事。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复仇虐渣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只,秦大人 ┃ 配角:皇上 ┃ 其它:耽美;重生;短篇
 
 
第1章 第 1 章
  小只是个难得一见的漂亮八岁男孩,这是他们袁家村难得的共识。
 然而这个共识对小只卵用都没有,他父母依旧决定把他卖了。
 今年还不等秋收,村里又发大水了。
小只对此一无所知,庄稼到处还淹着大水没得事做,他正撅着屁股跟村里的小伙伴到处摸鱼,虽然忙活了几天什么都没抓着。
 天黑时他气喘吁吁的跑回家,看见嫂嫂黑着脸正掺着热茶咽掺了糠的饽饽。他颇感愧疚的抓了抓脑袋,什么也没说,谁让他两手空空回到家。
娘亲今日喊他名字的时候,也给了他一个饽饽。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来,便听见父亲喊他明日早点起床一起去陈家镇。他糊糊涂涂的应了一声,将饽饽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哥哥屋里的桌上,他知道嫂嫂还没吃饱,娘亲做的饽饽还没他一个手掌大。
 陈家镇是他记忆里最大的一个镇子了,他听一个小伙伴说过那里有多热闹有好多从没见过的东西。可那里离袁家村真的好远好远,那个小伙伴说他爹爹带他走了一天一夜才到。
 
 
 
 
 
第2章 第 2 章
  第二天,天色还是黑的,父亲就将他推醒告诉他要出门上路了。
  一路他忐忑又新奇的跟在父亲的身后,可惜天色一直黑的仿佛洗不干净,他周围什么景色都瞧不清,连面前父亲的背影都模糊一片,他只得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星星真亮啊,像黑暗的夜幕中另一个光明的世界不小心透出的点点光星。他心里暗暗想,那个世界一定没有黑夜吧?
  待这一夜世间汇聚的眼泪将这夜色冲刷了无数遍,天色终于露出一丝灰蒙。小只他爹终于开口了: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他帮小只另外找户人家。
  周围景色渐渐明朗,小只却没有心情再去看这些东西了。许久他才沉闷的问道自己走了家里就都能吃饱饭了么?
   小只他爹点了点头,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默,不再说话。小只这孩子的模样,不像是他们家能养活的样子,他一直这样觉得。
 
 
 
 
 
第3章 第 3 章
  小只觉得小伙伴没有全部说实话,还不到正午的时候他们就到了陈家镇,并没有要走上一天一夜。
  但是陈家镇真的很大很大,有好多没见过的稀奇玩意。可小只依旧没有心情看这些,他心里只觉得越来越惶恐害怕——他马上就要失去爹娘哥哥了。
  小只他爹买了一个烧饼递给他,他抬起头,一张漂亮的小脸早已眼泪糊了满脸,哆嗦得开口:“爹爹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不吃烧饼。”
  他后悔了,他一点都不想跟他们分开,他还约了小伙伴今天一起摸鱼。
  小只他爹一愣,看着眼泪鼻涕一把抓的小只有些犹豫了。
  一旁观察了半天的人牙子突然靠过来,对着小只阿爹道:“三两银子。”说完眼神示意般看了一眼小只,眼里藏住那丝惊艳。听闻这附近好几个村又发了大水,不少人牙子在这里守着,没想到让自己遇见这么一个“好货”。
 
 
 
 
 
第4章 第 4 章
  小只最后到底还是没卖给那个人牙子。
  小只他爹为那三两银子动心的时候,被一个巧遇的熟人拦住了。他告诉小只父亲,那个人牙子收了人最后都是卖到秦楼楚馆的。
  那个熟人原本也是袁家村的人,只是早几年前就离了村,听说靠关系在官府谋了个小差。
  小只他爹望着小只的脸摇摇头,叹了口气。熟人却拢在小只他爹耳边说了一阵话,见小只他爹点点头便从身上掏了一些碎银递给他,然后牵过了小只。
  小只他爹递给他烧饼,小只颤抖的接过。
  “在宫里要听话。”小只阿爹摸着他的头,半天只挤出了一句话,随后他一咬牙就转身离开了。
  小只手里突然失了力气,烧饼也掉在地上了。
 
