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46:05  作者:冬急

 

 
 
  弑君
  作者:冬急
文案
霍孤受雇主之命刺杀当朝十二皇子,不料却被人揭了面上蒙布
师父说过,杀手被人看到脸,就不能做杀手了,于是霍孤成了十二皇子的贴身保镖
传闻十二皇子喜好男色,府中男妾成群,但霍孤不曾想过,自己竟也成了其中之一
霍孤被迫留在王府,被迫受晏良牵制,到最后,霍孤问自己,是被迫还是自愿?
晏良是个疯子,可怕的是,他也疯了
多年后,新皇登基,宣布的第一件事竟是……
晏良:朕要立霍孤为皇后
大臣跪倒:皇上不可啊!
皇宫深院内
晏良:他们不同意朕封你为皇后
霍孤拉下帐:谁不同意,明日我去砍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历史,谢绝考究~
晏良受,霍孤,不要站错!
腹黑暴力攻 & 偏执阴郁受(人设不准,随剧情发展而逐渐显露)
不会坑,但可能……时不时就不更了……
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孤,晏良 ┃ 配角: ┃ 其它:HE
 
 
 
  第 1 章
 
  窗外的风萧瑟,卷着树叶沙沙作响,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
  良王府的墙不高,黑衣人一跃便入了墙内,今日是良王的生辰,良王府内正妙舞笙歌,没人注意到他拎着长剑慢慢靠近,那锋利的长剑流转过月光,杀气腾腾。
  霍孤按照地图,找到良王的卧房,跃到房梁上,屏住呼吸等待,长剑背在身后。
  他等了两个时辰,却仍不见良王回来,良王风流享乐的名号他是听说过的,方才入府时遥遥望见那良王左拥右抱,便知是个风流浪子。
  正当他在想良王是不是去了哪个妾室房里歇息时,房门突然开了,霍孤屏气凝神,握好了剑。
  只见那良王搂着两个美男子,三人皆是酩酊大醉,脚步虚浮的入了房中,两个美男子软了骨头似的挂在良王身上,一个亲着良王的脸,一个扯着良王的衣裳。
  良王一手一个,捏着两个美男子的屁股,亲会儿这个,又亲会儿那个,惹的两个美人哼哼唧唧,嘴里嘤咛着回应。
  霍孤没见过这种场面,师父说过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但没说过男欢男爱是什么情,而且还是三个人欢爱。
  杀手也有规矩,女人,小孩,老人,无辜之人不杀。
  霍孤拎着剑不知该不该上,上,两个无辜之人还在房里,贸然动手必会伤及,不上,难不成要在房梁上看一场活春宫?
  一声长吟拉回了霍孤的思绪,只见那三人已滚到了床上,良王扯开了一个美人的衣服,正揉捏着美人的胸膛,手在美人身上流连,美人脸色绯红,眉头皱在一起,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良王自己也衣衫大开,精壮的胸膛上,覆着另一个美人的手。
  霍孤在杀手盟时,被同盟的人拉着看过些春宫图,知道男欢女爱时会互相爱抚,可如今这情况,男人的胸膛有什么好摸的?
  良王的眼里全是□□,像是下一秒就要提枪而上,却又一个翻身平躺在床上,懒懒道:“不玩了,本王累了。”
  两个美人立刻停了娇媚的声音和动作,顺序下床,恭敬道:“奴婢告退。”
  在杀手盟里,没有任务不得私自外出,盟里皆是男子,年轻气盛,许久不碰女人,就指望着哪位兄弟出了任务带回两本春宫,经常书都没打开就迫不及待的脱裤子,每每这时霍孤就一个人默默退出去,坐在屋顶上吹冷风,听着屋里众人低低的喘息,擦着剑看月亮,顺便想想师父他老人家。
  因此霍孤知道,□□之事来得汹涌,不好克制,可这良王前一刻还在眼神迷离,下一刻便倒床睡觉,莫非是……不行?
  霍孤只想了片刻,便停了思绪,不管他行不行,美人退出去便是好事,良王此刻似乎醉迷糊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大片的胸膛还在外面露着,霍孤握紧了剑,准备动手。
  “还没看够?”
  这声音慵懒清亮,带着十足的调笑,听不出一点喝醉了的痕迹。
  屋里只有他二人,自然不是与旁人说话,那便只能是跟他说话了。
  霍孤不知他是何时发现了自己,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便也不必再躲,直接杀了便是,他翻身下来,长剑指着良王。
