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29:26  作者:Lucifer

   【雷安ABO】三王妃   作者:Lucifer

  ☆★星际ABO,私设多
  ☆★王子雷×被抓来当王妃的安
  雷狮:想要自由,就做我的王妃
 
 
第一章 
  红色的闪电撕开土地的皮囊,河流变为了盛满鲜血与哀嚎的血管,人们的尸体顺着猩红的河水流淌,在捕猎者狂风暴雨般的肆虐下,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自杀,他们让自己的头颅坠向河水里,在永恒的沉睡中,高贵的人们希望这条河可以流向尊严的彼岸。
  浑身是血的男人从泥泞的大地中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中不断进攻而来的丑陋的族群,眼中满是不屈与愤恨。他看见自己的同伴被这些丑陋的人所掳走,或者就地占有,他的胸中凝聚着的是无边的怒火。
  他深知自己无法逃离,丑陋的敌人也慢慢地朝着他围过来,他无所畏惧地抬起头望着天空,高呼:“终有一天!!你们会被消灭!!Omega将不再生活在Alpha的阴影之下,我们终会迎来自己的光明与自由!”
  说完,他便将手中的短剑插入胸中,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即使如此,那些丑陋的敌人们也不放过他的遗体。
  画面陷入一片黑色,随后大屏幕上缓缓浮现出导演和各位演员的名字。底下坐着的观影学生纷纷忍不住鼓起掌来,甚至有老一辈的老师都低头稍稍抹泪。
  虽然影视作品多少都有夸张的成分,但这确实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件。当时敌对双方的混战持续了一个星期,Alpha几乎把Omega给掠夺或屠杀殆尽,幸存下来的Omega也只是戴着屈辱的镣铐苟延残喘。
  那次争斗是Alpha和Omega敌对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战役。
  直至今天,Omega一族也没有完全从那次争斗的折耗中恢复过来,数量依旧不及当年。
  安迷修是号角星凹凸学院的一名学生,作为一名即将两百岁成年的Omega,在这里,他与他的同伴们已经无数次地看过这一部电影了。
  从他们还年幼的时候,“Alpha一族是邪恶的”的思想已经向他们灌输并且现如今深深地扎根在他们的脑海里。
  安迷修的朋友金坐在他的身旁,抬肘碰碰他的手臂,压低声音道:“安哥,你觉得这是真的么?”
  “什么?电影?”
  “是啊,你不觉得这太夸张了吗?”金揪着眉毛,嘴也拧成一股绳,“Alpha真有这么可怕?”
  他们不知道Alpha可怕与否也很正常,毕竟未成年之前Omega是不可能见到Alpha的,即使Alpha的可怕和残忍之处从小到大被一再强调,但没有亲眼所见还是很难有说服力。
  这个问题安迷修也很难回答上来,最后道:“反正师傅说他们都不是好人。”
  金一脸嫌弃:“而且他们真的长得好丑啊……”
  安迷修表示赞同,他看着周围一干或是神色紧张亦或是理解讨论的同学们,不禁想到不久的将来他们这些年轻的Omega即将面临的残忍的事,那是安迷修想象过无数次,但永远无法具现化的恐惧与绝望。
  在自由与秩序元素统治的宇宙中,人类分化成了三个族群,争强好斗、科技发达、力量庞大却外貌丑陋的Alpha一族;力量中等且数量最为庞大的beta一族;以及力量相对弱小,但外表俊美的Omega一族。
  Omega繁衍生息在元素宇宙中第三大星球号角星,两百岁以前为Omega的未成年期,两百岁后步入成年,两百岁到五百岁为青年期,五百岁到一千岁为中年期,一千岁以后便为衰老期。
  Omega一族与beta一族长期交好,两个族群互相通婚。
  Omega们都崇尚尊严与族群感情,大部分Omega们都会选择与喜爱的Omega或者是生活在毗邻的温和的beta结婚,繁衍后代。
  然而,元素宇宙却自开辟以来就有一条亘古不变的规则,这条规则让Omega们难以实现自己简单美好的愿景,转而生活在对Alpha的恐惧和憎恶之中。
  Alpha是宇宙中最高贵强大的上等人类,由于他们自身的力量过于强大,肉体已经无法作为力量载体而使他们的相貌变得异常丑陋,Alpha祖先身上所携带的病症也开始一代代地遗传,直到现在,每一位Alpha从成年以后开始,定期的饥渴期就会一直伴随他们。
