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4 09:52:24  作者:烟十三

   《非自愿装B(ABO)》作者:烟十三

  简介
  我叫裴渊,我身边总是有各种装B的Alpha与Omega。
  有一天,我发现,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主受
  原臻×裴渊
 
 
第一章 
  大家好,我叫裴渊,是个普普通通的Beta。
  如今是帝国2350年,就像许多星际文一样,这是一个Beta满地走的世界。
  可我身边发生的事让我开始迟疑了,帝国的Beta真的是最多的吗?Alpha跟Omega真的那么少吗?
  我觉得不尽然。
  至于为什么,还得听我细细道来。
  我今年十八岁,是帝国军事学校的一名普普通通大二狗,我有多普通,大概就是偶像剧里我和主角站在一起,别人绝对不会注意到我那种。说到这个我就想起了我高中好友,他身为一个Beta,长的比校花还柔弱漂亮,当然,后来也证实了,他是个Omega,还跟我们学校最帅最有钱的Alpha在一起了,当然这个扯远了,我要说的是另一个人。
  故事的主角与我同级,是我们大一时的系第一,刚上大学时,我被分到了跟他同一个寝室,我们学校总是强调什么人际关系,所有寝室都是三人间,还有另一个Beta也被分到和我们一个宿舍,一想到跟我相处的是两个性格温和,还不受发 情期所束缚的Beta,我就梦里都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为了庆祝,我心里还给我们寝室偷偷起了个绰号,吉祥三B。
  两个舍友,一个高大强壮,剑眉星目,另一个娇小玲珑,我们就称他们为大壮跟小小吧。一开始我确实有些怀疑,生怕自己又遇到了高中的情况,还有点警惕。
  可后来在大学运动会中小小拿了长短跑第一,我就不担心了,Omega哪有这体能,是吧?
  至于另一个舍友,那更是完全没必要,几天前学校就有一个Omega发情了,那厉害的,我都礼貌性的硬了,人家呢,愣是半分没勃 起,显然,是个比我还纯的Beta。
  因为学校的硬性规定,大一第一个学期是学校统一分配课的,我们三课表相同,又是一个寝的,自然就天天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三个人处得跟亲兄弟似的。
  那个时候,我超开心的。
  下学期开始我们就是自己选课了。我们商量好选一样的课,选完课后我才发现我选的他们都没选,这两孙子还敢背着我选课一样的课。
  行8,大概兄弟情就要到此为止了。
  我生了两天气,最后还是更他们和好了。主要是他们说要请我吃一个月的饭。
  咳,又扯远了。
  总之呢,就是下学期,我就不跟他们一起上课啦。
  可能是这个原因吧,这两个人背着我越来越好了,我也没在意,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比跟我相处的长嘛。
  直到有一天,我上的是大课,就是比正常课要长个把小时吧。所以我就回宿舍晚了,结果一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坐在一起小小的书桌边,小小脸色通红,惊恐的看着我,大壮虽然没什么表情吧,也一直盯着我。我问他们吃饭了吗?大壮说没吃,就拉着小小出去了。
  我摸头不着脑。
  想在想来我真是太单纯了。
  真正撞破他们是在下学期期中考后,那是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带着个毛耳朵,防止耳朵冻伤。
  等会到寝室时,就看到我两个兄弟抱在一起,下面那个还发出“嗯 嗯 啊 啊”的声音。
  我懵了。
  随后我赶忙又关上了门,一口气跑训练场去了。
  冰天雪地里,我一个大老爷们,真实地落泪辽。
 
