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38:30  作者:知涩

 

 
 
 
书名:宿敌互撩日常[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知涩
文案:
世人皆知三栖天后萧璨与全能导演楚怀影向来不和,二人相遇就必然针锋相对、天雷勾地火,互怼的话综合起来能简直能够出书。
 
照理说如此宿敌应该是无法共存势不两立的,而这两个人却总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萧璨接的电视剧编剧是楚怀影;
拍的电影导演是楚怀影;
唱的歌作词人是楚怀影;
 
就连她的女友...也是楚怀影。
 
食用指南:
无虐无刀无雷,从头甜到尾
 
内容标签: 强强 青梅竹马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璨,楚怀影 ┃ 配角:楚怀景,樊璐,纪果果 ┃ 其它:
=================
 
 
  ☆、Chapter1.
 
  T市,南郊。
  时间尚早,太阳刚刚破开云层,透出几缕光亮来。郊区风大露重,清晨时也比市区内多了些许寒意。
  萧璨百无聊赖地沿着小径散步。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古城边的一座小公园,公园已废弃许久,一直少有人来。虽说路旁疯长的杂草和河岸边蔓延的绿苔太过放肆,大大破坏了园艺的美感,却也有着别处难寻的清静。
  她身穿轻盈古装缓慢走在石子小路上,背影上看倒是像极了古时宫中的贵女子。夜间的雾还未散尽,薄薄的一层笼在她身上,使她的身影虚幻朦胧起来。再配上四周荒芜破败的景色,贵女子一下子倒像是冤死深宫的鬼女子,远远看去总让人感觉有阴风阵阵。
  萧璨本是来这边试镜的,几天前她的经纪人拿了份试读剧本给她看,不由分说一定要她试这部剧的女一号。剧本蛮符合萧璨的审美,她便没有拒绝。
  而现在她却后悔了。
  鬼女子慢悠悠“飘”上了一座石桥,走到石桥中心时,她脱掉鞋子,坐到了拱桥一侧的石雕扶栏上面去。
  深秋时气温不算太高,萧璨只穿着单薄的纱制古装,却也不觉得冷。她只嫌没有换了自己的衣服出来,否则就可以坐到另一边视野更好的假山上去了。可是她是半途偷溜出来的,没有做任何准备。身上的戏装是剧组的,万不能弄脏或弄破,不然会十分麻烦。
  她闭上眼,微微向后仰了些,吐出一口气来。
  樊璐才寻到这儿就看见了这么一幅景,她吓得心脏都要停跳,赶紧走上石桥去想把萧璨拉下来。
  “我的心肝儿姑奶奶,您这是干嘛呢?”
  萧璨听见自家经纪人的质问,很给面子的睁开了眼,却依旧稳稳当当坐在扶栏上:
  “打个商量,不试镜了行不行?”
  樊璐简直要疯,打刚才在剧组碰见个不愿意见的人,萧璨的情绪就一直不大对。自己已经万分小心,没想到一个不留神,让这祖宗跑到这儿来了。
  “不就是碰上个白雨吗,你又不是不如她。”樊璐苍白无力地试图劝解着。
  “不是这个原因,”萧璨皱了皱眉,吐出的话语里满是烦躁,“那人太能来事,我可不想又被她哭我针对她,故意抢她角。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就说我病了、晕了、食物中毒了、死了,什么都好,随你怎么编。”
  樊璐知道自己最后必然拗不过她,为了让这位祖宗安分试镜,索性心一横使出了必杀技:“这部剧的导演是楚怀影,一会儿的试镜她也会在场。确定不去了?”
  ——楚怀影。
  萧璨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就动作迅速地从扶栏上跳了下来,光着脚站在桥上发号施令:“反悔了,去!现在就回摄影棚,我的妆似乎有点花,得补一下,不能以这副样子出现在楚怀影面前。”
  身为古城遗迹,T市的南郊向来以清雅的风景与古色古香的建筑闻名。很多导演慕名而来,将这里变成了古装剧的重要取景地之一。
  此时某间摄影棚的隔间中,就有十来位演员在等候试镜。
  萧璨带着助理进入房间,因她到的极早,这些人中大部分都不知道这位风头正劲的国民女神同样参加了试镜。此时她突然露面,顿时引发了不小的议论,很多人都不解她为何也来试镜。
  原因只有一条,今天的这部剧,竞争实在太大了。
  这部剧的导演是楚怀影,她的剧一向是以高质量高人气闻名,在圈里圈外口碑一向很好。也正是都看中了这一点,有点知名度的二线明星想借她的剧跻身一线,默默无闻的透明新人想借她的剧一举成名。因此凡是她的新剧开机,必有许多人试镜。
  可萧璨已是有几部名剧傍身的热门一线,这个机会于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她着实没必要来凑这个热闹。
  话题主角本人却顾不得去解读这些人心里的弯弯绕绕。她正在让助理给自己补妆,顺带着在心里默念一会儿需要演绎的桥段。
  她可以因为嫌麻烦而故意认输——只要不是在楚怀影面前。
  论起二人的渊源,则是要追溯到很久以前。
  早在幼儿园时候,她们就是同窗。
  那时候如今的一线女星萧璨和知名导演楚怀影都还只是甜甜软软的小姑娘,身娇声糯性子软,都是天使一样的小萝莉。作为性格都很讨喜的同班同学,她们本可以成为很要好的伙伴——如果没有那一次意外的话。
