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49:32  作者:江淹道

   《爱既完全》作者:江淹道

  简介
  ——“主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
  ……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
  “我有罪。”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可上帝不用宽恕我。”
  余落攻X霍杨受 1v1,he,日常向,不虐。
 
 
第一章 
  这是第二遍被吵醒了,才凌晨五点半。
  霍杨把旁边的荞麦枕头盖在头上,翻了个身背对着窗子,努力继续上一个没做完的梦。
  奶奶家的鸡不屈不挠:“喔——喔——”
  霍杨把枕头丢到地上,咚的一声,宣告他带着悲愤起床了。
  这是2018年的春节,手机倒扣下就能关掉闹钟的年代,霍杨奶奶家的大公鸡仍然牢牢掌握着全小区住户起床的时间,骄傲且伟大。
  霍奶奶今年七十二,腿脚利索,花白头发整齐盘在脑后,早起跟着一群老媳妇大妈锻炼,顺带半道拐到菜市场买点菜,又提了两条鱼,要给大孙子霍杨补补。霍奶奶到家时,霍杨正在跟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对峙着,嘴里叼着牙刷,鼓着泡沫。公鸡扑棱两下翅膀,鸡毛抖了一院子,站在晾衣绳上朝着东边的太阳打了最后一个鸣。
  霍杨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樟坪小学这边还有人住的居民小区都是些搬不动家的老住户了。家家户户只有到过年的时节才会热闹一阵子,小孩子们结了些帮派,带着门口孙老爷削出来的木头兵器又打又闹。霍杨吃过早饭,拿了根牙签,蹲在门口消食看邻居家的二顺子打架。
  二顺子为什么叫二顺子,是因为他妈妈当年生他的时候难产,一家人跪在观世音菩萨面前求着他能顺下来。贱名好养活,加上排行老二,一出生小名就成了二顺子,在一堆乐乐、宝宝中脱颖而出。
  二顺子打赢了,成了小孩中的西楚霸王,命令手下的六名大将把他妈妈新挂上去的红色门帘拽下来做披风。
  西楚霸王就差一条红披风了。
  霍杨看乐了。自己当年就是在大院里这样长大的。八岁时,孙老爷做了一柄木头长枪做生日礼物,红缨在太阳底下光彩夺目。后来被霍杨奶奶没收了。
  冬天的白日格外短,日头暖和的时候照的人懒洋洋。霍杨在里屋躺了会儿,醒来的时候,奶奶在隔间门口跟人聊天。
  “不晓得杨杨有对象了没啊?”说话的女人声音尖细,带着更年期妇女被雌性激素腐蚀的语气和音色询问着,掩饰不住的好奇心在每个字里探出头来。
  “我们杨杨眼光高咯,一般的他看不上的。”奶奶语气平淡地回了一句,轻描淡写地岔开了话题,“明天杨家是不是要来亲戚啊,什么时候把他们孙子接回去啊?”
  “那没有对象得抓紧了哟,对门胡家的小儿子过几天听说要来了,抱着孩子呢,快一岁的大胖孙子嘞!”女人再接再厉地喊了一句。
  日头快落山了。暖黄色的光线边缘发着橘红。霍杨看着窗棂和床头的白墙,屋子里却让人很冷。他眼睛睁开又闭上,眼角的肌肉还是紧绷的,太用力了,睫毛颤个不停。
  门口的公鸡又开始打鸣了,不知道这个点叫唤什么。霍杨把不住的火气往上冒,拳头狠狠地砸在床沿上。动静一大,外头的人也听到了。顿了一下,奶奶语气里带着小心翼翼问他,“杨杨,醒了呀,去洗把脸,奶奶做了干锅排骨,还煎了嫩豆腐。你起来尝尝。”
  霍杨哎了一声,没动,看着窗子边落了只瘦小的麻雀,日光已经沉了下去,早不见了。
  天彻底黑起来后,有人开始放鞭炮。这里距离市区挺远,被管的松,老习俗还坚守在春节的这段时间。响声太惊天动地,霍杨觉得耳朵快聋了,大公鸡被吓得合着翅膀往客厅里钻,收着小脑袋,吓得抖抖索索,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霍杨笑得肚子疼,踢了鸡屁股一脚,报早上起床的仇。
  开电脑的时候霍杨觉得自己的郁闷情绪已经下去了,没开灯,屏幕反射的光线是暗蓝色的,桌面是拯救日本的gakki,女神笑着,霍杨一直觉得她嘴挺大。有段时间霍杨给编辑写的稿子跟日本法律有关,顺着别人的推荐,他看了gakki演的一部日剧。稿子写得好,女神的功劳,她就变成了壁纸。
  电脑之前一直是睡眠状态,程序没关,霍杨把鼠标点了两下。1417字,还差很远,今晚通宵也写不完,何况还有一只雄赳赳的公鸡明天早上要玩命似的叫他起床。他叹了口气,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包速溶咖啡泡上,红包装,是侄女前段时间丢下的,被嫌弃有一股香油味。
  QQ弹出来一个窗口,是已经屏蔽的初中同学群来了个全体通知,后天下午同学聚会,计划是从下午玩到晚上,有人请客,群里大家都很踊跃。
  霍杨在里面没怎么说过话,看着对话不停地往出来弹,有的人他已经不记得名字了,有些叫的上来的名字也已经跟真人对不上号了。
  霍杨看了一会眯着眼休息一下,心想着,不去,右手端起咖啡往嘴里灌了一口。这一口到嘴里,霍杨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喉咙死活不想接受这个味道。憋到卫生间吐了这口咖啡,剩下的也进了下水道。他边刷杯子边想,这可哪是香油味的咖啡,这怕不是咖啡味的香油。
  回去一看,大概是群里有人艾特了他,一堆人在喊他说话,各种表情包往上冒。翻了半天才找到艾特他的主,是个曾经挺熟悉的名字。
  余落。
  霍杨愣了一下,有点没想到还会直接面对这个名字,和这个名字的主人。
  消息挺简单的,一个流行的表情都没加,“听说你回来了,这次来聚聚吗?@霍杨杨杨。”
  霍杨把消息框关上,看着左下角的男孩头像在不停跳动,索性把QQ退出了。
  重新倒了一杯白水,太没颜色了,霍杨又往上扔了几片茶叶,有点烫,他一小口一小口地抿,水还没变绿,已经下去一半了。
  这个人是霍杨关于初中的记忆里仅存的一块,余落,霍杨有时候觉得感情泛滥的岁数已经过了,往事都应该是无所谓才对,往事应该如烟。
  可他妈余落这两个字偏偏如不了烟。
 
