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45:23  作者:龟缓缓

 

 
 
  情到浓时情转薄
  作者:龟缓缓
 
 
文案
仙是无求无欲的仙,+魔是无情无义的魔。
这是仙魔应有的本质。
但也可能仙是绝情寡欲的仙,魔是重情恣意的魔。
三界巨变,天界断代,新生仙人风谣恰逢其会,登临天界左使十年的时候,奉天君令传讯给曾于神魔大战挽救苍生却不恋声名、消声隐迹的真君陛下。
两使不睦已久,慕真君清白无暇之名,右使雨落偷偷跟随而来。
不意窥见神魔爱恨纠缠、恩怨交织的往事,卷入那些已经泯灭也再不受重视的辛秘。
魔可以纵情任性,爱恨分明,仙人的情,隐忍绝望,不能传达,无法表露。
谪仙自立诛心劫,愿从此无心无情无念无悔。
风谣天性凉薄,不料撞上莽撞无畏的雨落,从此万般手段,到底是化作绕指柔、还是困成英雄墓。
严酷天君、堕魔之神、一往无前的人杰,转世而来的花灵...
惑乱心神的迷局里,是仙的假意,还是魔的真情。
三界苍茫,爱的尽头,除了毁灭,我也愿你长生不灭。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谣 ┃ 配角:雨落、元若儿、林合玉、林谢意、万和宇、天君等 ┃ 其它:
 
