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28:44  作者:秦三见

 =================

书名:在你心里睡一下
作者:秦三见
 
文案
从前喜欢过的人,多年以后重逢,哪怕已经物是人非,却也一眼就能认出对方来。
八年前,游择一家逢巨变,错过了高考,重返学校认识了同为复读生但境遇完全不同的郑知。
那时候还以为怦然心动只是一时,直到八年后再重逢,两人才发现,原来当时不小心埋下的种子在这一刻破土而出了。
郑知:早知道咱俩得在一起,我18岁就跟你表白了。
游择一:哦。
郑知:你哦什么?
游择一:我的意思是,你要是那会儿跟我表白,我够呛能答应你。
 
=====
 
双向暗恋 一个跟成长有关的故事
 
===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择一,郑知 ┃ 配角:周通,何叶 ┃ 其它:
 
  ☆、第 1 章
 
  郑知忘了自己曾经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只要你曾经喜欢过,一旦再次碰到,就会想起当时的感觉。
  所以当他刷完卡走进公司大楼,只是无意间往保安室一瞥,就看到了那个在他心里无声无息地睡了好久的人,也只这么一瞥,好久没起波澜的心,突然又活络了起来。
  按照平常的习惯,郑知都是把车停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然后从B1层直接坐电梯上去,但糟心的是,他的车前一晚停在家楼下被刮了好长一道印子,估摸着又是哪个酒鬼半夜不干人事,他下楼的时候看到被刮的还不只是他这一辆。车被刮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打车过来,因为这样,今天才走的大门,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不太愉快的巧合,郑知猜想,或许对方来了好一阵子,他都未必能遇见。
  重逢的感觉很微妙,哪怕是郑知也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就完美地消化。
  那个人穿着明显大了一号的保安制服,有些拘谨地站在那里听着面前安保负责人说着什么,连连点头,看起来有些过分小心。
  27岁的他跟19岁那会儿看起来没太大变化,除了似乎是习惯性皱眉之外,八年时光好像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依然那么瘦,也依然是一副跟世界不太熟的尴尬模样,一如当年,还保持着那股子少年气。
  “郑经理早啊!”
  郑知闻声回头,和他打招呼的是公司的HR。
  他向对方点点头,客气却疏离地回了句:“早。”
  两人一起往电梯走去,郑知问:“保安招了新人?”
  “对。”这HR是个挺开朗的女孩,平时跟郑知的部门联系也比较多,在她心里,部这位郑经理其实是个挺难相处的人,长得帅却总是冷着一张脸,在这个暖男大行其道的时候,这类帅哥让姑娘们纷纷望而却步,不少人喜欢,但没人敢追,算得上是公司里的“绯闻绝缘体”。
  两人等电梯的时候,HR笑着开玩笑:“没想到郑经理还挺细心,连这个都能注意到。之前保安部的那个李哥说老婆生了二胎,家里经济负担太重了,咱们这点儿工资不够用,跟人下海做生意去了。”
  “那新来的那个……”郑知对别人不大关心,只是想知道关于那个人的事。
  “新来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好像姓游,我这一天得看上几十分简历,遇着招聘更是看人看得眼花,也不记得叫什么了,”电梯来了,两人走进去,HR说,“他今儿才入职,我那会儿还说呢,他看着太瘦了,往那儿一站哪儿有个保安的样子,但没办法,着急用人,面试这个岗位的本来就不多,唯独他看着老实点。”
  郑知点点头,心想,HR看人还是准的。
  到了办公室,郑知再没空多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从他坐下开始,一直忙到一点多才午休。
  处理完手头的活儿,郑知这才觉得有些饿,看了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要开会,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觉得胃里隐隐作痛,怕耽误了下午的会议,还是起身下了楼。
  他路过保安室的时候刻意往里面看,但没见到那个曾经很熟悉的身影,一时间竟然有些失落。
  关于对方出现在这里,郑知满脑子都是疑问,只不过他今天太忙,还没有空闲的时间给他考虑这些问题。
  初夏的这座城市已经开始热得人发慌,郑知到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个面包,结账时瞥到旁边的保鲜柜,过去买了几瓶冰镇的饮料跟几盒切好的水果,一并带了回去。
  进楼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小王跟郑知打招呼,郑知把手里的两个袋子递给了他:“给你们买的,天热了,你们也挺辛苦的。”
  小王有些受宠若惊,不太好意思接。
  “拿着吧。”郑知对他一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几个人轮岗,随便买的。”
  他把袋子塞到小王手里,对方连连道谢,笑得眼睛都弯了。
  “行了,我上楼了。”郑知抬脚往里面走,突然回头问,“对了,你们是不是新来了一个?”
  “对对对,”小王赶紧回答,“今天才来的,叫游择一,瘦不拉几的,我都怕他往这儿一站别人欺负他!”
  郑知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走开了。