  饥渴期带来的痛苦让Alpha们渴望占有与征伐,他们需要发泄自己的力量和欲望,而美貌弱小的Omega一族便成为了他们发泄残忍欲望的首选项。
  但是,Omega一族所生活的号角星被浓密的特殊大气层所包围,大气成分里含有对于Alpha来说是毒物的物质,这些毒素会周期性的降低浓度,一个周期是五十年。
  因此,每五十年,等到大气浓度降低,Alpha们会大肆闯入号角星,抢夺两百岁到五百岁之间的Omega,强暴他们,标记他们。给他们戴上镣铐,强迫Omega们成为自己的配偶,以此来度过可能的饥渴期。
  这种每五十年一次的残酷争斗被称为,号角之争。
  在强大且聪明的Alpha的进攻下,无论弱小的Omega们如何反抗,都只不过是以卵击石。每五十年,大批的Omega被抢走或者是不甘侮辱自杀,Omega的数量正在逐年递减。
  数千年来,这样的悲剧从未停止上演。宇宙之主似乎也未曾想过对现有的不公正秩序做出任何改变,弱小的Omega就此和强大的Alpha势不两立,仇恨横亘在两个族群之间。
  Alpha们没有天敌,他们力量强大,战无不胜,可他们却还是生性焦躁且占有欲强烈。渐渐的,是否能捕抓到Omega作为自己的妻子或者丈夫成为了Alpha社会中地位的象征和炫耀的资本。
  因为力量的差距和族群的仇恨,Omega不得不从小便训练自己的子孙,努力地提高整个族群的力量,好让自己有能力反抗残暴的Alpha。
  渐渐的,Omega一族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应对方式。他们深刻吸取过往的教训,发现Alpha只对两百岁到五百岁之间的Omega感兴趣,为了争夺一名两百岁的Omega,Alpha甚至不会顾及其他年龄段的Omega的性命。为了不危急Omega一族非青年期子民的安全,每当Alpha的饥渴期来临之时,青年期Omega会主动离开Omega聚集地——
  毕竟经历过这种基因和宇宙秩序注定的争夺,Omega们才算是真正成长。
  伴随着年岁的成长,Omega一族的力量开始提高,在Alpha面前,他们不再沦为砧上鱼肉,他们也逐渐有了反抗的力量。
  由于Alpha对Omega星球的大气环境过敏,一次饥渴期的争夺最多只会持续一个星期。在这残酷的几日中,成功度过且保全自身的Omega数量开始增多,甚至完全度过青年期的Omega占比也开始提高。
  一位Omega,从两百岁成年开始,只要能熬过六次Alpha的饥渴期,便会进入安全的中年期,朝着自己来之不易的幸福前进。
  为了培养Omega的力量和斗争意识,每一位Omega在满一百岁之后便会被送往凹凸学院生活学习,在这里,他们会经历高强度的身体素质和智能训练,直到他们走上Alpha的竞技场,能够独当一面。
  然而,每五十年的号角之争依旧残酷,被强制标记的Omega依然不计其数。
  对于刚刚成年就立即赶上号角之争的安迷修等人来说,这莫过于最残忍的事了。
  不过,安迷修与金都是学校的优等生,他俩的综合素质排名靠前,也在无数次的模拟号角之争中全身而退,属于被赋予极大希望的可以安全度过号角之争的学生之列。
  安迷修也有这样的自信,他即使是死,也不愿意一生都活在那样丑陋的物体的阴影之下。
  想到这里,安迷修道:“我一定会是自由的。”
  金点点头。
  还有不到一个月,他们就会步入成年,而紧接着,就是令号角星上下都一片紧张的号角之争。
  为了迎接号角之争,最近学院的理论课程都被取消,转而训练Omega们的身体素质,并进行模拟的对抗。
  这一个月安迷修和金几乎没有睡好,应该说,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一个Omega真正轻松,即使是已经成功经历过五次的前辈也一样。
  金只是单纯地想度过危机,然后轻松个五年,再来一次,就这样经过六次之后也就没事了。
  而安迷修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信仰,更让他保持着对自由的渴望。
  安迷修希望有个和睦的家庭,理想中的另一半是温柔可爱的beta或者Omega小姐姐,他会有很多朋友,也有自己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命运能够给他的最大恩惠的结果。
  可是这样近乎于想象之中的美好,是不是十分易碎呢?