  她们所在的幼儿园配置齐全,所有孩子都可以两两一组地使用单独的一间休息室,同一间休息室的两人又分别拥有自己的小床。小萧璨与小楚怀影就被分到了同一间休息室中。然而因为校方的疏忽,属于她们的休息室里仅有一张床,这张床又被不明情况的老师分别分给了她们两个人。
  于是小小的两个糯米团子打起来了。
  两个孩子年纪尚小,不能辨事,都觉得是对方抢了自己的床,在休息室里闹的不可开交。后来事情虽然被解决,二人却结下了梁子。从此开始,不论是上学还是课余,两个人都一定要在每件事上争个高下出来。
  多年过去,当年为了一点小事争吵不停的小女孩都变得成熟,幼时那间小小的休息室也已经不足以让人放在心上,可二人间的火花却并未消散。
  ——她们并非犹如毕生死敌般讨厌彼此,甚至还能说是知根知底的朋友,只是习惯了凡事都要和对方较劲一番罢了。
  一遇到彼此,这两个摞起来将近半百的成年人就变得像加起来还不到五岁的幼稚鬼。
  萧璨回过神。试镜已经开始了,陆续有演员被点名,跟随着工作人员走出隔间。在这个略有些昏暗的小房间内,气氛也随着他们的离开变得紧张起来。
  她耸耸肩,并不在意这屋里其他人究竟将会成功还是失败。放眼整个摄影棚,能让她重视的仅楚怀影一人而已。
  …然而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的这个人可不这么想。
  来的人正是萧璨宁可放弃试镜也想躲开的、她的死对头白雨。
  白雨穿着浅色长裙在她面前站定,红着眼圈死死盯着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雨中娇花般的娇弱与可怜,声音中也透出几分哽咽来:
  “萧璨,我究竟是何时得罪了你,你要这么针对我?抢我的剧抢了一次还不够吗?”
  萧璨见了白雨这副样子就心烦,她本不想搭理这种强行碰瓷的戏精,可也不想平白受着这份气。索性利落地把剧本一收,打算陪着这位玩到底,一劳永逸。
  “我给导演打招呼要试这部剧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再说了,这部剧试镜还没结束呢,你怎么就确定是你的了?莫不是你私底下干了什么?”
  萧璨一向牙尖嘴利,只一句话就轻松转移战火。至于和导演打招呼?反正楚怀影不会在这种事上拆她的台,由她怎么说。
  “你…你才在私底下干了什么!”白雨接收着四面八方几欲灼人的视线,又气又恼,脸色通红地转身跑出了房间。
  萧璨哼笑,感觉胸口一团郁气总算是散去了。她悠哉地打开剧本,愉悦得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
  然后将军就被皇上制裁了。
  樊·皇上·璐一把抢过剧本,卷成筒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下,言语里没有一丝好气,就差直接对着她翻个白眼了:“姑娘,到你试镜了,你还在这儿待的挺悠闲?”
  卧槽,怎么就到我了??
  萧璨惊恐地起身,一身凌厉的气势全不见了,满心满眼都是懵逼。她本想再分析一下剧本,带给某个人一个惊艳的出场,却忘记了自己本就排在前面,刚才又和白雨耽搁了会儿,已经没有空余时间了。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全未复习即将裸考的中学生,考官还好死不死的是冤家楚怀影。
  裸考中学生心如死灰地走进摄影间,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正中间的冤家考官。
  楚怀影生得极好看,这一点萧璨从不否认。不同于萧璨的明媚惊艳,楚怀影的美是一种清冷与淡然的积淀。此时她正低头在本上记录着什么,暖色的灯光打在她身上,为她增添了几分柔和。
  萧璨看的怔了一瞬,内心奇异地平静下来了。
  与此同时,原本低着头的楚怀影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放下笔抬起了头。
  二人目光相对。
  萧璨似乎看到楚怀影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在一瞬间出现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随后一直一言未发的楚导演终于开口,轻轻吐出了一个音节:
  “呦。”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作,求评价求收藏~
初次写文文笔稚嫩,万望小仙女们不要嫌弃,如有错误欢迎指正,也欢迎一起讨论剧情ww
给小可爱们比心!
接档文《忽见双凤凰》预收已开!
  一间道观中,小道童正在给一个女娃娃讲故事。
  “传说那魔教教主柳惊月,无恶不作,所到之处,夜啼止哭!”
  “还有那武林第一人凌初,十恶不赦,所处之境,夜无行客!”
  “那这两个人如果遇到一起呢?”一定会更恐怖吧?
  不成想小道童脸一红,支支吾吾对她说:“这两个人如果凑到一处,夜…夜夜笙歌!”
  江湖中人有三怕,一怕凌初,二怕柳惊月,三怕这两人搞到一起去。
  结果有一天,他们最怕的这第三条成真了。
  恣意不羁打遍天下的武林第一×成天想着怎么坑人心毒嘴更毒的魔教教主
  #不是神仙打架,是女魔头打架#
两个女魔头打架的故事!喜欢的宝宝可以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爱你们!
 
