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3 09:47:02  作者:高匪

 《佟宝玉的爱情故事》作者:高匪

 
 
文案
 
佟耀这人打小就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美人垂泪。
 
他从生下来就坐不住,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完整在书桌前读过几本名著,唯独把一本《红楼梦》看完了,没办法,就是因为对里头那个贾宝玉同志太有同感了。而且他家里堂表姊妹多,打小也是在女儿堆儿里长大的,排行又正好是老二,所以佟耀还有两个被家人从小叫到大的小名——宝二爷。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了佟宝玉这副让人无语的脾性,却也给了他一副好看的皮相,不至于让他在好色之余因为形貌过于猥琐,而被别人当街殴打致死。
 
只是佟耀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自个儿竟然会堕落到连男人落泪都会心疼的地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耀,秦宁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老瞎子
佟耀这人打小就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美人垂泪。
 
他从生下来就坐不住,活了小半辈子也没完整在书桌前读过几本名著,唯独把一本《红楼梦》看完了,没办法,就是因为对里头那个贾宝玉同志太有同感了。而且他家里堂表姊妹多,打小也是在女儿堆儿里长大的,排行又正好是老二,所以佟耀还有两个被家人从小叫到大的小名——宝二爷。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了佟宝玉这副让人无语的脾性,却也给了他一副好看的皮相,不至于让他在好色之余因为形貌过于猥琐,而被别人当街殴打致死。
 
只是佟耀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自个儿竟然会堕落到连男人落泪都会心疼的地步。
 
说来也巧,那会儿刚有点春天的影子,他加班眼花缭乱地做完了媒体报道汇总已经是深夜,饿得半死不活,于是去集团总部大厦对面的便利商店找饭吃。刚走出旋转门,房东钱子望却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从北泉港回去厬时坡去?因为当了太多年的乖孩子,向往能离家十万八千里远不受管束,又喜欢海岛风光的缘故,所以佟耀大学毕业之后响应政府的人才引进计划,不辞辛劳从西安跑到了野东岛来工作。而在异乡打拼,买不起房也就只能租了,不过他万幸和房东年纪相仿,性情也挺投得来的,平时常常互相带个盒饭拿个快递什么的。佟耀于是算了时间,说十一点能回去,钱子望欢呼一声,就求让他捎带手买束红玫瑰回去送到自己老婆手里。
 
佟耀一听就乐了:“大哥,您是真不怕我撬你墙角啊?”
 
“我这不是没在野东,又才想起来今天是白色情人节,还是是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三年的纪念日,实在赶不回去嘛?您老人家大发慈悲就帮帮我吧!”
 
“不是,这个点儿哪儿有花店还开门啊?”
 
“有的,”钱子望咳了两声,“你们大厦后街有的。”
 
佟耀疑惑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了:“那老板娘没追我了!”
 
“大哥,我求求你啦!我下个月给你减房租!”
 
“……”佟耀沉默了一会儿,“减多少?”
 
钱子望咬牙说:“一百。”
 
“拜拜了您呐……”
 
“别别别,减两百,两百总成了吧?大哥,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呐!”
 
于是佟耀在金钱义气双重动力的驱使下,点开了大厦后街花店美女老板的微信。二十分钟后,他从睡眼惺忪的美女老板手里拿到了玫瑰花,在饿死之前走进了便利店。饭热好了坐下稀里哗啦吃了大半,佟耀冷不防一抬头,发现有个身材高瘦的男人穿着一身合身的深蓝西装坐在对面桌上,正在安安静静仰着脸,闭着眼睛流泪。
 
佟耀只看了一眼就惊了。
 
虽然是个男人,可那人长得太好看了点,五官标致,轮廓分明,灯光洒在他的脸上,那一副眼角鼻尖发红的模样丝毫不带女气,甚至带着几分上位者的气派,却不由自主地叫佟耀肝儿颤了一下。他连个美人皱个眉头都看不得,这样的场景怎么受得了?
 