  小王见他走了,拎着两个沉甸甸的塑料袋跑进了保安室,一进去就招呼着另外两个人说:“部的郑经理人也太好了吧!还给咱们买饮料买水果!”
  坐在角落里随手翻着报纸的游择一抬起了头,有点儿懵懵的。
  “别傻看着了!来啊,你要哪个?”小王叫游择一过来,递了瓶水给他,“刚才郑经理还跟我打听你呢,估计是早上你过来的时候他正巧进来,觉得是个生面孔。”
  游择一接过冰镇饮料,拿在手里觉得有些闷热的感觉终于稍稍被缓解,他道了谢,看了眼时间说:“要到我站岗了,那我先出去了。”
  小王一把拉住他,塞给他一盒樱桃:“急什么啊!你先吃一会儿,等会儿赵哥他们来了,你一个都吃不着了!”
  傍晚临下班的时候,窗外开始下雨,这对郑知倒没有什么影响,他看了眼手头的工作,估摸着到八点也未必能下班。
  他对加班没什么负面情绪,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无事可做,不如留下来工作。
  等到他把手里的活儿处理完,八点一刻,外面的雨下得比之前还大些。
  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在窗前看着外面伸了个懒腰。
  有凉风从窗子吹进来,吹得他倒觉得挺舒服。
  郑知突然想起游择一,有些犹豫要不要跟对方相认。
  在他记忆里,游择一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当初刚到班里的时候成绩不好,第二天早上是肿着眼睛来的。
  虽然后来没了联系,但他听人说游择一是考上了大学的,正经八百的大学毕业生,怎么跑来当保安?
  在这么个城市,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扣掉五险一金,再租个房子,就没了差不多一半。
  郑知突然发现,八年过去,他对游择一的好奇心只增不减。
  时间这个东西很奇妙,竟然转了一圈,又让他们遇见了。
  可遇见归遇见,要如何相认才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这让郑知有些苦恼。
  他看着玻璃窗上映出的自己,又想到早上看见游择一那单薄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从那年分开之后,他们彻底地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路,正所谓,一个是生活,一个是生存。
  当年的游择一就让郑知心生怜惜,如今更甚了,那一身肥大的保安服套在游择一身上,就如同一张网罩住了那个人,不合身,可又不敢脱下去。
  郑知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东西,下了楼。
  外面雨势很大,郑知站在楼门口等了好久也没等来一辆空车,心里多少有点儿怨念,这会儿自己的车不在,真的有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他手机突然响了,来电人是他妈妈。
  “还在加班吗?”
  郑知笑笑:“刚从公司出来,正准备回家。”
  “晚饭是不是又没吃啊?”郑妈妈在那边抱怨,“你说说你哦,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儿心?”
  郑知哄她说:“我现在就挺让你省心的啊,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不信的话下次我回家,我跟我爸比试两下给你看看。”
  “你跟他比试什么?打太极拳啊?你就扯淡吧!”郑妈妈哼哼两声,“我就说你还是要抓紧找女朋友,有个人照顾你,我也能放心点儿。”
  “行了啊你,每次咱们俩打电话超过两分钟你肯定把话题绕到这上面去,找女朋友的目的又不是为了让人家照顾,否则我干脆找个保姆好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郑妈妈委屈,“你当然也得照顾人家姑娘,但有个人陪着,俩人一起生活不是能好些么!”
  “好了好了,这件事儿我自己会看着办,我这不是还年……”郑知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郑妈妈觉得奇怪,“喂喂”了几声,疑惑地挂了电话:“怎么了这是?信号不好?什么破手机!”
  郑知手里的电话已经被挂断,可他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刚刚他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在门口来回慢慢地踱着步,余光突然瞥见有人从保安室出来,回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游择一。
  穿着肥大保安制服的游择一打着喷嚏抱着便民伞架出来,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人是谁,闷头往前走,想着小王说过的话,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跟人家打招呼,直到快走到对方面前,才发现这个愣在原地盯着自己的男人竟然是八年不见的老同学。
  外面的大雨不管不顾地下着,像是在拼了命地为这一场重逢伴奏。
  他们两个相距五米,一个穿着高级质地的衬衫西裤,一个套着极不合身的保安制服。
  八年之后再见面,游择一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不可思议地叫了他一声:“郑知?”                        
作者有话要说:  磨蹭了半年终于又开坑了,感谢还记得我的姑娘们。
这篇文正文加番外22W+,已经全文存稿完毕,可以放心跳坑。
之后不出意外的话是每天下午五点半左右更新,周末可能会早一点。
手工鞠躬,感恩各位。
 