 
第二章 
  我为什么会落泪呢?
  因为我发现我这两个兄弟都是大骗子。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闻到了甜腻腻的信息素味道。
  同时,还有另一种信息素,那是属于Alpha的,还是个十分厉害的Alpha。不用看,肯定就是大壮了。大壮的信息素过于强大,特别有压迫感,要不是我关门关得快,说不定已经给他们跪下了。你说,这要是给他们俩看到了,萎了怎么办?
  夜风真的是太冷了,我颤抖着手从大棉袄里掏出张纸巾,又颤颤巍巍地拧了把鼻涕。
  透过片片雪花看向那天边的明月,悲从中来。
  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啊?有家却不能回。
  就在我望月兴叹,又要流泪的时候,从旁边的草里窜出来个人。
  大晚上的,路灯昏暗,我只见黑漆漆的一团向我走来,吓得我把眼泪憋回去了,拔腿就跑。
  谁知来人动作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提着后领子给抓住了。
  我真的是怕极了,在他手下瑟瑟发抖,你们想想一下狮子爪下的白兔,我就是那只白兔。
  “在这干嘛呢?”那黑影发话了。
  “房间太、太热了,我出来散散步。”我陪吓到话都说不清楚了,因为抓着我的是我们辅导员,一个比我高了一个头的Alpha。
  “房间太热?”我听到辅导员嗤笑了一声,“宿舍一年四季保持恒温,你告诉我你热?”
  我又抖了一抖,“这不是穿太厚了吗?”
  辅导员怀疑地看看,最后又拎起我,向宿舍方向赶去。
  我拼命扑棱,不能回去!
  万一又撞到我两兄弟在办事可怎么办?
  虽然他们对我不仁,可我不能对他们不义呀。
  “莫老师,我不能回宿舍!”我说道。
  “怎么不能了,想被记过?”辅导员莫梁问道。
  我摇摇头,坚定地看了他一眼,“我想跟您谈谈学习问题。”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为兄弟付出太多了!
  我的辅导员莫梁明明是个Alpha,却比我们家附近那一百多岁的Omega老奶奶还烦人。他最爱的事儿就是找我们谈话,给我们做思想工作,连着几小时的那种。
  刚好我上学期因为沉迷于虚拟游戏,把机械理论课给挂了。
  莫梁老师欣慰地看着我,点了点头,最后我跟他回了教室休息楼,前半晚上听他从帝国发展观说到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后半晚上写检讨了,不过我太累了,写了大慨一百字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在米饭的香味中醒来的,天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那五大三粗的辅导员,系了个机械猫的围裙,在做饭。
  “醒了?”辅导员转身一笑,阳光暖暖地洒在他身上,我看到细小的灰尘在他头发上跳舞。
  本来是很美好的场景,只是辅导员长的太丑生生毁了这场景。
  看着他那标准的八颗大白牙,我别过头去,不忍直视。
  再次回宿舍是,意外地,大壮与小小都在。
  “回来了?”小小看着我,问道。
 
 
第三章 
  我揉揉鼻子,嗯了一声。
  说实话,这情景十分尴尬,大壮跟小小坐在一起,手牵着手,我低着头站在门口,怎么看怎样像做错事的熊孩子被家长责罚。
  停停停!!!
  他们俩什么时候成我爸爸了?
  我努力将自己的思维拉回正轨。
  “昨天晚上,你都看见了?”这次是大壮发问。
  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昨天晚上小小的“嗯嗯啊啊”。
  现在想来,叫得很好听。
  停停停!!!
  我到底在想什么?
  大壮又说,“也不瞒你了,我是Alpha,小小是个Omega。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保密,我们以后还能像以前一样相处。”
  小小也笑着问我,可以吗?
  我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答应他们了。
  随后,我也坐下来,听他们讲了他们的故事。
  原来小小是某内阁大臣的孩子,从小与某元帅家的Alpha有婚约。
  小小长大后,对这种包办婚姻表示不满,又拧不过他爸,便到地下黑市买了伪装剂等等,跑到这个星球来了。
  其间,与大壮相遇相知到相爱略过不提,只是前一阵子伪装剂作用被削弱,两人便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关系。
  这个故事,最绝的地方在哪儿呢?
  就是其实大壮就是小小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他子从父业,从小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而我们学校,不是我吹,在帝国都能排到前十[doge]。
  咳,又扯远了。
  总之,两人就这样阴差阳错在一起了。
  听完后的我面上平静,心里却是刷了一百次我*了。
  我记得小时候一年暑假陪我妈看剧是,就看到过这样的剧情:
  天真小少爷为自由逃婚,在外闯荡遇上神秘男人。男人的睿智邪魅吸引了他,两人越走越近,却发现对方就是自己的结婚对象……
  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呵呵!
  其中一个勾引主角A的炮灰跟我有些像,因为他两人受了不少苦,于是他俩剧内受苦,我就在剧外受苦,按我妈的说法,这叫偿债。
  从那天起,他们俩在我面前便不再遮掩了,我打游戏,他们在亲嘴儿,我洗澡,他们在亲,我洗澡出来,他们还在亲。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我这样感慨着。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大壮告诉我,他们要走了。
  我有点懵,这期末考还没考呢,走哪去?
  小小埋在大壮的怀里,娇羞地答到,他怀孕了,两家得知后,要接他们会首都星。
  怀孕???
  行吧。我抹了把脸,别人来上个大学,老婆孩子都走了,而我呢?
  我特么连其他人的小手都没摸过。
  算了算了,单身多快乐啊。
  走就走呗,还不用随时看他们秀恩爱,还能独霸宿舍,多好。
  可事情并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
  他俩走之前告诉我,小小的表哥要转学到这边,小小安排好了,就让他跟我一个宿舍。
  小小还告诉我,他表哥是个Beta。
  我有些不相信,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我,他不可能是Beta。
  小小也明白我的疑惑,直接甩出了他表哥的鉴定书。
  嗯,脸蛋普通,身材普通,除了高一点,哪哪都普通得很。
  最主要的是,鉴定结果为Beta。
  哈哈哈,我终于能和Beta做朋友啦~
 
