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39:46  作者:烟波钓月

 

 
 
书名:影后是撩粉狂魔
作者:烟波钓月
文案:
职业粉丝唐知意,每天在微博上为一个叫顾飞鸾的十八线小糊咖加油打call,死忠的样子让顾飞鸾十分感动,铭记于心。
毕业后,唐知意顺利通过实习,从此全身心投入工作,没时间兼职做职粉了。
顾飞鸾熬过艰难的新人时期,终于有了名气,鲜花掌声越来越多,却再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粉丝。
去哪儿了呢?顾飞鸾有些失落。
终于有一天,顾飞鸾又遇见了唐知意。
顾飞鸾:招呼不打就跑路,嗯?
唐知意:我,我脱粉了!
顾飞鸾:你现在工资多少,再追我一次,我出十倍!
唐知意(迎风淌泪):真情实感的追星都是要遭报应的!
****
食用指南:
饭后甜品,睡前读物。甜味爆表,安神舒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知意,顾飞鸾 ┃ 配角:人从众… ┃ 其它:
=================
 
  ☆、第1章
 
  编辑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唐知意站在门外,轻轻叩了叩门:
  “张编,您找我。”
  张曼舒见到唐知意,脸上添了一抹笑意:“坐。”
  “上次你对陆清潭先生的采访很成功,稿子在业内反响非常不错。”
  唐知意谦虚道:“还需您多多指教。”
  张曼舒把手中的文件推过去:“采访顾飞鸾的任务,交给你了。”
  “顾飞鸾?”
  唐知意捧着文件,看到上面白纸黑字的“金翎奖新晋视后----顾飞鸾”,一时间竟有些怔愣。
  现在的她,真的是大明星了啊。
  “有什么问题吗?”张曼舒看着她,眼中盛满了期待。
  “噢,”唐知意摇摇头,笑道,“没有,您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听说顾飞鸾不太好相处,刚红起来的嘛,正常。你回去多做做这方面的功课,好好把握。”
  唐知意从实习期间就跟着张曼舒,张曼舒看好她,一手把她提拔上来。
  这回让她采访顾飞鸾,是委以重任,也是一次考验。
  “谢谢张编,我这就回去准备。”
  唐知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像以往一样习惯性的打开文档,拿出纸笔,根据所搜集到的信息开始构思采访内容与过程。
  可半个小时过去,屏幕上的文档仍是一片空白。
  “顾飞鸾。”这三个字一直在她脑中盘亘不去。
  唐知意低低的念着这个名字,回忆却在脑海中高高扬起,拍起大朵大朵的浪花,将那些原本沉在心底的过往通通冲上了岸。
  在她循规蹈矩的学生时代,顾飞鸾大概是她唯一的疯狂。
  ***
  一年前,顾飞鸾主演的《宫阙深》一经播出便爆红,她的人气也急剧上升。紧接着,又一部由她主演的《故地重游》席卷各大收视榜单,广受业内好评。
  人气口碑双丰收,她从此通告戏约不断,在圈里站稳了脚跟,各种时尚资源也都纷纷找上门来。
  按照之前杂志方与顾飞鸾签定的合同,今天是《流云》九月正刊封面的拍摄的日子。
  唐知意起了个大早,打车来到顾飞鸾所在的格莱酒店。她比约定时间提早到了一个小时。
  现在是早上八点,从酒店大堂到八楼的走廊,一路上都十分安静。所幸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不至于发出高跟鞋与地板瓷砖碰撞的噪声。
  “唐女士,请您在这儿稍作等候。”
  侍者将唐知意引至会客室,为她倒上一杯咖啡后便退至门口。
  唐知意将录音笔摆在桌上,拿出纸笔,目光不自觉的落在面前那间房门口。
  顾飞鸾正在里面休息,与她只有一墙之隔。
  唐知意想起了三年前,那个年轻女孩在谈起自己的梦想时,脸上洋溢着的热忱光芒:
  “路还长着呢,我一定会成功的。”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就在昨日,又过得很慢,唐知意甚至都不敢想象,现在再次相遇会是怎样的场景。
  一个礼拜的时间,唐知意看完了顾飞鸾近两年来所有的作品以及访谈。
  她的确变了许多。如今的顾飞鸾,仪态优雅举止得体,说话谈吐滴水不漏,走到哪里都是鲜花与掌声相迎。
  每次航班降落,机场外都有大批粉丝为她举牌应援;每场戏拍完,工作人员呼啦啦围上去补妆擦汗;出席节目,她是令人别不开眼的焦点。
  当初那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她终于实现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
  唐知意抬头,竟是顾飞鸾。
  心中顿时百感交集,可唐知意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不晚,您提前了半个小时。”
  顾飞鸾没有从房间出来,直接走的大厅。她穿着运动服,发丝挽成一个高马尾,额角还淌着细细密密的汗水,看来是刚健身完。
  她在唐知意对面的沙发坐下,抽了几张纸巾随意擦了擦汗:“习惯了。”
