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48:25  作者:齐风青水

 =================

书名:穆云纪
作者:齐风青水
 
章节:共 41 章,最新章节:第四十一章
备注:
     一个是称霸天下的西秦共主,一个是命运多舛的大周辰王。
 
韩弋与云珧在战场上共过患难,在朝堂上携手对抗过强敌。
 
天子无能,诸王争斗不休,韩弋本想带云珧逃离俗世纷争。
 
没想到随着秘密各个揭破,身边的人竟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为了阻止云珧的疯狂,韩弋不得不拔剑与他为敌。
 
却发现云珧所图不过天命二字。
 
   
 
 热血成长君王攻X外柔内刚病娇受
 
  
 
 伪权谋,真狗血,攻受互相倾心。
 
   
 
 主攻 1V1 HE
 
  
 
 慢热 剧情流(百度搜索“魔爪小说阅读器”或登录 mozhua8.com 下载最新版本)
==================
 
  ☆、第一章(改)
 
  周天历三百九十三年秋,惠帝已经登基了二十三年,自二十年前的宁王之乱后,天下已然太平了近十年,大周武帝立国分封七十二诸侯,经过近四百年的岁月,如今所剩诸国中又以东齐、南虢、西秦、北晋、正泽、宋商六王为首。
  彼时,东齐王姜太白以姬夷吾为相,联合江东八国称霸一方。北晋王公孙诡用祁为之计,尽灭桓庄之族,结束了北晋三十年的动乱。
  而在天子帝都的西北,西秦的虎狼之骑尚未攻破北晋的韩原城,韩氏一族还稳坐北晋六族之首。
  此刻,韩原城的司理左监孟庆正被两件烦心事所困,他焦躁的在大理司大堂内踱来踱去,一抹愁云在他眉间挥之不去。
  韩原乃韩氏封地,天子亲赐的韩侯对这千里封地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如今的韩侯名叫韩定伯,韩氏自韩万起家,一直以来都是北晋王的左膀右臂,韩定伯的父亲更是官居太宰。
  即便韩氏有着位极人臣的荣誉,但韩定伯却有着一个寻常人都有的烦恼,而这个烦恼如今变成了孟庆的灾难,韩定伯膝下唯有一子——韩弋,而这困扰着孟庆的第一件烦心事便是来自于这位韩小侯爷。
  韩氏子弟极擅弓箭,当年韩定伯夫人怀孕之时梦见神人以飞缴射中鸿鹄,于是便以一个“弋”字为儿子取名,而韩小侯爷自幼便如同这名字一般,像一支脱了靶的飞箭般让人捉摸不透。
  韩弋自小聪明过人,韩侯对他更是寄以厚望,孟庆听说当年韩小侯爷到了学龄,韩侯不惜耗费千金给他请了十二位德高名盛的老师,三人教弓马,三人教礼乐,三人教经书,三人教术论,可韩小侯爷骄纵好动,做事出人意表,不到一月便吓跑了十一个,唯独一个教风雅礼乐的老师留了下来。
  众人皆好奇这位老师如何能忍下来的,等到韩侯得空前往一看,才发现这位老师教的净是些靡靡之音,而韩小侯爷更是听的津津有味,气的韩定伯直接将这老师打出了侯府。
  韩小侯爷算是六岁定了终身,而他母亲也非常人,韩定伯对夫人又是十二分的纵容,往后的日子里韩弋的师傅换了一批又一批,而韩小侯爷飞鹰走马游戏人间,琴音美食过得是好不快活。
  两月前,韩小侯爷年满十八,韩侯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猛然觉得不能再放任儿子如此混下去,便遣了他来大理司任职,大理司管辖韩原城内的治安,同时执掌刑律,作为韩侯世子,韩弋如要继承爵位,由长大夫祁为制定的北晋刑律便要熟记于心。
  而这便是孟庆灾难的开始,韩侯完全是给他找了个祖宗伺候。
  韩小侯爷不负他浪荡了十几年的名声,就职当天便放了孟庆一整天的鸽子,孟庆等的既忐忑又焦虑,待到韩侯第二天来巡视才发现他竟跑到韩原城二十里外的龙门山打猎去了。
  但孟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第一天是他往后一个月内最轻松的一天。
  韩小侯爷被韩侯骂了一通,第三天倒是准时准点到了大理司,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进门的同时还带来了一群帮工,两天的时间,将前门练兵用的校场改成了驯马用的马场,弄的大理司门前充斥着浓郁的马粪味。
  这还不算完,韩小侯爷还在后院开了一个小门,将一群伶□□官接到司内,在办案的大堂之上上演了一出歌舞升平,孟庆上前劝阻,说这事不成体统,大司理是为百姓排忧解难的地方,不能让伶□□官胡来。