  良王嘴角弯弯,缓缓睁开眼睛,那是一双很美的眼睛,仿佛一汪春水,揉尽了天下最美的风光。
  良王风流的笑着,侧身卧着撑着下巴,衣襟散落到床上,他一根手指抵开霍孤的剑,抚摸着剑身,杀手的剑岂是能被这般折辱的,霍孤一下收了剑。
  良王低低的笑,他把玩着自己散落的发丝:“可看够了?”
  霍孤不答。
  “本王好看吗?”
  “可曾体会过男子□□?”
  “要不……跟本王玩玩?本王的功夫还是可以的。”良王起身,朝霍孤走去。
  霍孤长剑举起,只差一寸便能刺入他胸口。
  良王似乎不大满意,皱着眉头坐到一旁凳子上,手肘在桌上撑着下巴,道:“你等了本王半晚上,难道不是因为爱慕本王?”
  这人脸皮真厚。
  “那你是来作何的?”
  这下霍孤答了:“杀你。”
  “你舍得?”
  良王撇撇嘴角:“好吧,那本王换个问法,你为何要杀本王?”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拿谁的钱财?”
  霍孤不答。
  “反正本王马上就要死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本王,跟本王说说吧,这样本王到了阴曹地府也好知道找谁算账。”
  他说这话的表情可怜极了。
  可杀手盟有规矩,霍孤道:“不能说。”
  “行,那不说这个,那咱们来闲叙会吧,你叫什么?”
  霍孤实在不想跟他说话,见过求饶的,见过威胁的,见过撒泼打滚的,没见过这种厚着脸皮要聊天的,于是他舞着招式,速战速决,杀完人回去睡觉。
  良王笑着躲闪,边与他过招边道:“你急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说话吗?”
  霍孤一剑刺去:“无话可说。”
  良王轻松躲过:“你叫我看看你的脸,来世我好去找你报仇,成吗?”
  “不成。”霍孤攻势更猛。
  两人打的难舍难分,这良王竟会功夫,那便说明杀手盟情报有误,这良王,竟隐藏的这么深。
  霍孤毕竟是天下第一杀手,良王招式变换虽多,力道却是不够,时间一长,便落了下风,眼看着霍孤便要得手了,谁知那良王竟叫了句:“哥哥。”
  霍孤手一抖,便被他钻了空子,一个闪身到他身前,揭了他的蒙面布。
  良王悠然坐回凳子上,笑道:“哥哥生的好生俊俏。”
  霍孤面上没了遮挡,一时愣在原地。
  良王调戏的声音还在继续:“那人给了你多少银子?本王给你双倍,好哥哥,放了我好不好?”
  霍孤终是没有说话。
  良王拉开自己的衣襟:“哥哥,我给你银子,带你做欢乐的事,你饶了我好不好?”
  霍孤手上的剑握的更紧了,师父说过,杀手最重要的就是身份,身份不能暴露,脸不能给别人看,不然就是死,现在良王看到了他的脸,那么不是他死,就是良王死。
  霍孤提剑准备再次进攻,不料府里响起了脚步声,霍孤听力极好,知道这是有人来了,还不少,听声音,还带了兵器,是府兵,这良王,竟敢私下养兵。
  “哥哥,你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哦。”
  面前这人在笑,眼里却是杀气,胜券在握。
  “还不跑吗?”
  霍孤依旧立在原地。
  “我忘了,你们杀手都有规矩,完不成任务回去也是个死,怎么,你想赌一把,跟本王来个鱼死网破?”
  霍孤的确是这样想的,杀手也是讲信誉的,就算他出不去了,也要拼死把任务完成,拿人钱财,□□,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这样吧,你告诉本王是谁派你来的,本王就放你一马,怎样?”
  “不可。”
  杀手盟规矩,不可泄露雇主信息。
  良王颇为惋惜的摇摇头:“那便没办法了,外面大概百十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百十人,不算太多,更多的霍孤也杀过,不过也足以看出这良王有多深藏不露,霍孤系好蒙布破门而出,长剑孤寒,与外人对峙起来,然后他发现,这些不是府兵,而是死士。
  纵是霍孤有翻天的本领,也打不过百十个个死士,况且府中必定不止这么多,也许还有更多,霍孤只有一个办法,出府,出了府,死士便不会追出来。
  良王此刻也从房中出来,靠着门框看好戏,有时打的精彩了他还会鼓掌,嘴里说着:“哥哥好生厉害。”
  他每叫一句哥哥,霍孤脸色便红一分,他活了二十年,从未遇到过如此……过分之人。