  ☆、第 2 章
 
  八年前,19岁的游择一在转入第十一高中借读之前,日子过得很不好。
  游择一很讨厌看到那些所谓“原生家庭影响孩子一生”的言论,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打从他记事开始,家里永远争吵不断。那时候他爸是个国企的小领导,其实没什么实权,但整天自鸣得意。
  这个男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出去喝酒,一个星期最少四天都是喝个烂醉回来的,剩下的那三天,要么不回来,要么回来之后跟他妈吵架。
  当然,他喝醉了也吵,不光吵,还动手打游择一他妈。
  在他13岁那年,游择一看过一篇作文,写作文的那个人说自己恨极了醉酒打人的爸爸,游择一想:原来自己的这种情绪叫做“恨”。
  黑色的,粘稠的,紧紧裹住他让他无法呼吸的,原来这叫恨。
  他怨恨他爸,因为都是这个人才让这个家变成这样,他也怨恨他妈,因为每次他爸打完她,她还继续忍气吞声留下来。
  游择一曾经不止一次问过她:“妈,你干嘛不离婚?”
  她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跟游择一说:“妈妈都是为了你啊!”
  游择一觉得这种想法真的可笑,这样的家庭他从来都不想要,如果真的是为了他好,趁早离婚各自清净才是最好的,这样日复一日的争吵和拉扯,对他们三个人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
  可是他妈从来不肯听他的。
  虽然游择一怨恨他妈,可他也爱她。
  因为他始终都明白,尽管他不认同,可她所有的隐忍跟懦弱都确实都是为了他,只是用错了方法。游择一说服不了她离开那个男人,就只能指望着自己快点长大然后保护她。
  不过遗憾的是,现实给他上了一课,告诉他,其实,他谁都保护不了。
  别人的19岁都已经上大学了,而游择一的19岁却走进了高三的教室。
  他之前休学了将近两年,因为那个让他怨恨的男人折腾了一圈把自己折腾进了监狱,这其实没什么,这男人不在,游择一更开心。
  只是,没过多久,游择一的妈妈去世了,而他当时还不到18岁。
  就是突然有一天有个人打电话来说游择一他爸被带走了。
  当时接电话的是游择一的妈妈,那人究竟是怎么跟他妈妈说的,游择一不知道,他只知道她电话都没挂断就晕了过去。
  总之是诈骗,金额巨大。
  那个时候游择一还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即将要到来的生活将会有什么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只是觉得,太好了,这个恶心的家伙终于可以暂时退出他们的生活了。
  然而,游择一以为的时来运转其实是走向了更崎岖的山路。
  他爸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讨债的都上门来了。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来还钱了,房子也被拍卖了,可事情还没有结束。
  游择一的妈妈突然查出乳腺癌晚期,或许是因为双重打击,从发现到去世,只有一个多月。
  那年游择一17岁,高三,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但因为这些事,他的人生彻底被打乱了。
  在妈妈的葬礼上,游择一满脑子都是两个字:悲剧。
  以前大家都说游择一名字取得不好,曾经有一次在公园里,一个看手相的老大爷听了他的名字说:“这是不得平安的凶配搭啊!遭难、灾祸,孩子,听我一句劝,改个名字改命格。”
  游择一不相信这个,他觉得人的命不是被姓名支配的,能决定命运的只有自己。
  后来再回忆起那个老大爷的话,游择一觉得真是太讽刺了。
  他家里没人了,也没钱了。
  遭难招灾,孤苦伶仃。
  唯一剩下的就是他一个人还有他妈妈的骨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