 
  第 1 章
 
  这是一座看着毫不起眼的小山头,灵力、气运都只是寥寥。
  更不可置信的是,就在这小山千里外的地方,有那样一个凡人的村庄存在。
  天界里权势极盛的风谣虽然心里诧异,但面上不露半丝异样,而是整理广袖,恭敬的对着尚且看不出深浅的结界道:“天君座下左使风谣奉天君令,恭请拜见真君殿下。”
  结界纹丝不动,风谣隔了几息,又对着结界拜会了一次。
  后面有些隐约的动静,风谣回头看去。
  竟然是那个如同狗皮膏药一般,自从成了天界左使,就再也甩不掉的雨落。
  雨落见他察觉,也不再隐藏,大大方方的露出身形。
  反正已经到了此处,不怕风谣赶人。
  想他堂堂的天君座下右使,性情爽朗大方,结交友人无数,一向是顺风顺水,但偏生有了让他超级不爽的左使,仙人们每次提起他,本来还满口称赞,完了再一谈起齐名的左使,他立马就成了那给左使衬托光辉的家伙,再也高大不起来。
  甚至连天君这次寻访好友真君殿下,也是派风谣前来。
  他知道消息后,屁股立马就坐不住了。
  真君是谁,那可是曾经亲手镇压了魔君的大人物。
  虽然性子平淡,没有入天界,但凡是以前的那辈老古董提起来,都是满□□赞。
  就连天君,对着名声不下于他的真君,也没有忌惮之意。
  要知道天君为人,不仅如同面上那般高不可及,实际上更高不可及。
  这点,跟着天君的左右使,实在深有体会。
  不过,风谣素来习惯装模作样,现在更得天君倚重。
  喊打喊杀的事情,总是雨落出马,完了落个不好的名声。
  至于那些收买人心的好事,就都是风谣的拿手好戏,自然功劳都是风谣得了。
  雨落对此一直深感不平,所以这次他一知道风谣奉令暗中寻访真君的下落,立刻就留心跟了上来。
  真君虽然归隐,也没有太过隐藏痕迹。
  风谣没有费太大的劲,就找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风谣见到是雨落,立时就皱了眉。
  “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雨落大咧咧的道。
  他也上前,像模像样的对着结界道:“天君座下左使雨落奉天君令,恭请拜见真君殿下。”
  结界里突然传出声音,细细弱弱的:“不知是左右使前来拜访,实在有失远迎,只是我家主人如今闭关清修,不便见客。”
  这声音实在是细弱,雨落一听声音都变小了些:“无妨无妨,我们也没有多远而来,不过就用了十个月,实在也是不知路途,所以用时不免久了些,以后知道了路,这些结界也解过一次,再进来就不要三个月了。”
  风谣实在听不下去,拉了他一把。
  “别扯我。”雨落低声道。
  “在下左使风谣,不知如何称呼阁下。”风谣温声道。
  结界里沉默了一刻,那细弱的声音才响起:“我……我叫元若儿。”
  “原来是若儿道友,我是雨落,你叫我雨落大哥就好,对了,若儿,我跟你说,我们这次特意来拜见真君陛下,麻烦你去向真君陛下传报,我们可是有大事要见真君陛下,为了寻找真君陛下,我们两个可是整整找了七个月,七个月啊,好容易找到这里,完了全是结界……”
  雨落这话一出,就整个停不下来。
  十个月啊,他就跟了风谣整整十个月,风谣还有事做,他就只有一件事,隐藏好身形,死死的跟着风谣。
  简直不要太惨,他甚至十个月没有跟人说过话了。
  “好了。”风谣打断他。
  “若儿道友,还请你通报真君陛下,我和右使奉令前来,实在是有事须得面见真君。”
  那细弱的声音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犹豫了一刻。
  “可是……可是真君……闭关了。”
  雨落一急,就要说话,被风谣阻止。
  “真君素来心系天下苍生,必然也给了若儿道友传讯的方式,烦请若儿道友再通传一次,便道是有关苍生之事,望真君陛下切切给天君薄面,接见我和右使。”
  这次等了更久,久到雨清都忍不住的时候,元若儿的声音终于再次想起:“那我就向真君再禀一次,你们在这里等着。”
  “劳烦道友。”风谣道。
  “等会进去了,你可别乱说话,我就是对真君陛下有些好奇,才跟着你来这里,没有与你抢功劳的意思。”雨落有些不自在的小声道。
  风谣叹了口气。
  若不是现在是在是在真君陛下的山头前,他说不得真要拂袖而去。
  看这空有一身仙力,完全没有头脑的家伙都说的是些什么话?
  我们用了十个月来的,不知道路途,解了三个月的结界,以后再来。
  简直把老底都卖光了。
  这不知道,这样的莽撞性子,如何竟能登临天界。
  还与他风谣其名,位列左右使。
  “你叹气做什么,我都说了,不会跟你抢功劳,等会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想怎么表现就怎么表现,我不管你。”雨落道。
  风谣觉得还能维持住脸上的微笑真是不容易。
  你不管我,你不管我,可我得管你啊,若叫你丢脸,不是丢你雨落一个仙的名,丢的是左右使的名。
  “那就好,你进去了,不准随意说话,也不准随便乱看。”
  “凭什么?”雨落立刻就不服了。
  “你不是说不和我抢功劳,既然如此,你就不要说不要动,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我要是不开心,回去绝对告你一状,天君你未必也不敬畏。”
  雨落一噎。
  “算你狠,我不插话就是了,你总不能让我介绍都不介绍下吧。”
  “反正你少说话就没错。”
  元若儿慢慢的走到洞穴前,又想了想。
  真君说没有大事不要打搅,那天界左右使拜访算不算大事。
  不知道。
  但是左使说事关天下苍生,又算不算大事呢?
  应该算吧,虽然他侍奉真君几百年,也没见过真君为太下苍生出过手。
  但就算他孤陋寡闻,但还是听说过真君曾经的丰功伟绩。
  真魔灭世,都是真君和天君力挽狂澜,甚至有个说法,真魔都是真君亲手解决的。
  以前他还小的时候,觉得这个说法肯定是无稽之谈。
  真魔应该是天君解决的吧,不然为何天君是天君,而真君只是真君呢?
  不过后来他机缘巧合,竟然侍奉了真君,实在有些好奇的时候,他偷偷问过真君这个问题。
  真君听得他的疑问,立时就征住。
  那如同月华一般温和的脸,好似都凝固了。
 