  结果第二天,那些娇滴滴的美人便在大理司外敲鼓鸣冤,这回连小门都不走了,直接从满是马粪味道的大门涌入大理司,站在大堂内嬉笑怒骂,韩小侯爷则一边遛马一边让孟庆严肃处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伶女受谁指示,全都溜之大吉,只留下孟庆一个人面对这十几号花红柳绿,伶女所说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偏偏说起来没完没了,孟庆从早上忙到太阳落山这才处理干净。
  那些伶女临走之际对孟庆大加赞赏,说是要明天继续来找他聊天,韩小侯爷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马草不符合标准,让孟庆明天早晨等露水未落之前去北门割些鲜草回来。
  孟庆敢怒不敢言,上次他没有及时通报,韩侯便被扣了他一月的俸禄,之后韩小侯爷被骂,韩侯夫人心疼儿子,又命人扣了孟庆两月俸禄。韩定伯凡事都顺着夫人,孟庆怎么算都觉得这事不划算,忍了一个月都没敢去告诉韩定伯。
  直到韩小侯爷的马掀翻了隔壁豪强违建的木楼,谁都没想到这破旧的木楼里面居是临时开设的赌场,孟庆虽然立了一功,但这事却捅到了韩侯那里,韩小侯爷这一个月的所作所为一点都没藏住,韩定伯这下肺都气炸了,碍于夫人的面子,假惺惺的罚韩弋在家面壁思过一个月,接着就扣了孟庆一帮子人半年的俸禄出气。
  韩原城本就不大,韩侯又是个勤政的主,事事都亲力亲为,偌大个大理司平日里也就管些丢狗、丢猫、斗嘴、吵架之类的琐事。
  孟庆这清水衙门算是一清到底,堂堂一个司理左监全靠那每月些许俸禄混个温饱,三十岁的人了至今连个媳妇都没娶到,这次一下扣了半年的俸禄,孟庆家中差点揭不开锅。
  这一个月过去了,那韩小祖宗又要再来,孟庆这几日压根就没有睡好觉,偏偏手上连发了几起大案,愁的他头发都快秃了。
  今日便是韩小侯爷解禁回来的日子,不出所料,太阳都已经上了三竿,小祖宗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孟庆急的直跺脚,可惜派出寻他的人一拨又一拨,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忽地,一个差役趔趄着进了门,脸色一片焦急神色,“报告大人!城西没有!”
  “没有你回来报告什么!”孟庆气的将人一脚踹了出去,心中暗道,“城西是商户酒家聚集的地方,这个时辰还没有开门,那小祖宗不会过去。”
  “报……报告大人!城北也没有!”又一个差役抢了进来,匆匆说道,“北门的守卫说没见到小侯爷出城。”
  孟庆点了点头,他蹒跚了几步缓缓的坐在椅子上,心想,“龙门围场位于韩原城北,看来小祖宗今天没有出城打猎。”
  “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给我找!”孟庆见到底下的人没了动静拍着桌子气道,“要是中午之前不把小侯爷找到,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众差役有气无力的应了一身,方要出门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报告……城南……城南又……”
  孟庆心中一喜,“城南有了?小侯爷在城南!”他抓起扔在桌上的佩刀跳了起来,“快!快!快跟我一起去城南,今天就算是抓也得把小侯爷抓回来!”
  “不……不是的……”
  那差役慌慌张张被门槛绊了一下,跌了进来道:“不是……不是小侯爷,是城南又……又……”
  孟庆听到“不是小侯爷”五个字就知道不好,心头往下一落,听到那差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顿时冒起火来,一把拧住差异的衣襟,双眼瞪得和铜铃一般,斥道:“说清楚了!”
  “是城南又发生了血案。”
  那差役终于将话说完,孟庆听后眉头一拧,“你说又发生血案?难道……难道还和之前的一样?”
  那差役猛喘几口粗气,点头道:“我本来去城南的马具店寻小侯爷,忽地那永昌当的掌柜窜出来拦住了我,非要拉我到他们店里瞧瞧,说是有伙计偷了他的钱,如今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让我去给他评评理,我常去他那典当东西,算是旧识,便随他去那伙计屋里一看,结果……那掌柜说他昨晚还好好的,我去的时候门窗也都关的严严实实……”
  孟庆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差役所说的便是第二件困扰着他的事。
  韩原城民风淳朴,韩侯又仁厚,城中鲜少有凶杀案件,但就在七日前城西的一间房舍之中,有一中年男子惨死家中,孟庆前往现场时那人死了已有半日,脑袋整个被人砸了个稀巴烂,里面的脑花碎了一地,胸膛也被人刨开,死状极惨。
