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51:43  作者:薄荷夏夏

 《[天涯明月刀TV][傅叶/飞欢/沈王]一步之遥》作者:薄荷夏夏

 
 
 
第一章
 
    是夜。雨急,风狂。 
  今日的天气变得有些快,早些时候还是丽日晴空,到了傍晚时分便开始淅淅沥沥地掉起雨点,再晚些时候,这雨下得就有如瓢泼。老段原本想趁着天气晴好,晚间再多赶些路,到了明日,翻过这座山,进了城便可以把这趟镖给送出去。奈何他们的马队才走到山腰就被这雨阻了去路。幸好这山里还有些人家,在这荒山里,能找到个落脚的野店已是该谢天谢地,老段自然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说起来,老段在这条道上押镖也算是有些年月了,镖局虽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但在这一行里也没什么名气,挣不了什么大钱,顶多是维持生计罢了。老段自己也没什么野心,一家老小能吃得饱饭,穿得暖衣,再寻个接班人把这镖局传下去便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几位爷,你们要的面。” 
  “放下吧。” 
  老段捡了个清净的角落坐下来,点上烟,然后便不再说话。这一路上他一直很沉默,几乎都不怎么说话。随他一同运镖的同伴都看出了老段的异样,只是问他,他却始终不肯言明。 
  外头的急雨打着屋檐,雨声乱七八糟地响作一团,正如此时此刻老段的心情一般。他点了烟,但是却没有抽,怔怔出神地看着外头。漆黑的夜色里,只有被雨水打湿的地面泛着阴惨惨的白光。他望着外头,幽幽地叹了口气,可就在他扭头准备端起桌上那碗热汤面的时候,他发现他的桌子对面竟然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之中的男人。他有着一张很年轻的面孔,并且完全称得上是俊美不凡,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眉宇间居然流露出一种,老段从未见过的沧桑。那种沧桑就像是经历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之后,沉淀下来的从容,淡然,还有一种冷漠。这种冷漠本不该出现在这种年纪的人的脸上。而那种从容更是让老段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他只匆匆地看了那人一眼便已经心生惧意。他虽然极不愿承认自己竟被一个后辈吓到如斯地步,可事实上他确实已有些坐不住了。他想逃。 
  可是老段刚端起桌上的面准备起身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一动也不能动。就像是被什么钉在了座位上。他端着面的手微微一颤,眼看着滚烫的面汤就要洒在手上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人说话的声音。 
  很沉,很冷,又有一些沙哑,像是长途赶路没有休息的人才会发出的声音。他说。 
  “不要动。” 
  不要动,其实也动不了。 
  老段看着那只不知何时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那只手看上去几乎没有怎么用力,就像是摆在那里而已,可是老段却感觉到自己根本已经不能动弹了。 
  “你……” 
  老段也是个行走江湖的人,这人只做了这么一个动作,说了这么一句话,但他已十分清楚这个人只要一出手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这关头,好像连恐惧害怕的时间都省了,人反而冷静下来。 
  “我要你手里的货。” 
  那人说话间已经松开了手,他从桌上拿过一个干净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些热茶,喝了一口,然后老段便看到他将另外一只手放到桌上来。他的另外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刀。 
  刀的形状很奇特,当然最奇特的还是刀柄。老段虽然只偷偷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已经足够了。他认得那刀柄上的花纹,准确地说,这天底下,这江湖里,恐怕已经很少有人没有听说过这把刀了。 
  灭绝十字刀。 
  老段在心底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为何年纪轻轻便已有如此慑人的气魄,他终于知道为何他只出一只手便可让自己当场毙命。 
  但那个沉默的男人只是淡然地喝了一口热茶,然后只见他突然伸出两指,夹住那筷筒里的一双筷子,老段尚不及反应,那人已经一掌将客栈的窗户推开,把那双筷子掷了出去。 
  老段开始并不知道他此举的深意,然而就在这眨眼之间,那夜色中猝不及防地飞出两道银白色的光,不偏不倚将那两只筷子折成两段。筷子掉在地上的响声仿佛成了这野店里唯一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 
  所有人都往老段这里看来。而老段却在看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你要保命,还是保财?” 
  “还请傅大侠明言。” 
  整个野店里陡然没有一丝声响,烛火照在老段苍白而且苍老的面孔上,他的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他的手心也已经湿透。他望着傅红雪的目光里,有几分愤恨,几分恼怒,但也有惧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镖师,他一点也不想沾上江湖的血雨腥风。可是现在这个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却是个总能招来祸事的人。 
  他以为外头的埋伏是为这个男人而设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祸水其实是自己引来的。 
  “留下你的货,然后走。” 
  他说话的同时,人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段只感到自己肩头一松,悬着的心也稍稍往下沉了沉。他做镖师多年,在道上也遇到过劫镖的,杀人越货的,但这样的情形却还是头一次碰上。他感觉到那人的身上有杀气,但对他似乎又并无杀意。况且,老段实在想不通,自己这趟镖究竟有什么吸引力,能把这样一个人物给招来。 
  “傅大侠你神功盖世,若要硬抢,我们这里谁也不是您的对手。但您好歹给个说法,我们回去也要跟人有个交代。” 