佟耀直了二十几年,倒还真没什么龌龊想法,抓心挠肝地坐了两秒,眼风一转鬼使神差地抽了一支玫瑰就走了过去。一路走还一路忐忑,到了跟前他一咬牙一跺脚:“那个,给。”
 
秦宁远听到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泪眼惺忪地半睁右眼,就看见一包纸巾上放着一支玫瑰花从桌对面推过来。他顺着那只手转脸看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小年轻,而且——是男的。他眼睛难受得要死,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
 
佟耀不大好意思地把收回了手,低头很认真地看着他说:“别难受了,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我这不也是找不着安慰人的了,才抽了一支花,情人节也应景,您就别嫌弃了啊。TVB不是常常教导我们嘛,呐,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啊。”
 
秦宁远看着那个反应年轻人两秒,又好气又好笑。一边眨着眼流泪一边说:“谢谢,不过我没失恋,好像是得了急性结膜炎。”
 
佟耀登时尴尬得要死。好在他脸皮厚实,石化了一会儿,看对面实在是有点惨,忍不住说:“那,那就好。那怎么办?您……您要去医院吗?看不到路很危险的,要不我查查这附近有没有诊所,我带您去?”
 
秦宁远闭着眼接着流无法控制地生理性泪水,他犹豫了一妙,眼前闪过自己手下刚刚分别的赶着去和丈夫过节的下属那张焦急的面孔,莫可奈何半睁着右眼道:“那麻烦了。”
 
赶时间的佟耀拿手机翻出了导航一看,当即大喜:“运气好啊,只有八百多米!”
 
“是吗?”纵然这个关头,秦宁远也不禁失笑。
 
“也对,这个运气不要也罢。”
 
佟耀讪笑着扶着人站了起来,结果秦宁远一站起来,他就又被惊了,心说这美人儿长这么一张脸,怎么比自个儿还高一截?这不糟践了么?秦宁远视野模糊,察觉他不动,诧异地红着眼转向他,佟耀赶紧回过神儿,满心腹诽地搀着这个好看得他肝儿颤的陌生男人出了门。
 
这个地段是不可能打着出租了,路上人影稀疏,佟耀和秦宁远没走一段就有些吃不消了。这么两个风度各异的帅哥手挽手肩并肩走,纵然都快十一二点,路上却回头率简直不要太高,尤其这还是CBD区,年轻人大都是夜猫子,几个加班去吃宵夜的姑娘嘁嘁喳喳的偷看他俩,直到了拐弯路口也不肯罢休。佟耀不自觉转头,却发现步履不停地秦宁远迎风流着泪的姿态堪称从容,明明处于半瞎状态,往前走的每一步却都十分稳当,佟耀一瞬间嘴角直抽抽,心说怎么觉得自个儿不像个热心小伙儿,反倒像个跟班小弟?瞎都瞎得这么帅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是自个儿想多了吧?
 
纯粹是因为这位大佬看不见吧?!
 
佟耀想着冷不防见前面跳出个台阶,连忙一头黑线地拉住了一往无前却险些一脚踩空的秦宁远:“老大,您悠着点啊!前面是台阶啊,瞎成这样了还往前走得威风凛凛的,刚从维秘T台上下来的吧……”
 
秦宁远被他叨叨得想笑,微垂着眼转过脸来,眼角泪水不受控地又落了下去。
 
佟耀于是安静了。
 
接下来的路段佟宝玉简直小心翼翼,生怕这个好看又逞强的陌生男人出什么事儿,抓着他的胳膊不放走得瞻前顾后,过个马路干脆直接揽着人的腰,把秦宁远护在了自己胳膊里。
 
秦宁远鲜少被人这样不放心过,平生也只有他搂着别人的份儿,从未体验这种被人当做小朋友一步一脚印带着走的感觉,被佟耀揽得一脸震惊,身体僵硬地走到了马路对面,差点没同手同脚。
 
佟耀神经紧绷地过了马路,这才有功夫发觉他的异样,问道:“怎么了?掉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
 
秦宁远忽然忍俊不禁,摇了摇头,真要说觉得被冒犯是没有的,毕竟这一份暖意实在难得,更多是些新奇。
 
好在二十四小时诊所离得委实是近,没几分钟两人就到了。这个点儿看病的人寥寥无几,陡然来了这么两个帅哥,值班的几个小护士纷纷一扫疲倦,瞬间都抖擞了起来。
 
而且正值情人节之际,看一身正装长得分外敞亮的秦宁远手里还拿着进门之后佟耀要去挂号于是塞给他帮忙拿着一大束开得煞是热烈的红玫瑰,护士们打量着两个人的时候目光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暧昧。秦宁远接过花的时候半睁开眼看了看,微微怔了一下,联想到在便利店的乌龙又不禁暗自好笑了一会儿。
 
“对了,您叫什么名字啊?”
 