  以前顾飞鸾每次上通告都会至少提前半小时到,这个习惯竟然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唐知意状似不经意的观察着她。
  顾飞鸾没有化妆,看得出来皮肤很好,白净光洁如鸡蛋一般,找不到一点瑕疵。
  三年前的她连生病去趟医院都要涂口红穿高跟,如今面对记者的来访,反倒脂粉未施。
  顾飞鸾向她提议:“既然我们都到了,不如现在开始吧,你觉得呢?”
  “......好。”唐知意觉得自己刚才暗中打量的样子有些冒犯,心里微窘。
  收起旁的心思,她打开录音笔,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唐知意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礼貌开口:“非常荣幸能够采访到您,我是《流云》专访记者,唐知意。”
  唐知意。
  很好听的名字。
  顾飞鸾半靠在沙发椅上,嘴角噙一抹淡淡的笑意:“很高兴认识你。”
  唐知意睫羽微垂,果然,意料之中的,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从《宫阙深》中心怀天下的皇后,到《故地重游》里敢爱敢恨的于小虹,都是比较正能量的人物,您在选角方面是否倾向于比较正派的呢?”
  “没有这种倾向。长期演同一类角色会限制我自己,也会固化观众对我的印象,这对演员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看当下状态,最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您是金翎奖目前为止最年轻的视后,有没有觉得自己成功了?”
  顾飞鸾慢慢端坐起来,语气中的轻松去了大半,多了几分严谨:
  “我认为我成功绝不能用一个两个奖项来衡量决定。金翎奖是对我在《故地重游》中表现的肯定,学海无涯,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它不是我的终点。”
  “拍戏的时候有想过自己会这么红吗?”
  “没想过。”顾飞鸾抬手支着下巴,嘴边若有所思的微笑,“《宫阙深》和《故地重游》都不是当下大火的题材,拍摄的时候也从没想过将来会火,甚至还能拿奖。
  但是历史正剧和社会现象类的题材是我比较喜欢的,也是现在较为稀缺的。所以不能一味跟风迎合,有时候大众需要引导。”
  和之前计划的一样,采访用时刚好半个小时。
  顾飞鸾看着刚才唐知意递过来的名片,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流云》编辑部,采编记者,唐知意。”
  其实她对《流云》编辑部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上次接受他们的采访时,那个记者不仅态度高傲,说话言谈过于主观,提的问题连及格线都够不上。
  她一上来就问她:“你现在这么红,有没有想过以后哪天不红了怎么办?”
  顾飞鸾当时就有些懵,她没想到流云集团下的专业记者竟然会问出这么没有职业素养的问题。
  她试着用轻松的语气去回答:
  “即使在工作密集的时候,我也会给自己留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但是很快又会回到工作当中,因为拍戏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不会离开它。”
  “什么戏都拍,不挑剧本吗?”
  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她竟不知从何答起,甚至连吐槽都不知该从哪儿吐起,当时脸色就有些僵硬。
  采访结束后,顾飞鸾简直有种逃脱生天的感觉。
  然而她更没想到最终稿子出来,标题就直接曲解了她的意思----
  [顾飞鸾:爆红并非我所愿,剧本好坏一视同仁]
  那篇稿子连她经纪人看了都气得牙痒痒。
  瞎写瞎报道也就算了,没想到从那以后,竟然有“顾飞鸾性格孤僻,不好相处”的小道消息开始流传。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拍一部戏拿一个奖有多不容易,她付出的努力未必有多少人看见,可小道消息一传开,败坏路人缘是分分钟的事。
  顾飞鸾对《流云》编辑部的印象可以说是非常不好。
  但是今天,唐知意让她有所改观。
  毫无疑问,唐知意的采访很专业,表达客观,并且说话时的温柔语气让人感到非常舒服,仿佛在与一位多年的老友交谈,可以毫无压力的畅所欲言。
  由于采访提前了半小时,所以现在离去公司还有一会儿。唐知意关了录音笔,对顾飞鸾说道:“还有半小时出发,您可以先回房间稍作休息,到时间我会提醒您。”
  “这倒不用,”顾飞鸾靠在沙发上看着唐知意,和煦一笑,“刚好还有时间,坐这儿聊聊天也不错。”
  唐知意微怔,大明星主动找她聊天还是头一回。
  难道......
  她呼吸一窒,好似一只漫游的鲸骤然间沉入深蓝大海,忐忑的沉沉浮浮间,竟涌出些许期待与雀跃的心情。  
  