  老段自认这话已说得十分客气了,但对方的态度就像是在深不见底的湖上投下了一颗石子,根本瞧不见任何的微澜。老段心里虽然对他十分畏惧,可对方不温不火的态度却着实激怒了他。他正要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那人忽然眼色一变,老段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周围传来一片弓箭声,那始终沉默的年轻人一掌掀开桌子,一股沛然之气将周围射来的淬毒的利箭纷纷折断打落.他将看得目瞪口呆六神无主的老段一把拽到自己的身后,两掌运势如风,老段躲在他的身后,外面分明是风雨大作,而在他周围却仿佛是云销雨霁,风平浪静。 
  这莫非就是江湖所传的不世绝学大悲赋? 
  而就在此时,老段看到四周的木窗外,数十个蒙面黑衣的杀手形如鬼魅一般包围过来。老段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两腿都不禁开始打颤。而站在他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却静立如松,仿佛看着他的背影就能叫人放下心来。 
  “灭绝十字刀……你是傅红雪?” 
  那其中一名杀手看到了他手里的兵器,目光先是一怔,随后老段便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退意。确实,这江湖里恐怕已经很少有人能在灭绝十字刀的面前还能安然若定了。 
  那黑衣的年轻人并未回答他们的话,他只是握着刀往前走了一步,但他这一走,周围的人纷纷避其锋芒,慌忙向四周散去。 
  这个人,天生就带着一股煞气,神鬼难挡。 
  “你们为此而来?” 
  那人的眼里仿佛根本看不到别的人,也看不到他们指向自己的剑。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在那角落里的一只铁皮箱子上。那正是老段此行押送的货物。他看到那箱子便脚步不停地走了过去。好像这世上除了那东西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吸引到他的注意了。 
  “废话,天下第一的小李飞刀,谁不想要?” 
  那群人中有人壮着胆子回了一句,可话刚说完便骤然感到耳边一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传来了别人倒吸凉气的声音,这时候他才慢慢感觉到疼,然后是剧痛,到了最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半片耳朵已然被割了下来。 
  那人的惨叫声让老段的心为之一颤。他一动不动地缩在墙角,感觉到一种比死更可怕的恐惧。 
  “要,就凭本事来抢。” 
  老段看到那人走到铁箱子边上,他的手顺着那箱子的边角抚了一下,那动作看上去很是温柔,温柔得让人几乎不可置信。而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那箱子上的铁锁时,一直静立不前的杀手忽而一跃而起,齐齐向他杀来。这一群人中,每一个的功夫都不弱,都算得上是好手,像这样不留后路地攻上来,恐怕换做是谁都要陷入苦战。 
  但面前这个人却不同,他虽然只有一个人,一把刀,可是他站在那里的时候,却给人一种永远也不会被打倒的感觉。 
  虽是如此,但老段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他知道这必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但无论赢的是哪一方,老段清楚这一趟镖他是保不住了。 
  但这一来他自己也禁不住好奇起来,他在接下这一车货物的时候,亲自清点过,其实只是寻常的一些布匹而已,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老段是个很怕事的人,又到了这把年纪,事事都图个稳当,实在不愿给自己惹麻烦。可是就是这样一车普通的货物竟引来这么多的人争夺,而且他们言语间还提到了名动天下的小李飞刀。 
  这箱子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困惑之时,眼角处忽有一道闪电般的银光闪过,天际响起了雷声,他猛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片白光,白光中纷杂的人影在他眼前晃动,一瞬间,他听到了刀剑碰撞的声音,但只有一刹那。 
  一刹那那么短,随后便万籁俱寂。 
  他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窗外又是一番响雷,他哆嗦了一下,摇晃着身体站起来。 
  他的鼻尖是沁凉的,身上也是冷的,湿的。 
  雨水从屋顶上的破洞落下来,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是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一样。他看到那原本尚能遮雨的屋顶已如蜂窝一般,接着屋子里微弱的一点光,他看到那黑衣的年轻人握着手里的剑站在铁箱前,仿佛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未动。 
  然而,周围的人却已经都倒下了。 
  老段明明只听到了一声拔刀的声音,然而现在躺下的却有十多个人。他只出了一刀便撂倒了这里所有的高手。 
  老段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颤。那雨帘之中,那黑发黑衣黑刀的人目光幽幽然地钉在铁箱上,刀锋上滴着血,血混进雨水里,雨水沁入土地。一切都安静得不可思议。 
  “傅,傅红雪,这本是李家的事,与你何干,莫非你也觊觎这小李飞刀的刀谱?” 
  老段原以为那一群人定无生路,却不想一片死寂之后,夹杂着痛苦的□□声渐次传来。他看到倒在地上的黑影开始攒动,但却没有一个人能站起身来。 
  “听闻你与那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乃是至交好友,却不想你竟然是……” 
  那人的话才说到一半忽然就哽住一般,再也说不下去。老段看到他面色如纸,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然后便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了。在此之前,老段从不知道一个人什么也不作,单靠一个眼神就足够将人吓到如斯地步。如今他亲眼所见,仍是有些不敢相信,对方年纪轻轻却已有如此修为,将来这武林,恐怕就是他的天下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人的心里并没有天下。 
  他收起了刀,一身的沉静。老段看到他伸出手,在那箱子上敲了敲,又敲了敲。一时间周围静得没有半点声响,直到那沉闷的声音从箱子里头传出来。 
  老段惊得一身是汗。 
  那箱子里头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章
 