 
 
 
 
第5章 第 5 章
 小只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进宫了,进宫前的一些事情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去回忆了,真的太疼了,一想就疼。
  在宫里学习的时候除了辛苦,是可以吃饱饭的。
  就这样过了五年,小只已经是一个有些资历经验的太监了,但还是做着最底层的活。而他那点经验对偌大的深宫大院来说也实在不值一提,他又提着扫帚去帮人扫地了。
  这萧条的庭院依旧冷冷清清,毫无生气。
  等他扫到庭院的一角,才发现这里原来还坐了一个人。他还在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过去时一声低沉的怒喝已经响起:“谁在哪?”
  小只连忙跪下来低着头小心的赔罪:“奴才无意打搅,奴才这就告退。”阿只觉得自己跪下来总是没错的,这里九成九的人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第6章 第 6 章
  皇上很生气,没想到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僻静的地儿都有人打搅。他沉着脸不作声,小只也不敢动。两人如此僵持良久,一直到皇上觉得有些累了,吩咐他过来帮忙斟酒。
  小只顺从的找地方净了手,走到这位不知是哪位大贵人的身边手还没碰到酒壶,突然就被一股大力揽到怀中,他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先袭上自己前胸的手倒是一顿,随后身后的身体一僵,冷冷的话语热热的打在耳边:“滚出去。”
  小只心惊胆颤连滚带爬的跑了,扫帚都不要了。
  此时,皇上更生气了。他听小只声音细弱,再见容貌还以为是哪宫的妃子装扮小太监投怀送抱,没想到竟然是个真太监!
  真是气死朕了!皇上斟满一杯酒,一口饮下,如此想。
 
 
 
 
 
第7章 第 7 章
  没过几日,小只的管事突然温言软语的对他一番细心教导,教导结束以后又是一番贴心的关怀慰问。
  随后,一头雾水的小只就被带走了。迷迷糊糊中,他知道自己似乎被派去伺候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但当他见到那日之人发现竟是当今的皇上时,小只还是吓破了胆。
  伴君如伴虎,想到脑袋随时不保,他就很慌张。他只想好好保住命,好好吃饱饭,毕竟这是他曾经那么疼才得来的。
  可其他人并不这么想,特别是当今的皇上。他找小只花费了一点功夫,他觉得小只应该是要对自己感恩戴德,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可小只表现得全程呆如木鸡。
  朕很失望。皇上让小只斟满一杯酒,一口饮下,如此想。
 
 
 
 
 
第8章 第 8 章
  小只在皇上身边跟了两年。
  一个暖春的夜晚,皇上抱住他,这次任他挣扎都没放开。
  清早皇上一身舒坦的站在在床前任由宫女帮他穿戴服饰,随后心情颇为不错的望了一眼身后便去早朝了。
  小只将脸蒙在锦被里觉得世界似乎再一次轰然倒塌又重组了。
  他一直等到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了,才敢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瞧一眼,发现寝宫里没有人,他连忙爬起来忍着疼痛穿好衣服,一溜烟的逃回自己的屋里坐也不敢坐,只能趴在床上。
  屁股真特么疼!小只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句。
  皇上早朝回来,发现小只不见了,大发了一顿脾气。
  寝宫里不见的太监们突然出现苦着一张脸来找小只,宫女们也在外面哭哭啼啼求他快回去。
  小只别无他法,只能跟着他们回去了。他站在殿里,一双眼睛是万万不敢对上皇上。皇上却俯身过来温和道:“没有哪不舒服么?朕找太医给你瞧瞧,不许再瞎跑。”
  这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皇上被一个以色侍人的小太监迷住了。
 
 
 
 
 