 
  ☆、第2章
 
  “那你先在这休息,如果会冷可以把毯子披上。”
  “谢谢。”唐知意话音刚落,顾飞鸾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摄影棚。
  看着顾飞鸾的窈窕背影,唐知意心里划过一阵暖流。
  她坐在休息椅上,头顶就是空调出风口。室内温度本来就调得很低,一阵风打下来,直直的吹在唐知意裸露在外的脖颈,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连忙把顾飞鸾刚才给她的毯子披上。
  毛毯柔软细腻,隔绝了空调冷风的侵袭,唐知意一披上就感受到了源源不断从四周传递过来的温暖。
  她坐在摄影棚边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却能将棚内的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这期杂志封面主题是黑天鹅风格,摄影棚专门搭了一个天鹅湖的场景。
  顾飞鸾身穿黑色芭蕾舞裙,裙摆由一层层天然羽毛手工连叠而成。她的头发高高盘起,戴着的黑色皇冠与盘发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皇冠与绒黑手套上分别嵌着一颗红宝石,与她的唇色一般鲜艳夺目,宛如绽放在黑色古堡上的红玫瑰。
  镜头前的顾飞鸾,举手投足间皆是世事练达后的沉稳,而她眼中锋芒依旧,看来当年那份烈烈燃烧的雄心壮志如今丝毫未变。
  她应该有去学舞蹈,弓足,抬腿,好几个高难度的芭蕾动作她都完成得非常出色。一组照片拍下来,就像跳了一支完整的舞。
  巧顾夺目,飞鸾翩跹。
  唐知意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只优雅而骄傲的黑天鹅。
  不免鼻尖微酸,一些记忆的片段从心底浮起,于水面不断翻涌,连带着五脏六腑都开始颤抖着。
  彼时,顾飞鸾还默默无名,每天辗转于各个片场演一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勉强混个脸熟。
  唐知意尽职尽责的当好一个粉丝的角色,有一次顾飞鸾半夜十二点才收工,恰好在她学校旁边,她戴上应援帽,勉强遮住浮肿的眼袋,急匆匆的出了校门。
  她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自己的“爱豆”,而顾飞鸾也第一次碰见粉丝接下班这回事,一时间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干脆找了个夜宵摊子撸串。
  一开始刚坐下,彼此无话。唐知意闷头喝水,顾飞鸾不停喝酒。过了短暂的尴尬期,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再到后面,唐知意被夜里的阵阵凉风吹得有些迷糊,顾飞鸾也喝高了,借着酒劲儿趴在桌子上畅谈梦想。
  “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我会拍很多好电影,大家一定会记得我的作品。”
  这样的话从当时的顾飞鸾口中说出来,大概也就是酒后胡言罢了。娱乐圈里像她这样长得漂亮的人一抓一大把,哪个不是心怀梦想的?
  但是作为她的粉丝,唐知意举着水杯鼓励她:“我支持你,你一定会成功的!”
  冷风灌进衣领,睡意涌上了头,可她恍惚抬眼,却看见顾飞鸾的一双瞳仁晶亮亮的闪着光。
  “你也说说吧,以后你想干什么?”
  唐知意被咄咄冷风吹得迷迷糊糊,可在那一刻,看着顾飞鸾深邃如墨的瞳仁,她的心里瞬间明亮如镜。
  “我想当一名编剧。”  
  自己说过的话,唐知意记得比谁都清楚。
  可正是因为记得,所以当热血不再沸腾,梦想蒙上灰尘时,心头的无力与酸涩才越发清晰。
  如今的顾飞鸾,前途坦荡,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现在已是手可摘星辰。
  而她呢?
  本职工作是采访大大小小的艺人,整日辗转与八卦新闻与通稿构思中。就职于《流云》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不过是个按部就班的普通娱记,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逐渐丧失了斗志。
  唐知意觉得自己不知何时走上了一条岔路,与初心渐行渐远了。
  她有些酸涩的闭上了眼睛。
  这些不是她想要的,她不甘心。
  看不到的迷雾中,暗流涌动。
  “毯子哪儿来的?”
  身边冷不丁冒出个人来,唐知意吓了一跳,她一抬头,就看到陶朵往自己身上凑,忍不住面露嫌恶的避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