秦宁远半睁着眼说:“秦宁远。宁静以致远的宁远。”
 
佟耀快速填完了病历,回头笑眯眯道:“我叫佟耀。耀眼夺目的耀。”
 
秦宁远的自诊非常到位,看完医生果然是急性结膜炎。这病主要治疗方式一个是滴完眼药水,一个是打点滴,不想打点滴就只能靠静养,确诊之后一开药水就完事儿,从进门到出门不过五分钟,凳子都没坐热。佟耀和秦宁远从病房出来,一面往电梯走,一边看看腕表,踌躇了一下说:“秦先生,你住哪儿?要不我送您回去。”
 
秦宁远偏头诧然地问:“那花?”
 
佟耀大大咧咧地说:“这样自己回去太危险了,走吧走吧,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我皮糙肉厚,大不了被骂一顿呗!而且这花是我帮房东送的,不是我送的。”
 
佟耀都做好了十二点前回不去被钱子望臭骂一顿的准备,结果两人打车往来路开了没十分钟,就到了秦宁远刚买下的住房片区。佟耀头一眼就觉得这人资历不一般,一看这地段更明白这人非富即贵了,等进了秦宁远家忍不住怀疑眼前这是个超级富二代,两层的复式面积都快赶上别墅了,还位于三楼!于是扶着秦宁远坐下的时候,佟耀忍不住满心感慨了一句:“要是我也住这儿多好啊,离我工作的大厦走路也就十分钟……”
 
“你在哪儿工作?”秦宁远忽然问。
 
“可建集团啊。是不是离这儿很近?”
 
秦宁远怔了一下,轻笑道:“确实很近。”
 
“不说啦,我还得赶着回去帮人送花呢,拜拜。”
 
佟耀是真的热心肠,看不得美人受苦,也没图什么,所以也没问联系方式或者什么的,秦宁远还犹豫这要不要给名片呢,他匆匆起身就走了。推开门,门口的感应灯亮了,急着下楼的佟耀似有所感地冷不防回过头来,见那位被自己捡到的半瞎美男正在灯下吃力地望着自己这头。也不知道能看出个劲儿来,佟耀腹诽了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挥挥手里的红得像火的玫瑰,又故意装得老气横秋教训他说:“看我做什么啊?你个老瞎子,要听医生的话别过度用眼,我走了啊!”
 
然而秦宁远就是在那一瞬间,第一次看清并记住了佟耀的脸。
 
眉目清俊,鼻梁薄挺。
 
牙齿白白的,很好看的样子。
 
秦宁远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佟耀的那句自我介绍,摇头笑笑,心说,确实很耀眼。单只玫瑰无声地搁在茶几上,更远处的身后,月下的潮汐正起起又伏伏。
 
 
 
 
 
第2章 2.你不大直啊
过了大约半个月,佟耀打卡上班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在的公关部里的娘子军都炸了,他支起耳朵听了一秒,发现姑娘们似乎在讨论着新来的某个上司模样有多俊,这帮娘子军可是公关业内典型的形象代表,一个个长得水灵极了,平时走路带风目不斜视,跟一群湿地里的白鹭似的。
 
这……这这至于嘛?
 
佟耀从小仗着一张脸被姑娘宠到大,近来又有心事,所以有点不以为意。
 
等工作之余去倒咖啡的时候,他才发现岂止是娘子军,可以说是全总部的雌性动物都炸了。佟耀这才耐下心思去听了半天,才弄清楚原委——原来总部董事会最近人事变动频繁是有原因的,说来无非是高层权利倾轧那一套,和他们小职员没什么干系,其中最大的变动是之前的CEO被迫离职,而现任董事长从北京那边蒸蒸日上的海衫资本高薪请了一员大将过来。这位新就职的总裁正是让姑娘们如此激动兴奋的原因所在。
 
“妈的!”总裁办的小gay线人递出来的原话是这样的,“长成这样以后我还怎么用心工作?!”最叫大家望洋兴叹的是,这位新任总裁年不过三十五,且他不单单是管理层,个人还持有可建集团四百三十多万股的股份,是国内颇有名望的天使投资人。
 
佟耀捧着咖啡没精打采地喝着,越听越心塞,自从那天见识过那个灯下流泪的西装美男还热心助人了一把之后,他就有点不大对劲儿。以前在路上就爱欣赏美女,现在却连帅哥都不放过。不过起初佟耀自己是没发觉的,还是那天部门聚餐,他看着一个服务生频频点头,才在同事的提醒之下有所醒悟的。
 
同事奇怪道:“你看谁呢?”
 
“那个服务生真挺好看的。”佟耀说得一点儿也不脸红。
 
同事八卦地凑过来:“那个那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