 
第二章 
  霍杨迅速解决掉今天要更的文,他的手速够快,基本没让自己的读者空等过。半夜停电了,电脑待机时长也到了头,闪出蓝色提示框“电脑电量不足10%”。
  他点上一支烟,顺手关了机,合上了女神仍然笑着的显示器。他往身后的电脑椅一倒,双腿交叉架到桌面上。A城太小了,老城区深夜时分更加安静,除了偶尔有不要命的飙车党在街头巷尾乱摁喇叭,整个城市都是黑色的,霍杨看了一会窗外。
  霍杨的初中在离家很近的樟坪一中初中部读的,骑自行车回家只需要五分钟的路程。中午回家吃完奶奶做的饭,还能赶得上睡个午觉。
  漳平一中不是什么重点学校,学生大多数是附近的农民工子弟,家庭条件一般,没几个上得起辅导班,学生成绩差是平常事。老师大多数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能管得住他们不惹出事,安稳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就阿弥陀佛。
  爸妈两个都在工程上工作,一年回不了几次家。两口子为了弥补,时不时地寄很多昂贵的补品给霍杨的奶奶,儿子的零花钱也给得不少。这钱霍奶奶从不过问,霍杨也从来没有买过什么不该买的东西。他天生性子野,却也会拿主意,那时候虽然年纪小,有时候大人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初二开学后,老师在他旁边的座位安排了新来的转校生,是一个瘦弱的男生,带着金丝边的眼镜,头发有些发黄,穿着不合身的宽大校服,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
  “我叫余落。就是长河落日圆的那个落。”
  霍杨心里暗自想着,这小子的模样在这班里怕是要受欺负了。
  樟坪的初中部虽然乌烟瘴气,但是基本的升学率还是要保证的,所以一到每年统考的准备时期,老师也都开始紧张起来,上课睡觉被点名的次数大大提高。后排旷课得不着边际的兔崽子们也被班主任叫去苦口婆心地劝说,把这一关怎么都得过了再说。
  余落成了老师的掌中宝。他的理科成绩好得出奇,数学更是每次都是满分答卷。班主任更是在每次开班会的时候乐得甩一甩头顶上为数不多的几根毛发,衬得头皮更加光亮。他展开红巴巴的大手掌,往余落的方向一伸,让全班同学向他学习。后面的差生听到学习两个字哄然大笑,老头子气得鼻孔一张一张,停止了这个话题。
  霍杨转过头看余落,只能看到他面无表情地低着头,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右手边放着数学习题集,他感觉到霍杨的眼光,抬起头笑了笑,又继续手里的事情。霍杨觉得,这个人真是,假正经。
  下课后是晚餐时间,同学们挤成一团冲向食堂。教室很快就没了几个人,霍杨是值日生,打扫完教室,书包收拾得太急,一个不小心把余落的草稿纸被打落在地上。捡起来的时候,
  他没忍住笑了出来。
  草稿纸上画了一个搞笑版的班主任,他头顶珍贵的几缕头发在迎风飘扬,画像的眼角眉梢都惟妙惟肖,连班主任激动时鼓起的腮帮子都没被漏掉。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边笑边想,看不出来新来的同桌仿佛比想象的更有趣一点。
  往事里总有让人忍俊不禁的快乐回忆。
  熬得太晚反而没有睡意,霍杨冲了个热水澡,对着镜子擦干头发,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更严重了,眼睛里红血丝出来了不少,胡茬也冒出来,看起来憔悴得不行,整个人像是水里拖上来晒干的死鱼。
  卧室里没开灯,他直接躺倒在床上。聚会的话,还是不去了吧,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没什么精神去参加这样的聚会,老同学们都是衣锦归乡的精英们,自己却把生活过成这样。那如果是余落叫他呢,他连消息都没回。
  一切都是乱糟糟的,只有睡着才是平静的。然而不管怎样,第二天,黑色的城市又会晴空万里,或许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用了很久,终于沉入睡乡。
  梦境常常跟现实恰好相反。
  霍杨还在Y城工作,上司张部长拍拍他的肩膀,私底下透话说让他好好干,公司总部有意让他替补最近空缺的创意总监的职位。
  “谢谢张总,我会好好干的。”
  他很开心,最近手头的案子任务太重了,自己的身体都有点吃不消,总算是得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回报,回头要请组里的人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他依然跟徐媛在一起。徐媛很温柔,像以往一样,陪在他身边。晚上两个人会出门在滨江路旁散散步,Y城滨江新区新建的街区公园景色不错,他跟徐媛商量着年后在这边买房子。
  或许应该有个家了,他拉着徐媛的手想,嘴角微微勾着。
  那天是元宵节刚过的工作日,大家刚刚开始重新投入年后的工作。霍杨从年假中休整过来,整个人神清气爽。
  领导把他叫到办公室,让他跟一个新的项目。新成立的项目组下午开会,他得先跟客户去接个头,对方对接的人刚从飞机落地,公司在荣盛酒店订好了房间,送对方到酒店,再接他们到定好的餐厅吃饭。
  他在酒店的大厅看到了徐媛,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她挽着那个人的手臂,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香奈儿的小包,是霍杨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看他的眼神里带着闪躲,难堪。冰凉凉的眼神,像一个霍杨不认识的女人,像任何一篇**报道里为人不齿的角色应该有的样子。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大声叫他:“杨杨!杨杨!”
  梦境在这里戛然而止。
  霍杨乍然惊醒,冷汗盖在额头上,心脏倏然收缩了一下。他挣扎着翻身,发现脑子像是从水里打捞上来,又晕又沉。他看了眼表,已经是翌日早上八点。
  奶奶一脸惊惶神色,苍老的手拉了拉霍杨的手。
  “杨杨呀,我敲你的门,里面没声响,我吓坏了。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看着像生了病……哎呦,我的乖孙子,你发烧了呀!”
  奶奶很像小时候教训生病的他一样,非让他躺下,盖上厚被子出汗。自己急着要出门去社区医院。霍杨连哄带骗地告诉她自己只是累了,不用去看医生,睡一觉就好了。老太太千百个不放心,坚持去药房开了感冒药,又在厨房忙活着炖鸡汤。
  霍杨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像是被抽去了筋骨,整个人软趴趴的。
  索性关掉手机,晕晕沉沉地又陷入了睡眠。
 