  安迷修的神色有些忧虑了起来,半晌,他坐起,拍拍自己的脸颊,对自己默念着凹凸学院的校训——
  明天总是最美好的日子。
  这天除训练之外,下午还有一节拓展课程,关于Alpha的身体构造与其他种族的差别。
  Alpha的身体肌肉与骨骼分布都与其他新人类别无二致,但血液和肌肉密度远远大于其他新人类,大脑的体积也更大,这便直接导致Alpha的肉体力量极高,智力高于一般人。
  Alpha们面貌丑陋,皮肤呈烧伤之后的深褐色,额头和颌骨突出,且上大下小,脖子粗大。他们的毛发稀疏,眼窝细长,鼻骨外翻,眼睛多呈现紫色。
  Alpha们的饥渴期一般持续一个月左右,在此期间他们的性丨欲旺盛,并且会时常伴随尖锐痛苦,必须通过性交行为来缓解。
  这些都是安迷修知道的,他们的教科书上有Alpha生丨殖器的图片,安迷修第一次看到图片的时候就被吓到了,不管是Omega还是beta都不可能长有这么粗长的生丨殖器。
  安迷修觉得太可怕自己看不下去第二眼,直接把那张图片剪下来了。
  号角之争开始的日子越发地临近了,安迷修也很快就要步入成年了。
  两百岁是Omega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节点,只要过了两百岁,Omega的外貌会有细微的变化,他们会脱去稚嫩,五官更加成熟美貌,进入Omega一千多年寿命中最美的阶段——青年期。
  过了成年庆典夜,喜悦之余,号角之争近在眼前了。
  号角之争就在明天。
  前天晚上,所有的青年期Omega和志愿军都前往位于号角星荒原的一处堡垒,这座堡垒是为了专门抵御Alpha入侵才建立起来的。
  Omega和beta们在最后一刻仍然在加固着城堡,在号角之争的黎明到来之前,他们必须做充分的准备。
  每五十年Alpha们的战争水平都会有很大提升,虽然说Omega和beta一族正在努力缩小着差距,但鸿沟依然难以逾越。
  安迷修和金坐在堡垒中的暗格里,两人都许久无言,墙上钟表的指针一格一格地走动着,似乎和两人的心跳声融为了一体。
  真正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这种仿佛等待宰割的心情是何等的煎熬与痛苦。
  千年以来被异族侵犯的屈辱,被肆虐的无助,此时此刻都正在被无限放大,从他们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渗入,和他们的不屈的血液一同翻滚与沸腾。
  这里的每一个人,也许都无法再回到自己的家园,即使是有幸可以逃脱,那也必将见证无数同伴的苦难。
  正因为他们弱小,所以他们才会反抗,才会义无反顾地去追求不受约束的自由的生命。
  金:“安哥。”
  安迷修:“嗯?”
  “你害怕吗?”
  “……”
  金搓了搓自己发冷的肩膀:“我真的有点害怕。”
  安迷修坚定道:“金,别怕,我们会赢的。”
  金笑了,笑容多少有点勉强。
  他们每一个人都经受了艰苦的训练,也经历过无数次模拟战争,可心里的那道坎却始终很难迈过去。
  这里虽然荒凉,但风景反而十分寂静。不过可惜的是这样的宁静并不会持续太久,马上迎来的号角之争会把这里破坏殆尽。
  金伸了个懒腰,懒懒道:“真希望自己现在已经五百岁了。”
  虽然青年期不得不面对Alpha的威胁,但是青年期也是Omega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安迷修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与自己喜欢和爱的人创造很多回忆。
  为了节省能源,堡垒里的光线比较黯淡,在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安迷修渐渐地有些困了。
  安迷修打了个哈欠:“金,我睡一下,一个小时之后叫我。”
  “好。”
  安迷修缓缓陷入了睡梦中,他似乎在梦里梦到号角之争打响了。
  瞭望塔上的侦察兵轮班交接着任务,他们的军用设备并不先进,目前侦查还只能依靠肉眼。
  侦察兵们拿着望远镜一刻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虽然距离号角之争的黎明还有七八个小时,但这期间也丝毫不能松懈。
  远处的山头有一片野鸟,这些鸟类体型庞大,在这里栖息已久,习惯吃肉,平时靠着一些小蛇小鼠为生,每一次的号角之争,新人类的尸体也许也成了它们的果腹之物。
  有几只鸟朝着堡垒的方向飞来,由几个小黑点越来越大。侦察兵看着那群鸟,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放下望远镜眯着眼睛,喃喃自语:“鸟……有这么大吗?”
  直到那群鸟靠得越来越近,侦察兵们才发现,那根本不是肉体,而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一种机械体。那些有着鸟类形态的机械体透着黑色的可怖的光,交错的金属带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
  庞大的机械鸟像乌云一样朝着堡垒飞掠而来,机械发出尖锐的轰鸣声,直接朝着堡垒顶部冲撞过来。钢铁的双翼展开,遮挡住阳光,仿佛在宣告着一次末日的降临。
  侦察兵面无血色,跌跌撞撞地拿起对讲机:“紧急……”
  侦察兵的话来不及说完,机械鸟便撞上了瞭望塔,坚硬的身躯和翅膀让瞭望塔变成了一堆碎石瓦砾,侦察兵惊声尖叫着从 塔顶跌落,瞭望塔的塔尖砸在地面上,让地面一震颤动。
  机械鸟立在瞭望塔的废墟中,张嘴朝着天空尖唳。
  安迷修是在警报声中醒来的,无数次训练锻炼出来的反应能力让他立即从床上翻了下来。轰隆隆的声音从不知何处传来,有些像是雷声,但却又不是那么自然。
  安迷修:“怎么了?”
  金也浑身警觉了起来,他站在门边,透过门上小窗口往外看,着急道:“外面好像出什么事了!”
  安迷修心里一紧:“是号角之争?”
  金一看钟表:“还有六个小时,难道今年提前了?”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忽地从头顶响起,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声音听着让Omega们浑身都不舒服,那声波一阵一阵地撞击着他们的大脑,就好像有千百只鸟在头脑里尖声鸣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