 
第四章 
  前一阵子不是开学了嘛,我终于见到我的新室友啦!
  跟照片上一模一样,只是比我预想的要高,特别爱笑,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最最重要的是,新舍友他是个学霸!超级学霸的那种。
  我猜这可能是小小家基因太好的缘故。
  提到成绩,就不得不提我的死对头了。这个人吧,成绩常年居年级第二,总是被小小压一头。
  可他长得好看,又是个Omega,心高气傲得很,就常常看小小不顺眼。
  要说这样吧,也不关我什么事,坏就坏在我没管住我的嘴。
  我记得那还是开学不久的一天,天气晴朗。
  我和小小上完机械实践课,就去了花房,没想到那天我死对头也在。
  他穿了件骚粉骚粉的衣服,站在人群中就是那最耀眼的花孔雀。
  那天我们可能是去得有点晚了,我最爱的花花只剩一支了。
  我十分紧张,赶忙伸出手,准备摘花。
  这是,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搭到了花径上,我就这样看着我的花被摘了。
  要说这样也就算了吧,我这人气量大得很,也不会跟他就好。
  偏生他还在一边内涵小小。
  “阿森,这花好看吗?”他问身边的Alpha。
  “好看,好看,跟你一样。”有我两个大的Alpha亮晶晶的看着他。
  花孔雀羞涩一笑,接着闻了闻,“那么好看的花就应该给Omega,连信息素都没有味道的Beta怎么配得上这么香的花?”
  说完他冲小小扬了扬眉。
  呦,我这暴脾气!
  欺负到我兄弟头上来了,也不看看小时候我家社区的七大姑八大姨是怎么叫我的。
  我勾起嘴角,从鼻腔发出一声“哼”,要多不屑有多不屑。
  “小小,你听到了吗?”
  “啊,什么?”小小皱着眉,疑惑道。
  “眼前这么大一只花苍蝇,一直‘嗡嗡嗡’的,好烦呀。”
  我说着,皱着眉掏了掏耳朵。
  小小一副了然的样子,眸子里漾满了笑意,“哦,我好像听到了。”
  “是吧。”我回到。
  花孔雀被刺激到了,他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我,“喂,你说谁呢?”
  我皮笑肉不笑,并不搭他的话“小小,我跟你说,我妈可能是更年期到了,每次一骂我,就用食指指着我。我爸说这是泼妇行径,我妈一生气就把食指戳进我爸鼻孔了。”
  小小听完,笑了起来,特别好听。
  花孔雀脸都气青了,他走近了,一把提起我领口,可他不是比我矮嘛,就没提起来。
  我憋不住,噗嗤一声,口水便喷在了他脸上。
  接着,我听到空气都寂静了。
  随后,花孔雀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啊——你等着!!!”
  他放完话,就跑了。
  从那天起,我基本就不得安生过,他不仅在学习上欺压我,还找自己的粉丝来拦截我。
  可我是谁?国优社区(我所在社区)小霸王,会怕他?
  反正吧,这一年我没占到他便宜,他也动不了我。
 
 
第五章 
  算了,不说花孔雀了,说说我的新室友吧,他真的是超有礼貌的。
  开学第一天,我回来晚了嘛,打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背影坐在小小的书桌旁,我吓了一跳,结果就不小心撞到了门上。
  我*!那滋味。
  宿舍门是金属门,所以声音有点大,我就看见背对着我的人转过身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