  ☆、Chapter2.
 
  萧璨的情绪瞬间被这嘲讽般的语气点燃了。
  …今天要是不用演技让你开眼教你做人,枉我活到现在!她表面不动声色,心中的小女王却已经挥着皮鞭把楚怀影虐了一遍又一遍。
  楚怀影见萧璨突然没有了动作,虽不知她心里具体在想些什么,可凭着多年的屡次交锋也能猜出个大概:估计这位萧·究极记仇·璨已经在心中给自己施遍满清酷刑了。
  到底是不想让自己“死”得太难看,楚怀影将笔搁在桌子上,给旁边坐着的副导演递了个眼神。
  常年苟活于冰山大佬手下的副导演顿时心领神会,轻咳一声打断了戏精璨的内心戏,示意她试演可以开始。
  萧璨闭上眼睛,瞬间收敛心神,在脑内高速演绎起预演桥段,结合着人物性格调整自己的状态。
  与现在娱乐圈中的很多人不同,萧璨是真正的热爱演戏这项事业的。她接戏不在乎剧本是否是热门IP,也不在乎片酬多少,只一门心思地想要演绎出角色的灵魂。因此,她所饰演的人物个个像是活过来走出书中一样,嬉笑怒骂皆有悲欢,令观众在不自知间被感染,和剧中人物产生共鸣,犹如自己身临其境。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在出道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积累了大量人气,并且拥有了数量庞大的粉丝群,成功跻身一线。
  萧璨轻轻呼出一口气,睁开眼时,整个人的气质已经与刚才截然不同。她点头表示准备就绪,走到被临时充作舞台的幕布前。
  幕景前的女子身着浅蓝色长裙亭亭而立,形貌昳丽姿态优雅,举止礼仪完美无缺。仿佛就是穿越而来的古时大家闺秀一样,俨然一个柔情似水的婉约美人。
  她本低垂着眉眼,此时稍稍抬头,一对沉静黑眸就暴露出来。这双眸子悄然打量着面前男子,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
  楚怀影看到这里,姿态微微放松了些,缓缓后仰倚着椅背,拿着纸杯小口地喝水。
  美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轻轻地眨了眨眼,看着陪她搭戏的男演员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将军又为何觉得十一不敢?”
  此话出口,向来柔顺的小女儿竟也露出了一丝嚣狂乖张的锋芒来,一时间气势丝毫不逊色于普通男儿。男演员一怔,看的有些愣神了。
  “卡。”一道平静的女声打破了男演员的怔愣,也打断了萧璨接下来准备说的话。
  萧璨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略有些疑惑的向着房间中央看去。她没想到楚怀影会突然开口喊停,一时间有些惊讶。
  “状态差了点,重来。”声音的主人楚怀影慢悠悠地喝着水指挥着。
  萧璨眯了眯眼睛,暗自磨着后槽牙,心里刷满了弹幕,气到螺旋爆炸。奈何人家是导演,自己身在别人屋檐下,只能站在一边调整状态,准备重来一次。
  其实萧璨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控着实很好。
  她试演的剧中女一名为顾葭月,是个出生于京城名门中、从小受到严苛教育的望族贵女,十一是她的小字。顾葭月的父亲是个迂腐之人,他画地为牢,立下条条规矩把顾葭月约束成一个温良恭谨的大家闺秀。可顾葭月天生长了一根反骨,本就是个古灵精怪的活泼性子,虽被父令师训压得翻不过身,心里也是一直保留着那分独有的叛逆的。可她身为贵女,被无数眼睛盯的死死的,一举一动都要谨小慎微。因此她把真正的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藏起来,套上名媛的壳子言笑晏晏。
  这部剧是由小说改编而成,小说的作者和电视剧的编剧又都是楚怀影,再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部剧了。目前她审的那么多人之中,只有一个萧璨可以稳稳驾驭顾葭月这个人设,还能为自己制造亮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