第9章 第 9 章
    惠妃有些生气,她左思右想自己没哪点比不上那个膈应人的小太监,怎么皇上半个月没来就被他迷住了。
  她决定要帮皇上清醒一下。
  可等她气势汹汹的找到小只,准备亲自活动一下身体时,见到小只旁边正是半月没见的皇上立马变成了小绵羊,嗲声道:“臣妾找弟弟问些话,关心一下。皇上怎还一起来了,怕臣妾还会欺负人不成?”
  皇帝看着她笑而不语,当着她的面一把搂过小只转身离去了。
  小只觉得这段日子生活过得像个神仙似的,整个人都还有些恍惚。他回过头望了惠妃一眼,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睛像两团烈火要将自己烧穿,忍不住一哆嗦。
  皇上侧头不快的看了他一眼,他便怂气的不敢再动了。皇上脸上又露出柔和的笑意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看把你这个小东西吓得……,没出息。”
  小只觉得自己是挺没出息的,觉得现在的日子似乎不能再好了,吃的山珍海味,穿的绫罗锦缎,什么都有人伺候,世界上最可怕的老虎也宠着自己——除了有时候屁股疼。
  惠妃看着他们走远,眯着眼绞紧了手中的帕子:“看把这个贱货得意的,不过就张脸而已,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第10章 第 10 章
  小只确实不算什么东西。
  半年里,惠妃却因为三番五次找他麻烦被皇上一怒之下贬为了美人。终于,朝堂不少人也坐不住发话了——宦官之祸,危在天下啊。
  尽管小只只是一个以色侍人的小角色,但已经影响到各位家中在宫里当职的娘娘们了。
  秦大人却很不屑,他依旧重复着昨天的动作昨天的谏言:请求皇上停止四处修建行宫的行为。
  周围其他人都用同情的眼神望着他,
  大家觉得秦大人哪里都好,出生一等一的好,才华一等一的好,样貌一等一的好,就是为人实在不懂进退,总能摸到皇上逆鳞,还一摸一个准,死咬不松口。
  所以秦大人现在还是一个杰出优秀的单身男青年,毕竟谁也不敢搭上这条随时倾覆的大船。
  皇上眉头一皱,冷着面:“朕想做什么决定,秦侍中管得着么?”
  看看,皇上已经被气得口不择言了,众大臣摇了摇头。
  户部尚书站出来替皇上说了一句公道话:“现在四海升平,国库充裕,工程材料都是正常价格向百姓征收的。”正好,没几年就要退休,自己老家的宅子也应当修一修了,户部尚书心念。
  “召集的工人都会发放一定的补偿。”工部尚书忙不迭的站出来补充道。
  一时间,一群人站出来替皇上辩解着。
  秦大人望着这群七嘴八舌唯恐落他人之后的大人们面无表情,内心冷声发笑。
 
 
 
 
 
第11章 第 11 章
  (十一)
  这次早朝到最后也不是全无收获,大家商量出一个跟内容完全不符的决议:召集各地美人选秀。
  谁让小只不开窍,不少人找关系暗中笼络他,都被他借口推辞掉了。
  其实他们真的误会小只了,小只哪里知道这些人找上自己是为了什么,他只觉得那些人说话完全都听不懂,提到的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最后只得找借口躲开。
  皇上依然每天宠着小只,直到这次历时大半年的选秀结束。
  皇上初见阿芷,恍若天人。
  阿芷是周将军的小女儿,至于是周将军亲生的还是刚认的这些都不重要了,大家只知道皇上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就足够了。
  皇上十分喜欢看阿芷跳舞,她身若无骨,舞姿醉人,在一旁作陪的小只都觉得仿佛是仙女下凡。
  这次阿芷跳完舞,突然落下了泪,皇上自然是十分心疼。当得知是因为季将军暗中嘲讽周将军卖女求荣,他第二日早朝就将季将军的兵权分出一部分给了周将军示威。
  季将军是个有能力的好将军,就是脾气差得很。一怒之下,他当场就扬言辞官返乡。
  可皇上脾气也很差,当场就同意了他的请求,干脆就将职权全都给了周将军。
  季将军脸色铁青,却憋着气一声不吭。
  秦大人却是急坏了。
  关外不少外族的侵扰都是季将军当年一手摆平,现在他们老老实实着不敢动作大部分都是惧怕着季将军的威名,季将军怎么能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