 
 “还不出来?” 
  他说话间,语气仿佛轻缓了许多,温和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封凌冽,老段甚至看到他眼眉里透着一种浅淡的笑意。他本就是个十分好看的年轻人,不笑时英气逼人,而这一笑便如春风润物,云淡风轻。 
  他这一敲,不单是老段,连那些杀手也傻了眼。他们只知道要来劫这趟货,只知道这货与小李飞刀的刀谱有关,却不知道,原来这里头藏着的,竟是一个大活人。 
  那大活人从箱子里钻出来的时候,老段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里头舒服得很,我舍不得出来呢。” 
  只见那铁箱子被人从里面一撑,铁锁便断了开,里头的人穿着一身蓝袍,束着长发,手里头还端着一把桃木折扇,扇面上写着清秀的小纂,是为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那男子原本便是容颜秀美,这一笑间更是灿若春花。看他这一身的打扮,非富即贵,难得的他并未被身上的华服所累,显出纨绔之气。纵然有这一身繁杂的衣裳,却处处透着几分江湖豪侠的洒脱和通透,实在叫人称奇。 
  “你这是什么打扮。” 
  那黑衣的年轻人望着他,微微皱了皱眉,虽没有明说,但他二人早已交心,一个眼神递过去,对方便已了然。 
  “这是曼青的衣服。” 
  他笑着将外头的华服一扯而去,露出里头的青衫布衣。亦将头上发带解开,一头乌发松散及肩。此时此刻老段已看得愣了神,迎面看到那人将衣裳抛给自己,慌忙伸手接住。 
  “曼青的这身衣服,走遍京城也就这一件,你这趟镖注定是无功而返,拿了这衣服当掉,换些银子逃命去吧。” 
  那衣服他抱在手里的时候才发觉,那衣服表面薄如轻纱,但内衬却是银丝钩织而成,看似只是寻常衣物,但其实却是一件保命的银丝铁甲。由此足可想见这衣服的主人是何等富贵之人。 
  “怎么会是你!” 
  那杀手中有人认出了这个年轻人,不禁失声喊了出来。那年轻人便笑着看过去,那双眼睛里未见丝毫尘埃,仿佛清澈得能一贯到底。 
  “李家的事与他无关,可是却与我有关,”那年轻人步履轻盈地走到那人身前,奇怪的是他的双足明明踏在地上,却不见有泥水沾上他的鞋裤,“你们要小李飞刀的刀谱,何不来找我,欺负一个弱冠少年,你们倒也有脸。” 
  他说话间,脸上的笑容始终不变,但却没有人敢接他的话。试问,天底下又有谁敢去问小李飞刀的传人要刀谱呢?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李寻欢之子李曼青自小便有神童的美誉,然而世人皆知小李飞刀的传人却并不是他,而是李寻欢的关门弟子叶开。在经历了几场震动武林的大战之后,叶开虽还不及当年名声最盛时期的李寻欢,但放眼江湖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人已经实在太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