  第 2 章
 
  就在那一刻,他虽懵懵懂懂,也觉得似乎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你为何对此事好奇。”真君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反而问他。
  “因为我听老人家说过,若不是真君您让贤,现在该做天君的就是您了。”他有些不平。
  “只是不了解内情的人胡乱的猜测,天君既有雄才大略,也有足以当担天界的本事,我和他虽是好友,在这方面又不是一路之人,他为天君,实至名归。”
  真君停顿了一会儿,又道:“以后这样的话,不仅不要提,听也不要听。”
  “是。”他唯唯道。
  只是心里的那个疑问不仅没有消失,反而一直存在。
  到底真魔,是天君解决的,还是真君解决的呢?
  为何真君,听到这话时,不愿正面回应。
  他拿出真君留给他的传讯符,传入结界之中。
  未得片刻,那层无形却也无法看透的结界竟然就消失了。
  元若儿不仅不敢进去,反而更加低下了头。
  “请两位使臣到梨花居。”那温和得好似天下最好听的声音传出来。
  “是,真君。”元若儿应道。
  元若儿又回到结界处,这次他拿了一块令牌,这块令牌是真君给他的,只有拿着这块令牌,元若儿才好在无名小山行动。
  元若儿将令牌对着一颗年岁古远,枝叶幽深的梨树举起,口中念着:“无名无处无形无踪,开。”
  正在结界外等着的风谣和雨落就感觉周边气息一边,那透露着强大气息的结界中出现了一点变化。
  若叫风谣直言,便是开了一道门的模样。绵延数十里的无名小山,依然不可窥见。
  门里走出来一个身着素色道袍,面容白嫩的少年。
  少爷一出来,便行了个礼。
  风谣立刻回礼。
  他文质彬彬的道:“道友便是元若儿道友吧,在下风谣,这位是雨落。”
  雨落还来不及说话,便只好跟着行了一礼。
  “风谣大哥、雨落大哥,请随我来。”元若儿邀请道。
  左右使便随着这个白嫩的少爷进了结界。
  风谣进了结界,就看到一颗枝叶及其繁茂,竟有十多米高的梨树。
  这颗梨树上有一种奇异的气息,风谣观其形态,应该是有几百年的树龄,远远不到有灵的年岁。
  可却透着一股不能忽视的气息,不像一颗简单的老树。
  风谣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元若儿走在前面,没有注意到他的注视,反而是身后的雨落,紧赶了几步,两人并肩前行。
  雨落大方的左右观看,他们走在一条白石板上,这条白石路较窄,跟天界里宽阔的石路完全不同,一个人走倒还算宽适,雨落这一挤上来,两个仙人间难免有了些碰撞。
  “你到后面去。”风谣道。
  “凭什么?你是左使,我是右使,本来就是平级不分前后上下,我就要和你站一起,才不到后面去。”雨落不听。
  “你不觉得挤吗?”风谣无奈道。
  “觉得啊,要不你到后面去,不就不挤了。”雨落道。
  风谣看他满脸的理直气壮,一下子竟然说不出话。
  他有点气闷,忍不住把雨落撞几下。
  雨落突然一手抓住他的胳膊。
  “好点走路,我要被你挤出去了。”
  就是想把你撞走,本来就是一条小路,两个仙挤在一起,怎么走的动。
  风谣虽然这么想,但他也只是想想,雨落不会听他的话走到后面去。
  他停下脚步。
  雨落诧异的看着他。
  “请吧,左使。”风谣轻声道。
  雨落看着他,又看看前面带路的元若儿,干脆就跟了上去。
  风谣看他眼神,就知道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又觉得他不知打什么鬼主意,才退开路让雨落先行。
  天地良心,他一点主意都没打。
  要是他能打主意,只想把这个偷偷摸摸跟着来的家伙给扔出来。
  可是不行啊,虽然他和雨落交情浅淡,但在天界,他们是齐名的左右使,出了天界,他们也是天君座下的左右使。
  若和雨落产生明面上的纠纷,不过是丢了天界的脸面。
  那可不是天君愿意看见的场景。
  天君不会管他们的小心计,但若是丢了天界的脸面,就是另一回事。
  而且这是在真君的无名小山,风谣是打起了十分的精神,绝对不会跟雨落这种把心思写在脸上的家伙计较。
  这条小路非常狭小,路的周边不间断的梨树若隐若现,或者说,风谣看过去,除了梨树,就看不清其他的事务。
  整个无名小山,就是若隐若现。
  这才是真君的不凡之处,原先让他用三个月时间解开的结界,只是一个外围不起眼的遮掩,为了挡住不应该的窥探。
  真君避世,若那外围的结界强大莫测,必然引来猜测。
  风谣原来有的一丝自得之心,在进了这个结界之后,立刻收敛住。
  真君这样从仙魔混乱时期留存下来的仙人,果然是他们这群后起之仙仰望的存在。
  即使风谣已经入天界七十载,也恰逢其时,被天君选为左使,但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可能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后辈仙人。
  元若儿带着天界的左右使,到了一处简单的居所。
  为何说它简单,是因为它就是如同凡间一般的院子,没有结界,没有法术存在的痕迹。
  居所上的牌匾上有三个字:梨花居。
  这三个字以风谣的眼光来看,写的是极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