  据说这人原是韩原城以西梁山村的村民,搬来这里不过十日,与四邻相处的和和气气,当天夜里农夫家中宁静如常,谁也没曾想到会被人这样杀死。
  韩原位于北晋国与西秦、玄骥等国的交界处,过往人流又杂又多,孟庆一时毫无头绪,等到三日后又有一人死于家中,同样的死法,不过这次死的是个金器行掌柜,孟庆去看得时候,这胖掌柜的脑子少了大半,肚子里面得肠子也不翼而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挖了去。
  回来之后整个大理司上下一天都没有人吃下去任何东西,此时看这差役得脸色,只怕这次比之前还要厉害几分。
  “走!”孟庆咬了咬牙,“去城南!”
  之前两件血案让韩侯极其留意,这次又来一笔简直雪上加霜,孟庆觉得这样下去他不得被扣光几十年的俸禄,加上韩弋小祖宗又要驾到,他不如辞官为妙。
  “大人……大人!”猛地有人冲了进来,进门之后一把抓住孟庆得胳膊,大喜道,“找……找到了……”
  孟庆被这人扯了个趔趄,吓了一跳,低头一看竟是派往城东的差役,他心中烦闷焦躁,将人推开,骂道:“找到什么了!找到你亲娘和偷汉子了?慌慌张张得成何体统。”
  那差役瞪大眼睛说道:“找……找到小侯爷了,小侯爷在城东的妙音坊……还有……还有……我娘没有和小侯爷在一起。”
  孟庆刚刚要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又听身后的差役问道,“大人,我们还去城东?”
  孟庆呸了一声,“一个个能说完整吗?”他说着瞪了众人一眼,怒道:“我们先去东城妙音坊!还有刚刚我说话的话不许和外人说!”
  差役不知死活问道:“什么话啊?左监大人刚刚说了好多话。”
  “你傻啊!当然是左监大人说你娘和小侯爷偷汉子……。”
  孟庆没等那人说完,一脚将他踢翻在地,“我哪有说过这话!你们要是敢造谣,我非割了你们的舌头!”说罢甩手而去。
  韩定伯平日里虽严肃却极好清音雅乐,是以上行下效,导致城中伶馆、乐坊甚多,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东城妙音坊。
  此刻时辰尚早,按理妙音坊中没什么人,孟庆到的时候,妙音坊大门敞开着,里面也不见有人招呼,他想了一下,按着刀便直接往内走,刚走了两步却被人拦了下来。
  “我说大爷,你这是干什么。”一个杂役挡在孟庆等人身前,趾高气昂看着孟庆等人,叉着腰嚷道,“我们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妙音坊中陈设华贵,高台红柱,清烟徐徐,琴音缈缈,接待的都是些文人雅客,孟庆是个粗人,平日里酒坊倒是常去,也好听坊中伶女唱曲,但酒坊与妙音坊这样的乐坊完全不同,一进来便有些不自在,他手下这帮差役就更比不得他了,冲进来后无比好奇,正四处张望。
  早晨阵雨刚停,大理司众人大都在外办事,此时青玉砖铺就的大厅满是他们脚底的污泥。
  那杂役脸色顿时黑了几分,嚷嚷道:“出去!出去!也不看看我们招待的都是些什么客人,一帮粗人也敢随便往里面闯!”
  没等孟庆说话,一个差役抢前骂道:“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这位是我们大理司的司理左监大人!”
  杂役用眼角瞥了孟庆一眼,嗤笑道:“本以为你们是城防军李大人的手下,想着还需客气几分,大理司?那是什么地方?我可没听过!”
  孟庆脸皮抽搐了几下,他与城防军的李元不和,且大理司本就不受重视,这一阵子又闹出了不少笑话,在韩原城已经沦为笑柄,但即便如此也轮不到这给人看门的家伙指点。
  孟庆冷哼一声,“嘴皮子倒利索,不知手底下有几分功夫,敢当我的道!”他将手中的刀往前一推,那杂役伸手想拦,不想手一碰到刀鞘就似乎撞到一堵墙上般,当即被推倒在地滚了几圈。
  孟庆没想到这杂役不会丝毫武功,被他轻轻一推滚出了三丈,他心中只觉不妥,还没来得及话说,身后的大理司差役们一拥而上。
  那杂役被人团团围住吓了一跳,慌张的四处一看,眼前闪着十几柄亮晃晃的钢刀,他心中一悚,扯着嗓子就叫:“救……”
  他话音还没响起来,一个圆滚滚的橘子从楼上丢下,橘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将将好堵住了他嘴,那差役吓得半死,闷声惨叫了几声这才瞪大眼睛往上一看。
  “吵什么吵!”
  声音清亮,还带着一丝少年爽朗的味道,众人随着声音往上一看,就见一个公子侧依雕栏,手中拿着个橘子放在鼻尖细闻,他鼻直唇薄,肤色健康,像是常年日晒所致,看上去年纪不大,但侧脸英气逼人,听到楼下声响止住,转头向下瞧了一眼,俊目不怒自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