  霍孤的剑挥的渐渐慢了,死士看出了他的意图,一个接一个把他圈住,不让他靠近围墙,霍孤根本翻不出去。
  霍孤试图向围墙边挪动,死士跟着他继续打斗,然霍孤一个腾身跃到没有死士包围的另一边,剑架在了良王的脖子上。
  “哥哥好策略。”
  “让开。”
  死士让出一条路,霍孤架着良王走到墙边,一手揽过他腰间,怀中人道:“搂紧点,我怕掉下来。”说着把霍孤的手紧在了自己腰间。
  霍孤耳朵红了三分,带着良王翻墙出去,墙外一匹棕红色的马正在等待着主人,霍孤拎着良王上马,向城外驰去。
  “哥哥要带我去哪?”
  霍孤不答。
  “哥哥不会是要把我抛尸荒野吧?能不能给我换个死法,我不喜欢这样。”
  “多谢。”
  霍孤知道,府中还有数不尽的死士,若良王想杀他,他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更不可能轻易被他挟持,除非他有意要放自己走。
  “哥哥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这关系不是应该的吗?”
  霍孤也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何关系,他们明明今晚才刚见面,只道:“你救了我,我便不能再杀你,等我出了城,自会放你走。”
  “那你没完成任务,回去岂不也是一个死?”
  “不会。”
  “为何?”
  许是因为不久便不能再做杀手,霍孤便也多说了句:“我师父跟盟主是旧友,他不会杀我。”
  “那也定然不会要你好过。”
  “嗯。”
  肯定是要受点皮肉之苦,再被赶出杀手盟的。
  “不如你跟了我吧?”
  霍孤想了一下,跟了他,如府中那些美人一样,跟他做那事,霍孤做不来,于是他不答。
  “哥哥想到哪里去了?”良王偏头瞧着霍孤绯红的耳尖,调笑道:“我是说,要哥哥做我的贴身护卫。”
  “你有人保护,用不着我。”
  “可哥哥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可怎么放你走呢?”
  “我不会说出去。”
  等从杀手盟出来,他就回去找师父,跟师父一起云游四方,不干这杀人的勾当了,说来他至今仍不明白过来,师父当初为何把他送到杀手盟,如今几年过去,霍孤成了第一杀手,却越发觉得无聊了。
  而且今日,第一杀手竟然失手了。
  唉。
  “可我不放心呀,万一哥哥跟谁说起了,那我可是要被杀头的。”
  霍孤策马道:“那你要如何?”
  “我说了,要哥哥做我的贴身护卫。”
  “你府里有那么多人,根本用不着我。”
  “可我喜欢哥哥,非哥哥不可。”
  霍孤勒住缰绳,翻身下马,道:“这事日后再说吧。”
  “哥哥这是要抛弃我的吗?”
  他说这话的语气和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霍孤是个抛妻的负心汉。
  “已经走的够远,我该走了,你且骑马回去吧。”
  “哥哥好无情。”
  霍孤离开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回头道:“告辞。”
  良王在马上笑的风流:“哥哥还未告诉我你姓甚名谁。”
  “你我萍水相逢,就不必说了。”
  “萍水相逢?我倒是觉得,我与哥哥后会有期。”
  “那便下次见面再说吧。”
  良王笑着说:“好啊,哥哥,你且记住了,我叫晏良,小字,子瑜。”
  霍孤应了声,便快速消失于树林中,晏良也策马回京。
 
  第 2 章
 
  霍孤,杀手盟顶级杀手,排名天下第一。
  结果马失前蹄,还被人把蒙布给揭了。
  霍孤笔直的站在房中,面前是背对站着的盟主,霍孤十五岁便被他那不着调的师父送到这里,美其名曰为了他好,霍孤到现在也不知道,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拿刀捅人有哪里好。
  盟主深深叹了口气:“没杀成?”
  “是。”
  “被人揭了蒙布?”
  “是。”
  一月前,霍孤被盟主叫到房中,说是有一项任务交给他,要他去杀当朝十二皇子。
  杀手盟从不参与皇家事宜,与朝廷对上并非好事,这次却破了例。
  霍孤问盟主,盟主也不知道,说是他那个师父吩咐的,只管去杀便是,于是霍孤去了,但没杀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