 
第三章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黑,霍杨才醒来。
  奶奶担心他的身体,逼着他喝了一大碗滋补的鸡汤,又烧了好些他爱吃的菜,坐在旁边看着霍杨吃,心疼地一个劲摸孙子的额头。
  “我的奶奶啊,我又不是坐月子,我只是发了个小烧而已……”霍杨有点欲哭无泪。
  “你还说,人都躺了一天,我看着都瘦了,多吃点,奶奶再给你盛一碗。”
  “不了不了……我都要喝不上了。”
  这顿饭总算吃完了。
  奶奶去客厅看电视,看见霍杨端了碗筷去厨房,拍了一把沙发扶手,“让你吃饭,没让你干活,我来收拾,你去休息!”
  他无奈地笑,“奶奶,你孙子这么大个人了,这点小事当然不能让你做了。”
  奶奶的再三坚持之下,刷碗的活还是让她老人家抢走了。霍杨被撵出厨房,百无聊赖地欺负大公鸡,揪掉了它尾巴上的一根毛。
  鸡登时惨叫,叫声凄厉,神情极似人类给它创造的同类惨叫鸡。哀嚎完之后的鸡中之王扑棱着大翅膀开始满院子追那位罪魁祸首,立志报了鸡尾拔毛之仇。
  霍杨泡了一杯普洱茶,琢磨了一下,又从奶奶的瓶瓶罐罐里抓了一把枸杞,一边往嘴巴里丢了几粒,一边丢到茶杯里,抿了一口,是甜的。
  明天的更新还没写完,编辑也在催新的稿子,休息了一阵子,就要开始继续更文了。自从霍杨突然决定重新拾起大学时期的写作爱好,就又过上了昼夜颠倒的生活。
  他读大学的某一天突发奇想,在小说网站写一些玄幻武侠类小说,最初没什么人看,但是坚持写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有读者在小说下面评论,甚至有人催更。当时凭着一腔热热情,没有什么收益,他还是坚持写了好几年,后来编辑还真找他出版了两本小说。
  这段经历一直是霍杨大学里很美好的回忆,他还记得刚拿到几百块钱的稿费,开心地请了宿舍的几个好朋友一起下了顿馆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